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绝版十八禁

      接下㟰来的几日,宋余安一直在屋内习得指刀武技,独角城的大街上也依旧是戒备森严,百姓们纷纷叫苦连天。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五日,黑铁军ظ,护城军,三大ꊬ家族的护卫全都ᶌ出动了,也一直没有得到州牧大人儿子的消息。

      宋余安也在时刻注意着这一方面的消息,但也是一无所获,只知道后来黑铁军撤军时州牧大人愤怒不已,痛斥底下的将领无能。

      再到后来,独角城在今日又是迎来了一批尊贵的客人뇋。

      艳阳高照,风和日丽。

      今日独角城城门口,宋℮家族长宋庆早早的就等候在了这里,宋余安则ꓽ站立在他的身后。

      ᥭ正午时分,一道马呤声响起,只见从城门处进来一群身穿深蓝色长慓袍的年轻窥人,在这群年轻人最前面,是一位身材极其丰满的红衣中年女子。

      中年女子一头中短发打扮,面容倒是不输于那些精致的女子,只是整体形象却是极为的豪放,走起路来胸前的衣服仿佛要支撑不住了一般一抖一抖的。

      瞧见来人,宋庆脸上堆满了笑容,急忙迎了上去,大笑喊道:“老伙计你总算是来了。”

      那豪放中年女子见到宋庆,也是连忙大笑了起来,丝毫不顾及女子形象,上前与宋庆抱在了一起,胸前与宋庆撞了个满怀,令的宋庆都是老脸一红,赶忙放开那中年女子。

      中年女子倒是毫不在意,又텬是一把勾搭上宋庆的肩膀㈱大笑道:“宋庆你老了不少,不责过也更有男人魅力了许多。”

      宋庆脸上颇有无奈道:“你以为都像你一样能够永驻年轻啊,我们这些没成金丹的普通修士都会有老去的这一天的。”

      一旁的宋余安早就看的胆战心惊,内心直呼好家伙,这豪放中年女子竟是如此不守女德,你瞧瞧她这般行为,哪个男子能够接受貶的住考验。

      不过虽心里这般想法,但宋余安可没有真的怪罪这中年女子的意思。

      中年女子姓酒,一个奇怪的姓氏,不过她可是淑云洲北海学院的院长,是一位真正结成了金丹的仙檛人잇。

      ×

      엻 上一世中宋余安就是去到了北海学院修行,就曾得到过酒院长的车看中与指点,只不过这一世现在酒院长还不认识他罢了,但宋余安可是把她当做亦师亦友的关系。

      北海学院,挈在瀚庭王朝九洲之地的淑云洲,是淑云洲排名第一的学院,虽然在整个瀚庭王朝中名次不是쏸很靠前,但是在淑云洲内已经是绝对的霸主了,就连淑云洲的州牧大人都是要尊敬院长三分。

      上一世也就是在北海学院修行的时候,䥜宋髾余安得到了那本绝世功法《万道剑皇》,从쥴而修行日进千里,最终成为了人界的千古大帝,而这一世,宋余安也要去到北海学院再次把那本功法拿下来。

      “余安,快过来,给这位酒院长拜个礼。”宋庆往后招了招手,对着宋余安说道。

      宋余安连忙向前两步,拱手一拜,开口道:“酒院长。”

      那丰满的中年女子笑眯眯的看着宋余安,点了点头说道:“三个月从淬体境三层达到第九层,确实不错。”

      宋余安连忙谦虚道:“哪里,与北海学院的各位师兄师姐们还差了귕不少。”

      此话一出,位于酒院长身后大概有十几位身穿深蓝长袍的年轻俊男俊女们,此时都是心情舒展,看向宋余安的脸色从原本的无感变得善意了许多,他们都是北海学院的学院,此次是作洹为北海学院招新的代表去淑云洲各地收录优秀人才的。

      “不骄不躁,你小子以后一定有大成就。”酒院长哈哈大笑了起ߦ来,一只手毫不避生的拍了拍宋余安的脑袋,转过身再指向她身后一位同样身穿深蓝长袍的年轻女子,教训道:“㸿好好学学别人,哪像你,一有点成就就得瑟了起来。”

      酒院长身后的女子一脸无奈的应着“是,是。”,好﷏像对这种情况早已习以为常了。

      宋余安侧过身看去峳,入眼的是一抹绝色,女子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正是少女最绝伦的年纪,一身深蓝长袍也掩盖不住那诱人的躯体,眉目清秀,瓜子脸,配合着那三千柔软青丝,倾国倾城。

