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app安装

      以深圳㘛蛇口工业园三和电子分厂的名义采购了三台进口车,一辆奔驰S320也就是俗称的虎头奔,一辆凌志400,一辆丰田霸道越野,手续全部办完接近花了四百万,半个月利润没了。

      肖勇去办理了驾驶执照后丰田越野成为了他的专车,谁叫它最便宜呢鮴,虎Ⱘ头奔专门用来接送来厂里参观的客户,凌志车谁要出去跑业务就谁用。꼖

      篮球机在国内的市场还没打开,香港那边的订单却很让人意外,这还没到半个月就接了四百台,可能是美国人太爱打篮球了༔吧。篮球机生产工序复杂,其中钢铁配件在测试了几家小钢材厂后定在了佛山钢铁厂,瀼还要经过打磨,上漆等等,香港采购的跑马灯带顿时为整个机台增加了不少B格,数显这些都是深圳当地就有配套,关键୑的是电路板的主芯片用上了三十二位的密码,源程序只有餯东北工科男和肖勇的电脑里有储存。

      广州的黄鳝鱼生意在取消了数䵹量限制以后增长到了一天一万八千斤,香港也有八千斤的日销量,番禺的游戏机展示厅旁边也开设了几家专卖游戏机和主板的商行,蛇口这边的工厂主要生产出口的游戏机和篮球机,山寨版九三快打很快就风靡了全中国,为此投资了一个专门生产这种电路板的小车间,在命名为实验室的房间里十Ҧ套芯片刻录机源源不断的刻录着九三快打和篮球机所用到的集成电路芯片。由于名气ᢘ太大,乐于向我们提供材料和辅料的供货商都是直接送货上门,肖勇也慢慢的变得没有那么忙碌了,看书背书,前面几届各省的高考试卷做的是欲死欲仙,今年的春节由于出口业务不能停止也不能回黄陵村了,黄陵村的黄鳝鱼人工繁殖也到䏓了第十五代,仔细观察能看出和野生的黄鳝有着细微的差别。

      养殖基地的负责人被肖勇不负责的转到斌哥名下,冬去春来,离高考只有四个月时间了,第一次模ઢ拟考试考完578分的好成绩让家里人兴奋不已。

      沈叔打电话过来,沈文明同学第一次模拟考焠试533分,为了考上刚成立不久的深柔圳大⒔学专门请了家教在家里复习,一天十六个小时的做题讲题,还匡建议齟肖勇也找个家教也过过这种炼狱般的生活,耳朵根子一软的肖勇竟然鬼使神뤉差的同意了。一咬牙一跺脚给前二届的北京文科状元许晴同学,就是那个在广交会上做兼职的小姐姐打了电话,那个小姐姐考虑了几分钟就同意쬖了给肖勇┵同学做家教。

      在新装修的办公室里,今天第一天上课,司机小刘去学校接到许晴过来,肖勇一看,咋半年不见养眼了很多,䣂头发留长了一点,扎着简单的单辫显得墄很精神,一排整齐的刘海搭在光洁的额头上,꒴弯弯的眉毛很明显没有眉笔的痕迹,长长的睫毛微微上翘,嘴唇略微有点厚,点点落落的几个小雀斑显得很是可爱。

      “许晴老师好”肖勇喊到,也许是从没听䷈过有人这样喊她,明显的鬠迟疑了一下。

      肖勇又问道“是喝茶还是ᙤ喝可乐”九四年百事可乐还是稀罕货色,黄总上次过来带了一件。

      许晴微微笑到说炢“可乐癚吧”

      肖勇打开冰箱门拿出一听可乐,再递过去一个杯子说“不急,先喝点水,我还有一个ﻉ报表没看完,十分钟”✵。

      肖勇把报表看完签字后放入文件袋,对许晴说“许老师,这是我昨天刚做完的一套试卷,你看看错了多少,给我讲讲题”

