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寺蜜璃の柱修行GINHAHA

      韩元却没有管别人的目光ǭ,而是旻直接起身吟道: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膦我舞影零乱。굸”

      “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ട汉。”

      长孙涣和其他一众的公子哥儿们,正打算在韩元吟诗结束的时候就挑刺呢!

      谁詍知道,韩元开口就吟诵而来,而且意境深沉,韵味十足,简直比长孙涣之前吟诵的诗句要好上几个层次!

      这藿让他们怎么嘲讽?

      难道睁眼说瞎话吗?

      ꌇ别忘了,夏雨还在那里呢!

      ꍋ 挑刺还行,要说比不上长孙涣,那简直就卓是瞎说,回头肯定徒惹人笑。 谔

      因为韩元的诗句,大厅一下子陷入了沉静的状态。

      而在这个时候,夏雨美眸看向韩元,散发着异彩的赞叹道,“好诗!!韩公子果然才华横溢,出口成章,仅仅几息之间,就能泼够䓆吟诵如此佳句,实在难纤得!”

      夏雨都开口夸赞韩元的诗句了,其他人自然也不能继续䄉沉默了,于是众人蔾也纷纷附和,说韩元的这首诗不错。

      裀就连长孙摮涣,为了在夏雨面前保持风度,也是假惺惺的赞叹道:“韩兄厉害啊!”

      “客气了,本来就厉害!”

      韩拂元没有收敛I的意思,反而那态度好像更加的嚣ዙ张了!

      这一下子,其他桌的几个公子哥儿有些坐不住了,甚至直接有一个脾气比较火爆的,姜而且比较嫉妒韩元的站了起来。

      “韩兄诗句虽然难得,不过几ゐ息之间,就能够做出如此佳句,ጮ实在是让我等比较쵧好奇,要知道古有曹植七步成诗,难道韩兄能比曹植?”

      “可!”

      韩元直接应受了。

      哗...

      这特么的也太嚣张了吧?

      찥人家讥讽你啊,你竟然还真以为自己可比曹植了?

      “哼!我壟看韩兄这诗句皀,是抄袭他人所得的吧絋?要不然怎么可以如此短的时间,就直接吟诵出来了?一定是早有腹稿!” ˞

      终于有人坐不住撕破脸了!

      长孙涣㐏坐在一旁也没有阻止,而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幕,他也怀疑,韩元是抄袭他人的佳作。

      所以打算看看韩元怎么回答。

      䎡 而韩元呢?

      这个时坘候则是淡ହ淡的说道:“题目是长孙兄出的,你们怀疑我,其实也ꋅ是怀疑长孙兄和我串通好了?”

      “当然不是!我只是怀疑韩兄你刚刚的诗句是抄袭的,你要是再做一首不逊之前那首ཿ水平的佳作,我就给韩兄行师礼,道歉如何?!”

      行师礼道歉!

      这可就比较严重了!

      拜⃁师那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而且一旦今天要是韩元赢了,那对方以后就得在韩元的面前婽矮一辈。잇

      篭 要是韩元输了,自然声名狼藉的就읆是韩元了!湃

      䯟不过韩元怎么可能输?

      “好!!”

      在这个时候,夏雨没有说话,和韩元中间隔着夏雨的程뾕处默ᩘ,对韩元介绍道,럜“对方是檀家人,虽然比不上长孙家,但是也是二流家族当中的翘楚!”

      “放心吧,输不了!”

      “那我เ就再来一首如何?”

      ؂ “好!”

      夏렖雨的美眸也紧紧的盯着韩元,想要从韩元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韩元再次站起身来,张口就吟诵而来: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懊里,何삔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尳.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阰斜。”

      ⻽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这首诗比之前的如何?”

      “......”

      在座的众人又是一片沉寂,不敢随意搭腔了。

      这首诗显然也是一首好诗,水平㯯完全不输于前面的那一首聭!

      韩元见众人半天没有人回答,没有停下来,而是又开口吟道㨗:

      “秋浦长似ﵙ秋,萧条使人愁。” 䎪 

      “客愁不可度,行上东大楼。”

      ...

      됯“耐可乘明月,看花上酒船。”

      “渌水净素月,月明白鹭飞。”

      ...

      “桃波一步地,了了语声闻鷐。”

      “暗与飃山僧别,低头礼白云。”

      一口气连吟诵三首佳作ꅢ,众人的眼쏑睛都差点震惊的瞪男出来!

      䏐所୾有人看向韩元的目光,都是瞠目结舌的感觉!

      谁能够一口气直接连作三首传世好诗?

      从来没有过!

      简直就是诗仙在世!

      辀而냾之前说,和韩元打赌的那个檀家子弟,此时脸上表情跟哭了差不多。

      他之前脑袋一럀热,就说出了那样的赌注。

      ꎯ现㳆在韩元可不仅仅是再做一首了,而是连作三首!

      他刚才说韩元抄袭的言论,自然也是不攻自破了,韩元作的这三首诗都是好诗,都能够传颂许久的。

      要说韩元抄袭,一首别人不知庨道的,还情有可原!

      攒但是连续三首,基本ᢈ上已经不可能了,站不住脚。

      ꯜ 愿赌服输!

      檀明嵩虽然心中唥非常的无奈,但还是果断的走出来,芷对韩元说道:“愿赌服输!拜攆见先生!”

      说着龒,就对韩元进行ᶛ了拜师礼!

      鞠躬、叩首加敬茶늩,一样都不能够少!

      长빭孙涣在一旁张着嘴,想要阻拦都不行。

      他们这些大家族ꈤ靠什么维持,这信誉是最重要的,要是今日檀明ఖ嵩不履行赌约,传出去了,估计他家什么都做不成了。

      쀤 所ᒌ以,外人也是没有办法拦勁着!

      韩元就这样,突然收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徒弟。

      而长孙涣此时的脸色,黑成了锅底一般,他今天的宴会,完全㯖就是想要羞辱韩元。

      可现在,和自己想的根本不Ṳ一样!

      ῏不仅仅没有对韩元羞辱成功,反而是被韩元各种打脸,打的脸都快要肿了!

      韩元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不早了,趁着宵禁的时间还Ɠ没有到,起身覣对长孙涣说道:“长孙兄,时候不㭿早了,我们得赶在宵禁之前回去,就不多叨扰了,告辞!”

      见到韩元终于矗要走了,长孙涣鰌竟然内心深处,竟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還他假意开口挽留道:“我已经在整个翠멛莺阁包场了,韩兄要是明天无事,不如就留下来在这里住就是了。”

      长孙涣的挽留,完全绮是虚情假意的,但是夏雨这个时候,竟然也对韩元开口挽留了。

      “长孙二公子说的话没憏错,要是韩公子不着急的话,䢛完全可以留下来,小㷶女子对韩公子的才学可是钦佩不已!”

      瓉 夏雨的挽留,可是比长諸孙涣的挽留要真心真意的多!

      ꚏ 最主要的,是长孙涣嫉妒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