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直播链接哪个网站

      我找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中心花园,图书馆,二灶,六系教学楼,这些李梨常去的地方,踪影全无。一天上午,我骑车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日已偏西,早过了午饭时间,却无心思吃饭。锁好车,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走,不知不觉,走进一系阶梯大教室,就是我们大一大二合班上大课的地方。临近毕业,教室里早已空无一人。突然,在当年大帅哥讲高数的教室,赫然发现了李梨,独自一人,坐在当年我给她讲题的位子上,默默的流泪。

      我冲进去,不由分说,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泪水夺眶而出。李梨大吃一惊,继而再也控制不住,号啕大哭。以往矜持、娴静、温柔、优雅的形象,一扫而空。

      “李梨,你要急死我吗?你怎么这么狠心?”

      李梨不说话,只是不住地吻着我汗水与泪水交织的脸,抚摸着我的胸膛。座位前面长条桌上,摆放着一镙厚厚的稿纸,按时间排列,那是我给她讲题时,我写下算式的稿纸。那是我大学里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畅游中国评:可叹】

      “你不是一直说想要我吗?我同意。你去开房吧,今晚我属于你。”李梨把我的手放在她胸膛上,平静地说。

      “你说什么?你同意跟我去青岛了?”

      李梨不回答。反而说,“你我相爱三年,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给了我无数美好回忆,我愿意把我的处女之身交给你,这是你应得的。”

      我明白了李梨的意思,她这是在诀别。

      我一咬牙,一狠心:“那你同意下月跟我结婚吗?下月就毕业离校了。如果你同意,今晚我们就洞房花烛。结婚后,我去青岛XX工作,每周回临沂,与你团聚。”我是有原则的人,底线一定不能突破,其它的,无论多么艰苦,困难,我都能承受。这个底线就是收入、事业,没有这个,我给不了她幸福。

      李梨凄然一笑,摇摇头。

      “你为什么一定要回临沂,我始终弄不明白,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不相信是爸爸逼着你一定要回临沂。就算是爸爸逼你,你可不可以这一次不听爸爸的,以后给他解释?好,就算你要回临沂,我现在就向你求婚,请你嫁给我,下月就结婚。婚礼来不及操办,或者父母不同意,也不要紧,我们先领证。你就是我的妻子了,受法律保护,任何人不同意也没用。我在青岛工作,一样可以给你和孩子幸福的生活,让你爸妈帮你带孩子。几年之后,我把你、孩子、你的爸妈,一起接到青岛。就算幸福来得晚一点好了。”

      李梨的眼睛里突然有了光彩,然而,稍作沉思,依然平静地说:“今晚我属于你,明天,我们分手吧。”

      她选择不解释,那就绝对不会说。李梨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有时有主见到任性。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不,今晚我不能。”我给她理好凌乱的头发。

      “你不爱我吗?”

      “我爱你,正是因为爱你,我才不能这样做。”

      “正因为我爱你,所以才跟你分手。”

      小说里编造的故事,居然让我们遇到了。

      她不想构建一个两地分居的家庭,现在一个月不见,就足以令两人崩溃。这或许就是李梨提出分手的原因。

      临沂距青岛几百公里,以当时的交通状况,只有长途汽车,每个周日回临沂,根本不现实。长期两地分居,对两个人都是灾难,而不是幸福。还有孩子的教育,长期见不到父亲...,所有这些,都是不可能解决的难题。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那只是婉约的宋词,秦太虚弄来骗人的。我和李梨都是现实的俗人。不能朝朝暮暮,也只能是悲情。可以预见的悲情,是李梨所不能为的。

      下午开始阴云密布,不久下起了雨,淅淅沥沥。我望着窗外,偶而走过一对情侣,两人打一把伞,肩并着肩,脑袋靠在一起,不知是大二还是大三。

      “你在这等我,我骑车回去拿伞,5分钟回来。”

      我拿回两把伞,李梨仍然坐在那里没有动。

      “我去洗洗脸,你给我梳梳头发吧,然后,把我的手握暖和。”李梨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我不想最后留在你记忆里的,是这样一幅哭得花猫一般的狼狈相。”

