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在线观看入口免费

      “唐狐,你别太过分了!”武源愤然起身:“当年林绣对你也不错吧!还救过你和灵儿好几次!你现在居然劝我放弃复仇?”

      唐狐有一下没一下的嘄敲着桌面,不急不缓的说:“我不是让Ⴟ你放弃复仇,而是让你放弃无谓的໼悬赏。当初我们和ऑ你一个一个位面的追,一个一个消息的买我们说什么了吗?我们也想为林绣复仇!可是겒最后呢?我们只是打伤过他祩,可是自从他杀了人祖最疼爱的玄孙女后,人祖可是召集了人界所有和推演有关的至高,被彻底消耗完的大道之器都有不少,最后不也只能得到一个还活着的消息吗?根本就找不到人在哪里!”

      唐狐有些低落地道:“所以你那个寻找他的悬赏根本就没用,再这样把大多数的钱财物资砸里面,你说不定找着他都打不过了。还不如换两个和你契合的大道气息石,帮你参悟参悟两个新的大道法术。”

      武源脸色难看:“怎么就没用了?现在他明显是在某个秘境中,所以才会找不到他的位置。可是他总有要出来的一天。到时翄候我的悬赏要是取消了,万一刚巧有人看见在顺便看见我的悬赏,到时候我就不是能得到消息了吗?”

      唐狐冷笑:“人祖也发布了悬赏,难道你觉得人祖还对付不了他?只有你能对付他?还튼是说你那点东西比人祖的人情更值钱?” ν

      武源自信地道:“你不了哘解老祖!要知道他虽然是个变态,但是终究也是人族出生。而在老祖心里⦥,人族才是最重要的。我就怕到时候老祖找到ދ他后,他直接就投降了,交出自己的魂魄后,再发大道誓言为人族所用,用来䓽还他造的孽!”

      武源叹气:“如果这样,到时候老祖櫎是绝不⺡会杀他,说不定还会用他树典型,让那些反联盟的家伙也来投降!到囒时候我还怎么杀他?我问你怎么杀他?难道我⻀在老祖面前还杀得了他吗?”

      唐狐一脸不屑,手指仍然敲着桌面:“那你得到消息就能赶在人祖前把他杀了?你速度能有人祖快?”

      武源自信一笑:“但不出意外我收到消息的时候绝对比老祖早。老祖亲口说过,只要不是跟人族相关的大事就绝对不能打扰他闭关。而老祖在没有大的感悟和事情的时候一百年才出一次关,所以只要运气不是太糟,我都能赶在老祖前杀了那个王八蛋!”

      唐狐冷笑:“那你拿什么杀了那个他第?就凭你现在伪至高的修为还是你那两件大道之器或者那两个达到大道级的功法?别说笑了!当年我们两个一起都杀不了他!更何况你现在只是一个伪至高!⢴”

      武源全身像失去力气一般一下子跌回凳子上,陷入了沉默。

      “唐狐,你的话会不会太重了。武慃哥承受的了吗?”韩灵不栗知何时已༞经返回,正端着茶在一旁站着。

      唐狐摇摇头:“应该没事,虽然这是他最大的执恋,但是他好歹也是一个伪至高,不至于向那些准至高一样容易道心不稳,陷入疯魔。而且这也是去除他执念最好的时期。虽然至高多有执念,但能够除掉还是除掉好。”

      韩灵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这茶怎么办?”

      唐狐想了鳬想:“如果真的成功的话他应羈该会还需要段时间㦍吧,拿出去倒了吧,我可不喝这么差的。”

      韩灵一笑:“你呀!希望武哥会成ꮕ功吧,不过你的馴执念是ꞿ什么啊?”

      唐狐仰起头,骄傲的说:“你老公这么优秀当然没有执念啦!”

      韩灵看着唐狐牳,微微一笑,故意拖长尾音:“真的吗?真的没有?”

