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茗看看永久免费区域

      쾝汤天猛地睁开了眼睛,酒意瞬间消退得干干净净。

      “老三?老四?”

      他不敢置信,高声惊叫起来。

      难以名状的强烈ꩄ兴奋感,让他禁不住大哭出声。

      “哇!”

      很难想象,一个快20岁的大二男生,像孩깭童般哇哇大哭,是怎样的一种阓情景。

      老三和老四被汤天的举动惊得不知所措。

      빀괓“老大怎么哭了?以前喝醉酒也不是这个样子啊!”

      嵩 “看来醉的不轻!周围很多同学看着呢!咱们快带他回去!”

      石桌周边,远远地围着不少人,男男女女都有,看到汤天的模样,议论声更密集了。

      “酒疯子!”

      “那男的长得一귞表人才,但醉相太难看了!”

      “咦?不是行政管理系的汤天吗?”

      “他啥时候来的?刚才怎么没注意到?”

      “是呢!我也没注意到,他就醉倒在石桌上了。”

      “……”

      汤天似乎还沉ퟚ浸在失而复得的巨大惊喜中,对周围的议论声充耳不闻䜬。

      他从石凳上跳了起来,两只手分别搭在老三和老四的肩膀上,急切地问道:“你们去哪里了?我找了好久,大家都没了,就剩下我一个人……”

      听了他的话,老三和老四面面相觑。

      老三将手放到汤天额头上试了试:“不发烧呀!老大,你没毛鸞病吧?”

      老四也是一脸疑惑,说道:“我和三哥去食堂Ἆ打饭了,刚离开寝室不过二十几分钟啊!打完饭回来路过这里,正巧就瞅见你醉倒在这石桌上了좱!”

      汤天这才看到石桌上放着四个饭盒,都装满了饭菜,其中一个是自己的。

      “二མ十几分钟?不对呀!我可是已经在食堂里吃了37顿饭!现在几栈点了?”

      “37顿饭?”老三像是看傻子似的看了䶉看他,朝老四嘀咕道:“老大真是醉糊涂了!”

      老四也摇摇头,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说道:“12:09!”

      “ٿ什么?”汤天从裤袋掏出自己的手ꌜ机,上面显示的时间,赫然也是12:09。

      他手一抖,手机掉到了地上,失声喊道:“不可能!刚过去五分钟?”

      “什么五分钟?哎!净说胡话!带他回去!”

      听他胡言乱语툨,老三和老四更是认定他醉得不轻。

      老三赶紧帮他捡起手机,又拿起石桌上喝剩早下的嗗半瓶酒和袋装的零食,用塑料袋拎着。老四抱着四个饭盒,俩人一人蒉一边强行架着他,朝公寓︅大门走去。

      汤天像是提线木偶似的跟着走,一路上看到不少人,让他心中更是೗疑惑:“所有消失的人,又出现了?这太好了!”

      进入公寓楼,汤天看到大部分的寝室房门都是关着的,不停有人进进出出。

      “一切都恢复正常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就被老三和老四带回了寝室。一蚉进门就看见老二站在他的床位下面,盯着他的书桌发愣。

      ᚍ看到他们出现,老二指着书桌说ᰦ:“老大,你发财了?我数过了,有8300元呢!还有,这个钻戒닰是什么时候买的?ᾧ怕是也不便宜吧?”

      顺着他的手指,老三和老四看到,汤天的书桌上放着一沓百元大钞,旁边还有一个红色的戒指盒子。

       老三拿起那叠钞票抖了抖:“哈!老大욕,财不露白啊!要ꕱ是有小偷进ᔇ来就惨了!”

      老四拿起那个戒指ﯝ盒子,打开看了看,也笑嘻嘻地说:睔“哈哈!有钱!任性!”

      “糟了!”

      汤天这才回过神来,猛地从老三手中夺过那叠钞票,又从老四手里抢过那个戒指盒子,转身就朝门外跑。

      看他没头没脑的,三个室友Ѝ很是诧异。

      “老大怎么了?”老二问。

      老三将手上塑料袋放到书桌上,说:“自己一个人跑小树林喝酒礋了!瞧!喝得不少꡽,半瓶!”

      老二瞪大了眼:“还喝?昨晚才喝醉証,这……”

      老u四摇摇头:“不是让你留在寝室里看护他吗?” 䒫

      老二郁闷道:“你们走后,我进卫生间解了个便,一出来就发现他没人影了!”

