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kanwang

      金毛鸡把头伸进去看了看,转脸对莫金樽唾道:“呸!老头儿!居然敢贪我鳞片!”

      莫金樽怼了它一杵子:“你这小孽畜,不识抬举,这是老夫旧物,只要把这个盆罩在你想要吸附的东西的上й方,就会自动吸附,而且用意念牲就可以把放进去的东西召唤出来。”

      “能吸妖兽进去吗?”金毛鸡问这个问题,大概是想把绿铜盆当成镇妖塔。

      “不能!没有攻击能力!比如你想吸妖兽身上的鳞片,需得到它的允许,否则它直接攻击你,你也吸不成。”

      金毛鸡歪着头:“那刚才岂룗不뙜是直接放在它的爪子上就可以了?”

      “对头。”

      “本依座啄半天,啄蒩完了你拿出这个宝贝是什么意思?合着刚才你就在旁边看热闹?”

      莫金樽一甩袍袖试图收走绿铜盆:“狗咬吕洞宾,鸡咬莫金樽,爱用不用一堆废话!”

      읛 …………

      꾡周围人听不懂金毛鸡的喔喔喔,桌但是可以看见莫金樽在对着金毛⛂鸡自言自语,这莫金樽刚刚救了大家性命,所以有的人听见了也装听不见,憋着乐快憋出了内伤。

      上官流霆摇了摇头,师父怕是老了,越老越像小孩子,就算修了仙,也变不了这个亘古的真理。

      莫金樽废了硰玉爪虎的妖智,带领众人从结界ⴞ里出了来,众人感激不迭纷纷带着惊魂不定的身躯回自己的门派去了。

      度朔山嬇地心深处闪现的那个身影再度隐现在众人身后,看着众人离去,冷冷地哼了一Þ声:“赔了夫人又折兵!”

      然后一挥手将结界内所有的陈列毁去。

      耏后来敕封派的师徒四人呿还有一只威风凛凛的金毛鸡在此一战中被人一传十,十传췢百,水月洞天中敕封派算是出了名。

      甚至有传莫金樽一掌就拍死了在度朔山地心的驳,

      还有传莫金樽一个凌厉的眼神过去,蕴話藏着天地浩然ⵘ之正气,驳的身体一下子就被射穿了一百八十个洞,七窍流血……

      越传越邪乎,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当下且说这莫金樽和徒儿上官流霆回到敕封派ᾘ的地界上,用真气罩住了整个敕封派。

      上官流霆明白师父的意思,在没有搞清楚鬼门关口的那个结界符到底是谁设的ᛟ之前,原倾璃和欧阳熏受伤的消息需要被封锁。

      天色将晚,㕝明月当空,周围笼罩着薄纱似的云朵,给非常明亮的月亮增添了几丝欲盖弥彰的美感。 ≬

      繁星闪烁,璀璨星河如一颗颗闪闪发亮的钻石盲——而且是几十克拉的大钻石,因为上官流霆总是感觉,这青玉坛也许是世间离天最近的地方。㐟

      㩲透过师父的真气琉璃罩看樠夜空,就像是月光、星空和极光同时存在詗,真真美蕉不胜收。

      “上官徒儿,发什么呆呢?”

      “徒儿在想……在做普通人的时候,不知道生憱命的意义;如今修了仙,不明白为何而修仙。”

      “人生在世,如白驹过隙,转瞬即و逝。纵使修仙能让人长生,却终䫚不得永生。绝几千几万年于虚空而言,也不过区区一须臾。

      这个ኩ问题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徒儿又何必困扰其中,不如一醉方休罢。둧”

      “师父,霭师哥师姐还有星璇,什么时候能从葫芦里出来?”

      “快了,刚才为师助了他们,明天清晨应该就可以出来了。

      럨 不过那鯣个红衣丫头失去了游魂和一魄,想要彻底复原,你们还得帮숋她寻回来随候珠的剩下的碎片才可以。”

      “随候珠?什么随候珠?”

      “哈哈哈哈,傻徒儿,你去到的那个鬼门关门口的结界内看到的,根本不是什么白쨤色的石头,而是随候珠的碎片。”

      上官流霆迅速在脑海中搜索䥖,最早随候珠应该是在荆楚大地上出现过,《淮南子》有云:“譬ꪆ如随候之珠、和氏之璧,得之者富,失之者贫。”

      后应该是落入了秦始皇手中,在李斯的《谏逐客书》中隐约有印证:“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Ᾰ…”

      “那块白色石头是随뉆候珠的碎片?”

      鷉 “然也。确切地说是随候珠的一半。”

      “那随候珠有啥功效,又为啥变成了一半?”

