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漾

      看着刘浩已经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开了,沈光林这才仔细的去查看拿出来的那叠人民币。

      昏黄的灯光一样能看的真切,这一䱌叠刚好是一䜠万元,银行的封条都还在,还盖着章的。

      不过,问题来了。

      갰这款人民币是第五套人民币呀!正面是红色的伟人像和山茶花图案,背面是人民大会堂。

      这压根就不是这个时代应该有的产物!

      这不是坑人么,这钱真的拿出‛来能花么?

      䤓这就跟《乘风破浪》里的超哥阿浪吆穿越了,见义勇为被抓去派出所,结果拿出了一张第二代的身份证一样。

      钱是好钱,崭新连号的,可是不能花呀。

      得嘞,放回去吧!

      沈光林拿着这叠钱,心里回想着之前的动作去启动聚宝盆,准备把人民币再放回去。

      3,2, 1,进!

      手臂果然消息不见了!

      这个储物空间好啊,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感受的到啊。

      我去,手是不见了,但是钱还在呀,这玩意拿쭞出来就拿不进去了吗?

      手在空间里的触感依然真实,里面冰凉的牛肉和一叠一叠的钱都在。

      这是什么情况,止回阀吗,还떃单向流的,只能拿出来,不能往里面放。

      沈光林尝试了几次,都失败了。

      难道还有其他自己并不知道的奥秘?

      这次沈骷光林却不敢向外面拿东西了,不然真的不好解释来蓮源呀。

      我去,这个玩意只能向揁外拿,不能往里放!

      那我要这虐空间有何用!

      也獅不是完全没用吧,拿出来的人民币不可以用,存在里面的美元总可以用吧?

      美元有没有改版䯧?

      当然也有,沈光林留过学,他也是知道的。

      美元分大头版的富兰克林和小头版的富兰克林雮,而且发行的具体时间都会印在钱上。

      沈光林之前还专门对比过这两个版本有⑭什么不同,只是不知道空间里的是哪个版本的美元。

      之前放进去的钱一共有多少来着?

      大约有十几万美金吧。

      换成人民币那得是多少钱?

      80万?90万?100万?

      疵哦吼,80年代的百万富翁比2⭉020年的亿万富翁还要厉害的吧!

      我沈光林马上就要创业成功了!

      “小刘,刘哥,浩哥,现在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是多少呀,你知道不?”沈光林决定不耻下问。

      这件事情很重要,关系到自己库存美元兑换成人民币之后的资产规模。

      “沈哥,你可别叫我哥颇了,你年龄比我大,我该叫你哥的。汇率的事我硧不是很清楚哎,不过明天可以帮你去打听一下。怎么,你有美元要换成钱吗?那要去银行才能换呢,不过据说美元可以换成外汇劵呢,拿外汇劵去友谊商店买东西可划算了鸮,哪里啥样的稀罕豽物都有,据说还有可口可乐呢,比北冰洋洋气多了...”

      小刘对钱ᎄ真的很感兴趣,怪不得能够存下那么多钱。

      ᦤ“外汇劵,那是个啥东西?我是有些钱啊,不过放在金陵了,回国的时候带来的,我给埋起来了。这낋不现在已经安顿好了吗,我准备下次去ડ金陵的时候取出来换成咱们国家的钱。”

      这就是沈光林埋下的伏笔了,他现在是没钱,不过以后等他拿出钱䃑来别人也Ἃ不好퉁说什么了。

      “沈哥,你带了很多钱过来吗?要是换成外汇劵可以买很多好东西了...外国钱不能直接在国内用,想用必须要先换成챡人民币或者外汇劵,换人民币不划算,还是外汇劵好,这玩意可金贵了...”小刘说起钱,那真的是滔滔不绝。

       “没别的事了,浩哥你早点睡觉吧。”沈光林想着结束话题了。

      蚄“行吧,那晚安,我晚上打鼾,沈哥你别介意。”

      沒 “我不介意的,你睡吧。”沈光林不想听┤小刘继갑续叨叨了,也是好烦的说。

      “真的不介意哈?”

      “真不介意,你睡吧!”

      ......

      ૅ 沈光林把那叠人民币藏在衣服内侧的口袋里,准备找个机会烧掉或者藏起来,不然让别人见到了未来才会发行的钱就真的不好解释了。

      没一会儿功夫,小刘的鼾声果然响起来了。

      哦呦,好大的动静!

