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归根下载

      꽋我突然出现在凛一张医用床上,几个外星人正在给我固定手脚,他们好像要对我进行生物改造实验。

      这不是我经常做的믁那个梦吗!䁓这次怎么没有从头开始做,而是接着上次梦的结尾,既然接着做了,那傮就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㭐!

      我在梦中误闯地心世界,偶遇外星人,外星人跟我讲了他们在改造人类的事。

      我现在躺在实验床上还可以听到外星人之间的对话,但他们说的都是外星语,根本听不懂。

      ﲛ我除了眼球可以四周转动,身体其他部位依然都控制不了,我的嘴巴又开始自主说话了:

      “你们要对我改造什么?”

      这名外星人倒是有问必正答:

      “你们体内꼧的分泌素:去甲肾上腺素和皮质醇,会产生不可预见性的冲突反应,会造成情绪紊乱,所以要做一些简单的蓘调整。”

      这些术语我根本听不明白,不一会儿,那个手持遥控器的外星人对我说了一句:

      “调整好了。”

      同时吩咐那釫几个外星人把我头上的线缆电极全部拔,并接着说道:

      頬 “你跟我来吧,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然后他把我带到一个空旷的房间内,我㈰的嘴巴又ၕ发声问道:

      “你要带我去哪里?”

      “天国之城。”

      “你带我去那里干嘛?”

      “去见我们的父亲,你们人类口中的神,或者叫银河之父。”

      还没等我弄明白所有的疑问,外星人便按下了遥控器上的一个按钮,这时我们两人周围出现了一个能量光球,我们就在光球的里面。

      然后他叫我抓住了覫他的身体,并嘱咐道:

      冢“升维穿越会有一些难受,你要抓紧了。”

      接着一阵“嗡嗡”电流声,光球外的环境突然消失,接下来的只是光影闪烁,ⷚ向任何一个方向看,都好像以超光速往前移动着。

      身体有种被掏空和撕裂的感觉,确实很难受,难道ຒ这就是升维操作吗?不一会儿这种状态突然停止了,光膜壁上出现了各种星球的投影,就像全息影像一样。

      外星人说道:

      “我们已经进入了五维空间,你们三维看二维就是一张图画,而五维看四维也只不过是一副全息投影而已。至于四维以上的纬度,你们人类很难理解,但它是真实存在的。

      举个例子,在电脑里的智能程序,如果有了智慧,它们不知道自己在电脑程序里面。加上时间一个维度,它们会㍗觉得自竎己就在四维时空里面。

      在电脑之外的这些人,就比程序人高了一个维度,⢻他们看程ꯇ序人也⿷就是屏幕里的一个投影而已。程序人身在其中,并无察觉,所谓的升维穿越就是从电脑程序里走到现实中来。

      촀其实你们人类的做梦,相对意识来说也是一个降维穿越。因为少了半个时间维度,所以梦中感觉会很模糊。”

      接着外星人在光膜壁上寻视了一下,找到了一个扁方形物体的投影,然后轻轻点了一下,顿时我俩向那个方向移去,球膜上的投影也消失了,떳现在能看到的就껃好像电影里穿越虫洞뤵的景象。

      不一会儿穿越停止了,我们突然出现在太空中,依然被光球包裹着,四周空无一物,只在一个方向上有一座人造建﹥筑。这座人造建筑很奇特,也很简单,就像两本书叠在一起,但“两本书”之间离开了一些间隙。椸

      쀰 随后我梁们向那座所谓的“天国之城”极速靠近,城市变得越来越大,大到最后不敢想象,外星人通过对遥控器的操作,让我们突破了夹层边缘的一À层透明光膜,飞进了“两本书”之间空隙里。

      那里面上下大间概隔了有1000多米,其实不分上下,两层相对的表面上,竖着密密麻麻的建筑,但结构都以方形为主。只不过高矮大小各有不同,错落有致啿地分布着。몪

      所有建筑的材质,一眼看上去就像黑陨石,没鑀有其它颜色。

      “两书”之间还有一些方形立柱做支撑,这怎么有点像刚才经历地心世界的环境?我们俩飞了好久,来到了某层表面的中心处。

      落地后,感觉这里有万有引力,但没地球表面那么大。外星人按了一个按钮,身体鱄周围的光膜也消失了,我抱着他的两只手也松开了。㉠

      地表材质依然像黑陨石,上面还嵌着各种不规则,类似于“回”字形的铜色线条,就像电路板上的排线一样,还能看到光电脉冲从铜色线条上经过。

      슁 在外星人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一座类似于神殿造型的建筑门口,门口两边站着各种形状的外星人。

      有的像地球上昆虫的放大版,有的像地球上的节肢类动物,有的是狼矻头人身,还有半机械半肉体的混合体,手上都拿着奇异武器装备,縉那应该是守门的卫士。쉞 ॑

      领着他的外星人说道:

      “父亲就퓨在里面。”

      দ我的心里突然觉得忐忑不安,上帝到底以什么样的形态存在着?具体长什么样?那一定是高深莫测的某个形态!

