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记第七季

      ⦃ 深夜,城堡的走廊里传出来清脆的脚步声,一个少年穿着单薄的睡衣赤脚穿过走廊,沿着楼梯来到了大厅,虽然现在已经是深秋,但是他仿佛没有感受到夜晚的샐寒气,继续走着。

      等他走到大厅时,大厅中间原本平整的地面忽然开裂,露出了阶梯,通向深不见底的漆黑。

      倘若是正常人的话,看见这一幕多少都会有所反应ぴ,不说叫出来,最少要震惊一下吧。但是面对眼前的漆黑,礻少年却毫无反应,径直走了下去。而在他身影쫷消失在裂口中后,那原龎本开裂的地面再次纷飞合拢,宛如恶魔吞噬自己的祭品般,将少年的身影再次覆盖。

      少年轻车熟路的在地帅下行走,来到了一个地下殿堂内,站到了中央的最凹虌处。

      “这里是……”

      㡀 蚵 少年迷茫的目光突然聚焦在一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垭敢相信地望着眼前的景象。

      华丽,神秘的ᅚ花纹从四周的墙壁上延续而下᾵,青色的火焰在䧳四周的石坛上跳动,而他正好站在了殿堂的最底层,也是最中心的位置,很明显,他成为了某个仪式的一部分。

      劷少年咽了口唾沫,想要摆头看看四周,好搞清楚眼前发生的一切,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Ⲇ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㺃办法动作。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无法移动,虽然还₻有着清楚明确的意识,但是身体却象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样。

      “偪这,这是……”

      面䗏对这超乎想象的场景,少年显的惶恐不安,集中精神,努力的试图想要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銙,他好像知道了之前这个城堡内的主䶣人是怎么死去的了,但是任凭他挣扎,都没办法挪动哪怕一根手指,在他未看见的地方,他的㔖背后,阴影逐渐凝聚成了一条毒蛇,慢悠悠的向他袭来。

      突然间,深入骨髓谜的冰寒一下子笼罩在少年的身体上,瞬间䞉,他身ᷨ上的錵束缚消失Ꚃ了,少年下意识的张大୮嘴巴,试图途呼叫出ꛇ声。但他身后的ᑏ阴影骤然딳暴发,像是深渊巨口一样,纄将少年的身形彻底豮笼罩其中。连同那尚未能够呼叫而出的叫喊声一起,彻底扼杀在黑暗的深渊里。

      随着一阵令人牙碜的声响,솛刚刚的黑雾散开了。

      Ħ 嶕依旧是那个姿势,好像少年依旧安静地站在ᒠ原地,但是如果仔细看去,此刻的少年已经蘘变成了另一个筥人的面孔㭿,而那双漆黑的탶眼眸中,也同样透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镇定与悠闲,除此之外,现在这个人的身躯比起原本那个瘦弱的少年显然要更酻加健壮高大些,但最显眼的变化自然是那头红色透金的头发,也彻底变为了漆黑的色彩。 ष ⯓ 新的身体不错,不过还是不如以前,不过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黎恩溜活动了一下身体,烐体验着许久没有的感觉,看着在自己手上倥哀嚎的灵魂,这是刚刚的祭品,那个可怜的少卽年,而现在,他只剩下了在黎恩的掌握之下的缆脆弱的灵魂之火。虽倲然他挣菜扎,哀叫着试图逃⿿走,可惜的是,在黎恩面前这完全不可能。

      “多谢你的帮助,촬虽然你可能不是自愿的,但是还是要谢谢你。”

      带着柔和的笑意,黎恩猛的一握手,结束了那脆弱灵魂最后的抵抗。

      从隐秘的地道中走出,望向眼前破败的城堡,黎恩的眼中端不由地多了几分无奈。在捏碎那盗个少年的灵甹魂前,他也读取쌇了少拢年的记忆,自然明白了少年的来历——这个少年是⺬一个贵族的旁系后裔,整个家族传到他这一代,也只剩下少年一个人냏而已,但是他还有一份祖上传下来的肥沃庄园,而他又没有能力保쫆护好庄园,于是在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퍉,一쥄位他的“远房叔叔”代表他用庄园“公平”的换了这个城堡,少年自乾己也只能够无奈地怀着悲愤的心情,在他的“远房叔叔”的“送别”之下,离开了自己的庄园,来到这荒凉贫瘠的城堡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达当然≼,这些对于黎恩来说都毫无意义蚵,虽然他可以从记忆中⛶体会到少年的不甘与愤恨,但是这与黎恩自己却没有什么关系,毕竟黎恩只是以少年为祭品,又不是重生,这座城堡——准确的㪨说是地下祭坛욂,在很久之前就是是黎恩为了让自己ቔ复活所准备的必须的道具,而且他也不是第㠝一个为了黎恩的复活奉献了自己的存在,只쁂能说是现在ꦘ的最后一个,刚好赶上。 냰

      通过少据年的记忆,黎恩也对目䇭前的情况有了一个详细的⏯了꾣解菗。

      少狢年的记忆里面,这个地方曾经是王国的边境,为了守卫这棨个地方,所泭以特地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城뭻堡,也就是现在这个城堡。那时候也烕没人在意这里有什么问题——毕竟当时这里天天死人,谁知道人是怎么死的。但是后来ꪯ,随着王▽国版图的扩大,这里也变得鸡肋起来,后来这里便被许给了一位军团长作为奖励,结果没过几个月,住进来的人死了泰半,因为这个事情那位军团长还特地请来了善神牧师,结果毫无发现,只能推测说是曾经死的人太多了,巖负能量多,所狢以才会这样,于是那个军团长当即收拾东西走杝人了,转手卖给了一个富商。

      本来嘛,商人不能买这种鼓军事化的城堡的,奈何这里多年未发生战争,地理位置又尴尬,加上天高皇帝远,就没人在意了,这位商人来的时候也做足了准备,可惜씞他也没能活过多久,上次好歹军团长活着离令开了,这次这个商人倒是㪿第一个死的,就这样,这个地方又被卖了。

      흮但是这里的名气早就掟传了出去,敢买的人一个没有♲,过了十几年,一个不信邪的黄金骑⢝士㺸以低价买下了这座城堡,当然,他囊中羞涩可能是主要原因,出于警惕빩,他没有叫他的家人一起来这里居住,而是选择独居㣘。结果⽍在他住在这的第四个月,他因为天花板上掉下来了一块砖砸死了,诸神在上,ჸ被砖砸死码的黄金骑士,所휷有人知道这ྌ个事情的竹时候都蒙ⲵ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