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诱捕 海棠

      北霞城内硝烟四起,跟往日的繁荣相比多有出入,恭姬跟着大叔正在往北霞一院走去,一路上遇到不少士兵,持这沾满鲜血的刀枪斧戟。

      “呀!”恭姬突然怪叫一声。

      大叔擦拭着嘴边的酒滴,会都抛出询问的眼神。

      恭姬才想起来把晨曦给忘了,刚才打架的时候也没注意到她,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恭姬连忙说到:“大叔,你先回学院吧,我忘了点事,先回去处理一下。”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

      只剩下大叔纳闷的站在原地。

      片刻后,恭姬跑回了刚才打架的地方,此时这里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恭姬直接走进了晨曦装备店,只见晨曦双眼失神的坐在门口。

      “晨曦姐...晨曦姐...”一阵阵熟悉的声音唤醒了呆坐在那的希晨曦。

      晨曦缓缓抬头,看见恭姬就蹲在自己面前。眼眶顿时温热,泪水不自觉的流下来。

      晨曦一头埋入恭姬的胸膛抽泣起来。

      恭姬愣住了,一时间不知所措,男女授受不亲,可恭姬又不好将她推开,将就的轻轻拍着她的背。

      刚拍几下,晨曦猛然抬头,眼眶和鼻头有些发红,含糊的说到:“你就这么哄女孩子的吗?”

      恭姬一时眼神飘忽,支支吾吾的回答到:“我又没哄过.....”

      然而没等恭姬说完,晨曦已经起身离开了。

      刚才的事情虽然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但眼前的集市已是大变样,好在晨曦装备店有恭姬在,并没有受到破坏,四周,陆续走出一些百姓收拾着自己的摊位。恭姬看了一眼装备店,又看了一眼学院的方向,思索片刻后还是走进了装备店。

      晨曦坐在前台的椅子上看着走进来的恭姬,淡淡的问了句:“你怎么还没走?”

      恭姬在旁边拿过来一张凳子,坐在晨曦身边,“你怎么了”

      晨曦擦拭一下眼角的泪滴,拧过头,没有直视恭姬的眼睛。

      “今天是我十二岁生日。”

      “啊!?”恭姬有些惊讶,在这工作两年了,从没听晨曦提过生日的事,自己每天都是修炼修炼再修炼,自己的生日都忘了怎么还会记得别人的生日。

      晨曦突然自豪的说到:“我有个特别好的哥哥,但是我继承了爸爸的煅金能力,哥哥继承了妈妈的火系能力,因为是战斗型能力者,我哥哥很厉害,我刚出生没多久,就入选了王城能力者学校,后来还上了前线......”

      此时恭姬蹲在晨曦旁边,一声不吭,静静的听着晨曦说话。

      晨曦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贝壳串的链子,上面的贝壳恭姬数了数,是八颗。

      “小时候每次我过生日的时候,哥哥都会回来看我,送我一份礼物,一个贝壳,那是我哥哥驻守的海防线军营里最美的东西了。可是我....我收到第八颗的时候,就再也....再也...”晨曦哽咽起来。恭姬明白了她的意思,在这世道,尸横遍野,恭姬又何尝不明白晨曦的心情。

      “每次看到暴乱,战争,我都会想起哥哥。”

      “可是你明明是煅金能力者,为什么?为什么不一样啊.....”晨曦急切的问到

      “逆天改命!”恭姬犹豫了下,最后只是简单的回答,接着安慰到:“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出事的。”说着抬手帮晨曦梳理了一下糟乱的头发。

      晨曦突然一机灵,瞪着大眼睛看向恭姬,质问到:“你干嘛?”

      恭姬意识到,自己刚才那动作是不是太亲密了,正准备解释。

      晨曦紧接着又来一句:“你不会想泡我吧?”

      这一问,让恭姬彻底蒙了,“我...我只是...”

      “我把你当弟弟!你却想泡我?”晨曦又来一句。

      恭姬一时间感觉头皮发麻,这都哪跟哪啊?

      突然站起身说了句“我还有事,我得先走了。”

      对于晨曦这话恭姬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以前恭姬看到一本小说,里面的女主角一不开心,男主就会摸摸她的头,到了晨曦这居然是这个反应,应对这种情况小说里也没有写,想来想去,干脆先走为妙。

      虽然逃避不能解决问题,但是有用啊。说着就走出了装备店的门口,往学院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恭姬回想起晨曦刚才质问自己时的样子,脸颊微微泛红。晨曦这姑娘平时不怎么注重打理,但仔细看看,还真是好看得挑不出毛病。

      独自留在店里的晨曦突然感到冷清,或许是周围少了喧闹声,也或许,是恭姬的突然离开,不知为何,晨曦竟想让恭姬多留片刻。

      这次回去,恭姬没有走“后门”,所以回到学院的路程省去了一大半。

      北霞一院,体术系训练场,慕辰办公室内,大叔表情严肃。

      慕辰坐在大叔的对面。

      大叔开口说到:“这次北霞城遇到的袭击绝非沙所谓,袭击者各个身穿黑衣且明显不已敛财为主。”

      慕辰接口说到:“他们各个训练有素,这几年来刚开始只是在东昼王城中的小村小镇搞袭击,最近几年他们开始向几个二线城市发动袭击。王城已经下令彻查此事,你这次去斯托尼亚有什么收获吗?”

      大叔淡言到:“我已经把他杀了,顺手把他们城堡拆了。”

      大叔口中的“他”语气沉重,别人不知,慕辰确是明了。

      慕辰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上一口,长长的叹了口气:“还是和以前一样,总喜欢把动静搞这么大....”

      “那场战役让我根基大损,躲了几十年如今恭姬的出现让我有方向,我们当年未做完的事,他一定会为我们写上这个句号。”大叔语重心长的说到。

      慕辰看了眼大叔,似乎回忆着什么,片刻后才说了句:“王城,给你留了位置。”

      “不回去了...”大叔笑着说到:“自由自在挺好,我差不多恢复到当年的实力了。反倒是你,就甘愿在这教书啊?”

      两人就在这闲扯叙旧,直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屋内慕辰只是应了一句。

      门开,进来的正是恭姬,恭姬从装备店回来后直接就来到了慕辰这里。

      见到坐上两位长辈,恭姬向大叔和慕辰各行一礼后,大叔便指着身旁的位置让恭姬坐下。

      “臭小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学院一年一度的比武大赛三天后开始。”大叔一脸坏笑的对恭姬说到。

      恭姬愣了愣神,这也算好消息吗?但是看到大叔这坏笑的表情,他明白这不仅不是好消息,甚至会让自己遭不少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