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早川怜子对面房间的人妻

      灵狐教不愧是大荒郡之中的大势力之一,这一出手,就引得不少人侧目垂涎。 ꠱

      “是灵狐教的教众,”一个男子挤了挤狭长的双目,悄悄咽了一口唾沫,对身边同行笑道,“灵狐教重女而轻男죺,其中教众必是羞花的处子檇,若是能讨得一个……”

      咾 他这一番话,自然是㊽引得不少人悄然垂涎,看着众人的眼光也带上些氤氲不䒗明的味道。

      쨉面对众人的眼光,众多灵狐教的少女却是嘻嘻笑笑地挽起玉臂之上的轻纱,将那各色的踛小狐狸纹路暴露出来,非但没有收敛,ﻱ反倒鋜是如同拱火一般笑颜展开,引得不特少人呼吸加快。

      “真是妖精……”木荣찝猛的在迷糊的孟云肩头一拍,后者顿时狠狠打了个趔趄,眼皮顿时便挑了起来。

      “这是灵狐教赫赫有名的功法,魅惑术。”木荣打量到孟云的疑惑,便笑着随意解释了一下,“你还圡没有接触到精神空间的层次,要在第一次便察觉不对劲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些小姑娘也是学艺不精,只要快速运转元力集中精力便可以抵御。”

      孟云猛的回头,不少人此时才尴尬醒转,摸摸鼻下那一抹湿润,哑然失笑。

      ̔ “别人怕你灵狐教,我黑龙帮可不怕!不是要竞价吗,我黑龙帮与你抬到底!”就在此时,却是有不和谐的粗糙声音响起,大家顺着ꕭ声音看去,果然是黑龙帮那如小山一般的壮汉怒칫喝出声。

      “我出三千金!”他眼神狠毒,邪笑着看向一众少女,先前灵狐教砸묳他场子,此时也正抪好震㔁慑对方。

      见一大巨头黑龙帮主怒喝出声,整个拍卖场一时之间居然也无人出价㑨,被他的ꀀ威势震慑。

      “三千三百金。”就在此时,轻轻笑声响起,伴随着纸扇清脆开뤄启之声,又有人向上报价。

      一众人皆是啧啧嘴,好奇眼光再次向声音边投去,孟云也随着大流,绿袍绿衫鬭的ࣝ身影映入眼帘,那为首男子先是对Ἃ着灵狐教少女友㕻善笑笑,而后才是高高举起手中的竞价牌。

       “繁星塔?!”

      “繁星塔也是大荒郡薽之中的一流势力,靠的是炼丹蠠起家,虽说实力可能并不如我们几家一流势力,但它的财力,嗯,足以说是十分恐怖。”影劫眼光自那绿袍男子身上收回,目光再次投向拍卖场上,低声向孟云解释。

      “嗯。”孟云轻轻点头,表示自己有所了解。 冡

      一宗一教镇孤荒,繁星塔旁飘앍丹香。死水潭中黑龙滚,五大家族据青阳。这方民谣本是记载本地地头蛇,防止散修得罪过多,孟云作为五大家族之首孟家之人,自然是有这方面的常识。

      “那繁星塔出手,黑龙帮就算是嘴上再凶,怕也是不会再加价了。”孟云小声嘀咕。

      黑龙帮帮主似乎也是知晓繁星塔的财力,也是咬咬牙哄抬了⨧几波价格,引得拍卖场上的那个年轻男子笑暦的含蓄不下,对于这场拍卖他所拍卖出去的东西,他也是有一定的抽成,就这第一单,就已经展现出他可以大赚一笔ۯ!

      “四千金,一次,两次,三次!”随着那高亢声音落下,繁星塔那位绿뚟袍男子点点鿩头,和煦笑容表示着自己的志在必得。

      “臭屁。”众人都在眼巴巴羡慕着繁星塔的财力时,木荣确实忍不住笑骂一句,“照他这个花法,쳔十堨万金也不够花的,繁星塔主要是知道,不得让他炼上几十颗丹把这墍钱补上呀。”

      “后期的竞争,这家伙可能就要无心参与喽。”

      ……

      随着火山灵芝被拍卖出去,拍卖场中的气氛也逐渐摆脱先Ṡ前三大势力的争斗,变得再次火热起来,而在其后,孟家三人也是频频出手,略有了一些收获。

      “一次,二次,三次,完成。”

      썽孟云长舒一口气,ꊾ眉宇之间也是带上了一点喜悦,自从体修一来,伴随着他身体素质的提高,他便一直缺少一件趁手的兵器,眼下这清辉刀价格并不贵,而且属性略有驳杂,只是勉强登上这高级拍卖会,自然是没什么人看得上,便宜㐛了他。

      “下一件拍品,须弥戒。”平淡的声音传来䍶,上方拍卖台大多ྍ数人都是见多识广,自然是没有太大的波澜。

      须弥戒是修士用来储物的空间,制作方式极其野蛮简单,但是由于技术垄断,不少底层的修士依旧是难以拥有。

      孟云自然不属于其列,他只是实力没有达到,按照家族的规定,实力达到真修以上或对家族具有特殊贡献,就可以获得家族奖赏的储物戒指。

      軰 “真修……还有十万蕛八千里呀。”孟云小脸微皱,摇摇头。

      青色小戒指很快便被拍走,几大势力都有自己的来源获得须弥介,也只有底层修士需要用购买的方式。

      “第三件拍品……”

      “呼啊……”孟云看了看手中牌子上的价格,打了个哈气,面对着那么多流光溢彩在眼前呼啸而过,他也有点审美疲ᤣ劳了。即使是奢华无比的拍貞卖会,拍卖的那些高档东西在他心中也没有什么概念,自然㟇是无聊起来。

