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都免费测名

      “叶良辰㬡!吃我昊一指!”

      “赵日天!你气人太뜜甚!”

      “玛德!我叫赵昊쀭!꿨留下山河社稷图!我留你一条狗命!”

      “就뭙凭你?!”叶良辰羊驼发型飘然一甩,“我非珠飍柳宗的兄綤弟们何在?!”먭

      “在!”

      唰的一声,灌木丛中跳出了世界发䴼型奇特、五窉颜六色、极具文艺复兴气息的彩虹男子。

      “呵呵!就你有人吗?!总昊宗的兄弟们呢!”

      緋 “师兄,我们在!”

      从赵昊的身后,同样是十几个人跳了出来。

      “为了总昊宗!”쿶

      “为了妹子!”

      “杀啊!”

      一瞬间,站在小溪两边的人纷纷对冲了过去,场面上立刻刀光剑影,浅浅的小溪水花四溅,厮嚤杀声不停地从小溪中传出。

      而在溪水坕一边不远处䃑的灌木丛中,江临和一个长相清鳏纯可爱的哥们趴在灌木⎉丛中,ࢀ静静地看着़这发生的一切。ؔ

      距离进入迷踪秘债境到现在,已经过挴去九天了,也就是说已经缩圈了三次。

      还记得在第一天的时候,一头飞过来的熊撞废了小木屋,然后陈莔甲和大黑熊对掌,在那之后,江临就和陈甲组队。

      多个ꖪ人多个照顾嘛,尽管陈甲这个家伙总喜欢和೛各种猛兽肉身相搏滽......

      而今天的这波人,是江临缩圈以来见到的第一拨人。

      纬听着原因,好像是因为非珠柳宗的弟子机缘巧合得到了山河社稷셥图的碎片。

      똃当时江临在书本中看到过,山河社稷图是神兵级别的物品,一共分为七块,分섃别散落于各个世间,现世的一共四块,其中两块在帝国的手中,还有两块在宗门的手中,加上秘境这一块的话,也就五块。

      尽管山河社稷图的碎片没有一丁点的用处,但是可以说每一块都价值஧连城。

      毕竟这也是门面啊。

      试想一下,就算是凑不齐七颗龙珠,召唤不了神龙,但是把龙珠当作核桃把玩着,这能不有逼格吗?

      更何况山河社稷图每一块的艺术水准都极高,简直是附庸风雅的蹺绝佳之品。

      而江临要做的,就是黄灛雀在后!把这块碎片抢过来。

      没办法......自己身为三好少年,其实也不想做这种事情,但是无奈系统所迫嘛,要不然的话,这个系泺统就要自己去脱陈甲的裤子,要是对方一拳打过来怎么办?这谁顶得住?

      ꡑ “江临,앰你想ﲇ要那块山河ऩ社稷图的碎片?”

       趴在江临的身边,陈甲一双水灵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江临。

       ᎊ说真的,这种男人真的很容易让人失去理智。

      江临白了他一眼:“废话,要不然我们来这里干嘛?”

      “可是我们蹲在这里干嘛?直接去抢不就好了?”

      巃“.....섆.你觉得我们打得过吗?꺴”

      “江临!这是在小瞧于我!”

      突䷔然,这个哥们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插腰气哼哼地看着江临,脑袋上还顶着江临给他编制好迷彩草氋窝。

      “卧槽!别起来啊,是我对自己没信心。”

      江临心急之下赶紧拉着他的手,结果陈甲像是突然触电一般将江临的手䔓甩开,大喊道:“㴈流氓!你干什么呢?”

      “???”

      陈甲话语刚落,江临十分懵逼,而陈甲的声音已经飘荡而开。

      “是谁!”

      突然之间,总昊宗的指气和非珠柳宗的万叶飞花朝着江临所在之处射了过来芖。 ꬏

      딬 “砰!”

      陈甲一拳읁,江临一剑,将攻击化解,不过灌木丛也全部被打散了。

      덉“采花贼江临!탱”

      看到江临,所有人惊奇喊道。

      Љ “你才是采花贼!你们全家都是采花贼!”

      江临身躯一震,震散身上的树叶泥土,嘴角叼着一根草根:

      Ꚑ “交出山河社稷图碎片!我饶你们不死諕!”

      握剑于手,⊗身为剑戭修,都有一把本命飞剑,而江临的本命飞剑名为初雪,剑身通透如冰雪锻铸而成,上面的花纹ꌰ更是精美,当时就踩连林清婉第一次看见时都失声道“好美”。

      看着身边这个光有皮囊,但是是内心却轻浮无比的男子竟然有如此纯净美丽的ᦝ本命飞剑,陈甲不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对这把剑颇有种遇人不淑的惋惜……

      江临心湖传音:“喂!陈兄!现在这种情㑸况是谁害的啊,还有你叹气是什么意思啊!”

      纯粹武夫无法心湖传音㶰,但是可以凝音成线:“我只是感慨这把剑跟错了人......”

      䇎 “......랖”

      “好剑!采花贼江临,断绝你与本命飞剑齻的联系,交到我们手녿中,你在玄武广场侮辱我们的事情,我们非珠柳宗可以既往不咎,要不然!”

      “ı丫的!你才贱!不要叫我采花贼!侮辱我者!如打我!ௌ打我者夺我道侣,夺我道侣如坏我道心,坏我道心如杀我!此仇不报非君子湖!”

      江临横剑于前,一剑霜寒十蠓四州。

      “无限剑制之我是剑骨头봅!”

      “小心!这采花贼要放大招!”

      叶良辰和赵昊同时提醒道,所有人同时后退两步。

      “嗯???”

      春风拂过湖춙面,带来阵阵花香,鸟儿在树林中鸣叫,几只小松鼠ꯞ窜⑱来窜去,小溪边上,三十多癙个蛲人面对两个人,ᘷ其中쬴一个人握剑于前,其余人都等他放大招......

      结果......什么都没有......

      ᬂ 就连傻傻的陈甲都一脸无语地看着江临,感觉有些丢脸。

      这个空有☷其表的家伙不会是傻了吧?虚张声势就算了,你自己骂自己是贱骨头干嘛?

      “玛德!格老子滴,吓老子一跳!兄弟们!将这采花贼㏲碎尸万段!”

      “뽆为了林师姐!”

      “为了妹子!”

      苐 䛤非珠柳宗和总昊뚒宗一致对外,朝着江临ꙸ二人冲ខ了过来,而江临依旧保持着横剑于前的姿势。

      “靠近这个㇎禽兽者騘死!”

      陈甲深呼吸一口气,护在江临身前,身为纯粹武夫的陈甲ᐰ全身拳意流淌不停。

      而就在所有人已经逼近、陈甲一拳要递出之时,瞬间,日月昏暗,天地庿变色。

      一个眨眼的嗙功夫,所有人都来到了一个㽉无数刀剑丛立的钢铁剑林,整片荒芜的剑林剑意丛生。

      蘩“红月最好솯杀人啊..沾...”

      놫 就在所有人懵逼的时候,江临手握初雪站在插满长剑的山㎃坡之上,抬头仰月,好不显圣。

      㙡“刚刚谁骂我采花贼来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