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老版

      赵恒见他点头,顿蹔时大喜,道:“好!只要师弟真的率让出那条龙鳅,我愿出二十粒悦神丹与你!”

      褼 他쮩话音一落,文朝辉就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赵恒,像是头一次认识自己这位师弟一样。

      可是不对啊,师弟不是说自己的悦神丹只剩二十粒了ꔻ么,其中还有一半答应给他了,要全拿去换龙鳅,那他的那份不就没了,还有师弟不是说要留着丹药送给广寒宫那谁么。

      难道这小子连心上人都不管了?

      想到这里,文朝辉连忙对着赵恒使了个쪟眼色,并且悄悄的给熊了赵恒一脚,但让他失望的是,赵恒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目光灼灼的盯着王离。

      王离坐在赵恒对面,略作沉吟,道:“赵师兄给的价格倒也合理,只是我却不需要如此多的悦神丹。”

      熃 赵恒神情一紧,道:“릦那依师弟的意思?”

      王离举起筷子,微笑道:“师兄容我考虑一下,可깭否?”

      “当然錊可以。”

      赵恒微ꆓ微一愣,脸上闪过失望之色,应了一声后,提起酒壶搁亲自给王离斟了一杯,叹道:“其实我也知道,有那地火龙鳅,师媶弟不用耗时去阳山矿脉采掘混砖,只需每天带回一块混石就能取得戊土之精,我想用区区二十粒悦神丹就叫师弟让出龙鳅,却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熤

      王离吃了一口菜,摇头道:“师兄误会了,我刚才并不是在拒绝,而是真的在考虑师兄的提议,再说这地火龙鳅也不是我的,而是属于炼宝阁,我根本无法将其收归私有,还不如跟师兄做덚笔交易来的划算。”

      “师弟没有哄我?”

      뗚赵恒听见王离说话,声音立刻又振奋了起来,抬手就要给王离倒酒,却发现自己刚刚倒的那इ杯王离还没动,于是便放下酒壶,从袖中取出一方暖玉,说道:“䶥只要师弟真的愿意让出那龙鳅,我愿再...再...额.......”

      他话刚说出口就开始打结,紧接着就一脸尴尬的呆住了。

      文朝辉脸上一乐,提起酒壶给自ῌ己倒了一杯酒欷,他看的清楚,那方暖䖷玉是赵师弟的储物玉佩,这小子肯定是想加价。

      但赵恒为了炼制一件上好法器,不仅早就掏空了身家,还从另外两位师兄那里借了一些宝材,欠下숸好大的人情不说,现在全身上下除了那悦神丹还能拿得出手,跟穷光蛋没悋什么两样。

      赵恒瞥了一眼王离,见他正在吃菜,于是悄悄的看向一边,道:“师兄,ꕸ我有事想跟你商量一下,可不可以繖......”

      “现在想起我这个师兄了?”

      т文朝辉斜了他一眼,连吃了几口卌菜,又抿了一口酒,怪笑一声,道:“你都把我的那份丹药拿去做交易了,现在还想跟我商量什么?”

      赵恒面色一红,讪讪然无言以对,只得有些发愁的把视线转回到对面桜的王离脸上,眼中满是期盼。

      王离瞧见他这副神情,心中暗笑,酒过三旬后,他放下筷子,说道:“我已经考虑好了,愿意用那龙鳅跟师兄换悦神丹。”

      “真的!”

      听见他同意交易,赵恒欣喜万分的站了起来。

      王离点点头,道:ᦂ“而且我只要九粒悦神丹即可。”

      包 赵恒瞬间收起了脸上的喜色,神情转为平静,问道:“师弟ꜛ可是有其他要求?”

      一旁的文朝辉微微颔首,自己㽞这位师弟尚算清醒,没有被好消息冲昏了脑袋,那ℂ地火龙鳅寄居在阳山矿脉之中,在苍莽山脉閘奇货可居,尤其对要揢用戊土之精炼制法器法宝的修士来说极为珍贵。

      王駀离同意用龙鳅换赵恒的二十粒悦神丹是吃亏的,毕竟悦神丹在又不是赵恒独有,王离说只要九粒悦神丹就能换龙鳅,世上绝对没有这般便宜的事,后面必然还有其他要求。

      而且那阳山酷热难忍,没有聚罡境抛修为根本无法深入,但就算是聚罡修士也不一定能抓住龙鳅,这事不仅⋟要看运气,还要有非凡的手段,故此他到现在都对这位王师弟能在阳山附近抓住了一条地火龙鳅深表怀疑。

      果然,只见王离举杯饮了一口酒,缓缓说道:“师兄放宽心,我只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提议罢了。”

      赵恒看了一眼旁边的师兄,神情问道:“不知师弟有什么提议。ꍯ”櫥

      王离面露微笑,说道:“是这样的,此次师弟我在炼宝阁接了接了两个任务,一是挖掘三十六块戊土混砖,䦅另外就是收集八十一滴癸水玉露。

      目前师弟我在这边螹的任务还没完成,所以我就想偷个懒,请赵屇师兄帮我去收集癸水玉露,到时候我就能提襁前完成任务,师兄也能得到地火龙鳅,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ᏺ“好!”

      赵恒“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大笑一声,걡说道횗:“就这么说定了,原本还帋以为师弟会问我要什么宝贝,没想到只是让我帮你去收集癸水玉露,这可是让我占了大便宜啊!”

      文朝辉⤭也是一脸意外,眼神闪烁了一下,起身举起酒杯,对赵恒提醒道:“既然知道自己䇛占了便宜,还不敬王师弟一杯!”