      一时间,哪怕上一世见过不少绝世美女的宋余安都是有些痴了。

      “你好,我叫柳青云。”年轻少女主动向宋余安伸出一只툵玉手来。

      宋余安这才反应过来,伸手半握住少女的手心,从容不迫的介绍自己,好酖在是有过两世经历的男人,倒是没让别人看出自己先前那点窘迫。

      柳青云,宋余安也认识这个名字,北海学院这一届的天才人物,뚕十三岁时就突破淬体境来到了筑基期,相比于宋余安的三个月提升五层㧉,柳青云的事迹可能更让人㐒惊呼不已,估计现在怎么的也突破到化神境了吧。

      上一世中,宋余安与柳青云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际,最多是宋余安远远的见过柳青云几面,那时候的宋余安还只是个普通没成룠名的少年,与柳青云这种天之骄子说话的机会都是没有的。

      没想到这一世这么早就见上面了,果然有实力还是会受人待见。

      “对了,那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了。”柳青云眉目如画,看着宋余安的眼神中无时不放着光芒,倒不是㊟说看上了宋余安,而是她天生就这般丽质,可能就会让别人产生她是在对自己放光的错觉。

      Ù 宋余安皱了皱眉,对于修士来说,修为是每个人最不愿意透露的消息,而眼前这女子瞧着挺聪慧,却是如此鲁莽的提问,宋余安不经对她的好感有些下降。

      一旁的酒院长一巴掌拍在了ऊ柳青云的脑袋上,疼得少女连忙抱住自己的脑袋叫痛,只见酒院长难得正经的看着柳青云,开口教训道:“哪有你这么Ő问的,记住了,以后不要随便问别人的修为,特别是你们还是平辈。”

      柳青云捂着小脑袋,可怜的回道一声知道了。这时酒院长又转头笑眯眯的看向ꪾ宋余安,不怀好意的笑道:“但我是长辈,你可以放心的告诉我了吧。”

      ﴛ宋余安心里颇有些无奈,好嘛,果然有其师父就必有其徒弟,柳青云是酒院长的关门徒弟,酒院长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宋余安还是清楚的,那先前柳青云的那般无理宋余安也就想的通㡇了。

      不过宋余安却是也信得过酒院长,毕竟上一世中教会了他许多本ﰗ领,本来宋余安也就没打算隐椀瞒,正准备开口时,一道宏亮的声音从不远处슿传来。

      “酒院长,我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第八层了。” 쟹

      众人顺뺢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位翩翩훀公子与一位商人模样的中年ໟ男子正往这边走来,先前出声的正是那翩翩公子。

      “雷沥,你来干什么?”看清㧒楚来人之后,宋庆朝着那位中年男子大声吼道。

      宋余安脸色也有些冷峻了起来。

      来的也是老熟人了,那商人模样的中年男子名叫雷沥,是独角城雷家的当代族长,翩翩公子模样的青年则是他的儿子,独角城这一代的佼佼者雷凌。

      ᭀ独角城雷家,是与宋家并列的存在,独角城内,宋家,雷家,韩家三分天下,是独角城的三大霸主,而宋家与雷家从来就互相不对付,两者谁都看不ҍ起谁。

      “怎么?今日酒院长来我们独角城招生,你宋庆可以来接,我雷沥就不能来接一接表示表示?”那쩬中年男子咧嘴嘲讽道。

      “你!”宋庆显然是被雷沥的无礼气到了,正准备开口怒骂时,身旁的酒院长拽住了他的手臂。

      那雷沥看到酒院长站了出来,一改先前嚣张的气焰,拱倛了拱手赔笑道:“有劳酒院长远行来到此地了。”

      酒院长倒是不在乎什么礼数,摆了摆手不耐烦道:“不碍事不碍事。”

      酒院长看起来颇为反感这个雷家族长,雷沥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他怎么也想不到,第一⋬次见面这酒院长就差把对他的讨厌写在脸上了啊。

      不过他还是휹只得尴尬的笑笑,不再多语,毕竟是雷家的族长,这点眼力见还是有得。

      就在这时,那翩翩公子雷凌倒是好像没有看出这里面的不对劲来,依旧一步来到了宋余安的身前,有些像죅教育晚辈的口吻般与他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傠不拘小节,总是藏着掖着的多没骨气啊,何况是一位如此美丽的小姐与你交谈,你还这么不识趣。”

      说着,雷凌转身来到了柳青云的身前,弯腰非常绅士的鞠了一躬,谈吐极为不俗道:“柳小姐,初来独角城,让我带你在城里到处逛逛吧,让你尝尝咱们独角城独有的风味。”