      一声高一声低,就像旁边放了个超级音响一样,比广场舞大僙妈的音쫂乐还吵闹,看样子真的不能不介意呀。

      怪不得他是一个人住呢,室友都是这样被赶走的吧。

      果然銐是单身츃狗,也有点活该哈!

      受折磨良久,好久之줵后,沈光林实在是困极了,这才勉强睡着。

      ﻤ......

      ᆺ第二天是大年二十九,天气阴,气温零下13度。

      刘浩起的很早,沈光林醒来的时候刘浩已经跑步回来了。

       看样子外面温度确实很低,小刘的头发和眉毛都是白的。

      房间里很暖和,这个条件下沈光林起床并不困难,只是没有这个早起的习惯而已,而且昨天睡的确实太晚了。

      沈光林也没有去埋怨刘浩睡觉ร竟然真的打鼾这件事,毕竟初来乍到,还是要学会尊重人,一切等习惯了就好了。

      叀 “沈哥,起床了咱们吃饭去吧,单位里没早餐的,咱们要去外面吃。估计豆汁你也吃不惯,今天我带你去吃豆腐脑,再配上油条,鸡蛋灌饼和焦圈,可过瘾了。”

      刘浩说着还舔舔嘴唇,看样子这些东西也不是他常吃的,也就因为沈光林是客人,这才破例腐败一回。

      “行呀,我这粰就去见识Î一下1980年京城的早餐。浩哥,我问个问题哈,豆腐脑是咸的还是甜的?”

      沈光林对这个争论已久的话题很感兴趣。

      ㈳ “这还用说,肯定̉是咸的呀,不过放的并不是盐,而是卤子。难道豆腐脑还有甜的吗?那可咋吃?鴸腻腻歪歪的。”

      小刘回答的很干脆,遨那个卤子可香了呢,闷上一口等打嗝的时候都能回味良久,他已经很久没吃过豆腐脑了,心里想的直痒痒。

      沈光林却笑而不语,这个问题你去问问南方人,人家会回答你豆腐脑是甜的还是咸的。

      穿衣服,洗脸,漱口,再漱口,又漱口...

      沈光林没有刷牙,因为他没有牙刷和牙膏,刘浩也没有想到帮他准备这些,因为他自己也没有。

      适应时代潮流,做人就别太矫情啦。

      收拾完毕,推开门出去,哦嚯!

      这个冷哦ꇢ。

      怕是得有零下几十䔡度吧!

      呼气的时候鼻孔里冒出两条好长的雾气,只吸了第一口新鲜空气,鼻胘子就被冷风呛到了,酸的直流眼泪。

      䩆 谁说全球变暖就不好了?

      这个年代的冬天是真的冷!小风휺吹在脸上就跟刀割一样。

      沈光林赶紧裹紧了羽绒服,并且把ⷆ双手插进衣兜里,带上帽子,这才跟着刘浩哆哆嗦嗦的出ᓨ发了。

      他们局所在的位置是东城分局,出门不远就有卖早餐的摊位棚子。

      花样并不算多,但是也不少。

      一样一样的仔细看去,有小豆粥,豆汁,豆浆,豆腐脑,还有油条鸡蛋灌㑬饼和焦圈。

      分量最足的是鸡蛋灌饼,用的就是炸油条的面,拍打成正方形,放油锅里炸熟,用小刀切一个口,把鸡蛋灌进去,再重新炸熟。

      看着就很有食欲是不是?

      大师傅守着油锅正在扯油条,动作熟练的很,拍拍打打的也不怕手冷。

      好一锅热油,黑的发亮,看着跟沥青一样,只是没有沥青粘稠。

      油条个很大,炸出来颜色倒是很不错,闻着륶也是香味扑鼻。

      刘浩没有买鸡蛋탫灌饼,他拿出钱和粮票帮沈光林打了ᶁ一碗豆腐脑,然后每人一根油条和一个焦圈。

      一个鸡蛋灌饼跟三根油条一个价,划不来。

       不过,这时候的早餐也不是乱定价的,这是龿国营早餐店。

      在这个年代,即使是开早鐯餐饭店的和修自行车的,他们都是国家的公职工作人员,现在基本上还不允许有私营经济。

      不过开启私营经济的时代也来了,最开始的原因是因为知识青年回家之后街道并不能合理安排工作,也没有那么多“接班”的职位,再不让他们赚点零碎钱,只能逼着他们去死。

      튞 “ፓ这油条是掺了明뎉矾和面炸的吧?果然比超市里卖的那种好吃多了,真是地道。”沈光ᛚ林假装自己也很懂油条的样子。

      “是吧,我也觉得咱京城的早餐倍儿地道。” 잲

      刘浩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

      品尝过油条之后,沈光林顺势㰵喝了一口豆腐脑。

      我去!

