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欧时报flyfei虾库网

      目送子楚离去之后,华阳也随之起身,ఱ深深看了眼嬴政,张口说道:“我也乏了,先下去了!”

      ᒥ “姐姐慢走!”夏姬笑容不减,尽显和态,恭送了一句。

      华阳点头知会,便带着芈珠和成蟜走了下去。

      临行前,成蟜还回头看了眼嬴政,报以一笑。 噫

      见状,嬴政也咧开了嘴角,心中也多了些暖意。

      “王上都休息去了,众卿就无需再扛拘束,多在这宴礼퟈上喝上几壶,沾沾喜庆。老妇几个后宫妇人,便不打扰众卿的雅兴了,你们随意即可。”华阳都离去了,夏姬领着赵⾌姬在楅这大殿上观看,也没什么意思,反ﰿ而会让底下群臣放不开手脚,倒不如去到自己宫内宽慰舒心。

      “臣等,恭送夏太后!”群臣连忙行礼,高៸声恭送。

      “政儿!”这时,赵姬来到嬴否政面前,看着高自己一头的嬴政,看着是那样的贵气不凡,再想想今夜太卜府的谶语,顿时心里一酸,捂着嘴眼泪刷啦掉落了下来。

      这么多年了,终于╎算熬过头了。赵姬的心里,由衷感到高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母亲……”嬴政看到此抟,心里也是一时怅然,神色一肃,目光一定,坚毅ꄏ地道:“母亲,政儿以后便能与父亲一同,护佑母亲和秦国了!”鸢

      “嗯嗯~~”赵姬泪下脸颊,虽红着眼眶鶜,脸上却㫕带着喜悦的笑容。

      킥“好了,这冬至国宴可是大喜事,你怎么还哭不是哭笑不是笑呢!”一旁的夏姬,在安顿完群臣之后乞,来到赵姬身边,笑着埋怨道:“快收拾收拾,随我去我这附稃近走走,今天这宴会是属于他们这ﰿ些王公士子的!”

      “母后,赵姬是뉃开心~閹!”闻声,赵姬连忙抹去眼角的盈光,满脸都是温暖的笑。

      “走吧~!”夏姬心里明白,这母子炛俩这些年所受的苦,如今嬴政成了秦国无可替代的쇃嫡公子,这一切也都算是苦尽甘来,夏姬对此也有一些心酸。

      “嗯ꊿ!”赵姬笑着点头,随䋙后对嬴政嘱咐了句,便与夏姬一同离开了大殿。

      见太后都离恽去,殿内的臣子们像是解开了束缚,开始了细声交谈,相邀共饮。

      王上和太后夫人们都已ﮠ经离场,⛉但是国宴ؽ的热闹程度却分毫不减。臣子们都됈难得有这个机会,能够与同僚豪放饮酒,闲聊笑谈,自然没人会想着提前离去。

      当然,芈系除外。不过这百官当ꄯ中,ऍ有几位先前还极力抗拒吕不韦拜相的,如今却已经腆着脸跟王族聊上了话,看样子都挺明智。

      而芈釜宸在此如坐针毡,还要忍受旁边两人的“亲密”交谈,简直是让人难以忍受。

      但是再难忍受,芈宸都不能离开。否则没有自己这个芈系之主在此看着,那过了今晚,芈系当中还有几人怀揣忠心,那就真不知道喽!

      芈系虽强,是秦国的一座大쫏山,但是落寞却并非是潜移默化,而是像山崩一样,瞬间就会崩塌。

      嘅 就像韩非书中所言: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

      一座大山的崩塌,往往就是从内部的肀一丝“軌离心”开始。

      ꂼ 嬴政此时端着酒杯,步下了台阶,朝着吕不韦的座位走来。

      远远看见嬴政,吕不韦一譀愣,连忙起身,与旁边冯퇢去疾等人站定,待嬴政走到礼当面,连忙拱手一礼道:“见过公子。”熊启,赫然在列。

      “诸位不必多礼!”嬴政看着面前的王族嫡系几人,笑着回礼,随即张口笑道:嵚“不用紧张,嬴政是来为相邦庆➣贺的!”

      “臣惶恐!”吕不韦连忙大礼躬身,表现得异常恭敬。

      在嬴政当面,吕不韦可不敢表现出半分不敬,毕竟不Ᶎ说其他,光这相邦一事,还是借着嬴政之口说给子楚听的,万一让这两人察觉到自己的算计,后果难以预料。

      况且,如今的嬴政,已经不单单是嫡公子了,太卜府的天意谶语,简直就是为嬴政身上再蒙上了一圈神性的辉光,更为耀眼。

      对此,嬴政其实也有些无奈,在与子楚畅谈之后,嬴政本来已经准备收拢心神,准备低调做人了!谁承想今天国宴整了这么一出,以后想低调都难。

      不过,在心中对这些虚名自傲之心已有警惕的情况下,嬴政也自问不会再像礼以前一样,픽不知不觉便陷入骄纵之心땤!

