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性8亚洲

      䍍 “来!为麻大哥荣升木碗会的盆主干一个!”

      팪 ꫽小琴给酒盏满上酒,端起酒盏又来了攦一个提议。

      婉红望着小琴频频点头,意识很明显,赞许小琴的提议。

      麻九则一脸苦笑,望뻀着激情四射的两位美७女,勉强端起了酒盏,吊儿郎当的撞了酒盏,干煄了。

      他这个盆主是小琴赶鸭子上架的结果,对盆主的称呼,至今还不习惯。

      没等麻九婉红吃菜呢,小琴又满了酒,端起了酒盏:

      “来!为婉红姐姐来我家,和我同顶一片天,脚踏一方土,一起说梦话,一起打呼噜,干一个!”

      哈哈哈······

      笑声响起,婉红笑的最甜。 쫓

      把找到麻九的欣喜完整展现了出来。

      快乐是隐藏不住的,一旦有了出口ぅ,就会倾泻而出,将人灿烂一把。

      펃几人转眼之间干了三杯,麻九感到脸上有些发烫,心里砰砰的,看看婉红,一点酒意似乎也没有,小琴也很自然。

      嚯!

      原来袌小琴也很能喝酒,其实上次在黑牛山,和张三王四喝酒猜ꏞ谜时,麻九就发现了小琴酒量不错。

      灯光朦胧,烛焰⊨轻舞,美酒飘香,佳人婀娜。

      麻九站ࣟ起来给酒盏斟满了酒,这个活,本来就늧是他的୞,只是觉得自己是客人,就没有和小琴争。

      和美女喝酒,通常没쐔有叫美女㩴斟酒的蔻道理。

      䭳 很谦卑地坐下,和善地望着两位美女,终于开口说话了:

      “小琴,你认为你和婉红姐姐有缘吗帛?”

      “麻大哥,你傻呀!不说话倒好,一出口就跑偏呢!你这问的纯粹是麹纸篓里的水粉---䗚-废话,你想一想,娣要不是婉红姐姐今天中午出手相助,小琴恐怕早就见阎王了,你说,这不是缘分是啥呀?婉红姐姐奔跑千里来处州,其实为了找你,但她跟我更有缘分,她救了小妹一命,我们现在是生死之交啊!”

      “小菸琴,言重了,你的命天注定,姐姐不ꋕ出现你也会没事䛶的。”婉红抢先和小琴搭话,觉得小琴给自己的荣誉太高,有点压迫感乀。

      获 麻九冲着两位Ꜭ美女频频点头,一副磕头虫的模样。

      客气的话怎么说都不过,好话没有嶢对错。

      趁着两位美女还没张અ口,麻九又把头转向了婉红,有些严肃地ឬ问道:

      “婉红师姐,你说小琴妹妹这人咋样?”⬙

      这回䗻轮到婉红假装生气了,她使劲瞪了一眼麻九,开口说道:

      “麻九,你脑䤐袋叫驴踢了,咋睁着眼睛说傻뚛话呢!小琴妹妹是啥样的人,你应该比我了解呀!这不明摆的事吗!小琴妹妹薠不但人长得漂亮妩媚,能沉鱼落雁,能闭月羞⵬花,还冰雪聪明,人更善良,心胸开阔,可以说额头能跑战马,肚里能划渔船,武功更是一流,抬手拍死猛虎,一脚踢飞蛟龙,其实,我最佩服的是她有豪侠之气栻,气冲云霄,气贯长虹,而且不拘小节,慷慨大方。”

      婉红搜肠刮肚,挑好词ﹻ说了一大堆,虽然有些夸张虏,可都是心里话。

      鸶听了婉红的话,麻九没吭声,只是不住的点头,笑容比刚才又灿烂了几分。

      小琴被婉红说的满脸通红,她恡拽了一下小辫子,有些受宠若惊地朝婉红说道:

      暮 “婉红姐姐,你把我夸到天挱上去了,我有一种忽忽悠悠的感觉了,小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子,脑袋笨得像辘轳,不摇不转,长的更是五短身材,一看就是豆腐渣,武功最是马马虎虎,要说豪侠之气,姐庼姐身上最浓了,那木杵一挥,万丈光辉,真真一个瓉江湖⦄豪侠呀!”

      嚯!

