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同网已满18微同网

      校园里满是超级吞噬者细菌灭绝的新闻报道,还有小报媒ﻈ体为了流量乱写一通,说陈烨并没培育出什么超ﭢ级细菌,只是为了博取名声,是个骗子。一时间陈烨的微信、微博等充满了大量谩骂蘲,甚至有键盘侠对陈烨䘾进行了人肉搜索。陈烨因㫧为接二连三的打击有些消沉,最近很少来实验室,大部分时间在宿舍睡觉糴打游戏。王洁和稣王大鹏这段时间不分⪛白天௭黑夜的泡在实验鼫室穙,他们想通过前期的研究资料重新培育超级ꁒ吞噬Ⲷ者细菌,为了给陈烨一个交代,溋虽然聘王洁真的没有忘记调节温度。

      然而超级吞噬者细菌根本没办法再次培养出来,王洁和大鹏心力憔悴。駬夏天的天气太闷热,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大鹏灌了一瓶冰镇可乐继续在电脑上搜索以㿒前的试验记录鯵,电ꎓ脑屏幕突然跳出存储空间不足的娈对话框。

      “奇怪,王洁咱们的电脑硬盘空间很大呀,怎么说空间不足⑞了,你下载什么东西了吗?”

      “没有啊。哦对了,之前咱们之前不是为了方便记录平时咱们小组日常的对话以便随时发现科研灵感就一直开着摄像头后台录制吗?这个会占很大空间吗?”

      王大惊鹏突然激动起来﷋,说赸“王洁,㙦你看摄像头朝向哪边!!”

      王洁顺着大鹏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细菌室的붒入口!

      “快大鹏,赶紧看看出事那天的视频有没有记录,一定会有的!”王洁用颤抖的声音说道蚐。

      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周五、周六的文件夹,自动生成的视频文件夹赫然写着“2013-07-19、2013-07-20”。大鹏点开了视频,并皐且直接秛将视频播放条拉到了下午五点的时间点。视频里王洁确定无疑的调节了位于细菌室门口的空调按钮并锁上了门。

      “太好了!大鹏我找到能证ள明自己没有犯错的铁证了!张教授这下⍤不能诬陷我了!”王洁泃开心到좕两眼泛起泪花,大鹏心疼的抱住了她。

      大鹏想看看视频后面还有没有可以的事情,就以4倍快放的速度继续播放。播放时间显示来到了凌晨1:30,屏幕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ڵ。

      那是张星河!他进入细菌室后不久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手提塑料袋,里面装的以看就是细菌培养皿的外形。但是如果路上遇到其他人的话肯定会以为提的是几个饭盒。

      “竟然是他!”两人面面相觑,难以相信自己⳻的老师背地里做出这种事情,竟然偷走学生的研究成果并且栽赃其他틧学生。

      王大鹏怒不可遏,他迅速的拷贝了䚈视频要现在马上去张教授家里与他对质。王洁拉住大鹏䧃说:“张教授这么做肯定是要霸占陈烨的研究成果,可能要和뉭他儿子一起开发可以商用的分解石油的细菌产品牟取暴利!你现在拿着证睶据过去我真的不ꈆ知鉢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枉为人师的败类让你这段时间这么受折Ꝫ磨,还偷走了陈烨的成果,我今天可以不过去鰡找他,但是我要告诉他休想继㎦续搞鬼!”王大鹏说完就拨通了张星河的电话。

      “小王找我有什么事?”ᛉ

      听到张教授的声音,王大鹏心里直犯恶心。

      쮷 “我尊敬的张教授,你偷了陈烨的细菌还栽赃王洁这件事你得给个说法!”王大鹏脸上的青筋暴ꊎ起,脸上詃充满了恨意。

      电话那边漑沉默了大概十多秒的样子,“小王,你们还年轻,有些率事情你们还不会辨别真相。你既然这样和我说话那就说明你听到或者是兀看到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你好好和我说,我会诚恳的与你交流。”张星河说话的语气像极了一个老狐狸。졛

      쩁 “我手里有证据,你枉为人师,我有你这样的老师真的很嵀丢人!鈸你为什么这么坏?”

      “읂小王,你等一下,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过去见你当面和你聊好吗?”

      둒 “只要你答应把事情说清楚,把细菌还给陈烨,甭给学校说清楚王洁寥没有操作失误,你可以来实验室找我,不然雈我是不会见你的,我现在就可以把证据公布在网上!”

      “可以,但是你不ε能把你所谓的证婤据窡发布在网上,你现在也肯定不会告诉我那是什么对吧?但是我问心无愧,我答应你뻆把事情说清楚,虽然不是你想的那犎样。我只是不想让所谓的虚假证据在鰾网上发酵,不Ͻ要发网上,等我去找你。”

      张星河挂断电话,熟练的打开了一个APP。他盯着屏幕用手指在屏幕上㥵来䯯回滑动,脸色愈来愈阴沉,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两下쑪。

      实验室这边王洁大鹏两人焦躁不安。大鹏给陈烨打了几次电话都是关机,就用手机翻拍了张星河偷细菌的视频然后发给了陈烨的邮箱。内心忐忑ꮬ的他们等待张星河的到来,墙上的钟表秒针的走动声就像计数器一样累积着两人的ꔹ不安;又像倒数计时器一样预示着冲突的爆发。

      然而两人等了一个多小时张星河也没有现身,王洁看了下表问道:“大鹏鎏,怎么办?现ꟈ在都凌晨2:30腊了阰。”“我再给张打个电话问问什㕕么情况吧”,大鹏ꢓ说道,但是电话提示张星河的电话占线中。

      踙两人几乎同时感觉到一阵头晕无力,大鹏扶ᕥ住王洁说:“宝宝你是不是也感觉头晕?”刚说完,两个人就先后倒在傚地上昏睡过去。

      Ⴠ 实ሿ验室的门被慢慢推开,卑两个精壮的光头男走了进来,分别扛起昏睡的两个人悄悄的离开了实验室。然后张星河走了进殄来,迅速的打开王洁的那台电脑,彻底删除了视频文件뷱,并将摄像头装进了口袋里。然后起身从天花板角落⡦里取下了一个微䉱型摄像头迅速离开。

      此时的訢校园路上空无一人,光头男将王大鹏、王洁背到了湖边,然后看向旁边的张星河。张望着漆黑的天空沉默了十多秒,压低了声音说道:“騈扔下去!”

      消息是第二蒶天清晨传홊开的,情人湖有一对情人的尸体,是本校的学生。警ⱃ察拉开了警戒线,法医在湖边对打耉捞上来的尸禖体进行初步分析,警戒线外面挤满了师生。陈烨是被其他同学的敲门声吵醒的,昨晚他一直玩游戏到凌晨三点半。

      “为什么啊!!!”一声凄厉的喊声冲散开了围观的人群,风陈烨瘫坐在湖边远远的看着他最好的俩个朋友,内心撕裂一样的痛苦。

      根据走访调查,张教授协助警方迅速的破了案子,确定为两人是在湖边幽会时失足落水溺⥒毙。学校给张教授记大过处分,取消了其魗研究㖚生招生资格。张教授也表示自己会认真反思,自己没有足够关心学生的䛽学习生活,没有能力继续带学生。另外还表示自己会专心做研究,学生就请学校调派其他教授负责。一切恢复平常,校园里一派青春、奋发的样子。

      唯一的区别就是情人湖岸边竖起了围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