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三个人论流添

      嗯,轻点儿。

      炽 嗯,舒服。

      奶奶穿着白色丝绸睡袍躺卧在床上,闭上眼睛,一脸的享受。

      女服务员,燕子,坐在床侧的小板凳上,给奶奶做足疗,完全没了刚才的气势。

      有钱就是好。

      吴乾穿着浴Ꝣ袍,站在一綰旁諜监工。眼睛不由得在这个燕子身上来回打量。

      说实话,女服务员燕子身材不错,目测身高有1米7,身穿黑色短裙职业装,一双黑丝大长腿并拢弯曲。

      看起来手感,不,手劲挺大,给奶奶捏的很舒服。

      吴乾喉咙抽动了一下,赶紧转ၫ身离开,再看下去,容易出问题。

      到了另一个卧室,吴乾坐在靠窗的长椅上,脑子里还是浮现那一双黑丝长腿。

      瞧你那点出息,有点钱了,就开始飘啦。对侮辱你和奶奶的货色都有想法?!

      想到明天讝要带奶奶疯狂购物,少了钱可不行,趁着还没困,先变点钱出来。

      吴乾收起邪念,开始发动钞能力,先搞个1鈅0辩0万吧,钱多了也不好拿,花完了再变,也不是没有这个实力。

      一张张摤百元大钞从吴乾的胸前飞出来,散落在床上,最后۶竟然拼成一个图案,像一个婀娜多姿的美女!

      好色的钱!

      吴乾骂了一句,也没心思上床休息,跑到卫生间,打开浴缸的冷水,拖了睡袍,躺了进去,给有些滚烫的身体降降温。

      不知不觉,吴乾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叫醒了吴乾。 倵

      吴乾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女服务员燕子,只见她双手䚘抱头,一脸惊恐的尖叫。

      别叫啦!吴乾捂着耳朵大声制止。

      燕子立马捂住嘴,慌张的眼ȫ神里夹杂的一丝欣喜。嵾她还以为吴乾是溺死在浴缸里了,幸好是自己想错了。

      你这酒店的叫醒服务也太吓人了,老子要投诉,让经理开除你。吴乾的起床气有点大,站起来指着燕子吼道。

      啊——

      燕子又发出来了尖叫声,这次是捂着眼睛。

      啊——沼

      吴乾脑子反应棴了过来,也大声尖叫。

      半个小时后ᅅ,三楼的早餐厅。

       奶ę奶边吃早饭,边给身旁的吴乾夹菜,边开导他:行啦,赶紧吃饭吧,㶶都说了是奶奶让燕子去叫你的,谁知道你昨晚睡在浴缸里,还光着腚……。被你燕子姐看见了也没啥,你又蘡没少块肉。

      奶奶——吴乾还在生气。

      不是生气被女服务员燕子看见了他的童男之体,而是生气她竟然一夜之间竟然成了奶奶的干孙女。

      按年龄,吴乾还要叫她一声姐寅姐!

      她不就是会个ˣ足疗的前台吗?怎么就成我姐了?捏脚,我也ꔧ会呀,奶奶以后我天天给你捏。你忘了昨晚她是怎么嘲笑我们的啦,奶奶——吴乾拉着奶奶的一侧胳膊,撒娇式的抗议。

      赶紧吃饭,一会儿我还要带你燕子姐去逛商场呢。奶奶有些生气,拿起一个小笼包硬塞进吴乾嘴里。

      我吃还不行嘛。吴乾不忍奶奶生气,又往嘴里塞了一个小笼包,大口嚼起来,还挤出一个生硬的微笑。

      一旁的燕子始终低着头,小口小口的吃着盘里的玉米粒,没发一言。

      吃完早餐,三人返回房间。

      一路上,吴县乾不语,只有奶奶拉着燕子的手,有说ক有笑的。

      回到房间,

      吴乾趁奶奶上卫生间的空档,把燕子叫到了自己的卧室,从里面反锁了门,然后指了指床上的一百万。

      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燕子脸微红,挺起胸膛,声音很小,但是理直气壮。

      哪种人?一百万够吗?拿着走人,再也别让我看见你。吴乾冰冷的下了逐客令。

      一百万不是个小数目,谁见了都会动心吧。再说,我又没把她怎么着了,就是想让她离开我奶奶,有错吗?吴乾以为自㕼己把燕婯子拿捏艩的死死的。 ⬅

      我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对奶奶是真心的,不是为了图你的钱。只有奶奶能让我离开,你没有资格。燕子说完,转身开门离开。

      㾖吴乾被气的笑了出来,感觉哪里怪怪的。

      这时,奶奶走了进来,从里面反锁上门。

      这是汆,奶奶要摊牌吗?来说服我支持她和燕子的关系,吴乾脑子里又浮现出曾经看过的电视桥段。

      ச只是放在奶奶身上,感觉怪慽怪的,要是把燕子换上一个老头,比如林员外,从逻辑上能讲的过去,可是奶奶会看上林员外吗?

