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被弄多了会死吗

      懡在白芝公馆冷冰冰的宣布참第二轮选拔制๥度的时候,拜芝尼懵了。 

      “바考生之间允许؝抢᝵夺号码牌,月底눀拥有考生号码牌数量前八百的考生成功晋级第三轮考核,其렏余全部淘汰。”

      “这次淘汰赛没有规矩。”

      “强抢豪夺绝对允껚许。”

      这䄷算是什么比赛?

      在选拔开赛前一个小时,拜芝尼大脑发白。

      “抢”这个词,在拜芝箖尼眼中陌生得紧。

      “抢”쬧很不优雅,“抢”也让自己显得狼狈。

      拜芝尼是家里的独生女,她前20年的生命里根本犯不着“抢”。

      㹄她畨和谁抢,她为什么要抢,有什么值得她抢?

      她从来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她的父母教导她要“谦让”要“与人为善”“遵守规矩”。

      所以突然之间,她롉需要在“没有规矩”的“强抢豪夺”的选拔中生存,拜芝鏫尼很不安。 铛

      姨 ……

      “小联盟第31天淘汰制昞赛正式开始,波琉赛迦能力者拓展基地向全部考生发出警报,听到럶警报后谵考生即可开始作答。”

      “第二轮考核开始,我们会实时为大鿽家更新考生动向。”

      礩 随着一声㴘刺耳的警铃在宿舍里炸开,听力极好的拜芝尼只觉得脑内嗡鸣。

      她还没有准备好,怎么一䈻个小时这么快……

      拜芝尼作为单体型,在听到开考铃声的那一刻,她的钥匙能力已经下意识开放了。躭

      蚉她和昔日的舍友在开着灯ᘲ的宿舍里你望我我望你。

      拜芝尼在那个晚上那个瞬间她还喀在犹豫——自己应不应该对自己的舍友下手。

      她们曾经那样的亲密,可是在淘汰赛制度公示以来,大家看向彼此的眼神是那样的生疏陌然。

      就在这个血液都要凝固的时刻,拜芝尼听到一个凄厉的声音从这栋楼某个方位爆发。

      “救命啊……”

      “救救我,这里有人杀人啊……”

      声音在膉走廊里面的穿堂风里震动,它们随着雨声一同灌入拜芝尼耳中。

      这就像一阵冬天的寒风,声音听得拜芝尼不寒而栗。

      ⬳ 在这声响起后拜芝尼感觉㏄空气中的味道变得微妙起来,如果说人的情绪可以释放出特殊的气味。

      拜芝尼她猜,现下她闻到的的味道就是“杀意”。

      拜芝尼站起来,她下意识驱使自己离开这个弥漫着杀意的房间。

      就在她快步走到门口⩸的时候潮,她感觉到身后一团能量快速膨胀,有东西破空而来直袭她后背㙞。

      푅“对不起,今天总有人需要牺牲!” 㦐

      对方在袭击她的时候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拜芝尼听得真切。

      她感受到背后气流的来向,气味表明对方ᱸ是自毚己斜对面上铺샬的姑娘。

      她们在几个小时前还很要好,现在对方直言咻为了各自利益,她要끩先一步牺ຄ牲。 횵

      多么反䊱转的人物。

      拜芝尼当时大脑一片混乱,她只是出于自保意识发动了钥匙能力。 軾 倯

      她只是感受到了对方攻击自己后背的ὸ意图,于是她转身并摶蹬了对方一脚。

      子害怕蟑螂的人在打蟑螂的时候会使出浑身的力气暴打蟑螂㰾直至它变成一摊屑。

      拜芝尼不知道自己起脚要用多少力去完成这本能的自保。

      렔她是单体型能力者,她的钥匙能力叫“跳蚤舞步”。

      跳蚤可以一跃跃出自身身高200倍的高度。

      而拜芝尼这个单体型,她钥匙能力集中强化的身体部位是双腿。췈

      쌆她的腿可以根据她的实际需要,在她身体最大程度解放时可䚮以씙发挥出她腿部200倍的力量。

      툎 也就是说,拜芝尼在状态全开的时候她的腿部接近微型炮台——触之则死。

      那一躓刻,在她踢中袭击自己的舍友那个瞬间,她想要把自己失控的力量收住。 ၗ

      可惜迟了,먪她只看见自驊己的舍友被自己一脚踹向窗那端。

      钢结构窗户拦下对方飞冲的身形,㺖拜芝尼只听见轰然一声。

      她的舍友趴地瞬间就被绿光缠绕,对方的考生号码牌在她虚化的身子里掉出来。

      看着那道传送的光冲天而起飞向ꎚ远方,房间里寂静了片刻,宿舍里剩余的人都化作翻窗逃生的黑影。

      她用五䬢十倍的力气,将舍友一脚踹至生命濒危,可能就因为这样拜芝尼的舍友都大难当头人人自危。

      一声雷鸣,拜芝尼后知后觉的瘫软跪坐在宿舍里,她看着那面被遗落㊺的考生号码牌。

      随着刚才的那声呼救,这一栋楼里的人不再守株待兔,他们澯开始自相残杀。䤵 鐵

      感受着着四周动静逐渐演变成拆楼的架势,拜芝尼大脑放空缓了好一会儿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木已成汲舟,舍友已经被她一脚踢进ICU病房,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拜芝尼挣扎着爬起来把那枚自己挣来的考生号码牌拿上。

      就在她犹豫要走宿舍的们还是步舍友的后尘쓄一跃而下的纨时候,楼上传来巨大的剁地另声。

      此时尤加利在与宾库快速过招풱,在拜芝尼听来楼上就像在跺桩。

      上面每爆发一声巨响,她额头上的天花板就会掉下来一些屑。

      就在拜芝尼做好决定打새算走宿舍门的时候,楼上轰然一阵天穿了的石破天惊。

      这动静吓得她都不敢从宿舍门口正面出逃,拜芝尼赶快跑到窗边从舍友撞出埔来框下跳了出去。

      涙 她䜮跳出去的时候,她头顶有东西破窗鱼贯而出,拜芝尼盯着被玻璃渣ꮹ子划到脸的危险往上瞧。

      雨夜里面,她头谈顶上方上面一大团黑压压的东西从一个窗户冲向另一个窗户。

      听到玻璃爆裂的声音,掉下来的玻璃又多了一⩤重,暆轰天裂地的声音第二次响起。

      ㇄ 睠罳在拜芝尼着地的瞬间,尤加利甩开宾库烦人的羽毛成功突围而出,连带顺⹩走了宾库斩获的考生号码牌。

      在地面狼狈ﱈ着落的拜芝尼只看到上面略过一个黑影,黑影身边缠鹲绕着在雨夜里会反光银丝。

      那个人影在空中一闪而逝,拜芝尼眼看۬着他身边的丝线一动,那青篂年的身形就跟着丝线往隔壁楼飞去。

       那个晚上雨夜有风,棏风把青年那头的气味带到拜芝尼这边。

      ꁚ 她☏一闻就发现,那个在܄楼上大战雨夜里面驭丝飞行泓的人正是第一个月因为嫌弃而避开她站的那位青年。

      拜芝尼没想到那位不起眼的家伙竟然有这番本事。

      在毫无慹遮挡裸露的地面站了一会儿后,拜芝尼被雨淋清醒了。

      她要开始靠自己的手挣属于自己ㆌ的考生号码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