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ee2019

      很快,匆匆赶回的护城卫各大家族首领汇聚一堂,对龙不归的死因做起了分析。

      “空星瞳,你说,龙老大到底是不是你杀的!”岳凌天愤怒的盯着一身红袍的空星瞳。

      “老岳,说话要有证据,小瞳➮和你龙老大旇无冤无仇的,干嘛要杀龙老大?”古英杰。

      抎 “渲就是,话可不能乱说。”呈萧附和到。

      “龙老大的功夫大家是知道的,若非熟识之人,怎么可能毫无뻲声息的杀了他嶾,即便是偷袭,有这个鮰本事的整㽯个天龙帝国恐怕不会超过一掌,而空星瞳绝对算得上一个,同时符合这两个条件的还会有别人吗?”岳凌天说到。

      “天外有天,别把天쿁下人看扁了,照你这说法,我岂不是也有嫌疑?”木清风有些不悦。

      “敟木督军真会说笑,谁不知道龙老大对您青眼有加,既把宝贝女儿许给了您,又将护城卫尽数交到了您手上,有这样的岳丈大人旁ꞵ人羡慕还来不及,您又쑿怎么可能自毁长城,可空星퍹瞳就不同了,谁知道他是不是因为龙老大没有推举他为护城卫浪督军,而怀恨在心痛下杀手,您不可不妨啊!”岳凌天闻言赶紧⺩谄媚的说到。

      “哼!읛”空星瞳冷冷的看着岳凌天。

      木清风轻轻敲了敲桌子:“此事就到这里,不可再胡搭乱猜测,我们莫班要自乱阵脚,中罌了敌人的离间之计ᗍ!”

      当天夜里,林海花都外的枫林中。

      “查出来了吗,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目前还没有消息。”

      “星该死,要不是四大᤭天王全都῵不在,总坛怎么可能会覆灭。”

      㠻 ʃ “不要轻敌,能在恿一夜间尽屠十三杀,对方绝不简单。”

      塃“老大,咱们现在怎么办?”

      “既然总坛没了,任务取消,蒆先去䱪最近的分坛等消息!”

      뵲 夜幕下,六道身影瞬间消散。

      由于相距太远,天龙帝国发生的许多事对蛮国来说都是影响甚微,即便是号称天龙最强刺客组织的血衣楼总坛被挑这样的大事也毫不例外穑。 ⫺

      尤其是蛮国最近发生了一㘄件了不得的大事。

      “号外,号外,大蛮万物馆开放,据专家透露,这콸次的展品将彻底颠覆兽人的历史!”卖报小童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报纸,一边呼喊。

      ……

      金色,富丽堂皇的金色。

      整个大蛮万物馆气势恢宏,往来游客络绎不绝。

      此时大厅聚集了无数兽人,万千好奇的目光紧紧盯着台上的数十架古籍。

      馆主缓缓向前迈出一步,铿锵有力的说道:“骍看大家都很急切,我就直入主题了,众所周知,有关兽人的记载,最早枔出现在大瘟疫时期,相对于大灾难时期便出现的翼人,巫妖,古树,天龙等众多种族都要晚的多,但是在잟众多兽人专家的不懈努力下,我们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䚵 唽“什么䟹秘鐝密!快说啊?”

      “就是啊,卖什么关子!”

      싯 韾 馆主摆了摆手:“咳咳,大家稍安勿躁,听我说姷,肾你们看我身后的䘤这些书了吗,这些书分别来自不同领域,涉及了各个行业,其中却记载穉了一件相同的事情,那就踛是,曾经有专家发现某操墓里惊现갚两个头⼰盖骨,最终经考鉴定뼞,其中一个是他长大后的,另一㟅个是他小్时候的。因此专家们推断这个某操乃是㖿一位蝶族,或者蚕族的兽人뾄。”

      ❿ “某操?”

      “这名字还真奇怪?”

      “没听说过!ᧁ”

      馆主带着歉意:“抱歉,由于文字差异,我们的专家只能ү确认那个人的名字中最后是一个㰡操字豲,至于前一个字还没有破译出来,所以暂时称为某操。”

      璴 “这某操是蝶族䭜,或者蚕族又能说明什么?”

      “就是Ձ啊,蝶族和蚕族的荂人多了,有什么稀奇?”

      쒑“某操是兽人和你们宣传㹚的颠覆兽人历史有什么关系ٛ?”

      馆主拉了拉衣襟,定了定神,㛆朗声砒说道:“蝶族,蚕族并不稀少,发现个墓不是什째么大事儿,推断出书中记载的某操是兽人这件事儿,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关键在于,经过研究,专家们确定这些书是在大灾难时期之前,由远古人类留ڀ下来的!”

      듹 “天哪!”

      “远古人类!”

      “大灾难时期之前!ꜹ”

      “这不是说明⁡,兽人듯在大灾难时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哈哈,搞不好我们兽人才是现代人类的祖先。”

      “必须把这消息传出去,让꘱那些整天叫嚣着自己历史悠久的翼人杂碎们好好看看겚。”

      “还有骄傲虚伪的練天龙人。”

      “对,看以后谁敢再说我们兽人族是杂种变异没有传承!”

      万物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翼人们真的会在意这种无聊的事情?”月鸣螅轩疑惑。

      “那群鸟人,平日里总宣称自己是造物主的代言人,自认为是现代人类的起源,若知道兽人的历史远超他们,一定无法保持平静。”苏西平捏了⥘捏下巴。

      “准备的怎么样了ᒴ?”罗小蛮淡淡的问道。

      “一切就绪瓓。ຖ”尘玄冰摇了摇手里的折扇。

      ᱶ “好,那就再添些柴!”小蛮点了点头。

      …… 댰

      “号外,号外,惊天大发现,兽人曾与远古人类共存,翼人ⵯ果然不是人类起源。”

      ﶨ “号外,号外,物种进化再添新证,造物主也许并不存在。”뿲

      ……

      一直Ꟛ标榜自己为造物主的代言,翼人们从未想过,高贵的自己竟然会有被野蛮粗鄙的兽৆人嘲笑讽刺的﭂一天。

      겧 尤其是在他们一直引以为傲的,关于人પ类起源的问题之上。

      再加上大皇子雷鸣也战死在了可恶的兽人手中,还有四十多万将士游魂无归,老皇也因此悲痛交加而离世。

      最关键的,作为新皇雷云正在为翼人国混乱淐的局面和自己这该死的名声头疼。

      当听到兽人国传来的消息䖠,雷云ҫ高兴的几乎快要跳起来了。귯

      ꮏ就在兽人国万物衳馆发生的事蝎情在翼人国内传开时,雷云在朝会上正式向蛮国进行了宣战。

      随后便开始了西征军队的筹备与组建。

      然而,宣战之后,对噂于西征的将领雷秳云却迟迟没有定下。

      덪 事实上这位新皇连西征的粮草与路线都没有进行规划,新征来的军队由其亲自训练,指挥并接管了翼人国皇城的城防工作。

      接下来,翼人国内原先支持雷鸣的一些老将们慢慢的被新的将军取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