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tk失禁

      “这两个鼻屎大的地方距离英格兰足有五千公里远,还要横跨大西洋,英国人的手伸得真够长的。”桑格尔吐槽道。

      “这一个消息传出来也就两天的时间,背后的操作者还是有很大的能量啊,”郑明宇苦笑着说道,“短短两天便纠集了二十余位议员,还有几百名不明真相的市民,很不简单。”

      “国王陛下会不会改变主意?”马基雅维利很纠结的问道。

      “以您对国王陛下的了解,他会不会改变主意呢?”郑明宇反问道。

      “国王陛下据我所知不是一个有决断的人,其性格多变,而且喜好虚名,极度自信和极度不自信会交替在他身上出现,我感觉肯定会出现变数。”马基雅维利沮丧的说道,“看来我的还款又是希望渺茫了。”

      几人正在商议的时候,韩小雨进来说道,“领导,斯特拉福从外面急匆匆的赶过来了,看脸色估计情况不妙。”

      郑明宇苦笑一声,便让大家停止了议论,出去迎接斯特拉福的到来。

      “使节阁下,因为出现了意外的情况,国王陛下拒绝签署双方拟定的建交公报,能否删除互认领土主权完整的部分内容?”斯特拉福急匆匆的说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根据协议,我方的援助资金和贷款协议会全部取消,而且,互不确认领土和主权完整可能会为以后的两国关系造成困惑!”郑明宇郑重的说道。

      “国王陛下认为签署这样的内容会影响王室的声誉,毕竟有很多的市民和议员前往王宫抗议此事。”斯特拉福急切的说道。

      “这是一个阴谋,我可以确信,如果双方建交,就算删除了互认条款,那些阴谋家也会挑起新英格兰的议题,会迫使国王陛下和我国断交!”郑明宇解释道,“更有可能的是,煽动国王陛下派出军事力量,那样一来局势就严重了。”

      “使节先生,我很赞同您的意见,不过眼下却没有更好的办法。”斯特拉福无奈的说道,他是一个很有政治经验的人,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

      “好吧,我们使团的成员也要好好的商议一下,过几天答复您,”郑明宇无奈的说道,“如今伦敦的局势复杂,我和使节团必须暂时离开,以免引起更为混乱的局势。”

      斯特拉福也深以为然,如今嘉华使节团已经成了国王陛下的烫手山芋,指不定会引起什么风波呢,还不如先让他们暂时离开,去斯坦福勒霍普兵营暂避风头。

      离开伦敦回到斯坦福勒霍普兵营后,郑明宇组织使节团内部进行了一个讨论,使节团内部各方各面的负责人都参与了讨论。

      在讨论会上,郑明宇一改以前的主张,首先亮出自己的观点,“英国如果不承认嘉华在北美的领土和主权的话,双方根本就没有建交的可能性,就算是建交以后,将来英国的反对派议员,也会掀起波澜,不如先冷处理一段时间。”

      “我也同意郑部助的意见,现阶段建交不成熟,给自己留下一个隐患,将来在处理东海岸事务的时候,让我国患得患失,出现决策上的难度。”来自海军的联络官宋小康支持郑明宇的意见。

      “如果不建交的话,我们也应该在伦敦建立一个临时代办处,负责双方的沟通工作,还有商业、金融上的事务也需要一个沟通渠道。”商业方面负责人李全双建议道。

      “我同意李行长的意见,为了支持英国的王党,继续搅乱英国的局势,我也认为粮食、羊毛的贸易可以继续推进,但是我们不能在英国投入太多,在局势不明朗之前,很可能出现损失。”郑明宇发表意见。

      大家统一意见后,立刻遴选出伦敦临时代办处的成员,这些人员以前都有预案,只是预想的建交没有实现,由使馆降级为代办处,人员和规模大大缩小了而已。

      郑明宇更是让首席翻译骆亚宁给自己代写了一封书信,信中说明了使节团的决议,让临时代办朱庆春前往伦敦递给斯特拉福,然后做好使团启程离开的准备。

      就在信件送出去之后,一艘船只悄悄地停靠在兵营旁边的港口,克伦威尔从船上下来后,转身看了看港口停泊的“沙河号”,再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在外海训练的几艘明珠级海军战舰,脸上露出了忧虑的神情。

