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学长能一起上我

      “现虍在我将会实现你的愿뼑望,下去陪你父亲吧。”狮侍面带狞笑举刀就砍。刀落,颅飞,木架上几尸抽搐片刻慢慢垂落。

      “攻✭城!”把木架轰碎,狮侍在漫天碎木下挥刀大喊。“杀。”兽军前锋大吼着冲向破损的城墙。

      城墙上,ム看着蜂拥而至的兽军副守脸色凝重躼挥手下令:“放箭!”箭矢出弦射向冲来的兽军,但稀少的箭矢根本抵挡不住前进的兽军。

      见兽军即将靠近城池副守紧握长䑹枪。“兄弟们,准备벬拼死一战吧。”“好!”其他ꢼ守军紧盯兽军持兵戒备。

      “杀!”兽军来临副守大灣吼一声冲了过去。“杀!”其他人壮大胆子跟上前去。两军相撞厮杀叫喊声传遍四方。

      “死!”一ꡳ枪穿心副守拔枪一个横扫击退身后的兽军唊。“你们没事吧。”与几人背对背副守问道。 

      “我们没郰事,但二蛋死了꼑。”一人带着哭腔回答。副守听后手中长枪握得更紧。二蛋正是之前害怕站不稳蠃的新人守卫。

      “二蛋死了吗?那我们就为他报仇雪恨!”副守怒喝一声,长枪一砸뺻,把扑ꝴ来的妖兽轰向远处站不起来ᖏ了。

      “哈哈哈,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杀!”其他人也狠狠地发起攻击。

      “啊!副守,为我报仇!”不远处,一位守军在斩杀一兽旧力未去新力未生之际被一兽扑倒只来得及发出一声눋很快就被群兽吞没……

      “杀!”对此ﵩ副守唯有带着他的遗愿怒吼杀敌。他那银色战甲不知何时被탞染上点点血色,早已分不清是敌军之血还是我方之血…… ୉ 䝑

      慢慢的,城墙为战场的守军只剩下几位守军了。身为主将的副守,他的战琜甲到处都是爪痕,有的地方可看见婊甲后的血肉。

      “你很让我们佩服,比那些贪生怕死的鯽将士强多了。”副젉守面前的狮侍对他很是赞赏。

      “咳뿻,赞赏又如何,还不是要战!”擦下嘴角的血迹副守笑道。

      “我等互为敌将,自当会战。”狮侍大笑道,“知道吗?只要你们能撑到援军赶来,我们就会退军,抚这是曾经眗我王给你们以前城主的承诺。不然我们岂会一齥直不前?好好加油緰吧,这算是我王对狮城最后的恩軒赐了……”说䣥完他摇头离去了,新一轮的战斗即将来临……

      “哈哈哈,大家加油,一定要撑到援军!”副ಲ守大笑着,身上好似又充满了力气。

      “副욐守大哥,你确定它说的是真的吗?”一旁的守军朆抵挡一波进趬攻气喘吁吁问道。

      “为何不信?”抽飞输扑来的妖兽副守笑道,“你们忘了吗,我们城中心的Ꜵ石碑,字迹虽模糊,但狮像仍存。”听到解释的ᘿ几位守军心中再次燃起希望,疯狂厮杀着。

      “没想到狮王曾与前几任城主关系很好。”看着下方的乱战鹰王笑道。“没办法,谁让他很傻呢。在盰一次饥荒,他带着一䮢堆粮食来了。那时他傻傻地请我帮忙,为此还找到对我族有用的天材地宝。虽然对我没用,他们也可以找四帝帮忙,但我最后还是答应了,他也没有找四帝……”“真是有趣呢。”酝听篔着狮王的讲述鹰王点点쐒头,突然它笑了起来:“狮王,接下来事情얾变剉得更有趣了呢!”狮王顺着鹰⎇王注视的方向看去也笑了起来:̌“看来狮城之人不全是废物呢☠。”

      ﺮ㫼“羊娃子,我们来了!”“小崽子们,撑住啊!”在副厢守几逈人还在苦苦支撑时,一道道叫喊声从身后传来。听到身后的叫喊声马蹄声副守并没有露出폫喜悦的笑容,他大声劝阻着:“老爷子们,你们来干什么,这里危扬险,快离开!”“漂是啊,副守大哥说的没错,快离开啊!᪨”旁边的几人也慌乱起来,럟大声劝阻道。

      “哈哈,我们这些快삌入土的老东西虽然老了䏺,但ࠡ骨头还好可以䮃战斗一场。”笑声逼近,几杆长枪穿透副守筬几人身旁的兽颅,长枪一震,兽尸甩了出去。

      “王爷爷,刘爷爷,马爷멍爷……”看着乘马而来的一群老人,副守几人眼眶不由湿润了。

      骑马而来的援军并非强兵悍将,而是一群行木将朽的老ꙹ人老马:这些老人有的断个腿,有볙的味丢了个胳膊,有的瞎了只ࢧ眼。老马也有些许缺失,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来⸝了。

      “好了,羊娃子。我们这些老骨头可是上过战场的,我们也是兵,我们可不想当逃兵。就让我们两代人并肩作战一场,如何?”为首的断䡂腿老者满眼慈祥笑看着副守。

      ꆴ副守吸吸鼻子,抹去眼泪颤声道:“好。”“好!这才륲是我们狮城的럜好儿郎。”老者笑了笑,“老伙计䫯们,小的都蛬坚持这么长时间了⌂,我们也该动手了,不能被他们看不起啊!”

      “切,老王,你现在才知道啊,我们早就动手了,也就你还在闲聊。”刚斩杀一兽的老者埋汰他。“是啊是啊,我们就差你了。哈哈哈……”其他老人不闲事大帮衬瑕着。“你们这些家伙。”老王摇头笑骂一声冲上欒前去。

      “你们还能战不?”看着挡在前方的老人们ᇳ副守⩄问向缓气的几个守军。“副褖守大哥,我还可以。”“我也可以。”“我也行。”仅剩的几人强撑身体回答道。“我要去͉帮老爷子他们,你们去吗?”“䒅自然鍈要去!”“必须去!쿥让老人挡在前面算什么。”“还ᔕ请副守大哥下令!”看着身心疲惫却坚定站立的滇几人副守笑ꚽ了。“那,随本⠿将出战!”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称呼自己,但他还有身后的几人并未感到낇唐突,而是理所当然。

      “老爷子们,说了两代人并肩婓作战,只有你们一代人作战怎么行?我们前来助战!”一兽趁老者无力朝他扑来,老者不知向何方躲闪时,一枪从耳边擦过刺入张开血盆大口的妖兽口中。

      “你们这些小家刼伙。”看着前来助战的几人,充满杀意的眼睛闪过一丝柔和。“好,촱那就让我们来并肩作战吧。”“为了天玄!”“为了天玄!”一老一少两代人先后怒吼杀向蜂拥而来的兽军。᪴

      突然,一股威压席卷ꏊ战场,两军全部停止战斗。随后,兽军在一队碧狮带领下慢慢撤退。

      “我王说了,援军已来,自然遵守承诺撤军。”一位狮侍上前告知一声便离去了。

       老少两代人一会方缓定心神休息起来并等待狮侍口中的援军,之后他们才*知所谓的援军正是老人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