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模特寒磊美体1

      “没事了阿姨,我先走了。”

      뒷 还没封给虹枫妈妈䄳再详细询问菑的机会他就转头跑了下楼,来到楼梯口,石竹画已经气喘吁吁的了಑,他杵刀着膝盖休息了一下,抬起手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快要9点了,给他发短信的人也没有说明具体的时间,没有时间再去找虹枫了,想到这里,他一咬牙继续朝小区外面跑去。

      哯却没有发现,在另쥧一栋居民楼的一处窗口处,一个身影看到了他的一举一动,从石竹画刚刚跑进小区欧十楠就看见他了,他也不清楚为什么本来应该还在旅游的石竹画突然出现在这里。

      但是,看见他一脸焦急饙的样子,欧十楠又不是傻子,肯定知道他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就在这时,欧十楠的܁手机响了起츹来,他拿出一看,是姚海棠打来的。

      他拿起手机接听后,然后猛然抬头看着已经快要跑到小区门口的石竹画的身影渃,他没来得及及多想,直接丢下手机冲下了楼,直接向着铻石竹画跑去。

      可是石竹画已经到了外屗面的街道了,他怎么茆追的上,石竹画打了辆出租车就上车走了,等欧十楠跑到时,石竹画做的出租车已经开出去有一段距离了,他也连忙拦下了辆出租车然后让司机⛠师傅跟꬐着前雊面那辆出租车。

      很不巧的是,出租车在行驶了一段距离后,就到了城市的主干道,现在这个时间点的主干道不堵车向那基本上都是不ᥢ可能的。

      ﲏ两辆䲻出租车都停在了拥挤的车流挰当中,石竹画所在的ﰾ出租车和欧十楠所做的的车中间还隔了十几辆车,现在车流基本上处于一个停止不动的状态,欧⪟十楠直接给司机丢了一百块钱然后就打开车门跳下车,朝着石竹画坐着的那辆出租车䇨冲了过去,可是就在他刚刚跑到一半时。

      红灯结束了,车流开始动了起来,前面石竹画⾦所在的那辆车顺着车流直接开到前面的路口转덒下去了,欧十楠一咬牙,再回头时那辆出租车已经也顺着人流开走了。

      他往后面看了一眼,后面一辆出租车也没有了,欧十楠一咬牙,现在再等一辆出租车肯定就追不上石竹画了。

      于是他直接一转头冲进了居民区,刚刚石竹画是往下转的,如果他直接ᱻ从这里抄近道下去的话应该还有机会堵到他。

      欧十楠飞快的在没有路灯的小巷里狂奔,因为不是主街道,所以这附近都没有安装路灯,欧十楠都是只能借助并没有鹸多明亮的月光模糊的看着道路往前跑。

       突然他好↣像是绊到了什么东西,直接让他一个人跌在地上,按感觉来看要改是这附近居民的自来水管,可是现在他也没时间去管这些了,忍着剧烈的疼痛直接爬起身朝着下面快速奔去。

      ……

      讲台上的老师看了看手表,抬起头对着教室里的学生道:“各位同学,今天的课就先上到这里了,大家回到家好好复习今天讲的题目,下课!”

      说罢,就开始收拾讲台上的教案和课本之类埢的东西,这时,一个身影直接冲出了教室,那老师都还没来得及看清,身影琢就消失在教᫕室门口外的黑暗中。

      虹枫直接就朝着教学楼后面冲去,教学楼的后面是片平摊的水泥地面,再过去则是学校的后墙,此时虹枫直接冲到了这里,因为平时很少有人来,所以这里并没有学校安装的路灯,虹枫只能借着冷清的月光看清周围的的事⭠物,可是,这里却并没有人,虹枫左看看又看看,确定了这里没有人在,他目光变得不⧀善,这也证明了他之前到教ᔩ室里的猜想。

      给他发短信的訹人应该也是在学校补习,在他打电话过去Ꝧ时那个家伙应该也在上课,所臆以一直用短信和他交流,现在那个人应该也껥和他一样刚下课,还没有来得及到这里。

      想到这里,虹枫从地上摸起半块转头握在手里,用这种方式把他引到这里,在他看来十有八九是找他麻烦的,必须先做好准备,到时候不管是谁来,别的不说,先照着他脑袋来一下按到再说话。

      就在虹枫盘算着要怎么直接放倒那个他还不知道是谁的家伙时,从拐角处慢悠悠的走出来一个읣人影,那人影似乎一眼就看见了现在还背对着他的虹枫,就直接有些故贸作惊讶的开口道:“哎呀,虹枫同学,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啊?”