      很快,克伦威尔便见到了郑明宇,郑明宇对克伦威尔的来访表示了热烈的欢迎,他上次从英国回去述职后,发现接触的大佬都对克伦威尔这个人物表现出浓烈的兴趣,东海岸行政长官李仁军更是问了郑明宇好几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议员而已嘛。

      “尊敬的大使阁下,很抱歉,此次去白金汉宫的抗议事件不是在下主持的,而且本人对此毫不知情。”克伦威尔见着郑明宇便首先澄清。

      “没关系,这只是嘉英两国交往过程中很小的一个风波而已,他挡不住两国友好交往的大势,另外,克伦威尔阁下的胸襟,在下还是很了解的,我们一直是朋友!”郑明宇客套的说道。

      “我也经过了深思熟虑,认为目前把两国关系确定下来对双方都有好处,毕竟双方的贸易往来对英国人民有实实在在的好处,您可能不知道,抗议事件发生后的几天,伦敦的小麦期货价格纷纷上涨,比最初的价格还高出了百分之十,未来英国人吃面包要付出更多的代价了。”

      “是啊,贸易是一个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不过贵国某些寡头不愿意看到这一切,因为新的贸易不符合他们的利益。”郑明宇也说道。“这几天,贵国议员团有没有就此事进行商议呢?”

      “我来就是因为此事而来,议长阁下征询了大部分议员的意见,多数人还是愿意和嘉华共和国有贸易往来的,当然,有小部分的议员反对非常强烈,但是从他们背后的经济联系就知道他们安的什么心。”克伦威尔说道。

      “议长阁下让我来是想说,请大使先生游说王党一派,促使国王陛下重新召开议会,让议会投票通过建交法案,这样就能消弭王宫抗议事件。”克伦威尔建议道。

      “此事根本不用我们去游说,相信贵国国王陛下会很快召开议会,因为建交公报不签署,我国的援助和低息贷款就不能落实,以目前王党的财政现状,召开议会是很显然的事情。”郑明宇说道,“而且我对贵国议长先生的想法不赞成,如果推动议会通过建交法案,估计是一厢情愿而已。”

      “那如果只就贸易法案投票,暂时搁置建交法案呢?”克伦威尔说道。

      “噢,那就跟我国毫无关系了,我们欢迎一切形式的贸易,尽管有时不是国家层面的,而且我们会在伦敦设立临时代办处,克伦威尔先生如果以后需要进一步交流,可以去找我们的临时代办朱庆春先生。”

      “此事确实非常遗憾,我本人为伦敦那一群目光短浅的人向您道歉,大使先生。”克伦威尔也很失落,主要是刚才他看见了那几艘强大的战舰,“大使先生,为什么您没有让同来的几艘战舰去伦敦的泰晤士河面停泊?”

      “我们这一次过来是带着和平诚意而来,让战舰去伦敦干嘛?是炫耀武力吗?那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郑明宇笑道。

      “今天看到贵国的战舰,在下更对王宫事件非常惋惜,你们嘉华人是一个好朋友,而不是一个好对手,真的不希望在战场上面见到你们。”克伦威尔脸色复杂的说道。

      “不用担心,亲爱的克伦威尔先生,英国人民和嘉华人民都是爱好和平的人民,况且我们隔着重重大洋,没有根本上的利益冲突,如果没有特殊的事件,战争是不会发生的。”郑明宇说出一系列的套话,“而我们外交人员,更是要弘扬主旋律,为各自的和平和发展努力。”

      就在郑明宇和克伦威尔交谈的时候,白金汉宫一场君臣之间的对话也在进行。

      “伯爵,你是说嘉华人拒绝签署建交公报,但是愿意在伦敦设立临时代办处?”查理一世对斯特拉福说道。

      “是的,陛下,对方大使拒绝签署建交公报,他说是想冷处理此事,因为一旦建交,反对派议员肯定会揪住新英格兰的地位问题发难,给两国关系造成困扰。”斯特拉福解释道。

      “这样的话,五十万英镑的援助和低息贷款就这样没有了?”查理一世惋惜的说道。

      “是的,陛下,”斯特拉福说道,“根据协议,五十万英镑的援助和低息贷款因为领土和主权完整确认不了而不能执行。”

      “该死的反对派,该死的吸血鬼,”查理一世罕见的骂了粗话,“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置国家大事于不顾,实在是该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