      皒两位佳人互相描绘上了,你给我描一枝鲜花,我给你画一棵香草,真是相互打扮啊!

      麻九端起酒盏椵,一仰脖,喝了个底朝天,又高举酒盏把酒盏内残留的几滴酒滴进了嘴里,整得婉红小琴㤭两人楞楞地看着他,知道他可能要说什么,就都闭嘴不言语了。

      麻九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冲着两位佳人说道:⬺“看着没有,这两个手指,亲如兄弟,知冷知热,和谐融洽,患难与共,你们两人脾栃气相投,性格相像,还都是率真坦荡,疾恶如仇,貌美如花,何不借此机会,뀬结为异姓姐妹呢吰?那多好啊!你们櫴干脆拜干姐妹吧!”

      “拜干姐妹?成为亲戚?我正好没有姐褑姐,好事!好事啊!”小琴兴奋的摇头晃脑,眼睛里闪烁着期盼的光辉。

      “和小琴拜干姐妹?好主意啊!天上掉下一헁个好妹妹ᄟ,这可是捡了大便宜了!”婉红也表现的很高兴,看着小琴,一脸的慈爱。

      麻九一看錌,两位佳人对自己的提议都很支持,便左手拉獑着小琴,右手拉着婉红,起⍆身来到屋地中央,麻九松开她们的手⶟,说道:

      酽“拜干姐妹和拜把子一样,要ʰ有个像样的仪ꥫ式才更有趣味,蓣也更加的好玩,当然了,有个见证人,弄亷个仪式,彼此的记忆会更加深刻,我给你们主持仪式,以后看到⎯我,你们潜意识里就会想起今天,闸潜意识里就会把彼此当成姐妹。好了,现在开始吗?”䤿

      “开始呗!”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都是满脸的期待。

      “好!现在䏯我宣布,姜婉萊红钱小琴两位美女的结拜仪式正式开始!”

       麻九高ر声喊道,“一拜天,患难与共肩并肩!”

      婉红小琴双双拱手朝天上拜去,连拜三次,动作很虔诚,也很协调,步调一致。

      “二拜地,有福同享不离弃!”

      婉红小䨣琴同样拱手朝地下拜去!

      “三拜神佛与先祖,荣辱皚与共同甘苦!䛞”

      婉红小琴又爱朝不同方向拜去!

      梦 秔“结拜仪式第四项,双方互表忠心!”

      麻九将两位美女拉扯成面对面,又叫她们都摸着自己的胸口。

      “咋表忠心啊?”小琴问。

      “对!咋表忠心Ȑ啊?”婉红也问。

      “跟我学!”麻九说道,“我,姜婉红,”

      婉红小琴分别说ᛷ道:“我,姜婉红,”“我,钱小琴,”

      ⵆ“和钱小琴在今日结为异姓姐妹,从今往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起大鱼大肉,一起咽菜吃糠,同饮⍒一튎江水,同垦一块娎荒,共同打老虎,共同打蚊苍,海枯石头烂,我心不改变。”

      둘 婉红小琴摸着自己的心,郑重其事地严肃认真地重复着,彼此看着对方,都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都真诚的自己。

      吧“来!还有最后一个环节,姐妹都是花,拥有一个妈,现在,假定我就是你们的妈妈驿,一起给妈妈行个礼吧!”켯

      麻九说完,往那儿㋨一站,闭着嘴,瞪着眼睛,一脸的严肃,等褠着两位美女的参拜。

      婉红小琴突然愣住了,看看麻九,又不㦼像闹笑话的样子,两人结拜是很严肃的事情,既然同意麻九主持,那也只能遵命了,没办法的事,为了姐妹俩的正事,只能叫麻九占便宜了。

      相互对望了一眼,两똏人朝麻九深深万福。

      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浮现在麻九的脸上,伸手拍拍两位美女,说道:“好了!仪式结束了!你们已经成了干姐妹了,以后可要信守诺言啊!”

      “那还用你说,我们比亲姐妹还要亲呢,绝对互敬互爱,一致对外。”婉红伸手去拉小琴的手,那是一脸的慈爱。

      “姐姐,姐姐,咋俩联合打他一顿吧!”小琴悠荡着婉红的手,故作撒娇地提议。

      “႕好璈!进攻!”婉红边说边假意朝麻九踹去!

      小琴也挥拳砸向麻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