      奶奶拉着吴乾坐在长椅上,轻轻的说ﴤ道:奶奶说几句真心话,其实燕子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你和奶奶都不该瞧不起她。

      奶奶开始讲起了燕子的身世。原来燕子也是个农村孩子,从小被她奶奶抚养长大。她奶奶为了养活她蟳,供给她上学,一个人种了㈫3亩地,农︳闲时接点工厂的手工活做,拼命的挣钱,就是为了燕子能和其他攎孩子一样,除了爸爸妈妈没有,其他方面,别人有的,她一样也少不了。

      짎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燕子这孩子也懂事的早,从小就帮她奶奶做些力泗所能及的事。

      ᘟ由于长年过度的劳作,积劳成疾,她奶奶五十多便浑身是病,但是为了省钱,不舍得吃药,疾病逐年加重。

      吴乾躁动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对燕子的成见有所改观。

      燕子ꓱ心疼奶奶,初中一毕业就进城打工挣钱,为了给她奶奶买药治病。她呟干过很多工作,发传单、促销员、洗碗工、收银员、服务员……。奶奶见她可怜,也可敬⟈她那去世多年的奶奶,也想到了你,这心呀就发软,认了她当干孙女。你要是怪,⳥就怪我……

      奶奶,你别说了,我这就去给燕子道歉去。吴乾心里堵᭧得慌,打断了奶奶的讲述,起身去找燕子。

      燕子뇳有个和自己一样好的奶奶,为了孙子孙女,能鳻付出一切的好奶奶。

      ✪ 相比燕子,自己要幸运的多,幸好ཪ突然获得金手指如龽意铜钱,有了钞能力,不会为了钱发愁。

      要不然,奶奶带着一个他这么一个大傻子,该怎么过呢?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相互恨。

      看着吴乾的背影,奶奶得意的笑了笑:小样儿,你还是笨了点。

      如果吴乾听到,会作何感想,奶奶连自己的孙子都套路?

      茶室里。

      对不起呀,䒏我刚才态度不好,向你䠘道歉。吴乾脸涨的通红,道歉不难,ᑂ难的是要控制住小帐篷,谁想到它这个时候支起来。璅

      应该븑是我说对不起,我不该看,看到你的那个——燕子的脸也红了,害羞的跑出茶駏室。

      去万华商城的一路,没人说话,只有越野⠄车的电台音乐在歌唱:成对的鸳鸯在湖面戏水,我用柳焦头为你描弯眉——

      吴乾烦躁,伸手换台。

      妹妹你坐炕头,哥哥我喝口酒

      把爱你说出口,你和我到白头

      䘈再换。

      你到底爱不爱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쫽 你到底爱不爱我,勇敢一点才不会错过鎙

      太吵了,还是关掉吧。

      吴乾心虚的关掉了音乐。心想: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嗯,有点吵,关,关掉好。后排座的燕子怯怯的同意。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쾗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尼玛,怎么还有音乐。吴乾差点骂出来,这音乐是在他脑海里想起来的。

      尼玛,这是上一世的情歌,幸好歌词没有爱情,可是歌名叫《突然好想你》!

      好想你?想个枣呀!吴乾心里暗骂了一句。

      终于到了万华商城,登州城最繁华的钵购物圣地,吃喝玩乐一条龙,是个霍霍钱的好去处。

      只要能离开车,花多少钱都行。想到花钱,吴乾内心的欲望才正常起来,到了检验金钱是否坚挺的时候啦。

      在底下停车场停好车,吴乾便迫不及待的下车,从副면驾驶座拿上装满钱䞑的双肩包,扶着奶奶,在燕子的带领下坐上电梯,通往消费天堂。

      一楼是综合性商场,各大品牌电子产鰘品、珠宝首饰、蛋糕点心等主题店。

      大米手机?这是小米手机他哥哥吗?

      吴乾被一家手机店名吸引,上一世用的就是小米手机,性价比高。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有个大米手机。

      大米手机是顶级的手机品牌,很受商务人士和年轻人追捧,我一直想买个,可惜太贵祐了,一万多呢——燕子讲到这里,略带无奈的咬了咬嘴唇。

      走,进去瞅瞅。吴乾艰难的把眼睛从燕子的嘴唇里捞出来,大步走了店里。

      尼玛——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没有手机!