      䘶 訹 老二接着又说道:“我从藖卫生间出来时,还看到满屋子藲都是ﮁ空的食品包装袋,像个垃圾场。䓃不过短短十几分钟,到底是谁恶作剧丢进来的?我全饌捡起来扔到楼道的⡣大垃圾桶里去了……”

      缁 三个室友的话语,汤天听濩不到了,他心里慌张得很,一边把钞票和戒指盒子揣进裤袋,一边朝楼下的超市狂奔而去。

      “超市老板应该还没有报警!”

      他很懊恼,早蘓该把这些东西还回去了,现在樝都不知道怎么跟人家解释。

      “还有那些货架上的物品,我都给人家拿光了,却没给钱,这下子可说不清楚了!哎!”

      “赔钱吧!无论他要多少钱,我都认账!”

      一路上碰到不少熟人,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汤天心里一团乱麻,顾不上搭话,只是挥挥手,一口气跑到了超市门口。

      超市里人头攒动,有不少学生在购物,门口进出的人络绎不绝。

      汤天抬头看向门口的LED显示屏헷,时间显示是12:15,又过去了六分钟。

      时间终于不再是停止的了!

      他又仔细地看了看年月日,没错,是今䇣天。

      他强行压下心万底的疑惑,捏了捏左븦右裤袋里的땷钞票鮡和戒指盒子,硬着头皮走进賂超쒰市,来到收银台丆旁。

      超市的老板姓李,叫李松,正忙着给学ᰑ生们结算,瞥眼看到汤天进来,笑道:“老弟来了?”

      汤天是这里的常客,老板对他很熟悉了。

      他观察着李松的表情摜,没有异常,想道:“也许李松还没븏发现吧?”

      他把那个戒⭸指盒子掏出来放在收银台上,脸上挤出笑意,说道:“李哥,你看这个戒指,⳧是不是很眼熟?”

      천汤天已经想好了说辞,如果李松追问,他就说自己是在门口捡到的。

      看到那个戒指盒子,李松停了下来,周围的学生也停了下来,现场安静得很。

      李松放下手中的扫码器嗪:“啥意思?”

      汤天故作镇定,却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讪笑。

      뜳 李松惊疑地打开戒指盒子,取下那枚戒指仔细端详起来,接ὣ着脸色大变。

      汤天以为他发现了,赔着笑脸道:“李哥,我,我只是……”

      “嘿!巧了!你也睨买了这款戒指?” 栴 롲 ⟶ 呕李松一边惊呼,一边ព拉开自己面前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红色的戒指盒子,取出了一枚同样款式的戒指。

      汤天目瞪口呆,笑容有些僵硬:“啊?喔!喔!”

      他心底刮起一阵狂风,百思不得其解,暗想:“我不是已经把抽屉里幍的那个戒指盒子拿走了吗?䉑怎么还有一个?”

      李松并没关注到他的神情变化,只是拿着两个戒指在辴做对比,笑哈哈道:“老弟,咱哥俩Ԫ还真是品味相投,买的戒푺指都㇦是一样的!嘿嘿!我前天刚买的,还没来得及送出去呢!黝”

      顿醠了顿,李松又疑惑道:“咦?你咋知道我买了这款戒指?”

      ͤ

      汤天赶紧接过李松那枚戒指,和自己这枚仔细比对,竟然真的是一模一样。

      他放下戒指,心中颇为震惊。

      疑惑的同时,他又松了一口气,强笑道:“嘿嘿!我也是听别人说你买了这个戒指,所以有뷁学有样买了个同款的。”

      퇆李松笑道:“你挺舍得呀!这戒指可不便宜!”

      “喔?是不便宜!哈哈!”汤天随口敷衍,其实他并不知道这戒指值多少钱。

      他又捏了捏另一个裤袋里的那叠钞票,没敢拿出来,只是愣누愣地盯着李松,脑子里不停地推敲着说៉辞。

      见他发愣,李松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咋了?兄弟,你今天很奇怪啊!”

      汤天装出一副神秘兮兮的笑脸:“李哥,我,我和你打个赌,你抽屉里的钱,肯定少了一丸些!”

      䂁李松一惊,赶紧输入密码,身䟃前的收银抽屉自动弹了出来。他翻了翻几个放钱的格子,摇头道:“没少啊!”

      汤天伸长脖子看过去,发现放着百元大钞的那个格子里,有一沓钱,厚度혐跟自묏己裤袋里那叠钞票差不多。

      “李哥,你数数大票ᬚ是多少?”

      쏋 李松被他弄糊涂了,但还是把那叠钱拿ቍ起来放进了点钞机,显示的金额是:8300元!

      汤天的脑袋“嗡”地一下,眼冒金星,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