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播放器AV

      这时,孟芈笑吟吟地看着嬴政,见嬴政不语,眼珠子滴溜一转,视线下移到嬴政腰间,开始找话说:“公子,听说你先前参加宗室考核,君子六艺全是优等,还得到了名剑泰阿,这是真的吗?!㘯” ⸽

      孟芈眼睛里亮晶晶地,美目里全是嬴政的倒影,像是⨞个忠诚的︴小迷妹。

      “是有这回事!”相比较孟芈的激动,嬴政的反应就很平淡,淡然自若,一笑付之。

      恰逢这时,一侍者端着托盘,上陈精美的酒壶,来到亭下,将托盘中的美酒与几碟小菜放在了桌案上。

      见此,嬴政嘴角竉的笑意,更加浓郁了些。

      僜“哇틈~~”孟芈的回应就很是直观,晶亮的双眼闪闪发光,其᫻中尽是崇拜和亲慕:“公子,自从武王嬴荡之后,数十年间秦国宗室再也没有一位公子能够拿到六艺全优的成绩,更有泰阿服主㡬,公子实在是太厉害了!!”

      劅“哪里,只不过是考核监督的ﱬ人要求没那么紧罢了!”嬴政微微一笑,解释了一句。

      只是,嬴政的解释在旁人眼里,就成了谦逊的表现!켲

      “公子你不用谦虚的,这六艺其一能得优等的人都寥寥无几,更何况公子全是上优!”孟芈娇笑着说道,对嬴政的“谦虚”表现更是合팹意,不禁多说了两句。

      “……”对此,嬴政哑然失᰼笑,也没⍻再辩解。

      只有嬴政知道,自己说得可不是谦虚话,那是真的……不葐过这种事情ᢢ,嬴政自然不会说出来。

      孟芈说着,拿起旁边的酒壶,为㧖嬴政斟了后一樽。

      “孟芈听说,这恬合居的浊酒虽不如合信酒楼的美酒吃香,但是却别有一番风味。公子~请!”说着,孟芈抬起自己面前的酒樽,美目注视着嬴政,轻轻一ꮲ笑。

      嬴政见쾩状,嘴角微扬,笑着对举,橩遥遥相敬:“请!”

      孟芈浅笑回应,抬起胳膊横在面前,仰头将樽中酒饮下。

      见孟芈举杯,嬴政猛地欵扭头看向院门口,一道身影正鬼鬼祟祟地盘踞着,见到嬴政看过来,立马离去,不敢逗留。

      “哼!”嬴政微不可察地冷笑了声,见那人离去,抬起手臂遮盖,㋿在袖子的遮挡下,将酒樽中的酒液倾倒在了衣袖上,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刚刚饮尽一般。

      这时,孟芈也喝下了自己杯中的酒水,张开小嘴哈了一口气,酒香扑鼻,更有一分火热,冲得孟芈小脸儿红润,更艳丽了几分。

      孟芈见到嬴政放下杯子,还以为对方已经喝下,当即又为嬴政填满,笑着问道:“公子,孟芈与你一同饮酒,不比嬴凡他们差吧?”

      㲅 嬴政闻声笑开,顺着孟芈的语气说道:“不差~不差!”

      “嘿嘿~~”见嬴政也赞同,孟芈笑得很开心,少女心思活泛,趁热打铁,紧跟着问道:“那公子,你以后若是有空,孟芈还陪公子一同出来饮酒谈心,公子可愿?”

      ⫽瞧见孟芈又害羞又装抯作淡定的模样,嬴政笑着点头,和声应펎准:“若是再有空闲,未尝不可!”

      只是,嬴政心里却有些怅然:只怕以后,没有这个机会了……

      嬴政的心思未曾浮于表相,孟芈对此全然不知,只不过见到嬴政应允了后续的外出相约,这让孟芈的心中激动不已。

      “公子,孟芈再请一杯!”兴奋之耕下,孟芈再次举䗦杯,朝着嬴政举樽相邀。

      䉘 “孟芈,在外횘面莫要贪饮杯中酒,醉了就不好了籙!”见孟芈又要饮酒,嬴政心平气和地劝道。

      哪知,孟芈对此不管不顾,反而还有些调皮:“有公子在,即便孟빪芈喝多了也不怕,公子会照顾孟芈的!”

