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桥圣子终电逃相部屋

      戴沐白虽然只是魂力外放,并未发动攻击,却还是震得唐三气血翻滚,戴沐白真正发起火来,这三十七级的魂力,确实比唐三还要强大。

      宁荣荣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她也没想到戴沐白真的敢向她出手,虽然没真的受伤,但全身传来的疼痛告诉她这是真的,顿时眼泪围着眼圈打转,死死地盯着戴沐白说不出话。

      戴沐白看着唐三,吐出一口浊气,身上魂力内敛。“小三,我给你这个面子。”

      说罢,转头瞥了一眼宁荣荣。“你给我记住,这不是你家,不要惹我,我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七宝琉璃宗而已,别真当自己的宗门就天下无敌了。”

      丢下这句话,他迈开大步,直奔学院而去。

      “唐三!”宁荣荣抹掉泪水,大声喊着唐三。

      唐三转身看向她。

      宁荣荣狠狠地道:“你帮我杀了他!我知道,你一定有这样的手段,只要你做到了,以后你就是我七宝琉璃宗的贵宾。”

      唐三缓步走到宁荣荣面前,深深地看着她。

      “宁荣荣,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拿钱和权势换到的。这里是学院,也只是学院。我们大家是同学。如果你继续抱有这样的心态和七宝琉璃宗带给你那高高在上的感觉,那么,我劝你还是离开这里吧。”

      “你...你知不知道我们七宝琉璃宗有多强大?”宁荣荣不甘的瞪着他、

      唐三却是淡然一笑。“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小舞,我们走。”

      带着几分惋惜的摇了摇头,唐三和小舞也走进了学院。

      “莫承!莫承!”宁荣荣又开口喊莫承。

      莫承没有回答,只是抱着两臂淡淡的看着。

      “你的武器多少钱,卖给我!”宁荣荣道。

      “不卖。”莫承的回答很平静,没有掺杂任何感情。

      “多少钱都可以,一万金魂币!我可以给你一万!不,两万!我只要你那个可以一箭射飞魂圣的机器!”宁荣荣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在宣泄着自己心中的不甘。

      莫承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宁荣荣面前,眼神却越来越冷。

      “我是缺钱,但东西不卖。而且,如果你再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你就先挨上一箭再说。”

      宁荣荣的眼中露出一份狠厉,道:“我们七宝琉璃宗....”

      “那是七宝琉璃宗!又不是昊天宗和武魂殿。就算是昊天宗和武魂殿,他们能派人立刻来到这里救你吗?”话音未落,莫承一把抓住了宁荣荣的脖子。“少用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跟我说话!懂吗?”

      “你!!!”宁荣荣说不出话来,只能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要不是墨家有规矩,非生死仇敌不可杀人,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

      莫承一把将宁荣荣丢在地上,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宁荣荣坐在地上,也忘了站起来,眼泪顺着她白皙的脸庞滑落。

      奥斯卡缓缓地走到她旁边,静静的看着她。

      “奥斯卡!”宁荣荣带着哭腔喊道。“你为什么不帮我?!你不是喜欢我吗!”

      奥斯卡那双桃花眼中露出淡淡的失落。他苦涩的一笑。

      “刚见到你的时候,你让我惊为天人,我相信,你长大后一定是个绝色美女,而且,那时候你流露出来的温柔,正是我最喜欢的,所以我不顾一切的追求你,哪怕我出身平民,而你却是七宝琉璃宗的贵族,我不在乎,可是,我发现我错了。”

      宁荣荣不明白的望着他。

      “因为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并不是让我放弃整片森林的那棵树。你是七宝琉璃宗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就算我帮你又如何?你只不过也把我当佣人而已。不好意思,我还是想做我自己。我想,七宝琉璃宗会有很多人帮你,也不缺我这一个吧。”

      奥斯卡本就是个聪明的人,早在莫承他们回来之前,就已经感受到了宁荣荣性格上的缺陷。实际上,谁也不知道,看似憨厚老实的奥斯卡,除了他那特殊的武魂之外,他的头脑才是最可怕的。

      作为聪明人,在明知事不可为的时候,会如何选择呢?

      知难而上?不,他没有那么执着,实际上,放弃才是最好的。

      “莫承说的话虽然有些过分,但是说的很对,如果你还是这样高高在上的态度的话,还是离开这里吧。这里不适合你。还有,如果你一直是这种态度,朋友两个字,将永远成为你的奢望。”

      奥斯卡也走了,只留下宁荣荣一个人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一瞬间各种情绪不断冲击着宁荣荣这十二岁的心,泪水无声滑落。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有过朋友吗?宗门里和自己同龄的那些孩子,见到自己的时候都卑躬屈膝,然后躲得远远的。

      朋友,只是奢望?

      不,宁荣荣突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恐慌。

      这一夜,注定是无眠的夜。

      ————————————————

      清晨。

      当莫承醒来之后,看到一脸阴沉的戴沐白,想必昨天晚上确实是气到戴沐白了。

      说实话,戴沐白身为皇子,却跟普通人们如此相处,确实让莫承很是喜欢。

      墨家最反对的,就是阶级制度。

      “醒了?”戴沐白看到莫承起床,随便打了个招呼。

      “嗯。”莫承点了点头。

      “吃早饭吧。”一边说话,戴沐白一边朝着门外走去。

      莫承也只好跟上。

      来到食堂的时候,唐三已经在吃饭了。这倒是让莫承很是惊讶,看来唐三的作息习惯还真是好。

      没过一会儿,小舞和朱竹清也来了,然后胖子也是一溜小跑的来到了食堂。

      吃饭早饭之后,上课的钟声响起,众人急忙来到操场。

      院长和老师们都没有到,但操场上已经站了一个人,正是宁荣荣。

      她那白嫩漂亮的小脸蛋看上去有些憔悴,眼睛红红的,精神似乎很低落。

      这次上课的依旧是院长大人弗兰德,莫承七人等了一刻钟的时间,这院长大人才慢悠悠的走来。

      弗兰德眼光第一个就落在了宁荣荣身上,但他却并没有问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说:“今天是第二课,奥斯卡呢?又睡懒觉?”

      唐三赶忙回答:“我早上出来的时候,他还在修炼,或许是入定了。”

      弗兰德皱了皱眉,“今天这堂课,没他不能上,唐三,去叫他。”

      也没等唐三回去,奥斯卡却急匆匆的从宿舍方向跑了过来。

      “奥斯卡!你是不是又想跑圈了?”弗兰德瞪了他一眼。

      奥斯卡赶忙摇头。“院长,你听我解释,我三十级了,我突破了,我魂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