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朝野阳

      “MD两人混在烟雾里,打算怎么做?”

      “光等的话可就有些拖沓了,他们手里已经没什么烟雾了,错过这次机会,后面再想靠近大仓就难了。”

      “我要是MD的指挥,我就先不扶人,先打架了。”

      ZT训练室里解说们的声音刚消,周教练便指着幕布上陷入胶着的混战对队员们说:“如果你们碰到这种情况,没摸清NPC所有人的位置之前,绝对不要轻易前压!

      “MD就是犯了这个错,D.D.T近点被烧倒一个人,就以为NPC全员在近点,忽视了对远处三层楼的观察,这才是一切的根源!”

      见学员们闻言纷纷点头,他又将注意力放回直播上。

      “D.D.T好像不太敢待这个大仓了,刚才NPC甩进来那么多东西,觉得屁股要来了吧?”

      “他们会怎么选呢?其实就在房子里卡一下NPC,换他们一两个也不是不行?”

      “应该不会这么做,毕竟MD倒人的信息大家都看到——果然,D.D.T准备冲转角楼了!”

      “侧边烟雾里的MD队员能否意识到这点?好像没有,还在蹭。”

      “这是最后两颗闪!扔哪?扔楼梯口?哎呀,D.D.T可能不知道,对方现在不在房子里,在屋外围墙啊!”

      “嗯?但是D.D.T有个人冲向围墙了!是知道了吗?”

      “NPC出手了!TheLord已经翻进了围墙,D.D.T两人被他打成一丝血!不行,围墙冲不了了,转身进了楼!”

      “Shinji混进了大仓!面前窗口都是烟雾,MD的队员就在烟里,他知道吗?好像不知道,还在看隔壁楼!”

      “MD已经把人拉起来了,现在怎么说?嗯?要撤回一层红房吗?你这样——”

      “这样不是卖队友?烟雾快散了啊!”

      “花园里的队友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大仓有NPC的人,转角楼是D.D.T,给脚下封了最后一颗烟!”

      “是打算在烟里等D.D.T和NPC先打起来吗?”

      “NPC明显不会上的啊!Shinji一个人,怎么可能出大仓?TheLord这两个墙角也是卡的很舒服的点,完全没必要往前走啊!”

      “D.D.T现在成了汉堡包,两面被夹,应该也会停下——哦?MD烟雾里的人已经混到转角楼楼下了!掏出了雷!”

      “拔栓的声音D.D.T听到没?听到了!好像意识到了,往东侧房间躲了起来!”

      “啊,那这雷浪费了,西边丢进去没角度能炸到D.D.T——Listen!他怎么在那!MD扔雷这两人被他瞬间击倒!噢!还提前扔了颗雷,直接补掉!”

      “哇,他这胆子这么大吗?直接沿着南边围墙摸上了假车库?”

      “MD真是有苦说不出啊!全员压上打D.D.T,没想到家让人偷了!”

      “D.D.T听到雷炸,有信息了,知道MD少人,冲红房了!”

      “看看这波交火——MD两人厨房一个厕所一个,在红房内架好了夹角枪线!”

      “D.D.T冲进来——啊!第一个人直接被放倒!但是他是跳进来的,没有挡住队友枪线,厨房的MD队员被打残!”

      “厕所的人还没露!D.D.T会清这吗?没有!两人直接奔着厨房去了!”

      “这要出大问题啊!两个背身——哪来的闪!?”

      “噢!TheLord和Shinji已经贴过来了,是TheLord扔的闪!”

      “MD错过了这个机会!背身只打倒一个!厨房的队友被D.D.T连打带补!”

      “NPC全员围过来了!他们好像非洲大草原上的鬣狗,看着房子里这两队直流口水!”

      “D.D.T这个时候还敢扶人?!这不是——果然,被Listen看到脑袋,直接带走!屋内现在就剩厕所里MD一人!”

      “Shinji带头冲锋!准星直指厕所!漂亮!没有悬念直接拿下!”

      “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啊!NPC!第二个圈才刚开始缩,他们已经拿了十七分!!十七分啊!恐怖如斯!”

      “赛前咱们还在讨论XYS训练赛恐怖的吃鸡率,是业内最为看好的黑马,没想到NPC才是隐藏的那个大魔王!”

      “而且假车库还有MD藏的两辆车!这下分吃到了,车也拿了,真是‘我全都要’!”

      ……

      ZT训练室里开始传出学员们的窃窃私语,周行锋眉头紧蹙。

      这么看来,之前训练赛ZT输的不冤啊!确实是硬实力有差距。

      他余光瞥到童远和之前打训练赛的几人正偷偷看自己,不由轻咳一声,训练室立刻恢复安静。

      “NPC这个战斗力……确实很恐怖,之前训练赛的考核成绩,我会重新评定。”

      周行锋话音刚落,童远立刻举臂高呼:“教练英明!”

      “教练英明!”

      “行了!别吵!好好看,好好学!”周行锋摇摇头,出言制止了学员们的起哄。

      “这怎么学啊?NPC十七杀了,学不来啊!”

      “别说学了,我们跳学区房的时候,周围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队过?想学也没得学啊!”童远双手枕在脑后,很惬意地倒在电竞椅中。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行锋闻言推了推眼镜,若有所思地掏出手机。

      D.D.T,墨灯,F.F.F,JY.T,Rainbow……

      他打开企鹅PDL官方群,回想了一下训练赛房间分组,在群里点开几个头像发出消息去。

      半晌后,看着自己收到的回复,周行锋眯起眼睛。

      D.D.T在赛前商议中是确认跳R城的,这没问题,可接下来几队就很离谱了。

      墨灯明明选择的是Y城,航线也绝对允许他们跳到,为什么会落在咖啡楼和摩尔庄园野区呢?

      剩下几队也是,F.F.F选点是矿场,JY.T则是G镇,这次却分别跳在了学校和龙门客栈……

      当然,最离谱的还是Rainbow,他们坐拥机场岛转移顺位极高的M城不搜,跑来学区房和NPC钢落地?

      这背后绝对有问题!

      他抬手摸着下巴,开始细细思索起来。

      这几支改跳点队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想着想着,他仿佛回忆起什么,又连忙掏出手机,打开微博搜索起来。

      一旁的童远原本在安心看比赛,无意中发现身旁周教练正自顾自地忙碌着什么,不禁好奇起来。

      “教练怎么了?知道NPC为什么这么强了?”

      “……童远,还记得你一月份收到的‘走穴’邀请吗?”

      “啊?哦,你说那个啊!记得啊!我不是如实上报并且拒绝了吗?”

      “对方的联系方式你还有吗?有的话把名片分享给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