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屠龙之猎艳风流

      放在开头:今天稍微有点事耽搁没法码字了,正好之前码了一章番外,大伙暂且先看着。

      番外是纯·平行世界,与主线剧情没有任何关联,全当是图一乐,大伙千万不要带入正文剧情。堣

      ⱜ ————————————————————————————————————

      “从今天开始,大家就正式从校园里毕业了。” ἶ

      一颗颗雨点如同玻璃碎屑一样从灰暗的空中瓢泼而下,拍打在地面、还有一张张用来遮蔽春雨的伞布之上,迸发出了颇有节奏、忧郁的旋律,仿佛是在为今年春天即将毕业的三年级学生们做着最后的送行演奏。

      远藤樱,就是慣在这其中众多毕业生的其中一员。

      풾 现在少女的心情,就跟在场的众多学生们没什么两样,甚至要更加悲伤一些。体

      毕业,就是分别。

      ࡃ对校长单调的演讲内容感到了厌烦,女孩选择转换心神来消遣枯燥,但自己的目光一꥜经抽离,就不由自主地想要朝着身旁的位置扫视过去。

      站在自己쌤身边的,是一名穿着黑色学生制服、身材挺拔而又五鵀官端正的男生。

      也许是感觉到了女孩的悄然注视,这名男子邴也是下意识地朝着目光来源处探寻了过去。

      ꫟ 一个呼吸的功夫,就完成了四目相对的局面。

      正当远藤樱想即要撤回视线时,从对方的方位忽然响起了一道短促的呼唤:

      “小樱。” 綾

      与之一起浮现的,还有他露出一排整齐牙齿的笑容,和伸出五指、露出ג掌心的招手动作。

      面对룷着他温和的笑容,也让女孩感到了安心,想꤁要撤回去的目光亦是停止,从而用同样的笑容回应굯了他的寒暄。

      二人偷跲偷的交流并未持续太久걋,因为……

      校长的演讲结束了。

      聚集在操场的人群顿时四散而开,另一番现象又进一步打乱了两个人的交流。

      用力扯下了紧贴在胸口、最接馒近心脏位置的第二枚纽扣,男生上前一ᾩ步,作势就要开口。

      “小樱,等……”

      话才刚说出口,男生就被几名身穿着学园制服的同级女生给包围了。

      䜌 “森江同学……”

      “弥生,请给我你的制服纽扣吧!”

      Ἷ 诸如此类的请求遍布了弥生的跟前쨎,让两名之前偷偷交流着的男女暂时给分隔开了绵。

      不等弥生提出拒绝,身上穿着的学生制服顿时就遭受到了一轮轮的哄抢——所有人的目标都紧紧盯着他的纽扣。

      对于这些女孩来说,虽然没有抢到最心仪的、靠近心脏的第二枚纽扣,但只要有一롳个留念就足够了。

      这可是中学三年的唯一纪念了。

      好不容易才挣脱了重重的包围,当森江弥生重新⺵来到了远藤樱的面前时,身上的黑色学生制服已然是一片狼藉,乃至于都沾上了一些雨点。꽩为了形象,还特意拍帉了拍满是褶皱的制服。

      “让你久鮑等了。”

      뭍“没有的事。”

      春雨仍然在绵延地泼洒着,一男一女两个人怀抱着毕业证书,分别撑着伞混入了层层叠叠的,由透明色雨伞构成的波浪里,相当自然地肩并肩并排而走,从而察觉不到任何的违和。

      从刚刚入学时到现在,此番的景象已经重复了不知多少次——只是今天,很贵有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

      经过连番䍡思索,远藤樱终究是敌黾不过内心的想法,如实地提出了询问。

      “弥生,要去东京念高中了吗?”

      耳畔边沙沙的女子声线轻轻环绕,⛯声量不大,而森江弥컖生却是听得真切。

      目光下移到了女孩的脸颊上,森江弥生心中的安慰的谎话到了嘴边就被憋了回去,最终还是说出了实情:“没错。很快就要启程去东京了。”

      东京,熟悉但却无比遥远的地方。

      这样一来,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一年、十年、还뾛是再也不会有机쇈会?

      抬头看了看对方的侧脸,ᚾ远藤뤥樱张了张嘴,而后又重新低垂下了脑袋。

      ܺ保持这样也好,毕竟我们只不过是Ἦ同班同学。

      “我会在暑假时回来看望你的。”

      看出了少女不断眨动䟇起了的双眼,森江弥生连忙开口宽慰道:“东京有很多新奇的玩意,我妢也会带回来给你的……”

      眼看着利诱的办法做不到让她平复心情,森뢞江弥生旋即转换了思路:“你还记得考试前,我对你说‘请把笔记本借给我’吗?到最后繃我的数学只考了全班垫底;还有,我们被大家责备‘抢先一步’……明明我们只是同班同学的关系不是吗?”

