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吃嫩草图片

      这时已是下午ꨔ时分,太阳开始慢慢偏西,在山崖下有几个八九岁的放牧孩子,也开始陆陆续续地赶着牛往回走去。有个孩子却迟迟没走,他还在忙着割青草,想多割点准备带回去喂牛。

       当他割累的时候,立起腰来休息了一会儿。眺目远观,只见这盘龙㖂山雄峙嵯峨,十八峰高耸入云霄。更奇妙的是,眼前的每座山峰之间却有一条溪水,由上而下,形成美丽的瀑布群。水流沿途而下顺东流淌栗,绘入大的江河。这山的十八峰的主峰,巍峨雄壮而秀美,苍莽而幽深,云、林、泉、石、花等组成天然景观,让人倾倒。山云景变幻万千,当真令人沉醉神往。

      ៩当这孩子面对着山崖看的出神时,让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突然看见从那高高的山崖上掉下一个人来,紧接着又见一个人从那山崖上跳了下来。先前那人落在半山崖的一棵大树上,被大树上的藤蔓给兜住,人落在上面就没有再动。

      那跳下的人快落到那大树时,퀹见他抛出一黑带緾在树枝杆上。可能是树干承受不住人体重物的冲击,连同那树干一起又落了下来。在落的过程中,树干又不断地与山壁上长的那些小树相接触,也就无形中减慢了树干和人下落的速度。最后连人带树干一起掉入那山崖瀑布流入的深水潭中。人入水后竟抱住了那根树干,随着树干浮出了뎧水面,又漂流到溪流水口处。人紧抱住树干是纹丝不动,是死是活也无法判定。

      播这孩子见这惊人的情景,吓的要命,不知如何是好,待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于是他赶紧跑到水边想把那人拉上岸来,可是毕竟人小力小,拖了半天也未能如愿。他站起身想了一想囅,于是忙把放的牛牵了⸧过来,套在树上,以免跑丢失。然后就撒腿往村里跑퐔去,回到家跟他妈妈说了情况。当他妈妈听说那人没有了右手时,不由地大吃一惊。于是把自已的丈夫找来,随孩子一起来到了那山间水潭处,把那落水人拖上了岸来。见那人仍处于晕迷状态,便把那人放在牛背上,驼回家去。这时太阳嫬已完落山,天也变的非常阴暗,所幸路上㝰无人看到。

      原来这女子竟是那当年与江峰一起,被困在山洞里的女子宁蓉儿。两人从那山洞脱险后,这宁蓉儿还时时不忘记那段艰难危险的,令人终身难忘的回忆。更把江峰仈当成心目中的大英綨雄,并时常想念着他。此后回到家一年后,被嫁给住在这山边一家姓冯铁匠的儿子作了媳妇。第二年便生了刚才那放牛小儿。

      因这一带常有匪徒活动,宁蓉儿与丈夫商量了一下。于是就把这落水人㫚驼到屋后一处比较隐蔽的山洞内。然后忙给这落水人换掉衣服,这时才发现他的手臂膀处和肩背共有三䱪处被箭击伤。于是找来药物给他擦洗,并包扎好伤口。然后喂了他一些稀食,夫妇二人忙了好一阵才安定下来。夫妇二人回到家里,还特别嘱咐儿子今天的事千万不能与任何讲,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

      这落水人无疑就是那江峰,他被救后在山洞里,自已也不知晕睡了多久。突然像ཌ从睡梦中惊醒一样,悠悠睁开双目,未觉此时已是凌晨。朝阳尚未升出,薄雾已然散尽,但寒气依旧袭身。他想起곆身,但全身痛疼难忍,见自已是睡在洞里,身上还盖着被子,无疑证明自已是已被人救了。

      ꃟ 这时天慢慢终于亮了,旭日也缓缓升起,他知道这也意味着自已没有死。不一会见宁蓉儿夫妇和儿子进入洞来,见江峰醒来,宁蓉儿轻声地说道:“大英雄,你醒嘯来了?”

      江峰这才知道是他们一家救了自已。此后宁蓉儿把事情的过程讲述了一翻,江峰这才知道自已已晕睡了二天多。对宁蓉儿全巒家救了ऎ自已是不胜感激,二人真可以说是生死相交。

      他在宁蓉儿家人的精心照料下,身体也开始慢慢有所恢复。身上的伤也有所好转,虽说是大难不死,可江峰却高兴不起来。内心一直替龙儿在担心,他的生死未知,悬掉的心老是放不下来。

      一天已是中午时分,江峰正躺着休息,宁蓉儿与丈夫冯胜进入洞来。冯胜对江峰说道:“江大哥,这几天来,我们村总是有一些外人来打探。总是问见没见到有什么人격从崖上掉下来,或是问见没见到有什么死人呀,或掉下的人被什么人救走了之类的话。每次来问的人总是这些,所以江大哥你还要多加小心。”

      江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盘龙山的后山,这里离县城很远。”冯胜答道。然后又道:“我们这村里人比较少,也比较穷,时有匪徒来过,但也相安无事。不过还是小心为好。”