      虹枫回头一看却是愣住了……

      ……

      石竹画已经到了学校门口,现在因为补习的学生已经下课勨了,所以学校门口的人也不算少,因为他突然的到来,让校门口那些花痴的女学生爆发出一阵阵小声的尖叫和议论,他也没在意这些,而是直接冲进学校朝着体͌育馆跑去,直接跑到体育馆内。  」

      因为是假期,所以学校的体育馆内一片漆黑뉘,石竹画跑进门,就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影蹲在体育馆内,似乎他也看到石竹画进来了,就站起身来,看着石竹画有些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哎呀呀,你这也来的太慢了吧,再不滶来我都쯉想回去了。”

      石竹画看着那个身影,从他的口气来看,这个人就是让他来体育馆的人,他刚想开䝨口问那个人他到底是谁时。

      突然就感觉后脑一震剧痛传来,紧接着石竹画的遺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倒틣了下去,伴随着疼痛,似乎还有些温热的液体从他后脑出淌了下来。

      ꍑ 石竹画艰难的移动视线,只看见他身后也站着一个人಺影,手里还提着一根棒球棍。

      됃 看着石竹画倒地,他身后那个身影朝着之前和他说话那个人吹了祎声口哨:“呼,搞定了,蘖你蕹说的应该就是这小子吧?”

      “没错了,不过你这下手也太重了,要是把他敲死了⟅怎么办?”

      “没事没事,我把握着分寸的,死不了,᪉最多昏了而已。”

      “去你的,昏了那就麻烦了,还要等他醒过来。”

      听着那两个身影此刻的交谈,石竹画想爬起来,可是后脑的疼痛让他浑身都提不起一点力气,就连想说话都ᵁ有些困难,而且他的意识也开始有些模糊起来。 

      那两个身影又说了一会,之前和石竹画说话的那个身影漫步走鼕到石竹画糗身边蹲下:“不过你也还真好骗啊,随便搞张那驱个贱人的照片就把你引来了,你说是吧,王子殿下。”

      说着,那个身影一把抓蜇起石竹画的翃头发把他的头提了起来,虽然石竹画现在的视线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但接着门口照进来的月光,石竹画还是清楚的看到了那个身影的容貌。

      是一个十分英俊的男人,此时他正一脸微笑的看着石竹画的眼睛,又接着对他说到:“哎呀,本来看在阿枫的ࡍ面子上,我是不想瀸搞你的,可是趀你为什么就是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我面前装呢?”

      石竹画咬着牙死死的看着那个男人,平时冰冷ᝌ的脸上此刻满是愤怒,就﵏好像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这个男人已经被他勒死了。

      只不过那个男人看着石竹画这样的表情,他却并不在意,而是继续一副无奈的语气和他说道:“眼神很不错,可惜就是没什么用,差不多也该说说正事了,今天找你出来呢,就是想告诉你一声,下个学期我不想在膉学校看见你了,如果你还要继续来的话,샴到时候就算我不动手也会有其他的人动手的,对了,你回去记得转告虹枫,让他自己退出校队,还有那个跟屁虫,他࿱们两个我也不想看到了,你也不想他们和你一样的下场吧?”

      听着那男人一字一句的说着下去,石竹画的意思已经开始有些不清醒了,似乎下一秒就要闭上眼一样,他把舌尖伸到牙齿之啊间,猛地使劲一咬솶,剧烈的疼痛感伴随着在嘴里弥漫开的血腥味使他又清醒了些,可还是没有力气开口,他咬뒚着牙,㘤对着那个뿪男人的脸上吐了一口ⴙ混合着鲜血的口水ꋭ。

      那男人一愣,还没来得及讚有什么动作,他后面站着那个身影就直接上前对着石竹画的肚子狠踢了一脚,石竹画被踢得侧过了身,胃识部的剧烈冲击让石竹画开始剧烈的咳嗽。

      “小杂种,你还敢吐口水?老子今天…홚…”

      那个身影正想冲过来继续对石竹画动手时,却被那个男人拦䉿住了,他一边拿出张面巾纸擦掉脸上的口水,一边拽着狲那个身影。

      见那男人也没有生气,那个拿棒球棍的身影也走到了一边继续看着。

      …䱏…

      欧十楠此时来到了学校门口,虽然现在很多路都在堵车,而且他一直在抄近道,但也只是能勉强跟上出租车而已,因为后面的路段车流量小了,他也直ゕ接就跟不上了区,只不过一跟곌了一段路,他也看出来了石竹画是在往学校去,所以他就直接跑到学校这边来了。

      此时的他,已经是一身的泥灰了,衣服和裤子也因为跌倒了好几次已经有些破烂了,下巴手肘和膝盖等位置更是已经有了血迹,他在校门口杵着膝盖喘了几口粗气,因为刚刚一直在奔跑,现在他的心跳的很快,他的汗水留到伤口里很疼,而且因为他以这种极端的造型突然出现,更是引的学校门口的学生都对他投来异样的眼光。

      欧十楠从来都不在意这些,他的视线扫视着学校,这个校礎区至少都有5000匟0平米,要是漫无目的的进去找根本不可能找得到石竹画,他的目光慢慢转动,最后直接落在一个在学校门口靠着大树站着的女鵖生身上。縸

      那个女生站在那里捂着嘴有些惊讶的看着欧十楠,别人都是正在走路突然停下来看着她的,而这个女生是好好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估计是她在等她的朋友出来ᝧ一起回去,如果从刚刚她就在这里,那她应该是看见石竹画往哪去了。

      齉 想到这里,欧十ﯵ楠快步向那个女生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