      反正有两位长老坐镇,该买什么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判断,自然是不៛需要孟云多做思考。

      眯眯眼将困意压下,孟云小心翼翼提溜着大眼睛贼贼张望,果然是有不少人将头别靝去不与自䃼己对视,显然是在暗中观察三人。

      无他,只是这财力太过惊人。

      别过头去,灵狐教一众少女和那黑龙帮的帮主都将眼鷊光打量过来,孟云与少女对视点头,黑龙帮帮主却是冷哼一声,惊̴的孟云一身冷汗。

      一时间,三人在无数势力眼中似是变做了代宰的肥羊一般霈,每个人都想抱住啃两口。

      “他是在吓唬你呢。”木荣听到孟云的描述则是笑笑,“没事,星光的信息保护做的很好,你大可放心。”

      䕙 “下一件,则是一位少女。”

      孟云闻言惊诧,眉头紧缩,这拍卖场,怎么会搞这톯样的人口交易?

      不少人也表示出了自己的惊诧,但不少散修表现出来的更多是玩味,看磡这贵礃宾拍卖场可以搞出什么样的名堂。

      㣢似戰是等待着众人自行脑补,男子略微顿了顿,这才缓缓道:“这个少女乃是百草园园主的小女儿,熟知百草种植,她所修㷵之道簷据猜测应该与树灵有关,有可能会向着自然大道靠拢。”

      “百草园被灭后,她也被活捉贩卖,辗转几次才到我们手上邟,经鉴定师鉴定,她具有进入高级拍卖的资格。”

      屋“自然大道,呵呵,年度笑话。”一声冷笑划破寂静,中年男人嗤嗤道鯔。

      “我还起源大道呢,传说之中的名字,也敢拿出来充数!”一声之后自然有无数人嘲讽出声,但更多则是集中在价值方面,只是将之作为物品。

      夛 不多时便有豆蔻少女被带上来,身着朴素却又自然,如同雨后生长出的幼笋,给人以亲和눥的气息。

      她的眼光清澈却迷离,手掌握住一枚寄在僩脖子上的铜钱,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禁让孟云心寒无比——鳜少女不过与他一般年龄,此刻却믲已经被带上了拍卖台,自己却在上方看着这一蔢切。 ⎟

      性 少女不能算是읚倾国倾城,但容貌气质却都是柔和自然,尤其是那清纯年幼,使得不少人都动了邪念。啮

      “五千金起拍。”

      “六千金!”孟云立即举⽖起手中㩭的木牌,他想要将少女拍下来。这位少女,总是让他想到世界的黑暗面,她似晨曦,将它隔绝开来。

      “九千金!”木桌砰的鳽一声炸裂开来,黑龙帮帮主脸上的刀疤扭曲起来,駺后方自然有人举起木牌,欲要与孟云争个高低。

      蛿 九千金的报价,顿时引╮起一阵唏嘘之声,不少散修也是放ᕳ弃了买下少女的想法。往轻想,这只是一个人,不值得花Ԃ费这么多的钱;往重点想,这是一个人,却在此处被这样买卖,这不禁让人胆寒。

      九千金,也同样使孟云开始迟疑起来,家族给级别这么高的拍卖任务配备的使用权限是一万金,前提是判断对于家族有利,眼下就算自己想拍下这个少女,依旧是有心无力——少女自然不可ᝍ能是自然大道拥有者,自己强行花钱,即使爷爷身为턡族长,他也怕是会受到严厉的家法!

      “一……万金。”浑身都在颤抖,这三个字硬是自즞孟云牙缝之中憋了出来。

      “一万一。”刀疤大郺汉身ꍴ躯如铁╡打,露出一口黄牙,駛他显然很享受孟云犹豫的感觉,有种逼迫别ځ人的味道,让他体验到喋血的快感。

      “一万二。”影劫却是一笑,转头对着孟云严厉道,“钱先记在你小子账上,以后你小子发达了可要还给老头子我。”他似乎极为看不惯眼前这一幕,咳嗽一声便举起牌子。

      鏟 孟云转头,一向严肃的木荣居然也没有拒绝影劫的行为,只是淡淡叹口气:“盛衰兴亡皆是如此,实力不够,便可能妻离子散,生路崩毁。相对老百姓,结仇较多的势力更是如此。”

      “一万三。”刀疤大汉很享受金钱逼迫的感觉,一次次的加价,使得孟云三人无言以对。

      檣 场ퟗ上似乎只有他们两众在抢拍,引得女子观望,其余众人皆是没有出手的意思。

      …燲…

      “一万五!༭”就在二人皆是疲于加价身之켿时,17号的繁星塔男子忽然加价到一万五千金。 

      “三长老!”繁星塔众人皆是大惊,欲要拦下男子,后者挥挥手,“百草园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繁星塔的分支,我们也需要小丫头的种植技术……更何况,日后要是能返攻拿下百草园,这次的拍卖也算得上是稳赚不陪。”

      뺿众人见他眼光微闪,也能猜到还有他意,仁者见仁自然是思索不同。

      孟云冷哼一声,刚欲举起牌子加✽价,袖袍却被木荣擎住ﰗ,他缓缓摇摇头,“让繁星塔吐出不少金币将少女买下,这对于这位来自百草园的少女来说,已经說是最好的结局了……”

      “越是贵重就越会想着去珍惜,况且她还拥有关于草药知识的一技之长,在繁星塔,她也不会过븠的太糟的。倶”

      孟云轻轻咬牙,他自然知道家族的钱不是让他这么来调动軱的,当即拍拍头,只能将抱歉的目光投向那少女,在他震惊的眼神之中,少女对他微微欠身,轻轻一笑,片刻间便消融开来,恍如泡影。

      随着少女被领下台去,孟云这才揉揉自己的眉心——他不知道自己뇩是否做了曎一件错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