      嬴政笑了笑,没有搭话,看着孟芈将樽中清酒一饮而尽,面上虽泛着红润,眼中却似有些困顿乏力,顿时心中䛺微凛。

      这么快?!

      “公子……”这时,孟芈仰起头,脸上虽有困乏,但却带着些许妩媚,眉眼迷瞪地看着嬴政,问了句:“公子,你是不是觉得,我父亲是……是敌对之人?”

      “……”嬴政眼睛微眯,心中开始思索孟芈这话的含义謃,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公子,其实不是这样的!”孟芈急切地出声辩驳:“父亲是……是……”

      说着说着,孟芈眼睛忽闪,娇躯晃了晃,径直倒在了嬴政面前,不省人事。

      嬴政看着陷入昏迷的孟芈,脸上波澜不惊,眸光微微闪烁了下,扭头看向院门处,出声道:“进来!”

      话音Ⲫ刚落,一人自门外进入,来到嬴政的面前,恭声道:“小人罗夫,见过公子!”

      “你就是楚国密探身边的那个人?”嬴政问了句。

      “正是小人!”罗夫恭谨回应。

      “嗯!后儒控制住了吗?”嬴政㉅问起了今日最为重要的角色。

      “公子放心,已经制住了,公子随时可以提见!”

      “不急!”嬴政看向孟芈:“先安排一个厢房,叫些侍女为孟芈灌下解药,等她醒了再谈论这些事!”

      “喏!”罗夫躬身领命。

      清静的小院,复归于寂静。

      太阳西斜,天色渐暗,夜晚将至。

      沀 赵使驿馆附近,一队城卫军正尽职巡逻,不多时就来到了街道尽头。转过角,蓦然与另外一队巡逻的城卫军迎面相对。

      见到迎面而来的同僚,ᚚ领头的什长看到对方的领头人后,直接乐开了笑脸。

      “阿泰,你怎么跑这边来了?”什长笑着打招呼,看上去与对方的关系不错。

      “老邢?”名唤阿泰的另一队城卫军什长,此时也是满脸的诧䗠异:“你也巡视这几条街吗??”

      헵“那可不!”听到阿泰的疑问,老邢当即肯怗定出声:“头领定下的,正三街都由我们队巡视!”

      阿泰闻ʖ声,顿时就有些郁闷,闷声说道:“既然都有你们了,干嘛还让我们队也巡视这几条街,我还想早早回家抱我家崽呢!”

      “嘿嘿鮓嘿~~”老邢ᜓ嘿然一笑,忍不住打趣了两嘴㔊:“你小子真没出息,守着你那婆姨跟守着宝一样,害怕被人偷去不成?” 攽

      “嘿嘿~~”阿᮶泰脸蛋一红,严密的头盔也遮盖캹不住那一抹羞红。

      害羞过后,阿泰再次问道:“哎老邢,쑄你知道头领他们是怎么回事吗?干嘛派我们这么多人看这几条街?我听说其他队也有不少在这附近,难不成这地儿有什么贵人?”

      “嘁~什么贵人!”老邢一口唾沫啐出,老脸一扯,骂骂咧咧地说道:“还不是前籷几天,头领晚上带队巡逻碰到一帮黑衣人,据说对方手里还有弩机呢。”

      “哪里来的黑衣人啊~~居然还有弩机?!我进城卫军快八年了,我都不知道弩机长什么样띯子,这些人什么来头啊?”阿泰听了这消息,顿时惊讶不已。

      “谁知道呢~~”老邢埋怨了句,随即紧跟着又道:“结果第二天赵国使臣就⧮向王上举发,说是遇上了刺客ꋋ,然后王上就令我们城卫军在附近加紧巡视,保障赵使安全!”

      “什么玩意儿?搞了半天我们是为赵人看家护院啊??”一听这话,阿泰立马就有情绪了,心里很是别扭:“他们赵人自己没有护卫吗?干嘛要让我们拱卫~~!”

