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gger台湾

      “以你之言,只能让敌人后军无法与先锋军汇合,才可接触此次危机,那如何将两者分离?”

      “你理解错了,第一,我们无法绕过他们的先锋军去埋伏他们大军。

      第二,就算我们能够瞒过他们的先锋军绕到后方去狙击大军,但能打过吗?

      第三,若是敌方将计就计,知道我们要狙击他们大军,先锋军故意放行,然后两面夹击,你不射也得射。”

      在刘一帆说的时候,陈方平已经在心中布下阵来,发现确实无法击破,心中微动,想着此人难道不是得了失心疯?

      “先生此言,让方平收益良多,只是后面有一句不明白,什么叫你不射也得射?”

      达者为师,陈方平称呼刘一帆为先生也不为过。

      刘一帆听到后,有些尬道:

      “哦,我基本上用它来形容,你想做但又做不了的事情。”

      “类似于,无能为力?”

      刘一帆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孺子可教的表情。

      刘一帆伸了伸懒腰,哈气道:

      “在这呆了一天了,一顿好的都没吃过,这肚子实在有些受不了。”

      陈方平赶紧说道:

      “先生,请去府中,我叫人安排。”

      刘一帆点了点头,先一步走了出去。

      “表弟,那俺呢?”

      还没待刘一帆说话,陈方平便说道:

      “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许大也当入府。”

      三人走过通道,来到了大牢的门口,刺眼的阳光让刘一帆睁不开眼,站在那里让眼睛适应一下。

      这时,陈方平开口道:

      “先生带给我一句话,凡守城者以亟伤敌为上,可如何去做?”

      “你说他们先锋军会有多少人?”

      “两万左右。”

      “若把这两万人尽数坑杀,那剩下的八万还敢攻城吗?”

      “可我们士卒不足五千,如何坑杀这两万人?”

      一直没有吭声的许大,不知道从哪弄的包子,哼哧哼哧的吃着。

      “五千怎么不能打两万,即使给我两千,我都干冲上一冲。”

      陈方平听后白了个眼,你五品高手,固然可以这么说,但两千士卒对两万,也有些逞匹夫之勇。

      刘一帆看着陈方平说道:

      “你啊,小了。”

      陈方平不解的问道:

      “什么小了?”

      “格局小了。”

      说罢,见陈方平还想说些什么,刘一帆摆了摆手,待到适应阳光之后,三人便离开这牢房。

      待三人走后,三名狱卒站在门口,相互问道:

      “你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了吗?”

      “好像说,五千人坑杀两万人。”

      “这陈公子刚的时候还好好的,疯着回去了。”

      出来的第一件事,刘一帆就去买了套衣服,原本的军衣不知道穿了多久,已经有些发臭。

      换好衣服的刘一帆,原本长相就不错的他,在一身衣服的加持之下,虽说不是俊美,但也是那种看起来就小帅,很难耐的那种。

      众人走在路上,看着四周街景,叫卖的摊主,冒着热气的吃食,路上还有孩童嬉闹,这俨然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

      刘一帆走到摊铺前,看着这张饱经风霜的脸庞,问道:

      “你这里卖的是什么?”

      “都是一些吃的糕点,可好吃了,客官你尝尝,好吃你就买一点带回去给家里娘子吃,不是我跟您吹,我这里的糕点可是出了名的,未出阁的吃了都想出嫁。”

      未出阁的吃了想出嫁,你怕卖的是春药哟…

      “老板,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回答我之后,我就买你的糕点。”

      “客官您问。”

      “你叫什么?可否有家室?”

      卖糕点的老板,有些错愕,看向刘一帆,感觉也挺面善,更何况这种也不是秘密,找街坊邻居打探一下,也能知道。

      “我叫朱勇,有家室,膝下有一双儿女。”

      刘一帆点了点头,摸了摸口袋,准备掏钱买点,才发现之前身上的钱,都买了烧鸡了。

      “包上吧。”陈方平递给老板一块散银。

      突然一个手拿糖葫芦的小孩,奔跑着摔倒在刘一帆的面前。

      坐在地上,“哇”的一下就要哭,不知道是摔疼了,还是心疼娘亲买的糖葫芦摔脏了。

      刘一帆蹲了下去,轻轻的将孩子扶了起来,问道: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我再给你买一根糖葫芦。”

      小孩子听到刘一帆的话,不哭了,同时大眼睛认真的看着刘一帆,好像是在看面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在骗他。

      “我叫足足,父亲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所以我叫足足。”

      孩子好像害怕刘一帆认为自己在骗他,还解释了一下。

      刘一帆看向陈方平,道:

      “你去买根糖葫芦,我告诉你如何守城。”

      陈方平听后,虽然说有些看不懂刘一帆的行为,但还是照做了。

      不一会,陈方平带着许大扛着所有的糖葫芦回来了。

      刘一帆给了小朋友一个之后,孩子欢快的跑走了。然后自己也拿了一根糖葫芦吃着,真甜,和烧鸡一样,都很好吃。

      “难道这真的不是做梦,小朋友有名字,有父母,叫卖的摊主有名字,有家室,有儿女,而我从来没写过他们。”

      走在后面的刘一帆看着眼前陈方平和许大的背影。

      “先生可是有什么心事?”陈方平一回头看到刘一帆眉头紧锁。

      “方平啊,我问你个问题。”

      “先生请问。”

      “你为什么会相信我,觉得我真的有办法守城?”

      陈方平没想到刘一帆会突然这么问,沉思片刻后,答道:

      “说出来不怕先生笑话,其实从看到先生的第一眼开始,我对先生就有着一些莫名的感觉。

      有一种像是有着血缘关系一样的感觉,对先生的信任也是一样,无条件的信任。”

      刘一帆想了想,道:

      “这样啊,那你为何还把我关到大牢内?还差点被这个大块头打。”

      陈方平尴尬的微笑,道:

      “那是因为先生当时的样子太过于像患了失心疯,在那种敌军快兵临城下,只好把先生关起来。”

      许大听到在说他,也回头说道:

      “俺和这个方平兄弟感觉一样,钻过墙,看到你,俺就不生气,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刘一帆点了点头,心境从原来的坎坷,到对这个世界的存在充满兴趣,就像是洗完澡,上二楼时的心情,从开始的不要不要,到已经上去后,索性那就来一发吧。

      刘一帆对陈方平说道:

      “不用客气称我为先生,我估摸着比你年长一点,以后就叫我帆哥吧,现在,带我到军械处看看。”

      陈方平听后,面露难处。

      “帆哥,不是我不想带你去,只是军械处是重地,只有父亲还有巡防的令牌才能进去,我这就差人去拿父亲的令牌。”

      陈方平对身边的家丁说道,家丁听后,就准备立即前往。

      “吁~”

      一匹快马奔袭而来,停在了众人边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