      一旁的宋余安翻了个白精眼,对雷凌的行为感到ظ极度尴尬。

      雷凌,雷家的天才代表人物,平日里给人的形象就是这般正人君子翩翩公子,一副极为教养的样子,实际上只有宋余安知道,他的雊内心可是个卑鄙小人啊,前一世中两人都被北海学院录为了学生,可是在一场学院检测中雷∩凌从背后偷袭了没有防备的宋余安,导致那场历练宋余安没有达到标准,不过说到底宋余安还是要感훿谢他,因为也正是雷凌的偷袭,让宋余安阴差阳错找到了《万道剑皇》功法。

      像宋家里的宋厉,虽然人很讨厌,但是至少他不耍心机,而这雷凌可就不同了,心里比外表脏多了,往往这样的人才是更可怕的。

      不过有一说一,雷凌的实力确实是独角城里独一档的,如今宋家除了宋余安外修行最快的就是二长老的长孙宋厉与大长老的孙女宋凡,不过如今煓的他们也才筑基期第三四层左右,而雷凌做为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却是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第八层꾩的实力了,拉开他们还是有一段距离。

      不过这也是因为雷凌要比宋▔余安他们大上一两岁的原因,修行的早,修为高一点自然还是解释的通的,要是单轮天赋的话,相信宋厉㽭不会比他差多少。

      按理来说,其实雷凌早该在去年就可以去学院进修了,也不会在这里与他们这些小一岁的青年争这个学院的名额,不过毕竟学院只规定了最小入学年龄十六岁,并没有规定再大点的岁数不能잂入学,因为修仙路上,大器晚成的真仙可不少。

      ኦ 宋余安最看不得的,就是雷凌的假正经还有臭屁了,这ﭏ可不,通过对自己贬低一番,说的好像宋余安小气一样,然后他在屁颠屁颠跑到柳青云面前耍威风显得大气,可不就是那小人的作风。

      ʧ

      可世间女子,不就喜欢这种做表面功夫的人吗。꽮

      于是,宋余安有些吃惊的看到,面对着雷凌的邀请,那美人柳青云只是歪着脑袋甜甜的一笑,似有些羞涩的回答道。

      㱓 “好呀”

      瞧着柳青云接受了自己的邀请,雷凌不为人察觉的扭过头看向宋余安,脸上满是得意之色,随后就带路往城里走去,柳青云则是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

      就连一旁的宋庆都是䀚有些着急了,碰了碰宋余安的놤肩膀,低声传话道:“你还在等什么?这么好的姑娘可别被雷家那混小子抢走了。”

      宋余安倒是在短暂的惊讶后一如既往的悠闲,看样子好像对此并不上心。

      那酒院长对此倒也没反对,只是看向柳青云大喊道:“记得早点回来。”

      旛 已经走远的柳青云回头喊道一声知道狆了,就跟着雷凌一同离去。

      宋庆看着宋余安无所事事的样子,生气的忙跺脚。

      就在这时,一旁的雷沥上前来,对着酒院长恭敬说道:“酒院长,不如今晚请北海学院的同学们娼一同来我的府上修行吧。”

      面对雷沥的盛情邀请,酒院长只是摆了摆手道:“雷族长的好意心领了,不ɗ过我早与宋庆说好要去宋府续上猣一续,下次吧。”

      被如此果断的拒绝,雷沥的脸上有些失落,不过好像又想到了什抝么,转头看向一搔旁的宋余安,倒是颇为和蔼的问道:“不知宋余安小友你如今是什么修为了呢?可否告知雷叔叔一声。”

      此话一出,不只是北海学院的学长学姐们看了过来,就连酒院长都是颇有兴趣的看着宋余安。

      宋余安心底冷笑一声,果然姜还是老的혡辣,雷凌那小子只顾及漂亮的女人去了,他老爹则是想⥀要套出宋余安的修为来,是怕自己会是一个意外因素吧횺,而且是要当着酒院长的面来问的,是为了让自己能够不隐瞒,毕竟有酒钓院长这个ꄱ前辈在,估计一般的青年就会热血沸腾想要묢在酒院长面前展示自己的实力,✨于是就把▾底牌曝光了。

      不过宋余安可不属于这一普通人范围。

       “雷叔叔,晚辈宋余安如今才筑基期第三层。”

      宋余安还是拱了拱手把境界压低了说道,虽说雷家与宋家关系很差,但宋余安还是表面上客客气气。

      果然,在宋余安说完之后,只见雷沥的脸上一闪而逝的不屑,却是被宋余安看在了眼里,倒是旁边的酒院长有些吃惊的一把抓住宋余安,狠狠的晃动道:“什么?你才筑基期第三层,你小子差劲的可不是一点点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