      “你小子哪来的这么多尿水话?没听传言吗,王上有意跟赵国结盟,况且赵使前些日子遇刺,这可是我们咸阳城的治安之患啊!”老邢笑骂两句,看着撇嘴不屑的阿泰,挥手拍了拍对方肩膀宖,笑着说道。

      “走,跟老哥去放个水,顺带歇一会儿。”

      “歇?”阿泰眉ല眼一挑,有些疑惑地问道:“不巡逻了吗?”

      “给赵人护卫,你还那么认真干鞁嘛?”老邢反问一句,满脸的不在ꌌ乎。

      “嗯……”阿泰想了想,好像是这个理,可是……

      “不是,那我们要是偷闲被抓到,那可是要受罚的呀!”阿泰对此还是有些担心,并劝说老邢放弃摸鱼混日子的想法。

      哪知,老邢对此更是大笑出声:“哈哈~~看把你小子给怯的,头领现在估计还在营地呢,哪有空来监督我们ḗ巡视?走走走,老哥带你去一家小摊尝尝鲜~!”

      “那~~好吧!”权衡了良久,终归还是被人劝动,跟着老油条打混去了盋。

      宖 “兄弟们你们先歇着,等会儿我回来给大家带热乎团子!”老邢朝着在场的二三十弟兄吆喝了两声。

      “好嘞~~什长慢走~~”两队城卫兵㼀士,皆嬉笑开来,对此很是上道,看来也不是头一回了ڿ。

      “什长~~我要肉馅的!”更有些活宝,已经开始了吆喝。

      “哈哈哈~~好!等着我回来!”老邢对此见怪不怪,一点儿也没有官僚之气,亲和地笑谈点头。

      随后,就见老邢跟着阿泰两人,顺着另一条街口溜达了过去。

      原地的两队二三十城卫兵士,这时也将手中戟戈靠ࢊ墙放置,三五聚堆,盘腿坐地,闲聊歇息。

      只是不多时,远远又是一队兵士快速逼近,领头的更是身着轻铠,看上去等级不低。

      “我去头领来了,快起来快起来!”

      一眼尖的小兵远远瞄到亮光,顿时顾不上跟周边儿人扯淡了,连忙将所有人叫起来,拿袵起四散歪倒的兵器,列队站好。

      ꋛ那一队兵士逼近,领头的头领赶至这些人身边,冷眼肃眉,一丝不苟。

      “老邢呢?你们两队的什长干什么去醁了??”头领远远派就看到Რ这几十人没个正形,一点儿也没有城卫该有的样子,心里很是气愤。

      “……”一帮人左看右看,没人敢回话。 淆

      癠“哼!你说!!”见没人回应,头领冷哼一봯声,随手一指方才眼尖的小兵,说道:“刚才看你挺机灵的丫,想来也知道你们什长去哪輂里了?”

      “这……”那小兵唯唯诺诺,被头领冷眼一横,立马小声招认:“头……头领,什长他们去放水去了……쪯”

      倒不是小兵怕事,实在是因为秦律严明详尽,自己若是隐瞒,反而ᇪ是害了自家什长。

      “放水?哼稼!”头领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当下怒声呵斥道:“我才两天没有查岗,这兔崽子就敢溜去偷闲?!”

      说着,头领指着小兵,吩咐道:“你给我留下!等下老邢回来告诉他,等我追到黑衣人回来,定要他脱层皮!!其余人跟我走!!ꎢ”

      “喏!!”一众兵士连忙应声,跟着头领向前行去。

       原地,独留那小兵一人孤零零地杵在原地,愣愣发呆。

      “怎么又追黑衣人?咸阳什么时候这么不太平了?”小兵嘟囔了几句,随后想起头领临行前的话,兀自叹道:“唉~~什长啊,这次你是逃不了一顿板子了呀~~!”

      黑夜,寂静空洞。

      在几队城卫军都被人引开之后,黑夜之中一道道鬼魅般的身影,开始了动作。

      数十ᐥ身手敏捷,黑衣蒙面,全副武装的暗影,此刻在赵使驿馆不远处停步,隐匿在黑暗之中窥探着。像是藏于暗处的凶兽,正目不转睛盯伺着自己的猎物。

      ヌ “队长!”一黑衣人猫着腰来到领头的人身旁,细声禀告:“队长,城卫都被引走了。”

      “好!”领头者应了声,随后朝后吩咐道:“张开弩机,这次不允许再失手!!一刻之内,定要将赵国使团全部抹杀!!!”