      这个卤子什么味?

      这卤子明显不是为他这种南方人准备的,里面似乎全是酱油,又咸又齁。

      只是第一口,他就不想再继续喝了。

      얬“咋了沈哥?”

      ⚥ “没事,这个,味道很冲呀,我以前吃的豆腐脑都是甜的,咸的豆腐脑还是먉第瀠一次,这个劲头有踙点没缓过来。”

      “哦,那你慢慢的喝。”篢

      两个人不再说话了,刘浩埋头苦干稀里哗啦的很快就把早餐给吃完了。

      回头一看,沈光林只吃了一根油条,焦圈也只吃了一点点。

      “浩哥,我饱了,谢谢你的早餐,张叔说先记在单位的账上,回头我想办法还你。”

      沈光林看刘浩吃完了做势起身欲一起走。

      “你这就不吃啦,多浪费呀”刘浩看着一整碗的豆腐脑心疼不已。

      忍不过,他拉过碗,也不管这是不是沈光林吃过的,几秒钟就把焦圈和一碗豆腐脑全部干进了肚子里。

      療“舒坦,原来豆腐脑真的要吃两碗才会更过瘾。”

       淳朴!

      这是沈光林对刘浩的真切评价。

      吃过饭再回宿舍肯定不合适,那饖就跟着刘浩上班去呗。

      过年期间,单位的事情并不多。

      纒毕竟国安警不像治安警,每天都鿮有忙不完的事。

      快放假了,只要留一些人值班也就行了。

      沈光林跟着小刘来到办公室。

      真别说,办公室的装扮还可以,并不算简楏陋,书桌书柜油光发亮,看着쬙有年份又结实,材质不冮错。

      “沈哥,你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别乱走哈,要不我带你到阅览室去看书吧。”

      “好嘞,我爱阅读,咱们阅览室里有没有《母猪的产后护理》呀?”

      “咋?你还对这种书感兴趣呀,恐怕没有哦,咱们不ቪ是农业部门,真想看这种书我可以潊帮你去借,不过也要等年后了。”

      “不用不用,有什么我就看什么。”

      好多梗这个年代的人都实不懂呀,高手寂寞。

      阅览室不大,跟一间教室差不多。

      靠墙有两排书柜,大部分是些报纸,杂志,有少部分的小说,有艇茅盾的,巴金的,更多的大部头是毛选和伟人语录。

      “我爱读书!”

      沈光林终于找到了了解这个时代的最佳途径,以前斝没有接触过这个年代的报纸,现在补上这堂课吧。

      ﭻ刘浩出去工作了,蓝留下沈光林一个人随便翻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时代发展的还真是挺快的哈。

      “领导在徽省凤阳农村调查时,肯定了该地实行的'大包干'生产责任制'......”

      原来家庭联产生产责任制现在就已经实行了呀,也是,十一届三中全会都已经过去两年了。

      “国家决定,从今年起设立深城、珠城、汕城、厦城四个经济特区......”

      为什么没有海南?

      是不是找机会去深城转转,咱们也去分一杯深城发展的羹呢?

      看累了时政新闻,沈光林就想看看这个年代有没有娱乐杂志之类的休闲读物。

      果然还真是有。

      而且还是彩页的电影宣传资料,都被翻烂了的喊。

      《春苗》?

      这是沈光林完全没听说过的一部电影名字。

      一翻看,导演认识的呀,这是名导谢进。

      谢进这个人沈光林还是听说过的,《芙蓉镇》的导演。

      而且《芙蓉镇》这部剧的戏里戏外都分外精毫彩,小青姐和江文哥被人家老公堵床上的故事有谁出来讲一讲뀨?珒

      釗后来,谢进导演他还开办了一所演艺培训学校,像赵.巴菲特.薇和大美女.爱逃税.范都在这个学校读过书。

      不过《春苗》的演员是谁就不知道了,李秀明?她是谁,看起来长得也还不错呀。

      哎呦,还有主题曲呢!

      《春苗出土迎朝훲阳》,一看就不知名。

      哪里像《上甘岭》一样:“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即使六十年后,盶依然吹得弯弯的솄小英跟一条疯狗一样到处乱咬。

      这种书我喜欢,读书使我快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