      ꀟ 所以对于吕不韦的恭谨对待,嬴政也只是付之一笑,轻松说道:“相쇙邦太过谦了,相邦为我秦国增添两郡之地,厗更是拔下了哽在秦人喉间的东周君,已是大功!今夜国宴,相邦才是᳒真正的主角,无需妄自菲薄。”

      “在公子面前,臣实在是不敢称功啊!”吕不韦苦笑㾚连连,虽嚶然旁人不懂,但是吕不韦已经能大致猜到,这伐韩灭周之举,或许就是出自眼前趶这个少年迮之口,吕不韦⢸自然不敢在嬴政面前以大功自诩。

      见状,嬴政也只是笑笑,抬起手里的酒樽说道,:“来,一同恭祝相邦!”

      鑑 “多谢公子!”吕不韦忙从桌案上拿起酒樽,恭声相谢。

      撱“相邦,请吧~!”冯去疾见状立马出声:“公子相贺,这下相邦不会推让了吧?哈哈哈!”

      쐎 吕不韦顿时表态:“得公子殊荣,不韦即便在此喝倒,也在所不惜!!”

      “哈哈哈ﭠ~~”冯去疾等人立马朗笑出声,与嬴政一同饮下了᳁这樽酒。

      饮下樽中酒之后,嬴৯政从案上拿起酒壶,为自己添满酒水,随后望向冯去疾身边厨的熊启,话不着边,笑着说래道:㪪“昌平君今日之表现,可真是让᳥嬴政惊讶不已啊!”

      “熊启蒙受公子点拨,若是还不知道如何决断,那便是熊启不知好歹了!”熊启端正一礼,就像是方才吕不韦行礼那样般,深躬亲行。

      熊启的态度,让围观者迷惑不已。堂堂一位封君,即便对方是嫡公子,也没必要如此低声下气呀?熊启此举让旁嗕人心中震撼。

      而与之相对的,熊启所说的话,更是令旁人心神荡漾。

      熊启今日的所作所为,竟然和公子嬴政有关?!!

      第一座的芈宸,此⎆刻手里紧紧抓着酒樽,目中穱满是惊怒,侧过身仔细听着旁边传来的耗动静。

       吕不韦眼珠子连连转动,在嬴政和熊启身上不停徘徊,突然感觉对于嬴政,自己好像了解得还是太少。

      ⲱ这时,嬴政笑脸相对,说道:“昌平君言重了!鰓各自的路都在各自脚下,嬴政没有这个能力,让昌平君顺从我的意愿。这些都是昌平君.自己的选择,嬴政不过是与昌平君闲聊了一下育鱼之事罢了!”

      听了这话,熊启沉默了砕下,随即面向嬴政,拱手行揖礼,正色说道:“公子喜好池鱼ည,熊启便为公子看好这池鱼。雀尾鲷生性凶猛,若是饵食将尽,뗈难保不会吃掉公子池中所养的其他鱼子。熊启愿前往公子院喤中,为公子看住那条雀尾鲷,不让其伤及无辜!”

      依旧是没头没脑的对话,什么养鱼池鱼,没有人听得懂熊启跟嬴政在说什么,不过众人都从中品味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那可真是,劳烦昌平君了!”⌐见到满脸认真的熊启,嬴政嘴角微扬,笑得很自然,很富有深铛意。

      “熊启,在所不惜!ĭ”熊启郑重答复。

      熊启的答复,在嬴政意料之外,但同时也在意料之中。能够如此决绝脱离芈系而效忠己方,熊启的转变还真是有那么一丢丢的魄力。

      嬴政笑了笑,便没在多言,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吕不韦,说道呰:“李斯先生现在还在相邦大人府上居住吗?”

      “嗯?是是是!臣与先生交情不错,一直以来先生都在我府上。”吕不韦先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回复。

      “李斯先生,是大才呀!不论是父王还是嬴政,都틦对李斯先生甚是看重。既然先生在相邦府上,那还请相邦代为多加照顾,莫要怠慢了李斯先生苚。”嬴政感叹攎了下,同时着重夸了李斯两句,让旁人都对这个士子高看了几分。

      吕不韦蕸顿了下,看到嬴政望过来,连忙应声:“公子放心,臣会多加照看,定不会让先生在我府上受到半分袐委屈。”

      “嗯!诸位请便,嬴政便不打搅了○!”嬴政点头,没在说什么,独自走了上去。

      其后,吕不韦等人手持礼节,目送嬴政离去。

      随即,吕不韦眯着眼,看了看旁边的熊ꃻ启,又看了看嬴政离去的背影,眉头微紧,暗暗思索。頀

      个把时辰过后,国宴櫄结束,北宫华啵阳殿内,芈宸来此,将熊启与嬴政之间的交谈告知ݛ给了华阳太后。

      蛏 华阳听后,默不作声,只是看着窗外枯寂볹的月光,目中有些无奈。

      熊启,嬴政,吕不韦。这三人就像是三座大山,重重地压在华阳的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芈系,去路何在?”一声长叹頲,让人闻之心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