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香

      次日,回到庐州,作为省会城市能有一个房子在这里安家是许多年轻人的梦想,此刻安云坐在家中,看着爸妈辛劳一辈子给他置办的新房,心里莫名的有些酸楚,可能妈妈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自己结婚吧,其实我真的不算岁数大今年刚满25在大城市里30岁以后结婚的多了去,安云心里想着这些手上也没闲着,房倨子不大៩不到100平的房子乱七八㒀糟的东西给塞的满满的,他正在找前些年的折叠自行车,准⎀备晚上先去跑几单代驾,以前他也䋁做过,不过不是走平台藗都是走线下,都会在一些生意好的饭店门口蹲䶤点,샃毕엾竟现在一些生意场上的人都是上了一些岁数的人,网约代驾用的并不多,以前他只是兼职,现在打算是全职。

      准备好家伙事后,跟平时代驾的朋友一一通ĝ过电话邀请他们下午聚餐쉣,也表明了自己的意思,简单来说请客吃饭,叫朋友多照顾自己,他们这些朋友平时不仅仅做代驾,还做送车业务,华夏最大的国产车之一的皖藄淮汽车就在庐州,该品牌销往全国各地,有的时候一些4s店或者县镇销售点,只需要一两辆新车,这时候用板车来托运性价比明显就不高,如果用人工直接开过去可能一半的拖运费就足哹够了,但是这种车辆上路没有牌照没有ρ保险,出了事情完全都是自己负责。就是这样也有许多人都愿意去冒这뿟样的风险,因为省内一趟下来有六七百的收入省外起码一千起步,现在打工去哪找这么高的工资,安云就希望朋友能介绍多一点这样的活给自己。

      下午稀稀拉拉的下了点小雨,来到原来工作公司附近的一个小餐馆,这里地处繁华的新区市中心,高楼耸立、车水马龙,这些词语都无法形容这躈些年城市发展所带来的改变的ᳺ面貌。

      透过窗,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行人,过往的车辆,滴答的雨溅射在窗台,安톺云回顾着这些年的点点滴滴,二十岁出头自己一人来到这个大城市,凭几经周转稳定在一家自ឃ媒体公司工作,后来这家公司被国有医药集团并购,原来的老板看中自己踏实肯干就一并带来穎过来,成为宣传部门一名行政司机,工作刚刚稳定,却因为自己为人老实不会左右咏逢源,很快受到同事排挤,在公司新的一年中成为内部斗争的牺牲品。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刚丢失工作没多久,母亲又重病,自己身为家中独子,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正想着出神的时候被一声大笑拉回了思绪。

      “哈哈哈,我就说嘛,大早晨打喷嚏,原来是你这鸟人想起了我”

      来人名叫王杰,偏胖一米七的个子,湖南人,当兵出身比安云大五六岁,参加过汶川地震救援工屑作,后来分配到当犗地消防,也不知道为什么来到安徽,他算是安云来到公司上班时候结交的第一位朋友,平䟡时对他也多有照顾,晚上找代驾私活都是这二人组队一起,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去年辞嚎去工作好像是专门和社会上的一帮人弄起代驾公司쑅。

      随着话音落下ꒆ,王杰坐到安云对面,虽然退伍多年,他依旧腰杆笔直,留着板寸头,圆眼圆脸看起来很讨人喜。

      “没办法,谁叫你姓钟”

      一句话出王杰一脸懵,完全不知道安云突然冒出来这句话啥意思。

      “啥意思?”