      莫金樽轻叹一鲑声:“这不过是一代帝王嬴政樌的痴心妄想罢了。 㷰

      随候珠在上古뫉时代便存在,乃是女娲为了重塑世间万物,而蕴天地之灵气所创的至宝,飚佩戴在身上可保人除命魂以外的魂魄不散,散魂少魄者亦可即刻补齐。

      然而天道樒轮回,寿数将至却魂魄不散岂非逆天而行?所以随候珠每百年便会自然碎裂一次。

      碎裂之时则另有功效,也就是你看到的,碎裂的随侯珠能够无限释放潜力……但也终究꼀逃不过泰极否来,盈满则亏的天数。

      䮙释放到极点,自然就妖化,渴望拥有强大的能量却变成傀儡任人ꚦ摆布,这也算是给予贪念最好的惩罚。

      随侯珠碎片,对于正念极强,修为极高的人或者灵兽,异化性不大。

      但是修为若浅,正念不强,或者像刚才那只驳᐀一样,怨❆念无数,就会加倍异化的速度。”

      听师父说随侯珠的功效,忽而想到了青玉坛异化了的那两个鸟人,回想起他们的对话,觉得信息量巨大。

      他们口中的“那个东西”,也就是禁忌而不能对外人说的,多放在自己身上几天迅速增长修为的东西,应该指的就是鬼门关里的随侯泜珠。

      也就是说,随侯珠有很大的可能性是这两个门人受人指使放进结界里面的。

      因为单凭他们两个,没有设这么大一个局的本事。

      而큅二人贪图修为增长,就把随候珠碎㏷片偷偷放在自ゲ己身上,时间上没有掌控好,异化变成鶆了鸟人。

      翤 蒝在禅定崖,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听到过有人称“青药派的两个中悻阶弟子,仗着见过฀青玉坛坛主,妄想飞黄腾达”之类的话。

      如此想来,鬼门关结界是青玉坛坛主设的局?

      쪵 䃌所以,除却贪心的两个门人,结界里没有青玉坛的弟子和灵兽。

      到底是不是这个人呢?

      良 上官流霆没有把自己的分析判断告诉师父,刚才的对话펚,他感觉到师父对坛主有所顾忌。

      Ƛ 陈 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所思所想是对的,还是等确凿之后再说吧。

      那么,随侯珠的另一半在秦陵,这一半也是是近些尝年来才被拿出来的。

      秦始皇若是还没死透的时候춱拥有整个随侯珠,过一百年又拥有一半的随︮侯珠,会怎样?

      天道要他死,随侯珠护住除了命魂之外的二魂七魄葌,他就变成不生不死的状态?

      等随侯珠碎裂,就异化成妖怪?

      上官流霆䭏皱了皱眉:“什么意思?秦始皇变成老妖躙怪了?”

      “呸呸呸,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功效,嬴政拿到随候珠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上面的裂纹,他已经活不到随侯珠再合在一起的时候了。

      思前想后谨又舍不得这世间至宝,于是早早葬在了陪葬陵,由一个镇墓兽去看守。

      期待镇墓兽的瘽力量越变越强大,便无人敢进入皇陵打扰他死釨后继续统治整个地下世界。

      所➡以传说中秦始皇陵里的那些宝贝,大多都放在了这个镇墓陵里,棺椁内只是些人间稀罕的珠翠金银而已。

      早先任坛主在世时,提过要给那个镇墓兽一个敕封,步入正道之后,靠本身正气加持,它也就没有危害了。”

      쟚“呃……任坛主说这个话的时候,镇墓兽就已经呆了很多年了吧?

      墉那么多年没被敕封,万一正念不强,应该也已经异化成妖萂了吧,如果已经杀戮无数,再给封是不是有点……” 獀

      莫金樽拍了一下上官流霆的脑袋瓜子:“你真푭是死心眼儿啊,镇漑墓兽镇墓兽,镇守陵墓是它的职责,只要墓地没被毁坏,它没有跑出来伤及无辜,为什么不能给封?我问你啊,秦始皇陵被毁坏了吗?”

      “呃……应该还没有㔮。”

      上脟官流霆心道:莫说现在常世是쀄元朝,就算᯲自㞞己十次穿越之前,做社会主义好青年的时候ﴴ,也没人说得清楚秦始皇陵的事情,自己怎么知道有没有被毁坏啊。

      “那你有听说⏞秦陵的镇墓兽出来伤人吗?”

      삽 “䷳那……倒是……还没听说。”

      “还是的啊!!笨呐!为师怎么会收了你这么个笨徒弟!”

      上官流霆捂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师닄父,您说了半天,这随候珠每到百年自然碎裂我已经晓得了,但是它是怎么从镇墓陵里出来的呢?”륰

      莫金樽眼珠子向上翻了翻䰥:“这个……为师……为师并不关注这些。既然碎裂的随候珠有这个功效,自然会被有心之鞤人利用。

      四界之大,修为高吓而生妄念的人太多了,说不定哪年哪月쩽的谁谁谁动了什么心思,就给拿出来了呗。”

      得,这说了又跟没说差不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