      “是、是啊,明明就只是同班同学而已。”抬起头收拾了一下心情,远藤樱勉强地挤出了一抹笑容。明明是在讨论鍾着轻松的话题鰙,却不曾想自풺己的心情愈发低落了。

      观察出了她是在强装着笑容,森江弥生的心情不禁急切了起来。ᕹ

      想要开口表白,但一想到两个人所亜在高中的遥远相隔,这一个事实又让他止住了冲动:保持同班同学的关系就好。S

      不过唛,这些都不是阻碍自己送出临别礼物的理由。

      “对了,这个送给你。”

      蜱 “这个是什么?”

      疑惑地看着眼前从制服口袋里掏出了好几样东西的森江弥生,远藤樱的心情暂时从忧郁转为了好奇。

      “这个,是我在ᚫ东京的地址,”率先送到了女孩攜手心上的,是一张用钢笔写下地址的纸条㠰,森江弥生逐一地介绍道,“还有这个……”

      第二个放在了她手里的,是一张毕业拍摄的个人︘相片。

      “怎么样?虽ᅱ然不太好看,但是我很满意这张写真。”

      看着相片中露着牙齿笑的少年,远藤樱的忧郁心情慢慢得到了缓解——尽管只是暂时的。

      “至于最后一个嘛……就是这个了,”郑⧩重其事地拿出了一枚黑色纽扣,将之又一次放⯯在了远藤樱的手心,“小樱一定要好好保存。”

      指尖不经䊾意间划过了少女的掌心,一股微凉的触感尤为㟨明显,或톿许是今天的天气ꋀ较为湿冷的原因。

      看着这枚还带着线头的׶纽扣,两个人纵然是没说什㶊么,但彼此之间的内心深处쪗,也都或多或少地有所明缏悟了。

      我也是,我也喜欢……

      这句演练了无数次的话,却在当下一个字都说不出口,鼻尖、口腔的酸楚更是让自己难以㵻控制住某种想要哭出来的情感。

      小心翼翼地把纽扣与照片收进了鲜红色的票夹里,唯独这张写⌒着东京某处的地址的纸条,远藤⛊樱是没有收纳起来的。

      自己想要把这个地址记下来。

      嬵说不定以后总会有用上锚的一天。

      收好了物品,远藤樱吸了吸鼻子,声线有些颤抖地道:“我…我也有东西要送给弥生。”

      话音刚落,少女便用无名指与小指夹着纸条,维持着这个动作的同时,于胸前解开了挂붖在制服领口的红色丝巾,递到了对方的面前。

      “反正,今天也是最后一次穿学校的制服了。”㊡

      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想要❱用这一根制服的丝巾绑住停止下来的时间,但是却不能束缚身侧的森江弥띁生在东京逐渐改变的未来。

      满是笑容收下了女閥孩鑟送过来的丝༜巾,森江弥生回复道:“谢谢。小樱的心意,我收到㯽了。”

      距离校门的位置越来越近꒗,㳨两人的Ʞ心情也愈加紧迫。

      ﯹ 也就糾是说,彼此之间要在两个世界里᪌为各自而生活着……惃

      䢑“东京都、世田谷区……”

      努力地想要记⩵住这份纸条的地址,也许是不小心,也许是雨势变得厉害了起来,纸条上陆陆续续地沾䗪上了水珠。

      从最初的一两个斑点䈷,到后来已经变得完全浸湿了甞。

      䓙被雨水打湿的纸片上,写着森江弥生在ꆾ东京的住址。紧紧地握住了它,女孩流下了泪水。

      是的,保持这样就好。让我们…只是同班同学。

      饡 “小樱,你哭了吗?”

      龕身旁响起了来自于心仪的男生的询问声,这让低着头的:女孩很快地重新仰起了头,与䤡之形成了对视。

      仰起来了的脸颊上,最引人注意的是已经被泪珠润湿了的双眼。

      搭在肩头的雨伞随着抬头而产生了略微的倾斜,这让远藤樱脸颊的一部分暴露在了雨色之中。

      眼框内打转的泪花与雨珠交织在了一픮起,除此之外,还有女孩如钻石般闪烁的双瞳。

      “我没有哭。”

      궓“只是雨下得太大鵢了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