      唐狐坚定的摇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韩灵脸上仍是微笑:“既然你㖟不愿意说就算了。”

      唐狐刚松了口气,便收到韩灵的传音“今晚别想上床。”唐廓狐立马成了苦瓜脸,ᄜ韩灵笑着倒茶去了。

      ¸ 等到韩灵走远,唐狐才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嘟啷着䓯:“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善解人意。٘” 䎪

      “你说什么?”唐狐吓得一哆嗦,连忙将头转过来,看见是武源已经站了起来才松了口气:“你怎么这么快就໅起来了?没有去除执恋?”

      츃武源满头黑线:“你能不能靠点谱,你原先可没这样不靠谱啊!你都说了是执恋,又哪有那么容易没得。除非哪天他死了,最好还是被我杀了又或者林绣复生也许还有可能。”

      唐狐微微一叹:“不是不能放下,是你不愿放下。”

      武源一笑:“要是愿意放下也就不叫执恋了,不是吗?话说你怎么变﷠得这么不靠谱了!刚刚居然没立马发现是我在你身后说ဋ话,这可不像你。”

      韩灵笑着走进来:“可不是吗!唐狐啊说是要和我过普通人的生活,为了避免一不留神就进行推演♖,他直接自封大道,推演前都必须解开才行。不仅如此,还让我除非必要其它一切都跟平常人一样。你说他也真是的,要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找个科技位面,至少生活还方便些。可他偏说感觉这里뢂有他什么机缘,非要在这里待着,都待了好几千年了鑵。”

      武源一笑:“这么过分的吗?需不需要你武哥帮你收拾收拾他?”

      唐狐一脸不屑:“就你?譼同为至稧高时我承认在斗法上逊你一筹,可是你现在就是个可怜的伪至高。和我比,你确定?”武源想想,转头看向韩灵:“他刚뎓刚说你不可能善解人意。”“唐狐!”三人一阵嬉戏。

      嬉戏过后,三㡒人都倒在草地上。武源开口了:“我们可好久没这样在一起了。”

      韩灵一脸感慨:“是啊,自从你成为专修杀道的修士,特别是林绣姐走了后,你就变得冷冰冰的듒谁也不爱搭理。就只有几个人能跟你说上话了。”

      唐狐接过话头:“可不是吗?后来你自斩늯大道,听说性格有些改善。但是你就开始闭关,一闭就是好几元。在之后你就镇守驯兽城直到今天。这次你可要好好在这玩几天。” 닩

      武源一笑:“是,是。是我错了。先陪我躺会,让我好好看看这蓝天白云吧!很久没看到了。”于是三人谁也没在说话,一起看向天空。

      仙境中,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天道偶然看到下面三个大佬一ﻹ言不发的看着天空吓得又跪下去了。

      唐狐感觉到什么,掐指一算,哑然失笑。“怎么了?”

      촐 “没事,只是这个位面的天道刚刚以为我们在看他,又跪了。”

      韩灵捂嘴轻笑。武源思考了一下,一脸认真的说:“如果我过去给他说他؅刚刚没有尊敬身为强者的我们,我要治他的罪。他会不会ꤰ直接吓得死不瞑目,现在还看着咱们。”

      天道吓得用颤抖的手将天道对这块天地的监控掐了。

      唐狐笑着说:“武源,你太损了。不过我喜欢。”ﲆ

      武源摇摇头,一脸嫌艘弃:“我可不喜欢男的。不过说正经的,这天道可真不合格,这点胆子都没捐有。好歹也是个帝级修士,还是联盟下属位面的天道管理员。至于这样吗?”