      “对对!”

      赵恒쾠连硱忙ᢧ给自己杯子倒满,端在手厓中,郑重地说道:䚐“多홺谢王师弟成全!” 쓒

      擋王离同ꌐ样举杯而起,三人遥遥一对,一Ⱶ齐将杯中之酒饮下。

      一盏茶过后,三人走出木屋,赵恒兴冲冲的跟王离保证最多五天就能回来,临别时候还递给了王离一只皮袋,里面装着他们这两天挖掘的十二块戊土嶎混砖。

      等两人祂离开之后,王离直接关了木屋,提着那块藏有龙鳅的石块往山上去了。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王离停下了脚步,此刻他已经两手空空,脸上透出红光,视野前方是一片光秃秃的褐色荒山,纵目望去,找不到任쩡何草木植被。

      这里就是阳山矿脉的山脚。

      看准了一个方向,王离提步往前走去,走过数条蜿蜒的山道之后,他突然皱眉在一个岔路口停下了脚步。

      凝神朝一条小路看去,几个呼吸之后,一뚇队十余铌人的队伍走了出来,为首ﲱ那人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卓王离认识这老头,他在三天前还见过,这老头是炼宝阁在阳山⍛矿脉的的负责人,据说乃是࿯一位合神境真人,大家都称他为丘长老,之前在山上修行的时候还见这位丘长老救了喧好几个火毒入体的宗门弟子。

      奇怪的꘦是,除了这个老头之外,队伍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喜色,像是有什么好事一般。

      ﱵ 在队伍走近的时候,王离已经退到一边让开了道路,那丘长老却一抬手驻足停下,颇为惊讶的看着王离:“一个引气期的小子也能走到这里上来?”

      王离行了一礼,道:“拜见丘长老。”

      丘长老眯起眼睛看了他一眼,点头道:“既然遇见我了,那就是你的机缘,一起来吧!”

      “是!”

      王离虽然不解,但却立刻作出了应答。

      队伍再次出发,好几个人经过王离的时候,都向他投出了那种他交了大运的眼神,而当쇶王离跟着队伍迈步的时候,心中却是有些惊疑不定了。

      刚刚紫府的那只火鸦叫他小心,这队伍中除了丘长老之外,它还有两个人看不透,剩下的其他人全都是聚罡境廂修士。

      队伍一路朝山腰走욐去,最后进入了一座高大的石门,石门之后是一条宽大的通道㌷,顶部每隔十五步就镶有一颗碗口大的夜明珠,而当王离在走入石门之后,酷热瞬间消失,他只感觉到周围涌⤵过来了衚阵阵清凉。

      沿着通道走了半柱玎香的时间,王离不禁奇怪,原本他以为通道是往下的,但没想到转过几个路口之后,队伍竟然踏上了一条盘旋而上的阶梯。

      괸 向上转了十多圈,队伍转身走入了一道门户,走入门户之后,王离发现自己进入了一间宽敞的空间,四周的墙壁和天花板上都刻着自己看不懂的禁制阵纹。

      ᱓就在他站在队尾悄悄打量此处空间的时候,队伍突然分开,一个个依次往前开始站成一排,王离随即跟上,最后站在了右边的队尾。

      刚刚站定他便看见前方中心竖着二十多根的土黄色柱子,下一刻王离便瞳孔돖一缩⸓,因为他发现这些柱子竟然都是精纯无比的艮土之精。

      丘长老走到队伍前面,摸出一块令符,说道:“还是老规矩,只有一刻钟的时间,等会能拿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其他人闻言立刻躬身一拜,王离心中一动,瞬间明了接下来的好事,跟着队伍拜了下去,一齐朗声道:“多谢皪长老!”

      Ю“起来吧!”

      丘长老摆了摆手,指了指王离,笑骂㛨道:“除了他这个新来的,你们中有人都来了好几次了,蓤老是搞这些虚头巴脑的礼数,也没见你们谁给我带什么谢礼。”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尴尬,各自놞把脑袋低了下去,不过王离却是看见他们眼睛都在瞄那些艮土之精的大柱,而且每个菶人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拿上了锦囊,玉瓶,皮袋等数件器物,有一个人单手提着一杆比他还高的黄色长幡,还有一个人的双手各自提着一个比自己ꖜ腰还粗的金桶。

      他再次朝丘长老行了一礼,把法袋拿了出来,然后又拿出了两䑴个皮袋,其中一个皮袋就是赵恒给他那个,最后他⠌瞥了一眼其他人手里东西,又把地元玉握在了手里。

      䟙这地元玉本身就是一件土属性法宝,如果待会真有他想的那种好事,地元玉能够得以进阶也说不定。

      丘长老抬手一挥,令符䓈直接没入了一面墙壁,然后说道:“好了,各自去选一根阵柱,我这就要开启大阵了。”

      众人立刻往前奔去峖,很䳰快就各自站在了一根大柱跟前。

      ᚄ 丘长老笑了笑,掐了一个法决,下一瞬周围的阵纹全部都亮了起来,而且每一根艮土之精所化大柱表面垔也亮起了无数符文。

      “昂~濻”

      突然王离神情一惊,身前的大柱突然传出了阵阵莫名的兽吼,随后只看见大柱通体发亮,渐渐变綑得透明。

      “这是䉑...龙!”

      王离定神一看,发现大柱内出现了一条黄▣龙,这条黄龙脑袋上挂着一条金色锁链,锁链拉的笔直,鼯一眼往上看不到头。

      䬪显然这条龙是被锁在大柱之内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