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影视

      说起唐氏门阀的买ᶶ卖,其实重头戏不在洛阳,而是在长安。

      长安作为洛阳陪都,却被十五万神策军镇守,可以说完全掌握在唐氏门阀手里。

      陪都只是一个虚名,皇室集团从来没把长安想象成自己的后院。哪怕是男贾铁蹄跨过黄河,闯到郑州城下⾲时,皇室也没打算撤退到长安。

      ⽒ 쾕当饤时陈太后的决定是,如若郑州丢了,就固守洛阳八关;如䫓若八关被破,再退守洛阳;如若洛阳也被破,那三大门阀与我皇室就共赴冉黄泉。

      陈太后并没有军事指挥才能,但她这股宁死不降的精神,却鼓舞抗战将士。当时西北地区,神策军与桑腊国势力形成拉锯局面;东边퍎男贾骑兵突破黄河防线,蚕食郑州,玄甲大将张云龙死战不退,可郑州城依然岌岌可危。在东西两方面同时开战的不利情况下,孟氏虎➛贲军、Ᵽ西门氏飞虎军,分别从荆州和淮南北上驰援郑州。一举击溃男贾胡兵玁,并跨越黄河穷追猛打,一直打到燕云十六州。逼迫男贾王耶律滔在云州签订“云州之盟”。将云燨州纳入梁朝版图。燕云十六州,虽仅夺回一州,但在当时也起到提振人心之作用。就连宿敌南晋都送来贺礼,裇礼书中称,此乃光耀神州之一战,可喜可ﭲ贺。

      当男贾人在河北战败之后,同盟国桑腊立刻呈现崩溃之势,神策军趁机全面反扑,从长安一直打到河西走廊。当战神祁东阳夺詐回酒泉、嘉峪关、玉门关、敦煌之后,桑腊王上表称臣,至此持续十年之久的抗战宣⇕告结束。众

      能挺过这一浩劫,梁朝四大军都起到了至⎯关喠重要的作用ꥏ,但唐氏门阀打得最惨,死的人最多,花的钱最多,欠的债也最多。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将桑腊一国击退。也难怪大司睋马唐振如此穷,却在朝堂之上依然腰板硬。

      虽然皇室在神策军中也安排了不少监军,可实ꋴ际意义并不闇大。如果皇室与唐氏真的闹翻脸,第一ᮾ批被干掉的就是那些监军。

      ᾕ 此时长安的税收,名义上一半归皇帝,一⨫半都归唐氏。可现在西北税收并不乐观。战逕争刚结束涓,城市凋零,百废待兴,人口锐减,这样的地方即便硬刮来一些民脂民膏,也会第一时间被十五万神策军拿ﺇ走,根本流不到洛阳城里来͎,包括本应该给皇帝的酎一半,也被唐振扣下。

      唐振对太后说,等以后西北建设绥好,这笔钱一定会⻡还。太后嘴上不同意,可唐振在这个问题上十分强横。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唐振燜绝不能让军队出问题,否则动퍾摇唐氏根基。因此太后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为难唐振。丞相孟丹青和御史䩝大夫西门真森也极少提起此事。

      而唐灵儿现在所掌握的经济财权,指的是清化坊东府财权힪。在得不到䱴长安늞方面资金支援䆹的情况鑴下,东㒺府一大家子三千八百口人的生活问题,真是让唐灵儿좡绞尽脑汁。而东府⼼只有一个大仓,仅有四十亿流动资金,全部被她拿׃去压货哄䰱抬物价。这时被孟氏财经掌权ﰗ人孟思勋刁难,迟迟不肯放货,导致唐氏东府现金全部被套牢,害得唐灵儿到处赊粮♼食。

      唐灵儿并没有说谎,在唐氏东府最㔾难的时候,曾有黑金主找到她,却被她严词拒绝。

      作为超级豪岺阀的掌权小姐,从小锦衣玉食,ꛆ众星捧月,心高气傲,更兼有郡主之名。这样的女子怎可能看得起“孔硕、段友德”之流。别说做买卖뷬,就是同处一室看上几眼,都觉得愧对列祖列宗。给唐氏丢尽脸面о。 ⸐ 壟 十五小姐认为,宁愿饿肚子,也不肯向那帮人低头。

      可她的倔强ࢋ还能䃕坚持多久,最后还是要看东府粮仓。

      如果粮仓续貱接不上,十五小姐极有可能去找二叔唐宁帮⹺忙。但那样做嗛,又鉎会让唐振失了面子。

      十五小姐左右藈为难。恰在此时听到消息,之前绝不肯让步的孟氏,竟然把放货时间提前四㕒十五天。唐灵儿还以为是自己努力斡旋的结果,玡其实不知那是安国公大司ႃ马唐振在背后与荆国公짺丞相孟丹青说了话。所以孟丹青才ű与孟思勋夜谈,放缓对唐氏压力。

      虽然椤放货时间提前,可还是有好长时间才能回收资金,此时十五小姐简直是度日如年,到处借钱也借不到,心貽情简直是糟糕透顶。于是对苏御这纨绔更是没心情理会。可以说是懒得搭理。只是安排苏御接替林婉留下的一摊,瀑而仓库那边早已被林婉打理得井井有条,六个小丫鬟也早已成为熟练工。苏御去了大仓,也就是个名誉主管。

      祓谁能ꦹ想到这纨绔竟然开仓放货,还以为这小子要败家,可把唐灵儿气得要死。

      但后来连续两笔款项进入东府银库,而运走的货物又如数送回,唐灵儿心中䞵已经有了些许变化。虽明知那ꁢ是洗黑金的买卖,可也不加飦阻拦。

      说来苏御这赘婿身份也是特殊,说他是唐家人,他却姓苏;说他不是唐家人,还住在东府掌权小姐的府里。由他出面办这样的事,竟让唐灵儿没觉得哪里不妥。

      这襄两笔钱使唐灵儿面临的许多问题迎刃而解。再也不用看孟氏脸色,也不用到处赊粮。用王珣的话说,咱家十五小姐这一月来可算受尽委屈,到处求粮,好似乞儿。姑爷来了ᇖ以后,倒是ᙐ让小姐不用受委屈了呐。

      ——

      苏御走后,小嬛被鮌喊来问话。

      “小嬛,姑爷除了忙生意上的事,他平时还干了些什么?都认识了些什么人?”唐灵儿拈起三炷香,站在佛龛面前。

      小嬛道櫁:“姑爷喜欢剑,家里带来的那柄剑昨天巡夜不小心弄丢쩣了,早先在铁匠铺制定一把,今日姑爷去取,姑爷说新剑还不错。姑爷认识ᰨ的人셼都是做生意的人,再就没别的了。哦对了,秋姑总喜欢和姑爷说话裹,一说话就眉飞色舞的……。除了秋姑,就是嫡长孙来找过几次。除了第一次出去喝酒,再以后姑爷都说忙,没怎么理会嫡长孙ፑ。”

      ␒ꚝ 唐灵儿对着一尊金佛拜了拜,把香插入香炉:“现在姑爷衣柜里有几套春装?”෮

      “一套,还是他自己带来埂的。”

      䢨 “哦,明日把姑爷身量告诉八姐♯,让唐家姑姑小姐们为姑爷做几套春衣。”

      ﶪ ⥐“喏。”

      “等等,姑爷喜欢什么颜色?”

      “嗯…,姑爷好像喜欢白色。小嬛发现姑爷昨天晚上动过那件白袍。”

       “晚上动白袍?那他白天呢?”

      ﶙ “白天不吒一定,小嬛取来哪件他就穿哪件,从不鑾挑剔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