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细节让人发湿的污文

      如果一个女人哭着喊着对你说“对不起”,那要么你将会钢被发好人卡,要么你的头上就沾点颜色。

      但如果是一个男人哭着喊着对你说“对不起”,你就得刡想想,是不是你平时的表现,让人误会了⁕什么?

      反正当林镇远喊出“张昀,我对不起你”的时候,在场所有㕉人的脑子里都좉转过一个不可描述的画面。

      当然,也只是转一转,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在廹乎这种问题。

      张昀被飰林镇远这句话弄得有点懵,他忙问:“林老师,林镇远,到底怎么了?我们⹥有问题解决问题,用死来逃避问题是可耻的!”

      林镇远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张昀,你还记得之前你让我写的那第三个点子吗?”

      궅 张昀点点头:鿹“我记得,怎么了?你是没写出来?还是觉得写出来턂的东西贀不满意?”

      “不是,都不是。”林镇远一个大男人,憘此䂃时分外委屈,“ḛ我的创意,被人剽窃了!”

      从某种ꡚ意义上来说,林镇远是一个无韍比坦诚的人。他会在想要写张懩昀提出的“棋牌类剧本”时,当面征求张昀这个提出想法的人的同意;也会在不知道该如何去写的时候,诚恳地跑方过来向张昀讨教。

      在他的世界里ꓬ,似乎人都是好人,人就应狠该坦诚相见的。穿着衣服的那种坦诚相见。

      也正是因为林镇远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从ᭁ没想过,别人会藏着坏心思。

      ᭏ 如果当初林镇씪远说出他那三个想法时,张昀是个坏人,㣎那林镇远的三个想法,便全都会落入张昀的手中。

      可惜张昀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他至少不是个坏人。所以他只是鼓励林镇远不要多℅想,认真去写騀第三个想法,写出来以后,再考虑好与不好的问题,并没有借机剽窃的心思。

      但别人可就不像张昀ό这么善良了。 兲

      林镇远得到张昀的指点,兴高采烈地开始写剧本,然后,他将这件事分享给了他的一个朋友。

      他的朋友叫彭傲,也是个编剧,写了几个比较厉害的剧本。林镇远特别激螘动地跟他说起张昀是一个多么⼯有想法的人,张昀又如何激励他,让他认真去写一个高手暂时隐退,然后重出江湖的故事。

      分享完这些事,林镇远继续写他的剧本了,彭傲也没有多说什么。

      然而,就s在今天,林镇远拿着他写好的時剧本去找影视公司兜售的时候,却在一家影视公司的口中得知,他们前几天刚收了一个套路几乎一模一样的剧本。

      也是一位隐居在市井中的围棋高手,也是主角休息一年,重新夼回来征战棋坛뮤的故事。

      林镇远错愕不已,又失望不已。

      他还以为,是自己的点子并不够新颖,被人捷足先登了呢。

      然而,就在林镇远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那位写出和他一样套路的剧本的编剧名字。

      폄彭傲!

      一瞬间,林镇远就想起自己曾经跟彭傲说起过냪他的这个想法。他哪里还不明白,这是彭傲将他的创意剽窃了过去!

      明白真相的林镇远愤怒地质问彭傲,为什么要做这种毫无道德底线的事,彭傲却很是淡定,一句话就把林镇远怼了回来:“有能耐你去告我啊?”

      ⌱ 告不了,就是一个开头套路而已,里面的剧情完全不一样,根本告不了。

      情知自己无法起诉的林镇远怒不可遏,鄙视彭傲的剽窃之举。

      埞 然而彭傲又是一句话,便把林镇远怼得哑口无言:“说这些没用的干啥,你要是不服气,你就把你的剧螓本写得比我更好不就㝢行了!”듚

      这一句话出口,林镇远当场就愣住了。

      原因无他,那时他已经了解了一些彭傲的剧本剧情。他自觉,他的剧本没有彭傲写得好。

      明明是自己的创意,却被人捷足先登;明明被剽窃了,却又无法起诉;明明我⧏先想到的点子,可是人家写出来的东西比自己更好。

      这种种挫败感鱣涌슽上心头,林镇远仿佛被一张网套住了一般,再也走不出去了。

      像曾经无数次否定自己的那些剧本思路一样,林镇远否定了自己。

      最终,他就站在了这天台之上。

      咙 听明白了来龙去脉,警察们为之惋惜,易学斌气得破口大骂,张昀也不禁叹了口气。

      粇这也就是林镇远这䖎种人,才会为了这点“小事”要死要活。倘若是易学斌遇杏到这种事,他根本不会在乎——易学斌也遇不到这种事。

      可是林镇远毕竟遇到了碋,此时还站在天台之ᗥ上。那些琐事暂且不蚦敢,到底应该怎样,才能将林镇远决死的心劝回来呢?

      张昀沉默思索着,片刻有了主意。

      “我懂了……”张昀抬头看얣着林镇远,认真地点点头,〨“我懂你的心思了。”

      “所以,我现在忓还有什么活着的脸面?我还能……”

      ꕞ “但是,就这?”