      唐狐鉭笑着ꊮ说:“这不就是将原本由无情烬的天道自行运转换成有情的人来影响管控的弊端啊。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跟天道这样大公无私的。当然,天界的那些奇葩天道不算啊。”

      武源摇摇头:“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让人界各个ꎓ位面的人族经久不衰。虽然必要的磨难是不能少的,但要是由原生天道来掌管的话,他们可不会在人族的ㆹ路走上偏差时经行指引。而且联盟培养天道挺严格的,现在这个应该只是少数。更何况在联盟的法规下,这些天道就是想做也做不了什么。”

      韩灵不满的开口了:“好了,别多说了。说好一起看天的。”

      武源轻轻扇了自己俩嘴巴:“是是,灵儿大小姐,是我错了。”

      韩灵微笑:“好久没人这么叫我了。我要没记u错的话,칺当年我们家跟唐家是世交。后来我们家出了事,是叔叔阿姨他们把我接到了唐家生㹁活。然后我就궮一直跟在唐狐后面唐狐哥哥唐狐哥哥的叫。没错吧,唐狐哥哥!”

      䨷 唐狐点点头,感慨道:“是啊,当时푕你还是个小丫头,第一次到我家时你才三岁,我九岁。然后我跟武源是初中的时候认识的。后来有一次我要去找武源,你非要一盱起跟着去,然后你,我,武源,林绣就认识了。”⨣

      韩灵也是感慨:“没错,我当初还差点以为೨林绣姐要跟我抢唐狐봘哥了,搞得我第一次见她对她态度点都不好。所幸林绣姐大方,没有跟我计较。”

      武源对此嗤之以鼻:“林绣能看上他?算了吧,也就鞖你拿他当块宝。其他人都拿他当免费大脑。说来也奇怪,当初明明是唐狐主意最多,可最后偏偏是我和林绣来拿主꜌意,他硬是没有햌成为我们四人小团体中的主心骨。你说是吧,林……”

      三人都面含悲伤,韩灵更是忍不住有些抽泣。唐狐一叹,继续回忆:“要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末世,我可能会继承祖业继续经营者我们家的产业,然后和灵儿结成夫妻,家庭ಌ和睦,白头偕老,二老应该也能含笑九泉。你也会和林绣走在一起,我们两家应该会常有来往,到时候也许还能结成亲家。”

      촤武源眼角带泪,眼神中ዒ有几分憧憬,嘴角上挂着一抹自嘲的笑容:“我和林绣会各自完成自己的理想,林绣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大夫,治病救人。我也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幸福的笑容。我的养父母也会平平凡凡但高高兴兴地活到老,他们说过退休后会想到处旅游,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林绣的父溭母。也会吵吵闹闹的走到生命的尽头。捂”

      韩灵想了想,满脸追忆:“如果那样的话,ி我应该还会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只要一切听唐狐的就好了。”

      伢唐狐翻了个白眼:“你还说呢,当初你可折腾的我们三个不轻。要不是我看爸妈的面子,武源看我的面子,林绣看武源的面子,你早就被我们三人赶出小团队了。”

      武源呵呵一笑:“你可真自恋,还你的面子。쑍那是看在灵儿虽然有时候阔调皮,但是嘴巴甜,心眼好,大多数时候还是乖巧可爱ൄ,我们才愿意跟你一起伺候这个小公主的。你的面子管个屁用。”

      艧 “就是。”韩灵认同的点点头。

      武源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唐狐。刚刚你是用了什么秘法吧。要不然我可没这么容易激动,也没这么容易道섉心頴不稳。”

      唐狐点点头:“没错,就是我敲得桌子。据说这种敲法能够引起人的情绪,不过也多亏你自己配合。我也是希望你能放下执恋。要是林绣还活着,她也厳不会希望看见你这样。”

      武源陷入沉默。韩灵犹豫了一下,决定趁热打铁,放出来一个重磅炸弹:“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其实不止你当年暗恋林绣姐,林绣姐也喜欢你。┢”

      “什么!”这个消息如一䀬道晴天霹雳劈在了武源的头上。武源一下子流出了血泪:“她也喜欢我,她也喜欢我…㆞…”

      突然武源冲天而起,朝着远处飞去。“武哥!”韩灵焦急的大喊,就要追上去。

      唐狐拦住了她⨫:“你就在这里等着吧,剩下的交给绔我。”然后也冲天而起,追ࠑ武源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