口述两个男人玩我好刺激

      走了一天,又一天,两人在交谈中,也不觉范得走路有多累。

      点 吃的,秦宇当然有,但秦宇ᝄ却没有给山羊,他听桃爷爷说过,只有别人求,你才能给,不然很可能是㫈结仇。

      ㆘秦宇多次山羊看着干瘪的肚子,欲言又止。

      光秃的山中,尽是不毛之地,生机断绝氆,没什么可吃的。山羊多天不吃不喝,不仅不求,且像不饿一般。

      ϫ 人茳家不求,秦宇当然不好强给山羊吃的。

      一人一羊行到山脉尽处,尽处是起伏的山丘,在濯濯的山丘죉之间,竟然看到炊烟升起。一人一羊站在一处山丘顶端,看黄昏的太阳,像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而且还是被烤뾈熟的苹果,摘到即可吃。可惜摘不到,只能看着解谗。

      “你又饿了?”

      “嗯!”秦宇点头。

      ࡇ “你还是别吃自己带的食物,生活在何处,就要吃此处的食物,才能更好体悟这方世界的道。”

      “道,那太缥缈,太遥远。我现在饿,想吃食物。”秦宇说完,瞥一眼天边的太阳,手伸进桃源想摘两枚苹果,自己一个,山羊一个,山羊不吃,自己就吃两个。

      “救命啊!”凄厉地叫声划破昏黄的天空。

      秦宇和山羊看到一前一后,两个人往这➲里飞跑。前后两人都ज衣服破烂,满身鲜血。一人一羊没有把太多的目光,停在后面拿刀追人的男子身沷上。而是把目光停在前面奔跑,胸前两团颤顝巍跳跃的女人身上。

      “真丑!”秦宇说。

      “小孩伢子,不懂,别瞎说。”

      “我不懂,你一只羊烽难道懂?”

      “你为什么把目光投到女人那里?至少这一点,我懂。”

      “为什么?”

      “裾你太㝉小,嬩我不能告诉你。”

      橓 秦宇大怒道:“我太小,怎么看我都比你大,看你,瘦的像只老鼠。”

      山羊黄眼球漠地扫秦宇裆下一眼,又低头瞄一眼自己的ﶂ蛋蛋。Ǒ看到山羊快햩耷拉⚿到地的蛋蛋,秦宇气结,竟然无緂言以对。

      “小伙子,救命啊!”前面逃的女人身材高挑,不输身后男人,跑近,一窜躲到秦宇的身后。身后的男人头破血流,脸花衣破,用刀指靤着秦宇,面色狰狞㑺地道:“小兔崽子,滚一边去,不然我连你一并杀死푻。”

       秦宇什么血腥场面没见过,几十万人的战场上,血肉横熹飞,破肚倒肠,死尸遍野,他都习以为常。看着这个满脸被挠成土豆丝的家伙。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笑。

      “㠆哈---”秦宇放声大笑,笑地好开心。

      男人大怒弓步太祖长拳,身势如猿,刀如箭,飞身扎向秦宇的心窝。

      “呀!”秦宇身后的女子惊叫,使劲,想拉开秦宇,秦宇就像一棵参෺天大树,扎根大地。“哼!”女子显然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有拉动秦宇。

      女子౯动作之间,刀尖已经碰到秦宇的衣服。

      秦宇右手动如电。

      啪!禲男子手上的刀被打飞。 当

      秦宇左脚蹬如风。

      嘭!男子就像一块石头般,画一条漂亮Ꮾ的弧线飞将出去。然后大头冲下啪地摔在地上,篇口吐白沫,晕过去。῿

      女人看呆,半天才ࢍ欢天喜地道:“大兄弟,真看不出来,你是个高手。这个该死狗肏的家伙,真不是男人。”

      边骂,边跑过去,忙不迭地给那个晕过去的男人包扎,渡气救人。

      秦宇看到呆傻,半天,۶他转身问边上的山羊:“她这是为哪一般?”

      山ꧡ羊瞥秦宇一眼,不屑地道:“人家是两口子呗!”

      “夫妻!”秦宇真真糊涂,夫妻不是最要好的两人吗?像自己的爸妈,不是夫妻,一见面就粘在一起,自己都像多余的!

      怎么还动ˈ起刀子?

      女子抢救半天,男子仍昏迷不醒。女子跑过来,跪下,给秦宇磕头,求他救救自己当家的。秦宇好奇,真的好奇,他指着那个黑脸男子问:“他真是你丈夫?”

      女子满脸血没擦,就狂磕头,鲜血鉪和黄土混在一起,不管ᆏ不魷顾,嘶喊着请䣵秦宇救一救她男人。

      难道两人逗自己玩,秦宇大怒,喝道:“我问那个男人,是不是你丈夫?”

      山羊又翻出白眼,不屑道:“你家都说了,那是他男人。”

      “是她男人,就是他丈夫吗?”

      这真是个问题,山羊无语,女子竟然认真地뒟回答:“他是俺男人,也是俺丈夫,我们拜过堂,扯过证떑的。”

      秦宇听过,得意的乜了山羊一眼,对女子道:“再回答一个问题,我就救你丈夫。你丈夫为什么要杀你。”즗

      “这---我---因为我男人恨我。我回答完你的问题了,求䎾你快救救我丈夫吧!”

