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在线看的a站

      确定了让苏英家父子去自己那里居住,欧阳辩便不怎么插话了,主要是他的诗词造诣对于在座的这几位来说벦,那就是嬝垃圾啊!

      枍 不过经过长时间的耳濡目染,即便是头猪,也能遧做几首打油诗了,所以他倒是能够听得懂欧阳修与苏洵几人的聊天,听笼下来之后只能感慨,有些人的天才是别人怎么努力也够不上的。

      在座的这几儮位,除了王安石没到场,唐宋八大家中的宋朝的六位,都算是已经到场了,在这种真正天才緗之中,欧阳辩微笑着当一个垃圾是最好的选择୊。

      但在座的都没敢把他当垃圾。

      其他的不说,一首《水调歌头》,一首《青玉案》,就足以让欧阳辩在词上的造诣不逊色于任何一个人,他们如何敢轻视。

      不㺴过只有欧홆阳辩自戃己才知道䱉自己是个垃圾,所以当苏洵或者苏轼请教他的时候,欧阳辩都谦虚的说自侨己不太擅长,被逼无奈之下才会扯出后世的诗词理论应付一下,倒是有所中的。

      㘚欧阳辩没想到的是,这强反而令苏家人感觉到欧阳辩此人虽纍然少諍年得志,但绝不是猖狂之人,倒是博得他们的欣赏。 쐥

      一番聊天下来,欧阳辩倒是和苏家父子的关系融洽了起来。

      馧欧阳辩吩咐人去客栈頶里将苏家父子三人的行礼打包送到了他的院子,然后亲自带着苏家父子到院子里安置໗妥当,这才回自己的院子中,留下苏家父子三人单独相处。

      今天一天下来,苏家父子三人伄如在梦中。

      他们虽然在蜀中略有薄名,但这里可是汴京,这￝里是大宋朝的核心,踪而欧阳修更是文人中ᩐ的文人,但竟然对他们如此礼遇,着实令他们如在梦中。

      一会有婢女过来请他们去洗澡,他们诧异地发现,这里的浴室里竟然装有所ꥸ谓的自来水,热䕜水从管튏中流出,直接就可以洗了,所用的肥皂毛巾等等,皆和蜀中不同。

      욣洗完澡,欧阳辩就差人过来请去吃饭了。

      一张大圆桌,恰好能够将曾家兄弟以及他们父子三人背一起坐满,食物等并不算奢华,也算是寻常之物,但却颇为丰盛,吃起来更是美味。

      䍾到了饭桌上,欧阳辩就主动캋了起来,就酒桌文化来说,他才是行家里手。

      虽然他自己不喝酒,但却上了酒,在他的劝酒之下,曾家兄弟和苏洵都喝多了,苏轼和苏辙没有喝,倒是还能够保持清醒。

      宴罢,苏轼和苏辙两人服侍了苏洵睡下,苏辙又去洗了一下澡,回来的时候看胚到哥哥在写东西,就凑过去看了淪一下。

      “至京师,仰观天子宫阙之壮与仓廪、府库、城池、苑囿之富且潟大也,而后知天下之巨丽;

      ﱎ见翰林欧阳괽公,其嬩子햽欧阳圯辩,听其议论之宏辩,观其容뭺貌之᪨秀伟,与其门人贤士大夫游,而后知天下之文章ﱙ聚乎此也ꎹ。

      ……”

      哦,写日记ﺢ呢。

      苏辙倒是习以为常,不过今日所见,让얫这个性情沉稳的少죾年人也颇为激动,其实他也才十八岁而已。

      “哥,和尚这个真的很厉害。”苏辙赞叹道。

      ㈘ 苏轼赞同点头:“正是,容貌秀伟、议论别出䚼蹊径,言论颇为……嗯,清新,有好㱒多观点闻所未闻,关键是性情潇洒찜,个人魅力令人见之心折,着䷱实螟是人㘱中龙凤也。”

      苏辙点头:“以前听说欧阳辩如何厉害,但今日一见,果然厉害极了,不过我觉得他厉害,櫓倒不是他什么容貌性情,这些倒是其次,关键是他的沉稳老练超乎我的想象。”

      苏轼有些不屑道:“才华才是关键,老不老练的有什么用。”

      苏辙笑了笑,自家这个老哥,一向都是这么浪漫,便也不多说了,只是ꛠ苏洵的声音传来。

      “子由笠说得对,欧阳辩此人世故老练,根本不像是个小孩子,倒像是个宦海多年欱的成年人,而且多ॲ智近乎妖,你们与他交往需得多加小心,若是他要害你们,你们没有一个能够逃得了。”

      揂 苏轼不服气道:“父亲怎么会觉得他会害我们?”

      苏ᤛ辙劝道:“父亲并没ⱻ有这么ヘ觉得,父亲只是觉得和尚的智深如海,如果此人心䈃术不ㆡ正的话,想要害我们易如짖反掌罢了。”

      苏洵咳嗽了两声,脸色还是颇为红润,酒劲还没有过呢。

      “欧阳学士能言善辩,但他的赤子澼之心反而是很豮明显的,而这个欧阳辩,年纪虽小,但接人待物熟稔,对于人心世故셓了解极深,有些话说出来,连我都不得不佩服,这是个极其务实럭的人,欧阳学士与其比起来,还浪漫了许多。”

      苏轼有些吃惊于父亲对于欧阳辩的评价,有些张口结舌:“可……可是他的水调歌头……”

      苏洵呵呵苿一笑:“你也得看看他的国富论,国富论字字句句不离利益縹,足见此人不仅洞彻人心,对于义利之辨恐怕也是嗤之以鼻,这样的人你很难ḟ说得清楚是否有道德观念。”

      苏轼沉默了下来,他浪漫的脑袋里是想不搼清ꓡ楚这些的乑。

      苏洵有些乏了,自己回去房间睡觉了,刚刚他不过是ᇸ因为口渴起来喝水긗,听到两ᓵ兄弟的讨论插了一嘴而已。

      苏辙见苏轼沉默,出言道:“哥,其实父亲所说有胸道理,但他并没有说和ḥ尚就是个坏人,只是事出异常便会令人疑惑,所ᆻ谓日久见人心,他是好人坏人自然可以分辨得出来。”

      苏轼点点头Ꝓ,轻擸声道:“我可以感受得到他的烗真诚,他与我说话时候的恳切是很真诚的頠,我感受得到……我在㎟院中走走݅,你先睡辧吧。”

      苏辙点点头,他早就⩷困了。

      苏轼迈步往院中走去,院中月光清冷,洒落祐在墙角的竹丛上,地上光影浮动。

      “子瞻兄还没有睡觉?”樚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月牙门外有人提着灯笼,看身量听声音,应该是欧阳辩。

      苏轼赶紧퇡道:“我心中烦闷,出来走走透봔透气。”

      欧阳辩轻声笑道:“正巧䅻了,我也是心中烦闷,子瞻兄,不如咱们两个秉烛夜游?”

      苏轼听到这个,倒是有趣起来,点头笑道:“那便走起?”

      欧阳辩作仰天大笑状,口中轻声踨道:“走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