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之间互磨

      薰衣草一般䯑的香气萦绕在鼻ﹱ尖,撩动黎清秋的神经。

      她睁开眼,看到刴挂在天花板上光线柔和的灯。从窗外吹来清风,抚动窗帘微微摇曳。

      “你醒了。”

      一身白大褂的苏橙迈步来到床前,搀扶着黎清秋起身,抽出枕头枕在在床头。

      黎清秋后背靠在枕头上,紧紧闭上点眼睛,迅速回忆之前发生的事。

      ᭇ画展,梦境立场,透明噩梦,现场失控,陌生男女,请君入瓮……

      煭 关键词在脑海中构建,然后逐步发散,完整的故事线条形成。

      쨡 她理처清了思绪,然后连忙取出鉅挂在脖子上的吊坠,那枚美丽而梦幻的纯梦之石,此刻已经有些黯淡萧了。这代表,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它将无法再寄存意识。

      她对这样的结果有预想,只⻐是稍稍吐出口气,然后问:

      “我睡了多久ဳ?귏”

      “一天。”

      苏橙是个留着马尾的成熟女人,担任侦查小队的护理。她撩了撩鬓发똺,问:

      “感觉怎样?”

      黎清秋微微顿了顿,然ᬅ后说:

      “除了有些乏力外,没什么特别感觉。”

      “乏力很正常,你的意识负荷太重了。”

      “有什么异吃的吗,我有些饿。”

      “先吃点营养傀液吧잾。现在你的状态不适合进餐。”

      苏橙从旁边抽屉里取出袋装的营养液。

      黎清秋稍显嫌弃,但还是老老实实喝了起来。味道씻介于中药和一般甜点,给她的感觉不是那么好。

      苏橙拿出记录表,开始记录黎清秋的情况。

      她一边写一边说:

      “审判小队的人上午来过,说你要是醒了,先去他䐭们那里一趟。那边需要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不想去。”

      黎清秋韤喝完一袋营养液,翻身下床,踢踏着拖鞋走到窗前,望着外面的草坪。 ⾟

      “怎么了?”苏橙停下笔看着河她单薄的背影。

      “有些事情我还没弄清楚。”

      “那更应该跟他们说才是。㨖”

      “说不清楚。”

      “是什么事?”

      ㎪ 黎清秋回头望着苏橙。照进窗的阳光顺着她的侧脸映射出迷蒙的微光,让她看上诓去坐得有些远。

      “有不会做梦的人吗?”

      苏橙顿了剬顿,用专业知识回答:

      “有。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人,精神类疾病患者,以及智力低下的群体。他償们缺乏快速眼动睡眠过程,也几乎不会做梦。”

      “不不不,我不是说这个。我Ꝣ是说脑海中没有一丁点梦境残余物,或者说没有思维残余物的人。”

      苏橙眉头绷븰紧:

      ⒅ 嶗 “这应该不存在吧。不过,你问㭾这个干吗?”

      ᄪ黎清秋转过头,右手靠在窗户上,手指微౫微往下压,覀指肚泛白。

      “我碰到了这样的人。”

      “在之前的行动中吗?”

      “嗯。而且,是他救了我。虽然不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但大概率是他救了我。”

      苏橙想了想,然后说:

      “这个你需要跟审判㴫小队的人说。他们或许知道那个人。”

      “大概吧。”

      黎清秋额头抵在窗户上,披肩的头发盖住她的侧脸。

      苏橙了解她的性格,担心她转牛角尖,说:

      “可能틟是你搞错了,毕竟,听执行小队的人说,当时的情况很危险。=”

      黎清秋没有回答她,思考了片刻后离开窗边。ඁ

      “我去审判处吧。ં”

      ꬴ 鰂 “衣服。”

      “我知道。”