      林镇远还没哭诉完,张昀一句话就把他给怼回去了。

      “什么?”林镇远懵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张昀一字一句地道,“就这?”

      “这怎么了?”林镇远问道。

      “哈哈哈哈……”ख张昀忽然放声大笑,笑得所有胊人莫名其妙。

      片刻之后,张昀盯着林镇远,鄙夷地道,“林镇远啊林镇远,䓻你好歹当了这么多年编剧,这种小打击就受不了了吗?”

      “这不是小打击!”林镇远纠正道。

      “这就曀是小打击!”张昀又纠了回来。

      他话锋一转,问道:“昨天晚上《隐秘的角落》上线了,你知道吧?”

      不仅仅是林镇远,还有旁边的几个警倴察,都下意识点了点头。

      《隐秘的角落》前期䒫宣传铺得很大,几乎无人不知无人W不晓。

      “从昨天上线,我一直看到今天早上,将已经更新的六集看了一遍。

      “看完以后,我久久难言,因为网剧最终呈现的效果,与我当初写出来的剧本截然不同。我用心写出了《隐秘的角落》,那是一个非常精彩的剧本,不管是张东升还是朱朝阳,都有着独属于他们的人格魅力。

      “然而我的剧本是那么写的,电视剧拍出来믫,却成了一堆屎。你知道当我看到张东엱升帅得完全不像悬疑剧演员,更像是偶像剧演员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痛吗?

      “你知道当我看到《隐秘的角落》一上线就被大家批评节奏稀碎,演员演技拉跨,ĵ故事混乱不讦清,我的心里有多痛吗?” ꏊ

      林镇远听到张昀满是넀苦涩的话语,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没说出口。

      “林镇远,你想想,就算你的套路被人抄了,但你的剧本还能卖!可我呢骡?我的剧本卖ꏳ出去了!拍出来的东西,却和我最初的想法截然不同!你说,咱俩到底谁惨?”张昀步步紧逼,寒声问道。

      林镇远咽了口唾沫,弱弱道:“张昀,我不知道,你这两天……” ネ

      “我就问你,咱俩到底谁惨!”张昀再次打断林镇远的话,质问道。

      ﵼ“你,鿖你惨……”

      “我这个更惨的人都没站在天台边上寻死觅活,你凭什么就因为这点儿小事跳楼?”张昀大声道,“他抄了你的套路,那就让他抄!你写出来一个更好的,打他的脸不就僄行了?作为一个编剧,最重要的是稳定的作品,就算埾他能够凭一时的抄袭风生水起,但㤻早晚有一天,他会自讨苦吃!你需要做的,就是继续活着,写出更好看ᅁ的剧本来!”

      “如果你现在跳楼自杀,没有蚺人会知道你的创意被人剽窃过䌧,也没人会在乎彭傲的作品是不是剽窃来的创意。你必须要活着,写頣出更好的剧本,打响自己的名气!告诉所有人,他彭傲就算抄袭了你的创意,也永远别想超过你的作品!”张昀掷地有声,将这些话全部灌进了林镇远的耳中。

      仳 周围的警察们也被张昀说的᭏话所触动,帮腔道:“是啊林镇远同志,死不能解决问᡾题,你得继续活着,证明你比抄袭你的人更强才行啊!”

      易学斌也跟着说道:“对啊林镇远!他不是让你写个更好的吗?你就写一个不就行了?他装逼,你就打他的脸!”

      б“可是,可是……”被张昀这一番话说得心思大乱的林镇远恍惚莫名。

      就在此时,早已守在旁边的警察终于抓住机会,直接ꕇ将林镇远从天台边缘扑了下来。

      眼见林镇远被救下来,周围的警察瞬间涌了上去,七手八脚地抱住林镇远,让其无法挣脱。

      出乎意料,被救下来的林镇远并没有过多挣扎,他只是扭头看着张昀,哭着道:“可是我不觉得我能写出更好的剧本啊!”

      ╈ 张昀:“……”

      易学斌:“……”

      Ꜧ “这家伙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易学斌甚是无语。

      张昀笑了ឌ笑,说恜道:“㉽可能这就是纯粹吧。不管他在想什么,反正他没事了。”轑

      “可以啊同志!”

      봩䭟“谢谢啊同志!”

      “小伙子不错!”

      林镇远被救了下来,警察们也完成了任务,几个警察路过张昀身边的时候刡,还特意赞赏了一下张昀。

      “走셍吧,两位回去跟我们简单做个笔录。”有一个年轻警察♱走过来,笑着对张昀说道,“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们还௸真不好把他抓住。”

      “没什么。”张昀随口道。

      “不过你是怎么想到这招的?”年轻警察又问。

      张昀笑道:“经验吧,以前也做过知心大哥哥。对于一个情绪崩溃的人来说,安慰他最好的办法,不是让他忘记癀惨痛的过去,而是告诉他,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他更惨的人。”

      “哦~~好办法!下次我安慰我女朋友就这么安慰!”年轻警察恍然大悟,“所以你刚才说得那么惨,都是临时编的獾?”

      张昀苦笑一声:“不,我真的就那么惨。”

      꾚年轻警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