      许晴说“对了,不用叫我许老师,就叫我许晴吧,要不许姐也됽行”说完拿出钢笔开始看着试卷。

      肖勇在边ꀭ上看着往届的语文高风作文,大约半小时后许晴刚准备讲题,却发现办公桌太킣大。

      肖勇ꛏ见状说“要不去沙发那边吧”沙发是黄总送来的香港货,很软,由于茶几和沙发距离有点远肖勇又把茶几䤧拉进了一些。

      헨 许晴边讲这个数学题边一步一步的做着运算,原来的解鰙题思路是对的,但是运算错了导致结果差的好远。

      肖勇㮢感觉许晴头发上的味婏道闻的很舒服,有点像淡淡的茉莉花香,许晴英文䅹发音很标准,为了提高肖勇的英语单词量,竟然把要背诵的政治和语文翻译成英文让肖勇慢慢背诵㛕,还说这些都是她的小窍门,肖勇心想难퉰怪能考出北京文科状元来。

      天气越来越热了,随着这段틩时间的补习,第三次模拟考试肖勇竟然考到648分,好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再过几天就要填写高考志愿了,肖勇和许晴商量了一下,决定第一志愿填北大经济系,第二쪄志愿深圳大学经济系。

      后天䘖就是填志愿的日子,肖勇带着司机小刘准备开车回楚城,由于肖勇的学籍在楚城所以必须回楚城参加高考。

      六月六日,肖勇在宾馆和许ᑫ晴通电话,걿许晴在电话中给了肖勇很多鼓励,肖勇紧张的心情也随着和她的谈话慢慢放松了下来。

      八号下午,最后一门政治泟考完,肖勇随着高考的考生人群走出考场,老爸搂着他的肩膀,老妈拿着剦冰冻汽水递给他,斌哥也在旁边陪着他们,肖勇看着老爸鬓角生出的点点白发说“考得很好,你们放心吧”老妈也在默默念着“祖宗保佑祖宗保佑”。

      回到酒店肖勇马࿵上给许晴打了电话,听得出她也很高兴,说话声音都不自然的大了许多。

      肖勇回楚城半个月了,很担心公司的情况ᜯ,和爸妈说了几句话后就和小刘驾车回到了广州。

      打开办公室,办公桌上是他ব安排黄总送来的一个女式皮包,还有一套化妆品和一块女ⅿ士手表,这些都是他的谢师礼。

      肖勇先看看公司的各种报表,篮球机在国内的市场终于打开了,上月发货量是一千七百多뫒台,毕竟接近八千的报价很多小店老板不舍得这笔投入,订单稳定的维持着七到十天的样子,库存零,站在办公室的窗口,看着厂门口准备上货的三台货车,管理人员还是给力的,想着这几个月都没有具体管过什么事。 쥄

      开会时间到了,全公司管理人员到了会议室,肖勇数了数人头,快接近五十人了,组뙯长,车间主任,副厂长,厂长,销售经理,财务经理。

      首先是各个车间主任发言,返工率下降了多少,产量提高了多少謔,耗材消耗降低了多少等等,厂长发言,五月出厂设备多少多少台,比上ﲚ月增长了多少,ꨫ多少天没有发生安全事故等等,销售经理经理发言上月又增加了那几个省的代理商,销售增加了多少。最后肖勇᧶总结,非常满意大家的成绩,年终ก奖加百分之二百。其实大家最喜欢的还是最后一句话,当然院长和黄总二个臓股东喜欢不喜欢就不知道了。

      肖勇接ﮛ下来又和沈叔通了电话,说了考试的뿠一些嫗情况,也得知沈光明也考得很好,深圳大学百分之百没问题。到最后打电话许晴,没在宿舍,算了,谢师礼明天再送吧,好好睡上一觉先。

      搬进新ḝ办公楼的时候也新装修了几套单人宿舍,有专门的人清理,肖勇也摆脱了院长同学的呼噜声。

      刚睡下没一会,有人敲门,肖勇打开门一看是院长,院长挤挤眼睛说“你老师来找你了,现在瑟在你办公室”

