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捆绑的美女

      “这!这是!”国师目瞪口呆的看向旁边一脸⦦淡定的森严。

      森严朝᫨国师笑了一下。

      湪其实当初给儿子灌输灵技的时候,寻思着能有个形就足够了,没想到这小子鶗妖孽到,直接刻画出来了!

      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别看他现在面色淡定实际上早已经目瞪口呆了。

      场上只见“轰!”的一声,一个身体远远地抛向远处。

      定睛一看那狼拟狈的身影,原本엶一身黑色的长袍变得破鸒破烂烂,脸上的淡然也转化成了浓浓的吃惊。

      兠 台下温婉看着森磊笔直的站在擂台之上,充满魅力的身影,心情越来越复杂了,,小声嘀咕道:“太子殿下原来这么厉害,他ᓜ...”仿佛想到了什么,呼了一口气,恢复了正常。

      苏千屹䟥慢慢的쬳站起身,拍了拍身体上的灰尘又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叹了口气道“太子殿下真⺛的很强,是下官没有重视,大意了,不过接下来,得罪¨了!”说完苏千屹嘴角微䲜微上扬,抽出腰间的短剑,疾步的向森磊袭来。

      玄阶灵技!星动之刃!

      看着擂台之上,苏千屹拔出匕首发动ᔛ的灵技,台下众人面面相觑,连㽓谈论的声音都没有了,ᕆ观众们꿻的神情都紧张了起来。

      엧“是玄阶灵技!”国师魏安面色严肃,连带着魏小小都不敢再去拽爷爷的胡子了。

      魏安之所以这样震惊是因为在匏学院林立的时候,玄阶灵技甚至可以作为一个派别传承,就是你拥有玄阶灵技,就可以在学院中开派传承了。

      ῃ 虽然苏千屹使用的玄阶灵技的威力并没有很强大,但是从气势,灵技使用的灵气颜色自然而然的ꛥ就判断了ᄋ出来。

      倒是台上森严若有所思的看着苏千屹跟苏涛。

      而苏涛呢至,却是不急不慢的掀开茶杯,嘬了一口,那神情得意得很呢!

      这本灵技是씂当初苏鮳涛在机缘巧合下,从叛军头目嘴中逼出来的,未上朝廷禀报,私藏了起来。

      他不是用匕首的,所以直接扔给了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倒是学的很快켣,很⍄快就熟练地使用匕뙕首进行灵技的使用,到现在﷒虽然威力差了点火候,但是依然能使用出来,可以说쀴,在同是灵体七重境界下,没人能阻挡他儿子的脚步,太子也不行!

      可自己又想了想,自己累死累活为这个国家镇守边疆三年!错踫过了儿子入学院修习的机会,他气啊!

      到头来,连儿子的未来都给不了,儿子委屈,老子更委屈!狠狠地攥了一下拳头,原本有些得意的神色雙,突然就变了,他拍了一下茶桌,茶杯里的水瞬间四溅开来。

      而一直关注着苏涛一言一行的森ꔟ严,也微微动容,其实苏涛将军的怨气,他作为皇上能不知道?

      뙴 当初森严预料到风国将会对他的儿子下手,势必会扰乱边境寻找机会,只能硬着头皮把苏涛ٔ调去,而当时拉德学院正在招生的状态下,让苏廿千屹籲失去了机会。

      因为作为孩子的亲属需要亲自到场用自己的精血签契约协议的他。

      犔来不了!

      森罗帝国共九位道镜强者,原本蛀有十位,其中的三位当时同为拉德学院的学生森严也在其中,当然了以前糺拉德学院的入学标准没有如今这样严勞密,那个륎时候ꗈ不管是谁只要有实力跟资质,就可以进入。

      㯿他们三人,是同一期的进入学院,ঔ吃饭,修行,甚至谈恋爱都不瞒着对方。 駎

      那个时光森严想想可能是他迄今为止最放纵最快乐的时閆光,以兄弟相称,没有隔阂距离,称位。

      㪼甚至是进入学院那二人都不知道森严是一国太ⱳ子,只知道是来自同一地区,很快他们都毕业了,不过都没有资格进入上界,草草的毕业回国。

      没过几年森严上位,宣了ஜ他们几个兄弟当了大将军,因嗂此从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发ᵗ生了改变,只有命令跟晋升,没有人情味儿了。

      兄弟们之间的距离感也越来越远,苏涛正是当时三人之中的一人,也쬎是修为욞仅次于森严的第二人,剩下的一人便是如今一直在暗处追查当初陷害太子凶手的楚歌,而楚歌负责的都是一些情报工作,不便露面,一直在暗处,刑天部事件就是楚歌通报的。

      其实不管怎样,۟森严都不会怪罪苏鳹涛的,生活跟这些年的经历,加上有了孩子的羁绊,已经将他由当初赤血之人打磨成了,老奸巨猾的模样。森严心中还是有愧疚的,

      ໽鵦场上

      森磊看着奔袭而来的苏千屹,终于是开口说道:“岒灵技不错,但是你却估错了我的境界”说完浑身气血一阵,诡异的血红色气息慢慢爬上了森磊的左臂,只见森磊迎身应撼苏千屹的玄阶灵技。

      “什么!”看着森磊阻挡了自己的必杀,失声道:“原来,你早已经突破八重境界!”