      徼 秦宇迟疑,纠结,这特么也是回答问题?他现在想问,你丈夫为什么恨你。可刚才他信誓旦旦地说:“只要对方再回答一个问题,他就救这位男子。”

      秦宇无奈,看向山羊,山羊不知道翻了多少ᨌ白眼,且不理睬秦宇。

      秦宇只好硬着头皮说:“他为什么恨你?你告诉我,我这就去救他。”

      女子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的哭。

      秦宇无奈,摇了摇头走到晕倒男人的身边,对着他头轻轻一拍。男人就醒了过来。

      女人止住哭声,笑着跑过来,去扶这男子。男子摇摇晃晃起来,站稳后,一把推开女人,규大骂道:“你个不要脸的母狗,你怎么不去死,你还有脸见我。滚깙!”

      篻 女人不断乞求男人原谅他,低声下气,委曲求全地,想靠近男人。

      짾 男人四处找刀,没找到,抬手一把巴掌打在女人脸上。韨女人倒地,男人拳打脚踢蜷在地上的女子。

      边打边骂:“打死你这只母狗,你个不要脸的씼破鞋。”

      秦宇看过去,走쉢上前,男人马上停下动作,他有些怕秦宇。他怕秦宇再给他一脚,那种濒死的感觉,他这辈子不想再品尝얗。

      秦宇面无表情地指指地上,满身鲜血和泥土的女人问:“为什么打自己老婆。”

      男人理直气壮地骂道:“她偷人,让我了成乌龟绿矵三八,我打不死她。”

      秦宇不知不觉地退了一步。女人却嘶吼道:“我没有!我没偷男人。”

      “你个臭婊子,我看到你进了村长家ঁ,看到你脱了衣服。你还不承认。”说完男人急着四处找刀。

      “没有,就是没有,村长只说,看完我脱衣服,就给十斤小米。我只脱了衣服。不然我怎么办?ᣘ你娘饿的不行,快饿死了。”喊完΍女子号啕大哭。

      蘼 男人听完这句话,羞耻地看着周围,整个人ᙩ像破碎一般。他需要不断地修补自己的身体和内心,才能活下去。

      秦宇感觉应该帮男人一把,说道:“自己无能,不能怪自己老婆偷人。”

      山羊的长耳쓖朵彻底捂起来,它决定要关上耳朵,不想再听秦宇这劝人的话。 폞

      漟良久,三人一羊被寒冷的秋风吹醒,男人放下面子,扶起女人,对秦宇道:“小兄弟是在赶路呢?如不嫌弃,到我家休息一晚。”

      秦宇和山羊做这么多,等得,攚就是这句话。

      춱一人一羊齐点头。三人一羊迤逦向炊烟升起的地方行去。

      星光下,这个小小村庄破敝如斯,︀只比桃源村断壁残垣好一些。

      秦宇看着两人的家,三间四处露风⬄的泥草房,真想和山羊连夜赶路。 宻

      女禙人叫晓芹,收拾一下,顶着红肿的双眼,起身去熬粥,客人进门,不能让人家饿肚子。

      秦宇拜见过老太太,说是老太太,其实岁数不﫸大굤,也就五희十冒头。

      秦宇和铁柱出来,交谈中,铁柱把原媺由一点点讲来。

      晓芹和铁柱青梅竹马,拜堂成亲Ⅻ。成亲第二天,作为八代贫农的铁柱,被保送省城上大学,铁柱就把自己的老娘托付给晓芹。

      一月前,铁柱接到晓芹的信,说老娘病危,他急忙往뿺回赶。

      到家看到老娘只是饿地奄奄一息,而谋老婆却不知在何处,村人在他身后指指戳戳。铁柱叫来一个儿时玩伴,青一问,才知自己老婆与村长有染,他拿着刀飞奔村长家。

      村长和晓芹都很ꩉ机灵,看到拿着刀的铁柱破门而入,两人跳窗而逃。铁柱把村长家最贵重的粮食搬回家一半后,才拿着掏刀去杀晓芹。

      两人打斗在一起。铁柱说:“他根本就没想杀晓芹,只是不愤,她做下这等丑事,还这么嚣张。”铁柱激愤地ꋾ道。

      秦宇很直白的怼铁柱:“ς你怎不去杀村长?” ↨

      铁柱支吾道:“这一村子,都是一个姓氏,村长就是笛族长。我要是杀了村鹺长,我们全家就没有办吉法活。再说,我事先拿了人家一半的粮食。”

      秦宇一时无语,晓芹端出三碗粥。

      哼!铁柱还是接过自己那碗粥。

      秦宇接过一碗,喝鄉了一口小米粥。

      “哇!”秦宇全堠吐将出去来,真特么的难喝。看着人家夫妻喝得那叫一个香。秦宇马上掩饰道:“太烫!”

      秦宇햝强忍着喝下一碗,晓芹给⭰秦宇又盛了戻一碗。

      秦宇端回쁎偏房,给山羊喝了。

      山羊喝完粥满意地对秦宇说:“你学到了什么?”

      秦宇摇了摇头,还是开口앏说:“地球真到了灭生时代!除了粮食里和人身上,能感受到那可怜的一丁点生机,这里就是一片生机荒漠。”

      山羊摇了摇头,怜悯地看着秦宇道:“᠏你家没有大人吗䮀?这么放心让你出来受虐。”

      “哼!”秦鵁宇冷哼!

      “别不服,修行除了修身,更是修心的过程,你太嫩,比菜鸟还嫩。你知道晓芹真没和村长有染吗?铁柱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吗?铁柱为什么先拿粮食,不先杀人?”

      秦宇的双眼大睁,目露茫然,看向山羊。不解地旖问:“你是说,铁柱都知道,是让自己妻子如此做。他怎么能,怎么敢?”

      山羊一撇胡子道:“被爱的,总是有恃䦛无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