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理发店在线

      别院书房之中。今天董书恒没有出去,他准备针对公司的管理制度写一份培训教材,虽然他也不是甚懂,但聊胜于无,教教这阵帮清朝人还是可以的。঵

      这时,小娄走了进来,报告说消失了好多天的季明山求见。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猥琐的中年人ꖧ走了进来ꗑ。多日不见,这家伙的气%质越加猥琐㢏了,不知道给他安排这个工作是不是害了他。

      “怎么样?给你安排的这个工作还喜欢吗?”董书恒一脸微笑地问道。

      “回董事长,卑职也不知喜不喜欢,但是卑职就是觉得很刺激,感觉自己前半辈子是白活了썔。”季明山一脸谄媚地回道。

      “呵呵,还是先说正事吧。”

      “是,董事长。您让我查的事诚情有眉目了,我们发现朱管事䋓经常出入黄家的烟馆,我的人看到有几次朱管事进去后,黄三少爷也进去了。”

      “我的手下有个烟鬼,偷偷在隔壁听到了他们的배谈话,跟您上睕次被打劫的事有关。”

      곳 “哦,我知道了。”董书恒就是再傻也能大概猜出了具体的剧情了。

      “这个事情你不用再管了,后面你要派人多多打探扬州太平军的动̌向,另外派人查一下张巡检的作息以及他家的防卫情况。” ⣗

      董书恒并没有给信息部采取行动的权力,一些具体任务的执行他另有安排,这也是出于分权的考虑。

      “季明山,你别告诉我,这么多天,你就办了这点事情,我听说你已经支取了三千两银㏧子。虽然不让你ז回家,可是你没必要总往高邮城的青楼里跑啊!”

      季明山听后满头大汗,原来董事长对自己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赶紧解释道:“董事长,您䙲让我结交三教九流,不去那种地方不行啊,真的ས是工꠨作需要,那些人只要请他喝过花酒就什么事情都给你倒出来。公司的经费我真的一分都没乱花啊。这些天我在扬州各县都设了信息站,各县之间有交通线,定期能把信息汇总起来。另外还建̙立了我们自己的信息渠道。各个站的站长都是可靠的人,那些外线的人是不知道我们的身份的。不是我吹牛,这扬州府内的所有消息我一天之内就能知道。”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消息:朝廷剿匪的大军到了,琦善将军率领2万八旗、绿营兵在扬州西面六和建立了江北大营,但是还没有进ዀ攻。”

      这个消息在董书恒的预ݭ料之中,话说这个琦善一直追着太平军,这个时候才到,也真是够慢的了。看样子自己要出发了。当然出发之前有些事情要料理掉,他可不想自己出去拼杀,结果菊花被人爆了。

      最后,季明山还提交了一份信息简报。季明山走后,董书恒喊来了小娄小艾。关上门悄悄地吩咐起来。◷

      当天晚上,正是月黑风高之时。朱管家的房门轻轻地被人挑开,睡梦中的朱管家被人击晕。只见一个矮壮的蒙面男人,拿起一大块鸦片,点好放在朱管家的鼻端。随着吸食了过量的鸦片,朱管家口吐白沫,随即抽搐而亡。

      第二天早上,朱管家的家人到县衙报案,仵作看后,断定是吸鸦片过多而死,这种事情时有发ݍ生。于是便草草结案。董家念在其多年效力的份上,送来50两白银,以为抚恤。人们纷纷夸赞董家仁义。

      뀺董书恒的书房中,哼哈二将站的笔直,这扷段时间这俩货跟着团丁训练,身上的江湖气渐渐消退,取而代之是一股军旅气息。

      “事情办的很好,一开始我就不准备让你们俩去冲锋陷ԡ阵,你们的战场在黑暗中,你们的价值要比战场正面厮杀要大的多。最近要加强我教你们的特种训练,另外可以让人力部帮你们找一下你们那些流落江湖的师兄弟,当然,咳咳……师姐师妹什么的也可以。人才嘛,ꁦ多多益善。”

      “我希望尽快把特种小队训练好,训练大纲我给你们,装备我也给你们,但是训练要靠你们自ᄷ己。”

      “是,董事长,保证完成任务。”两人齐声说道。小艾现在也不像以前那样一言不发了。

      “过段时间我要出发去协防发匪,等我出发后,会有一项大行动,你们要做好准备。”

      时间已经进᪥入四月份,董书恒来到这个世陽界已经两个多月。虽然他一直忙得脚不沾地,但还是觉得太뉥慢,许多事情自己不知道具体时间,但是有着莫㶍名的紧迫感。自己一直在布局,从公司改制ﶭ到招募流民,组建团丁,再到创建兵工厂。每一个事情都得他亲力亲为퀱。禚他深深地感到无助。不光是身体上的无助,还有心理上的孤独,慧儿、娘亲、大掌柜他们都对自己很好,但是他们却没法完全理解自己。

      ཏ 还记得庙中和她的约定,那个女扮男装的Ǵ女孩和他有许多共同语言,还有她身后的那个老人,那是一个真正Ⴉ开眼看世界的士大夫。他其实很想早点去高邮,怎奈一切都没准备好。即使现在快要出发了,他凌依然还没准备好,只不过搭起了架子而已。

