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决战

      “哈哈,我看这婉儿选的郎君可真贪心呢廓!”多尔玛见伊尔迷无语的样子,得意的笑道。

      矐“不是那样的!我是觉得两位姐姐气质非凡,我想你们舞起剑来,也㒑定会异常仙美!我是想天天ᰶ看这么美的剑舞,才有了带姐姐们下山的想法的。”窽

      王王王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䠤会被眼前这两位圣女定义᳝为花心大萝卜,所以他要赶紧辩解一下。

      ⭼“梦那还用你说!我们献舞的时候可比她们美多了!”多尔玛高傲的说ꪻ道。

      “你能比得上婉儿?哎,你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吧?”

      “婉儿虽然貌如天仙,ࡳ但她舞剑肯ᬡ定不齘是最好的!要说舞剑最好的当然䌴要数花毕乐了。”

      “是啊ܫ,花毕乐走的那一年,她的舞姿是征服了所有送新Ỏ成员的。今年婉儿也跳的不错,只䃎是ꬠ神韵始歛终Ꜹ缺那么一点。”

      伊尔迷说着话,眼睛向泉信师太和那五个舞剑的女子站立的地方望倝去。 땼

       此时泉信师太正面容ນ和善的跟送新쳤的青年才俊们,用梁ײ语宣讲着什么。而舞剑的那五位女子,都站立在泉信师太的䕏身后了。

      “那里哪个是婉儿呢?”王王王询问道。

      “当然是主舞了,每到圣女婚嫁,都是要出嫁的圣女和往届未走的圣女,为送新队伍献舞,来答谢送新队伍将新圣女送到阿萨厅的。”多尔玛说道。

      “主舞?”王王王认真的在五位女子里寻找真。

      王王王只觉得,她们虽然戴着面巾,但仅凭她们露在外面美丽的眼睛和靓丽的青丝笔,上凸下翘的高挑身材,任谁看到都会对白色面巾遮住的口鼻产生无尽的想象。

      “就是拿黄色剑穗长穗剑的那个。”伊尔迷好心的提醒着王王王。빩

      “哦……”王王王找到了拿黄色剑穗长穗剑的女子,认真的㝸上下打量起来。

      简单的发式,并没ꅽ有点缀金银珠钗,显得极其自然随性。 蹰

      一双大眼睛合着弯弯细眉,配着西方人特有深眼窝,真的是美的令人称奇。

      白色面巾下隐隐约约能看到圆润的朱唇和高挺的玉鼻,Œ再去看那高挑的的身材,上凸下翘的韵味,潛再想起自㊎己已经是她选定的郎君。王王王只觉得츪自己血气上涌,头잴脑有些眩晕,紧接着鼻息里嗅到了些血腥味。

      手拿黄色剑穗䳼长穗剑的婉儿,恰巧目光巡视到了王王王。 

      只见婉儿看到王王王溜之后,就趴道身旁的女子肩上笑了起来。

      白色面巾遮挡着她的冊口鼻,所以王王王并不能看到她是不是在笑,但看到她不规律抖动的身子,王王王又能确定她在笑,而且是止不住的狂笑。

      “哈哈……伊尔迷你快看!这位将军他流癉鼻血了!”多尔玛也捂着肚子笑了起ᆸ来。

      “啊!哦哦……哎…⋏…”王王王这才明白鼻中的血腥味,是他自己的鼻血发出的。

      王王王慌忙的处理起自己的鼻血。这是不能怪王王王的,他正处于血气方刚的年龄,是受不住阳刚之气被迅猛调动的。

      至于为什么需要人提醒才知道自己流鼻血了的,那是因为王王王久经沙场对血腥味可是免疫的很呢。

      斎 潜意识中王王王觉得很尴焅尬巹,而且这种尴尬很퓩是熟悉,是年轻男女常有的害臊。

      寻思一番,王王王就想起了那片沙漠中的水潭궨。想到水潭边的‘高挑尤物’王王王更是害臊了。

      王王王仰着头来抑制鼻血的流出,两只脚已经开始带着他离安开这尴尬的地方了。

      暾 “右拐走到头有滴水,你可以到哪里清洗一下。哈哈。”多尔玛好心的提醒着王王监王,䑴随后又无情的嘲笑起王王王来。

      潜意识中,王王王只觉得自己尴尬到了顶峰!心想自己的鼻子咋负这么不争气呢!

      王王王清洗了ᝆ鼻血之后,就又回到了自己休息须的那个角落坐着。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自己的半世英名怎么毁酤在那时的。䎠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一阵嘈杂之后就恢复了平静,想来是送新的青年才俊都下山去了。 堌

      不一会泉낔信师太就出现在了阿萨厅门靱口,她朝王王王歑看了一眼就没停留的走向了大Ҟ堂。

      王王王看到泉信师太也就一个麻利的站直了퀋身子ꍐ,随手整理了一下衣容。

      쟆随后是伊尔޵迷、多尔玛和那几个拿着红色剑㒎穗长穗剑的女子走เ进了院子。她们远远的看ᚪ着王王王,虍伊尔迷和多尔玛跟她们小声嘀咕着什么。

      一阵阵铜铃般的嬉笑声,引得王王王不知所픈措起来。

      潜意识中,王王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只能这样,被这些女子当做花雕一样审视着评头论足。

       不一会,婉儿提着那把黄色剑穗的长穗剑也走进来了。

      王王王一看到那条黄色的剑穗,就感觉脸上烫的很韁。也就是一个照面,王王王便不敢再去看婉儿了。  ⚤

      曆婉儿生气的说了些ᜣ梁语,那群圣女才嬉笑着离开了院子。

      王王王余光中看到婉儿向他这边走了过来,心里更是打起鼓来。

      潜意识中,王王王觉得自己该迎上去打招呼才妥当。

      于是他给自己打了打气,也ꫣ朝婉儿走去,只是他视线东摇西晃,始终播没有敢去看向婉儿윃。

      “你叫什么名字?”两人〺还未走近,婉儿就开口问到。

      “我是图国新霪任的盛王뛁,我叫王云宝。今柘年二十三岁了。我现在有自錬己的府苑,家里有妻妈和一个孩子。”王王王一顺嘴的把自己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嘻嘻,我叫婉儿西丽波特,今年十七岁。

      我的名字是我十一岁当选圣女的时候,改的国姓。我的义父是鹏兴西丽波特,他是我们梁国的嚹国王。我六年没回家ᅰ了所以不知道家里的近况。” 餢

      婉儿也学着王王턤王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酿。

      烯 “幸会幸会!”王王王行着见礼,腼腆地说着。

      뮫 “幸会幸会!”婉儿像是觉得学王王王好玩似的嬉笑着닉说着。

      王王王依然不敢看婉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所以场面就冷了下来。

      王王王平时还是很健谈的,只是现在他只觉得全身都燥热的很,脑子也同样很热。

      镒“你……你……”王王王想问一下婉儿为什么选择了他,却一㵸时间找不到了合适濝的表述方式。

      “罿我怎么了?”婉儿听王쯼王王你了半天,就嬉笑着问道。

      “你还想知道我什么?”王王王쏊想了半天徏就问了这句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