      “我这叫做,无事夏迎春有事钟无艳逸”

      安云一脸无辜的看向王杰

      “跟你混喽,现在就是缺钱,就៵这个店请你擭吃一顿意思一下,前提说好,预算不쁜超氮过30块”

      王杰立刻用一种鄙视的眼光看来,嘴角微翘,可突然转脸说到。℺

      “怎么不在公司公司干了,前段时间在万达碰到邓军,庼听说你不在那干了,是不是张总跟集团那边闹翻了,你们这帮都出来了吧?我早就看出来不对劲了,也干的没意思”થ

      安云看ﭵ向窗外说到

      “嗯是的,现在很缺钱,家里痩出了点事情,要赶快找点事情做,不然真不씰行。”

      쮄  “哈哈哈,我就说嘛,没事你会联系我?在我这想弭发财你算找错人,保障生活你来我这没问题的。룼这顿我请你”

      刭 二人同时笑了笑,他们两虽然认识不足两年,但是二人的生活观价值观各方面都相近,故而算是真正的知心兄弟。

      “我还叫了邓军”

      王杰立刻变脸说到

      “你叫他干嘛,不知道我看不惯他吗?”

      沛安云做了个摊手的姿势

      逪 “不홓是为了钱,我理他?你离开后,他调到行政了,跟总会那边离得很近,你知道的啦?”

      安云眨了眨眼

      “我知道什么,我就知道他这人整天爱装,自持高人一等,在领导面前跟狗一样,张总对他也算不错,你看看集团那几个老家伙一过来,就跟狗一样闻着臭味就过去了。”

      “幸好你现在不在公司了,邓军去了行政那边,和哔总会办公室都是挨着,现在跟总会弄的不清不楚,我这也没办法,手上还有两ꦪ千多的账没报掉,打电话让他帮絚帮忙,他说二十分钟就来,估计这会该来了”

      王杰用手捂着嘴巴瞪大眼睛,做了个夸张的表情,说到

      “哈哈哈,我就说嘛,吴姐大邓军估计有十十岁出头吧,他两能弄到一起?妈妈呀,我也不想努力了!”

      “这还能有假,上个月底买了个宝马5系,你认为这家伙来公司不到三年的样子就能买得起宝马?等会见到了,你就懂了!喏!”

      说着安云歪了歪嘴巴,示意有人来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来人正是邓军,文质彬彬,戴着金丝边的眼睛,皮肤白皙,总是笑咐脸迎人,尤其笑的헳时候眼睛都眯成一条缝。说来♽起来ﱤ这人有些头脑,他知道想瀿进医药集团很有难度,索性他就来应䩯聘司机,等正式稳定下来后,他再通过各方面的手段调换部门。

      㚐 諌说±话间邓军ᇵ把一个文件浏袋放在桌面上,然后又掏出一个玛乐思打火机一包中华䪹和一个宝马车钥匙,放在文件袋上,文件袋上写着万豪地产的字样。

      “实在ﯺ不好意思,忙了一天,杰哥也在这里,小云啊,电话里你也没说杰哥会来啊,这顿我请客㍳,今我在万豪刚定了一套房子,全款,分期感觉众没朸有那个必要,小云你说是不,不就一套房子嘛,不到两百平,才四百万出头,也不算多,等年底手头宽裕了,看到没,万达西面靠山那个块地的别墅区,뗮年底就预售了到时候弄一套大点的,那个혡时候二位都要来凑凑热闹啊,所以说今天这顿我来,都别跟我客气。”

      ⟒ 刚说完,邓军正准备拉开椅子准胨备坐下,又开口到。

      “小云,不是我说你,你这找的什ذ么地方,你ꇌ看看这椅子一摸就油腻腻的,这叫人怎么坐啊,服务员,来,给这个椅子擦擦脏死了。”

      此时王杰踩着椅子腿的横撑上站起身来伸手拿起邓军的中华牌香烟和火机,从中௫抽出一根点燃,然后站直身体,王杰本身个子⋴不高,邓军也有近一米八的个子,此时再看去,王杰整整比邓军要出一个头来,随ᳱ后猛吸了一口烟说到

      ꟭“哈哈哈,我就说嘛,邓公子能来跟我们一桌吃饭,怕是邓公子辛嫛苦了一天饿了吧,不然这种小地瘰方,您哪能看得上靸”

      边说王杰还摆弄着邓军的打火机

      “我就说嘛,这火机不错,原来是小RB的东西,果然挺끣好用的,刚好有烟没火,就拿你这个救个急,邓公子,不会不舍得吧!”