      李梨去卫生间仔细洗好脸,还好,带了小化妆盒。李梨对着卫生间大镜子,缓缓地化好妆。一改往日淡妆,淡红的粉底,鲜红的口红,清晰的眼线。

      化好妆,李梨重新坐回那个座位上,“我们从这里开始,也从这里结束。”李梨递给我梳子,“你给我梳梳头发。”

      象往常一样,我给李梨梳好头发,转过身,把她的两只小手握在我温暖的手里,那一刻,我恍惚在梦中,面前的李梨,如梦如幻,凄美动人,就象是我的新娘子。我抚摸着新娘子的脸,顺着颈项抚摸着新娘子圆圆的肩,等着李梨把我的手拿开...

      “你抚摸哪里都可以,今天我是你的妻子,爱你的妻子,不会拒绝你,这也是作妻子的义务。明天以后,我们就不会再见面了...”

      “喀嚓”一声巨响,外面一个炸雷,把我从梦中惊醒,我一定神,一掌拍向面前的三合板窄长条桌,桌面粉碎,木屑扎进了我的手掌,鲜血留在桌子上,我狂吼一声,冲进大雨中......

      我没有拿伞,也不去骑车,走在大雨中,任凭雨水落在我的头上,身上。雨水冰凉,我却没有感觉。路人看着我,以为我疯颠了,有好心的同学,过来跟我一起打着伞,我一把把他推倒在地,“不用你管我,滚...”

      “李梨,李梨...我的爱人,难道就这样失去你了吗?该死的老天爷,你为何这样不公?我爱李梨,她也爱我,你为什么不能让我们在一起?”

      1993年,7月。

      从那天之后,我果真再也没见到过李梨。

      离校那天,我早早到15号楼找她,为她送行,不想安然却说,李梨提前两天就走了。

      (4.3)青岛入职

      坐火车离开北京,直接到青岛XX集团报到。18个小时的火车,整整回忆了18个小时。从偶遇到分手。我竟然能够回忆起我们俩在一起的每一件事!甚至是我讲过的高数题。

      再见了,北京理工大学,此生最快乐的地方;再见了,北京理工大学,此生最伤心的地方。

      下了火车,辗转公交,进了厂门,我口袋里只剩下两毛七分钱。青岛,也算是山东的一线城市。而我,与叫花子无异。

      干部处发了工作服,居然,还发了150元的“安家费”。150元,对于我,是一个天文数字。拿到钱,我立刻想到,我要给李梨买个礼物。

      大学三年,我从来没有送给她任何礼物。有一年,李梨生日前一个周,宿舍老大给她女朋友买了一束玫瑰花,我软缠硬磨,终于从他那束花里,抽出几朵小的,还有两个花骨朵。去李梨宿舍送给她,李梨很吃惊,奇怪我怎么有钱买花,还提前一周送她,我偷偷地说是跟老大要的,李梨仍然高兴而且激动,特地找了个酸奶瓶子,装上水,放在书柜上。整整放了一个周,直到花瓣都落了,才恋恋不舍地扔掉。现在我有钱给李梨买花了,可是,我怎么送给她呢?就算我敢送,李梨也不会要了。李梨,李梨,此刻,你知道我的心情吗?

      从入厂的第一天起,我的伙食从地狱变成了天堂。每餐一份排骨或者鸡块或者牛肉,而且,让我震惊的是,免费!个人只是象征性的,每月花几块钱,买馒头票,工厂这么做,是为了不让职工浪费粮食。

      可是,我完全没有在天堂的感觉。每次看到鸡块或者牛肉,我就想起李梨给我打的饭。想起李梨拿着小勺,仔细挑煮得最烂的一小块,慢慢地吃。然后,看着我狼吞虎咽,看着我吃,比她自己吃都高兴。

      实习阶段,工作并不紧张。周日,我总是坐一小时的公交去前海,坐在栈桥边上,每看到一个瘦削、长发及肩的女孩,总是看着她从远走到近,确认不是李梨,又看着她从近走到远。从日出坐到日落。

      初冬,又一个周日,我照例去前海。日落时分,天空忽然飘起雪来。刹那间,大地一片白茫茫,苍翠的松树披上了白色的外衣。我坐在石头柱子上,扣上羽绒服的帽子,并不想离开,因为,我想起了与李梨一同看雪。

      那是大三冬天的一个周日,我俩一早去长城,晚上回到学校门口时,食堂已开饭一刻钟了。恰在此时,天空开始下雪。雪花象鹅毛一般洒向大地。校园里一片银装。中心花园的凤尾竹,愈加青翠欲滴。李梨异常兴奋,非要拉着我在花园赏雪。

      爬了一天的山,正饥肠辘辘。而且有一段,李梨爬不动了,让我背着她。

      我拽着她走,“我的大小姐,咱们先吃饭好不好?”