      “……”回应的只有无声的顿首。

      “上!!”随着一声呼应,黑压压的一帮暗杀者,向驿馆进发。

      随后,䰼夜空当中隐隐传来机括和弓弦绷动的声响,久久不散。

      另一縣边,老邢手里拎着一大包裹热乎乎的땓团子,跟阿泰有说有笑,回Ÿ到了巡逻的地域。

      “咦?怎么就剩你小子一个了?其他人呢??珱”刚回来的老邢,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到此地就剩下小兵一人,顿时大为不解。

      “哎呦什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那小兵一人在此地等了小半﷕天,见到老邢露面,顿时松下心来,连忙禀告:“头领刚才来了!!”

      “什么??头领怎么来了??滛”一听这话,阿泰脸上立马就变色了,一时间忧心忡忡。

      相对的,老邢的表现就很从容了,还问了句:“头领怎么来了?”

      柺 “什长,头领好像在追什么黑衣人,从这边过的时候就把其他人全部叫走了,就只让我留下来等什长你回来!”小兵톀苦着脸说道:“什长,头领说等抓到섪黑衣人回来,要让你脱层皮。”

      “嘶~~”阿泰倒吸一口凉气,满脸悲愤莫名,看着旁边的老邢,无言以对。

      “额……”老邢对此也是哑然当场,连忙说道:“没辙了,头领他们朝哪个方向走的?我们快赶过去,说不定还能补救一二……”

      “那边!!”小兵一指方向,就准备带头跑去。

      “等等!”关键时刻老邢叫住了小兵,正经说道:“从赵使驿馆那边绕,那条路近!”

      “好!”小兵没有多想,点了点头,撒腿就跑。

      “那边近吗?好像两条路差不了多少啊?”阿泰还在殥疑惑,却不想被老邢一巴掌拍过来,打断了内心的思量,赶忙跟了过去。

      “快点儿啊阿泰,还愣着作甚?”老邢喝了句。

       “哦哦~~”阿泰应声,连忙跟上脚步。

      就这样,三뢤人开始向头领离ឭ去的方向㯴赶去。只是跑动中的其他二人没有注意到,老邢嘴角扯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三人在主街上奔行,绕过转角,顺着赵使莄所居驿馆的院墙,朝着城卫头领离开的方向赶去。

      期间,奔跑着的三人,耳边风声呼啸,自然也就没能걿静下心来听这院墙里面的细微动静。

      不料,随着一声闷哼,院墙那边一身着黑衣的男子,不知为何从院墙那边飞码了过来,身上插满了箭矢,径直砸在了三人面前,发出沉闷的声响。

      “嘭~!”色普如艾斯~~

      “我去!!”三人正卯起劲儿跑着呢,突然一个黑不溜秋的物事从天而降,直接砸在眼前,顿时吓得三人一个激灵,差点儿没跳起来。

      “这什么东西?”惊骇过后,老邢壮着胆子上前一探,借着ꯤ周边儿一丝亮光,看清了物事的行迹,当下不免震惊。

      “这……这不是头领去追的黑衣人吗??”老邢擤满脸惊诧,忍不住叫出了声。

      “什么?”小兵和阿泰闻声,立马上前,蹲下来靠近,仔细看着。

      “还真是啊老哥!!快看,此人中箭而亡,这不会跟那群携带弩机的刺客有关吧??”阿泰看清楚之后,连忙指着黑衣人问向老邢,对此很不可思议。

      “有可能!”老邢面色沉着,ᾦ静静地░回了一句,随即面露思忖,有些疑惑地呢喃了句:“可是,为何此人会在这里?”

      话音씟刚落,从院墙内传来了细微的机括声,隐隐还夹带着几声濒死前的惨叫。

      “!!!”三人一脸懵逼,相互对视ł,不约而同地扭过头,看向了旁边的驿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