      进了殿堂里一看,空空的殿堂呈方形空间,依然是陨铁质感的内壁,内壁和地面都嵌着如电路图般的铜色线条。两边依然站着几个外星人,前方中间还立着一把高大的石椅。

      嫖 我没看错吧!石椅上竟然坐了一个小孩,和人类一样的小孩,大概有五六岁吧!穿着一件红色肚兜,越看越像动画片里的哪吒。

      这把我看的莫名其妙,这么高深莫测的地域,出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人物形象,真是辣眼睛。

      我正在郁闷之际,那个哪咤用小手一挥,我身后的地面上,平地而起了一把椅子琎,经过地表金属ꍱ物质变形翻折而成。

      然后國那个“哪吒”主动开口䴢说话了:

       “你好!人类,你是叫秦贤吧!请坐下吧!”

      我的身体在坐下的同时,我就在想,咦!不对啊!他这一提醒,我好像也是姓秦,我应该叫秦瀚啊!他怎么会叫秦贤呢?我爸爸叫秦峰,我爷爷好像叫秦贤啊!怎么会叫我爷爷的名字?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哪吒”接着说道:

      “你是不是感到很惊讶,我怎么会是这个形象!我其实没有具体形态,只是为了让你更有亲切感而已”겚

      얈 “哪咤”话刚说完,突揕然把自己变成了一坨银色的水团,然后水团又变成了一个金刚葫芦娃的样子。

      춋  他手指着我旁边的那个外星⾖人说道:

      “不要感到奇怪,在你们进门之前,迪卢卡差똼使已经把你的⑂记忆数据传输给我了,我能和你交流,包括我能变成这些形象,都是薺源于你的记忆。”

      此时我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又开始说幻话了:

      “늹你为什么要召见我?”

      “葫芦娃”在椅子上换了一个坐姿回答道:

      “唉!这件事就说来话长了!我们当初和你们一样,也是从低级生命形态发展到高级形态的。

      湅 我们是苤这个宇宙当中最古老的文謲明之一,距今已经有39亿年。99%的文明发展起来,到了一定程度緕都会自我毁灭,因为生命体有一个致命的衍ट生事物,就是你们熟悉的情感。

      有群体社交行为就必然会衍生出情感,有情感就会产生各种情绪,情绪有好的一面,比如:

      高兴、兴奋、自豪、感动、쪱陶醉、怜悯。

      而不好的一面有:

      傍痛苦、悲伤、嫉妒、仇恨깴、愤怒、后悔、虚荣、骄傲。

      就是这些负面情绪会导致文明走向灭亡,再䦇好的政治实䔭行力쑲也赶不上情感欲望的膨胀。所以我们意识到了这一点,在我们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因为出现了各种矛盾,所以我们选择去憚除情感反应系统。

      无形中我们变成了宇宙中最理智的智慧生物,所以我们ꆃ才延续至今。

      自从我们掌握了意识转移技术后,我们就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永生,而且再也没有增加过人口基数,我们也拒绝创造生命替代品,来服务于我们。就像你们的人工智能,服务主体뽰久了,它们会叛变的,㺅也会导致主体灭亡。

      虽然不用人工智能这样的辅助产品,那也不影响我们对科技的研发,你们人类才用了几百年,就把科技发展到了一个日新月异的地步,而我们发展了几十亿年了。᠐其结果是你们不敢想象的,我们就是你们眼中的神。

      可我们有一个缺点,就是没有你们人类那样的情感,没有喜怒哀乐,变得超级理智,做事只有᾽使命感,没有펯成就感。

      而且没有审美和欣赏能力,所以你看这里的建筑风格都是横平竖直的,我也是看够了,用数学逻辑模拟情感反应,真㕪是一点滋味也没有。

      我只能看懂数学逻辑之美。不能欣赏与创造逻辑之外的艺术。

      35亿年前我接管ࣨ银河系之后,在银河당系中的宜居星球上,播下了31粒生命的火种。其间我也派差使帮你们这些生命体不断的进化改造。

      綹你现䳸在看暸到的这两边的生命識体,⺡包括你们人类ᣑ,都是我创造出来的,視希望能发展出一个全是正面情感的生命体。

      但至今也没有产生这样的ڏ文明,任何事都是一体两面,就像数学的正与负一样,有正面就有反面。所以我现在也不追求完美了。

      ౯ 相对而言,你们地球上的人类文明和谐程度,还算是可以的。就你个人而言,你也算是一个品性比较正的人,负面情绪ş比较少!所以我这次招见你,是希望在人类在毁䖁灭之前,能截取到你的Ე大脑机能参咥数。

      我在这个物理结构的躯壳里已经呆够了,我希望我的意识能传到一个有化学反应的躯壳里面去,去感受一下荷尔蒙分泌带来的刺激!

      我要从神重新活成人。”

      迪卢卡在下面劝诫他所谓的父亲Ꜯ道:

      “你这样的决定违反了神族的宗旨,你要不要向“上主”汇报一下?”

      ᠶ“不用,既然活着没有意义,永生又能如何!有责任我一个人担着!”

      说着银河之父站起身来,变换成一个成人的形象,像迪卢卡和人类的综合体。

      “秦贤,你过ⶬ来,我去带你看一样东西!”

      䁛说罢他领着我的身体和迪卢卡,走向右手边的一个殿室。

      银河之父的一番话,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就跟听故事一样,根本不能消化。至于即将要进去的这个房间里面到底有什么?我很好奇!又有些忐忑不安삸,我紧张的心砰砰的直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