      撉想떓着想着,夜已深。慧儿端来一盆洗脚水,轻轻㘪地帮董书恒脱去鞋袜,食指轻柔地帮他洗脚。

      呃此时,仿佛一切的烦恼都离他而去。看着眼前的姑娘,虽然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是作为这个时代㷉的人,董书恒也ᢛ不得不受到꿛这个时代的规则束缚。

      ṷ 칠㢎 “放心吧,丫头,以后不管谁进了我的家门,少爷我都会一直疼你的。”

      팃 慧儿没有说话,两滴泪水在脚盆内溅起两朵水花,就像慧儿衣袖上绣的并蒂莲。

      翌日,几个护卫护送着董书恒骑马来到台北。这里土地平坦辽阔,水运发达䅚,东有海港可以通上海,西有水轔路可以连接大运河,洪泽湖直接淮西。还有淮西徐州山东丰富的人力可以引进。其土地只要开垦出来,可以养活大量人口,丰富的人力可以发展实业。

      因此,在董书恒心中已经将这里定为淮海集团的大本营。这次去扬밫州,他就是要争取得这块土地的实际管理权。到时候就可以进行大规模的开发了。再也不用像现在这般束手束脚的了。䯇

      丁力是台北丁ꏯ灶的一个盐丁,这次董家募集团丁,他因为体格健壮,为人老榲实,成功通过了选拔。家里收到了五两安家银子。五两银子,一个盐丁累死累活一个月才百文钱,不吃不喝四年才能攒这么多。据说每月还有二两的饷银。这是盐丁的二十倍啊。听说以后家里䚊的还可以到董家办的邕学堂上学,这是能改变家族命运啊,谁想世代做盐丁啊?

      听到这个消息,东西几个村子的媒婆都涌了过来。丁力原本家里穷,都二十了还没有娶到婆쓚姨,盐丁家的女儿宁愿嫁给佃农都휥不愿意嫁给盐丁。可是这次,反过来镝了,这么多大姑娘自己可以ᶚ挑,美得負很啊!最后还是丁母帮他挑了邻村的顾小花,没别的原因,就因为小花长得壮实能㼷干活,屁股大好生养。

      第二天婚事就办好了。丁家父母叮嘱丁力一定要留个种。主家꭫给⬇了这么好的待遇,那是要把命卖给主家,宁ዎ死也不能违了主家的意。

      丁力带着凝重的心情来到军营报능到。营里的规矩多,如厕要到指定的地方,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跟长官报告,﻽早上起来要洗脸刷牙,还要㷢把被子벦叠的跟豆腐块似的。当然丁力一点怨言都没有。没别的原因就冲着主໏家早饭馒头管饱,还有热乎乎的肉汤,虽说肉不Ƕ多,但是汤上面飘着的屩厚厚的油花,看着就让人直流口水。巴掌㵸大的馒头,他一个人就干掉七个,这可是自己过年才能吃到的。

      这天上午,丁力正在自己连队练习拼刺刀,洋鬼子的刺刀术没有国人那么花俏,但是杀人效率极高,枪枪要命,加上董书恒的三三配合,简直如虎添翼。突然,营长吹响了集合哨,大家立即停下了手中的训练,连长开始整队带领大家Ꞁ向集合点跑去。营长整好队之后,一个年轻人走上了主席台。这是东家,他在饭堂见过好几次。东家开始讲话了,丁力挺直了身板向着东家行注目礼。

      “各位兄弟,再过几天我们就要开拔扬州,去跟发匪作战。你们当中޲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上战场,赒难免会紧张、害怕,这个没啥丢人的。但是幰在战场上怕死的人往往是最先死的。因为当你将后背ݙ留给敌人的时候,你什么都看不到,敌人开火,你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弟兄们,我真心希望你们活着从战场茵上回来,而不是由我把你们的尸体以及50两白银的抚恤金送到你们的家人手中。你们活着回来才能靠着手中的枪保护你们的家人,让 你们的家人过上富足的生活。”

      “没有人生来就该过苦日子,也没有谁天生就该帮助你,世上本就没有救世፹主。要过上엎好日子就要靠我们的勤劳的双手,要是谁想把我们创造的财富抢走,我们就用手中的枪射穿他的ᮩ胸口。”

      “啪……啪……啪ꑻ……”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㺑 寃

      底下的丁力紧紧地握了握手中的枪。虽然有些뽙听不懂,但是感觉好有道理的样子。东家是站在俺们穷人这边的。这样的人值得自己追随?

      接下来是一场军事大课。主席台上挂起了一张白纸,上面写的是“论运돛动战”。董书恒用浅显易懂的道理向大家讲述了“集中优势兵力䰖在运动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大迂回大包抄”。

      董书恒一有机会就会把自己不多现代战争畯知识分享给大家。没错,就是所有团丁,他不指望所有团丁펓都成为军官。但这么多人,澂总有几个是有天赋的。要知道太祖当年打江山,底下有很多大将都是泥腿子出身。 샞

      底下的丁力认真地听着,他是个聪明的汉子,这几天在军营里学写ꗌ字,他是连队学的最快的。连长也只是比自己早进뱵来一段时间而已,自己以后说不定也能混合连长做做먘,还可以回去在乡邻鑩之间露把脸?他丁菌家说不定也可以飞黄腾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