      “我不,我要看雪。”

      “等咱们吃完饭,地上雪也厚了,再来赏雪不好吗?”

      “我不,我就要看雪。”

      “那,我去打饭,拿到这儿,你边吃边看?”

      “我不,我不吃饭,我就要看雪。”

      李梨要是任起性来,那是八百头牛也拉不回来。

      “那你自己在这看吧,我吃饭去了,懒得管你!”说着,我独自离开,一转弯,我躲在竹子后面,偷偷地看她的反应。

      李梨坐在长廊的木头栏杆上,专心看雪,理都不理我。

      过了5分钟,李梨没有反应,我只好回到她身边。

      李梨嘻嘻一笑,“我就知道你不会走!”

      “唉,小白兔,我就不明白了,雪有什么好看的?让你废食又忘累。”

      “你不喜欢雪?”

      “我喜欢,我只知道一场大雪,明年小麦丰收。”

      “当然。那是农民伯伯的喜悦。除此之外,你看不到下雪有多美吗?”

      “除了肚子咕咕叫,淋得一身湿,我看不到哪儿美!”

      “你看这校园,这凤尾竹,这针叶松,多么有诗意啊?”

      “我们是工科,不是文科好吧,我的姑奶奶,你难道还会吟诗不成?”我脱下外衣,给她严严地罩在身上。坐在这冰天雪地里,我真怕她冻感冒了。

      坐了有二十分钟,李梨仍不想走,再不走,食堂可要关门了。

      “小白兔,你说这儿有诗意,那你吟首诗我听听,限你五分钟,要是做不出,跟我去吃饭!要是做得出,我陪你看到天亮。”

      “一言为定。”

      李梨在嘴边默念了一会儿,缓缓吟道:“

      柳絮因风起,万籁此皆静。

      入夜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回校仍垢面,悄立观雪景。

      青竹变琼枝,万树梨花影。

      雪霁人踪灭,惟我踏雪行。

      急扫衣上雪,伴君找餐厅。

      李梨嘻嘻一笑,匆忙收尾,和我一起跑向餐厅。

      青岛栈桥的雪,比北京更有诗意。可怜我形单影只,空对这良辰美景。忽忆李白《秋风词》,仿作《冬雪词,思李梨》

      冬日落,冬雪明,

      雪花聚还散,海鸥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情此景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寄工作兮无所依。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李梨啊,我的恋人,你要是在,我一定陪你看雪到天亮。临沂是否也下雪了,你是否也在赏雪?冷不冷,手凉不凉呢?爸爸有没有给你暖手......

      几个月之后,终于从安然处要到了李梨在工厂的电话。在XX集团,偶尔有机会打长途,我给李梨打电话,李梨很平静,说在工艺处实习,我们聊一些实习的趣事,但李梨绝口不提过去,更绝口不提未来。我也不敢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她从不主动给我打电话。

      半年之后,李梨说她已离开了工艺处,新的工作部门没有电话,让我不要给她打电话了。我给安然打,安然说李梨的同事给李梨介绍了新的男朋友,让我不要再打扰她。我打电话只是关注她过得好不好,对李梨已没有了非分之想,但我不相信她这么快就交新的男朋友。可是,我也不好再问。

      此时我也正式上岗,无比艰难的目标,异常激烈的竞争,夜以继日的拼命工作,让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再想李梨,只能把全部的时间与精力,放在了工作上。工作之余,看到漂亮的青岛大嫚,我就象一头健壮的公牛,将铁犁拉到田地的尽头,看到了田梗边上,一丛娇艳的牡丹。【畅游中国评:爱的越深,受伤越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