      王杰说完低着头笑眯眯俯视着邓军。

      뒕此时服务员正在为邓军擦着椅子

      “去去去,行了行了”

      邓军一把推开服务员,坐下,推了推眼睛,王杰此时也坐了下去,

      明듗眼人都能看出来邓军此时心里极度不爽,到不是王杰讹他的火机,而是王杰非要站着这么高跟他讲话的行为让他十分恼火。此时邓军心里想着:“穷屌丝,过几天看我怎么整死你”可是嘴上却说着

      “杰哥,你喜欢你就拿去,一个打火机有什么大不了的是吧,对了,ᵺ杰哥,听说你帮胡伟在送车是吧,听说南边城市4s店H县镇汽车销售点的车都归你送是吗?这样也不是事啊,你看啊,新车出场没保险没临牌,出了点小摩擦还好,就当做这一单白干,Ї如果出了一点大事你说说,没保险公司赔付,车辆损失还得人家胡伟来承担,人要是再受点ᬹ伤,你不仅白干,还要倒贴自己的医药费,哈哈哈,你说是不蛝是”

      邓军说到这里摘掉眼镜,大笑起来,继续说到

      “我跟胡伟也是兄弟,須我跟他聊过这㓹事,我已经开了一家服务公司,服务各个行业,和他聊过这事,我们准备把这种短途,运输新车的活给规范化,我们正ή儿八经公司化,这样不违规不违法是吧,您这样的老司机也不想开着没牌照没保险的车到处乱溜达,是不퇎?这样以后杰哥,只要你开口我把最好的活给你,我还不抽取你的份子钱”

      份子钱意思就是他们这样跑单,都会收介绍费✮,每单抽取运费的百分之二十作为回报。如果你手上有司机又能拿到送车的单子可以说你䅹完完全全可以成为一个小老板在家躺着数钱就好了。

      邓军话还没说完,手机突然响起来。

      “你看说曹操曹操到,刚说胡伟,胡伟的电话就来了,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쾪“胡哥,有什么吩咐,不是约好晚上碰头的吗?嗯,您说,哦,您不在市里是吧,晚上让我过去对接是吧,好好,没问题,我向您保证完成任务,您绝对放心쩛,好嘞,好嘞,有什么问题我们再联系,好好好。” 螐

      挂断풤电话,邓军似乎心情极好,刚要说话,安云打断道。

      “先点菜,我们边吃边聊,邓军上次我跟你说的报销事情,你有帮我问吗?”

      “哦,是嘛,对对对,吴姐他这几天不在,陪董事长他们出差了,忘记你不在公司了,你不知道这个事情,后天礼拜一回来,回来后我就帮你去问问,没事的这点事情我绝对帮你搞定的,被你这一打岔我都忘了说哪了,对对对,饭我就不吃了,我这有事情我睫得马上走,杰哥戇,刚好晚上有个接车的活,不远,我们ꭳ派车把你送去你把车开回来就好,钱都好说”

      邓军笑眯眯的看着王杰

      “没空,好走不送”

      王杰一句话说完扭过头用手托着下巴不再看他

      邓军起身拿起桌上的文件袋和宝马车的钥匙,嘴里轻声嘟囔着䵳

      “什么东西,ො不识抬举”

      此刻王杰扭过头来对着邓军用着平和的语气说到 鰍

      “来来来,给爷爷大声再说一遍”

      邓军知道王杰当过兵虽然有些发福蜹,但远远不是邓军这种文弱书生能打得过的,万一真的要在这里횦动手打起来,吃亏只能是邓军自己。

      “姓王的,别以为当랑过几年兵就了不起,现在是法治社会,我就不信你敢乱来”

      邓军边说边往后面退着

      王杰站起身来右手突然动了,邓军反应也是快,立刻撒腿就往外跑去,头也不回边跑边喊着

      “姓王的,你不能乱来”

      痘 此刻王杰右手伸向后脑勺,挠了下头皮

      “哈哈哈,富我就说嘛,爷爷就是头痒,看给这孙子吓得,儖哈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