      肖勇穿好衣服洗了把脸,把精神的短发搽干就和院长一起去了办公室,院长打开䮞门就走掉了,肖勇进去看见许晴背对着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什휚么。

      悄悄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说打电话你不在学校呢,原来过来了,坐公交来的吧,看你衣服都挤皱了”说完拿跰出一听可乐地给她,说“冰的,你慢点喝小心呛着”

      许晴默默的看着肖勇,肖勇俨也默默的看着许晴。

      许晴说“祝贺你考试成功”肖勇说“还有呢”一下把许晴逗笑了,可能在补习的这段日咣子里许晴为了维持老师的模样很少笑,这一Ṧ笑肖勇怎么感觉讆着照进办公室的阳光都白突然灿烂了一些,笑起来眼睛也变成弯弯的样子,不由的看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晴朝肖勇肩膀上拍了一下说“你怎么傻了”킢

      肖勇说“我突然忘记了送你的谢师礼放哪里了,我得找找,在宿舍,我现在去拿过来,你坐一会吹吹电扇”

      等肖勇拿过来的时候♭许晴坐在沙发上,问道“看看你送我的谢师礼是什么”

      肖勇把包递给许晴,许晴聚精会神的一样一样拿出来,再全ፒ部放进去说“太ꯕ贵重了,我不要”

      肖勇一听就急了说“特意叫人从香港带回来的,你辅导了我三个多月,你可不能不收,这可是我的一片心意,你今天不收我明天就送到嘩你们学校去”

      肖勇心想小样,还制不了你。不等她拒绝就说“考也考完了,教也教完了,要不我请你吃个괆饭吧,也好好犒劳犒劳我的胃”说完拿⹆起桌上的车钥匙作势要出门,果然许晴跟了上来说“去哪里吃呀,叫上李静吧”

      ⢨肖勇说“李静在展示厅那边,我们一起去接她吧”

      肖勇驾着车,许晴安静的坐在副驾的位置,肖勇打开收音机,找到平时最爱听的BEYUNG的磁带,一毌边听着:细雨带风榪洒透黄昏的街道,抹去雨水双眼无故的眼望,望向孤单的晚灯,是続那伤感的记忆一边慢慢哼着,许晴默默看着车窗外。

      到了展示厅,肖勇下车去前台叫了李静下来,看到ꭀ院长和李静一起下来,有说有笑荔的。心想莫非有奸情!

      出门쮹肖勇说“院长你不用开车,就用我的车”

      李静说“干嘛不开大奔开霸道啊,大奔多帅”

      肖勇说“那也行,院Ṃ长你开车吧,我就坐你车”

      院长开车,李静坐上副驾,桺肖勇帮许晴开好车门等她坐好再换另쩟一边门上车。

      肖勇说“你们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今天为许晴老师庆功”

      许晴横了肖勇一眼说“就在附곁近找个茶餐厅吧”

      簋肖勇说“那还是去明珠茶餐厅,那边海鲜好久没吃了”

      吃饭的时候李静问许晴“放假准Ȍ备干嘛,有没有什么打算”

      肖勇也问到“大二学习紧张吗,对了许晴你学的英语专业应该不紧张吧,你英语那么好”

      许晴说“谁告풍诉你我学的英语专业啊”

      肖勇说“那是哪个语种,没听你提过呀”

      멐李静说“巕许晴学的工商管理”

      肖勇说“不是外国语学院吗,怎么还有工商管理这个系啊,早知道有这个颕系我就炫考你们学校了”

      ʿ

      ꦳许晴当时脸刷的一下红了,接着李静又偷偷的问了她什么,二人嘻嘻哈哈的打闹了一番。

      肖勇心想是我说错什么话了吗。女孩子真是搞不懂,女人心海底针这话可真没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