      说⡗出去都丢人!这跟自己的身价完全不符嘛!

      服务员——,来,把你们店里最贵的手机给我来10部。膕

      吴乾的漫一嗓子,原本噪乱的店内ᨸ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婔吴乾。쮞

      有对小情侣低声嘀咕着윭:

      ——最贵的手机,刚出的X100,售价8万8,10部就是8ꐘ8万!

      ——又有富豪来扫货!只是看着穿着打扮,不像呀。

      ——有钱人都低调,你看他年纪轻轻,最多20岁,一身蓝色校服,配上一双黑色老布鞋,严肃活泼,青春沉稳,人中龙凤呀。

      吴乾向旁边那짖个给予自己ꞗ高度评价的男生抱了抱拳,答谢道:感谢小哥的谬赞,无以为报,今天你和嫂子买手机,小弟埋单。

      谢谢老弟。男生高兴也赶紧詰抱拳感谢。

      没想到,自己的一顿瞎吹,竟换来一部手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是按照刚才自己的分析,八成是真的。

      勾 10分钟后,吴乾、奶奶和燕子各自拿着一部新手机,走出手机店。ഖ

      Ŕ 男店长带着4个女店员站在门口,还有那对每人手里各拿一部X100手机的小情侣,依依不舍的随手告别三人。

      认 ——老公,你不怪我刚才亲了他两口吧。

      ꬞——老婆,一口8万8,我要不是怕他恶心,我都想亲他。

      ——哎呀,我们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平白无故就受了他这么贵重的礼物。

      ——大恩不言擄谢,惠意铭心间。来日方长久,定当报前缘。

      有钱就是好,能换来有才人的夸赞。

      可是,这段夸赞,吴乾没听见,此时的他正在把玩新买的手机。 ᅿ

      跟小米手机差不多,就是餓科技含量高点,可以不用插电话卡,直接扫脸,输入぀购买的电话号坨码就可以打电话和上网。

      吴乾记得林员外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老⣅林呀,我在登州给你和老费买了个新手机,不贵呀,才8万8。对了,你啥时来呀?什吗?你在银行存钱呀,暂时来不了。哦,好吧,没问题,当然是买最好的酒,最贵的烟푇,买上一货车给你送回去。

      挂ꂘ掉电话,吴乾看见不远处的奶奶正在和燕子玩自拍,笑着走上前说道:奶奶,要是你穿上件大牌的衣服,拍起来更好看。

      走走走,买衣服去!奶奶立马忘掉拍照,拉着燕子一路小跑。

      女人天生爱美,跟年龄无关。

      吴乾跟在焛后面,掏出手机,不停的抓拍奶奶,正好试试戟这10000万的像素效果如何。

      真清晰,放大100倍,连汗毛都看的见!

      是不是得发个朋友ڗ圈,炫耀一下像小姑娘般雀跃的奶奶呢?

      貌似没有找到微信,也没有ఓQQ?不应该呀욬,貌似我可以在这个世界山寨一个企鹅帝国出来?

      算啦!还是嘚瑟一下我的奶奶更重要。

      要什么,来什么,手机上还真有个叫嘚瑟的软件,点看一看,原来可以分享视频和图片。吴柸乾停下脚步,开始着手研究。

      此时,奶奶和燕子顺着电梯上了2楼,吴乾也全然不顾,只怪手机的魅力太大,上瘾太快。

      注册,登陆,编辑,配音乐,文字,上传,操作简单,跟斗音的套路没啥区别。

      吴乾玩的起劲,发了一连串奶奶的的图片短视频,等着别廒人点赞的时候,忍不住又录了一段自己的小视频。

      刚才那个小哥不是说我是人中龙凤嘛,吴乾信以为真,也想嘚瑟一下。

      配上点文案,也嘚瑟一下自己的文采:啊——商场好大,我好小,钱好多,花不了。

      叮咚。狫

      㻋叮咚。

      叮咚。

      很快就收到了小红心点赞,还有评论,其中一个名字叫手离不开机的网友评论:啊——女人好⫤美,我好丑,腿好长,摸不到。

      ﳈ哪个世界都有风骚的男人。 纟

      吴乾笥回复他:英雄本色!

      这时,电话铃响了,吴乾接通电话,里面传来燕子着急的声音,吴乾,不好了,奶奶出事了,你快来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