      黎清秋走进隔间的换衣室,很快换了一身清爽硃的制服,像是实盐验室的ퟘ实验服与普通高中的校服的结合。她穿着很჆好看,毕竟瘦高瘦高的,脖子纤细,骨架小。

      ⣖越过一条长长的走ꃛ廊后,她在一台秘密电梯前验证了虹膜,然后搭乘电梯去往地下八楼。

      这里是东南岸监察司⡭审判处所在楼层。

      审判໗处平时里从事各种行动픍的指挥安排统筹以及各类事件蕤归纳、定性、处理、归终。简单地说,就是个指挥部,其他什么侦查处、执行处等等都是为其服务的。

       里面的景象也跟一㵂些大公司的办公室差不多,曷很多人坐在自己的工作桌前忙碌着。

      瓞黎清秋进去后,立马就有人认出她,然后赶过来询问。

      一番沟通后৭,她被带到问讯室。

      负责问讯的是这里分管“透明噩梦”一事的第二处处长。

      삆 是个浑身肌肉的家伙,黎清秋听说他是从监察司总部调过来的。她觉得像他这种体格,应该在第一线,当个执行小队的人,而쓼不是蹲在办公夈室里。

      袁林汉穿着身工作制服。他硕大的肌肉将制服撑得这儿鼓一块,那儿鼓一块,很没有美感,尤其是肩膀斜浍方肌,高高撑起,像小山山坡似的。面貌很年轻,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一双眼睛很有神,熠熠发光,说样子,长得还不错,可惜是个光头。问询室的灯光照在他头顶,竟然还能反射出光泽来。

      “黎小姐。”袁林汉露出微笑,“辛苦你了。”

      黎清秋表情都淡出水了。

      “没什么,我的职责。”

      “不管怎么样,我都觉得你能平安无事,是很难得的一件事。”袁林汉并没直接步祀入主题,“就在之前的同一时间,美国洛杉矶,发生了同样的事。是某个大家族的一场百人家庭宴会,即便美国监察机构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但现场包括机构的人,ⵃ一共一百四十九人,全部死亡。”

      묠黎清秋挑了挑眉。

      “也是透明噩梦?”

      袁林汉点头:

      “是的ᤑ。他们甚至出动了精英小队,但依旧全部阵亡。而我们这边,无一人阵亡쟲。老实说,쾊刚收到伤亡信息时,我庆幸之余更多的是惊讶与퉩疑惑。”

      他双手合十,身体微微郚前倾。

      “所以说,黎小姐,你能说说具体情况吗?”

      黎清秋言简意赅,“其他情况,执行小队应该有说,我唯一能告쪖诉你ꮸ的是有人救了李我们。”

      “谁?”

      “不认识。一男一女。”

      “你还记得滍面貌吗?你是个梦师,或许能用梦境还原当时的情况。”

      黎清秋摇了דּ摇头。

      駷“我䉾现在做不到,意识负荷状态还没解除。”

      袁林汉有些遗憾,他转而又说:

      “⚲那请你详述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吧。在场的每个人,都需要蚠记录的。为了防止出现信쨲息差。”

      黎清秋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所经历的事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 ラ

      斮袁林汉ᕯ并没有用纸笔记录,只是静静倾听着。

      黎清秋知道,他肯定有特殊的记录方式,至于是什么,她不想了解。能当䬿上审判处第二处处长的人,没有简单人物。

      “好짝了,这就是我⋗失去意识前的所见所闻。”

      袁林汉顿了顿,然后问:

      “你并不知道那个神秘人是怎么解决危机的吗?”

      “在解除精神防御后㟬,我就失去意识了。再醒来时,已经躺在忽床上了。”黎清秋说,“想要知道那人是谁,你们应该看监控。”

      时袁林汉摇头。

      “那里的监控提前被做了手脚。曱”

      “所以鴚,也就不知道那콾些被当作媒介的画的来由咯?”

      “是的。”

      “㮯那为什么不阻止那个画展背后的基金࣢会在国内开办任何௕公众活动‿?既然他们那么神秘的话。”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的权限暂时不能干扰自由市场。你作为侦查处的人,应该清楚,保障社会稳定,避免神秘侧的人与事过分交汇于普通社会,是我们监察司的主要职责。在没有造成大规模影响前,我们的第一准则是控制,而不是处理。”

      黎清秋没什么可说的。虽然不太认同这种做法,但这也是和平年代最合理的做法。

      她问:

      “袁处长还有什么要问澤的吗?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休息了。”

      袁林汉笑着说:

      “没什么问的,辛苦你抐了。”

      鴈黎清秋摇摇头,然后起身离开了。

      袁林汉看着她的背影,细声嘀咕:

      “果然是黎家的好女儿,能力继承了,性烒格也受着了,一个样啊。”

      他后仰躺在椅子上,思考着痸。

      츙透明噩梦,是淏个很棘手的存在。最主要的是,关于它的记载实在是太少了,不论是福音基金会还是各国监돵察机构,对其了解都太过薄弱,以至于只能被动应对,无法主动处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