      苏涛这时也站了起来大叫道:“这不可能!”

      被废的太子就算能恢复,也不可能恢复到㱬比之前更强的地步吧!

      台下的百姓们不明事理,看不出什么所以然,只是看见,苏千屹珌拿着武器释放着灵技,还是被森磊阻挡了下来。连忙齐声喝彩道

      醍 “太子威武!太子威武煐!”㘏

      到是森严看着红色的灵力,砸了咂嘴对国师道:“孙鸿儒诊鼀断这种异常怎么说的?”

      国师上前腷低语了几コ句,森严听着听着,面容开始忧虑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是在一直䈰念叨着“封印”二字

      苏千屹被震开老远,嘴中吞吐着⒓鲜血,趴在了地上,面色晦暗纟,额头上的原来高高束起的秀发变得散乱,整个人的信念好似都没了,毃原本在正常剧本中,他会是万众瞩目的!一切都没了!连同着名额。

      台下开始欢呼 菻 冝 “太子赢喽ᛆ!”

      韔“太子依旧是天才”

      “谁在说太子被废我特么跟他急!”

      “对!也不知道是谁在放屁!我要是知道是樐谁非把他身上的毛拔干净不可”

      苏堭千屹咳了一口血,仰面躺了过去,

      他不甘心,但又无可奈何,呷自己在战场上待过,知道一动手就要雷霆万钧,不给任何人留退路。

      몋所以见到太子并没有传言那般,不堪等的实力,就没有轻敌,一出手便是全力。

      没想到的是,还是输了。

      ……

      魏小小直接跳下了台,跑向了森磊,抱住森磊担心的闎一顿乱摸,摸得森磊面红耳赤

      搼 “干什么呢!乱摸什么!嘶!”森磊气得不行抓住魏小小的双手狠狠的瞪着她。

      魏小小委屈퇶道:“我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伤啊,你想哪去了!”

      森磊老脸一红,故作镇定道:“我哪有想什么,你在乱想什么,快回去!”

      而台下温婉,看ᾧ着魏小小勇敢地上台,心底里羡慕的不得了,自己什么时候㴋才能像她一样勇敢呢?

      㘊而台上的苏涛也是面容挫败的站在原地,而后赶紧起身去扶自己的儿子,苏涛佝偻着身子,轻轻扶起自己的儿子。现在苏涛早已经没了那时候的得意,仿佛老了好뇇几十岁一样。

      他把自己的后路,说是胡

      已经断了,他不顾一切的东西,没有争夺到。

      ࡥ而他儿子苏千䋷屹倔强的靠着父亲无力的肩膀,看着太子缓缓地说道:“你赢了!”

      森磊听后有些意外于苏千屹的坦白拉着魏㦌小小,微微道:“你也挺厉害的㞁!”

      苏千屹则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输了就是输了,原以为...,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父亲咱们走吧。”苏千屹朝㸠天上舒了一口气,

      “好!”苏涛慢慢地扶着自己⏳的屹儿缓缓地下落台阶。

      周围的人没有嘲讽,其实要说苏涛的做法没有错,为了自己的儿子一点错没有。可他对抗皇意在整体看来却是违背了道义。

      他不是个好臣子,但是个好父亲!

      䬹台上森严,看着苏涛略显现苍老的背影,叹了口气嘴里蠕动着想说뚥些什么。

      “涛子!你回来吧。”森严还是喊了出来。

      ⽠苏涛顿了顿身子抬起了头,大笑道:“就这样吧,我要多照顾照顾儿子ᇧ跟他娘了,在外面的苦日子过惯了,反而不习惯京城的奢华了,微臣在这谢陛下了,走了!”说完,便迅速的离开了,留下༎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众人。

      “涛子薟?是谁?”一个大汉摸了摸“聪明的”光头。

      㗸“不会是,핃苏大将军吧....”旁边旉瘦的跟竹节虫似的的小个子仿佛自己都震惊自己猜到的答案

      “没想到㮴大将军还有这名字哈...”众人哈哈大笑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