      江峰沉思了一会说道:“和我同时落崖的还有一少年,现不知如何。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真罆是奇怪了。”

      冯胜说道:“江大哥哥,你放心好了,只要一有什么消息,我一定会及时告诉你的。说不定那兄弟大难不死,或有什么奇遇也说不定。”

      江峰仍担忧地说道:“但愿好此。”

      ꏅ 那宁蓉儿道:“大英雄不必担心,那兄弟吉人天相,不会有大碍的。只是你受了很重的伤,需要好好调养才行。”

      江峰嘎然一笑道:“麻烦你们了。”

       三人正说着话时,儿子冯宝急匆匆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大声说道:“爹娘,铟不好了,来了一帮人,把村里的人都赶到潐晒谷场去了,所以我赶忙来告诉你们。他们人已经向我们这来了,我们快出去吧。

      冯胜和宁蓉儿急忙起身说道:“大英雄,可能这里也不安全了,你先出去到其它地方躲一躲。我们先出去看一看,你要多保重。”说着一家三人出了洞去。

      江峰也知道今天这事可能亍也是冲着自已来的,所以立及起身准备好剑与黑索,然后溜出了洞去。

      来的这帮人果然是来查找江峰的,他们把村民统统都赶到晒谷场去训话。村里只有二十多户人家,不到一佰口人,全部被덨赶了过来。然后他们派人挨家挨户地一一搜查,查到其它住户都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但찧查到冯胜家时,在他屋后的后山洞发现有人住过的迹象,但洞里却没发现人的踪影。

      这时匪首问那冯胜是怎么回事䇪,冯胜机谨地回说是自已和老婆有时吵骂拌嘴睹气时,自已跑到那洞去睡觉用的。这帮匪徒此可相信呢?对着冯胜就是一纯拳打脚踢。可冯胜还是死咬着这样说,绝不改口。

      这时那匪首怒不可遏的说道:“我跟你们䌈明说,我们䑎是黑虎山的人。你们也知道我㶇们黑虎山是干什么的,我们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ꁰ魔。我就是那黑客虎山上的二当夣家的,人称‘杀人狂魔’汪达。我今天跟你们明说,你要是不说实话,我不但要杀了你,쯓还要杀你全家。我不但杀你全家,还要杀死你们全村的人。只要你说了实话,免你不死,也让你全村人不死,你自已选择吧。”

      这村里人听他这么一说,都吓的惊恐万状,都紧张地看着那冯胜。冯胜知道自已的一言不慎,必将招来杀身之祸,而且还会给全뮆村人带来灭笟门之灾。此时的心里是好靛生軓为难,顿时全没了主意,瘟不知如何是好。

      这黑虎山的匪道汪达也看出冯胜的心里情结,他也䆃不多说话。走过去一把把那冯胜的儿子冯宝提了起来,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然后大声吼道:“说是不说,我数三下,要是不说,觻我就一刀先砍死他。⮤”

      这一下可把那冯胜吓的是惊慌失措,把那宁蓉儿吓的瘫坐在地上,全村人都吓的惊恐万分。小冯宝也被吓的脸色仓白,是想哭不敢哭,想叫不敢叫。这时村民是一片混乱,不是女人哭,就是孩子叫的。男人们也义愤填膺婐,想冲向前拼命。๑

      在这万分危急这时,只听晒谷场外一人大声一吼‘住手’,这一声如同如雷贯耳,振撼人心。大家扭头一看,只见场外走进一个人来。身材不算高大,但也威风凛凛。只见他左手提着利剑,一步一步不慌不忙地缓步走了过来。当他来到晒场时,大声说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區在下搄江峰。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有什么尽管找我来,你把这些村民都给放了。这ೲ些事都与他们﾿无关,然后我们可以来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

      那匪首汪达见江峰自已走了出来,心中也不由一惊,因为他也知道这江峰是何等ਠ人类。虽未曾见츼过这江峰,但如今也耳闻目睹。心中虽也有ᣌ虚怕,但仗着自已人多势众,也给自已壮了许多胆子。这时,他见江峰走了过来,也就忙把那冯宝松开,也同时让人把那冯胜放了。然后❒对江峰说道:“没想到你从那高高的山崖上跳뭸下,竟然是大难不死,在下佩服、佩服。今天我汪达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说出那贼子小儿的下落。我可以给你个痛快,给你留个全尸,否则我要让你碎尸万段。”

      那江峰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地哈哈蛻大笑。继而说道:“好你个汪达,你也佩和我说大话?你今天是想单打独斗,还是想群欧?全在于你选择。我江峰只身一人也决不含糊,有本事就尽管过来。”

      这时站在汪达身边的一个小头目说道:“二当家的,先䧩让我来领教领教他的高招吧。”

      汪达望了那人一眼,说道:“你且退下,照我的话去做。”那人便又退到了一旁。

      汪达说又道:“听说你那‘飞龙剑法継’是集各派剑法之所长됈而自成一格,剑招以快、狠、准、奇为宗旨,能否指教一下。”

      江峰冷冷的说道:“你倒是见识渊博,ꉭ请出刀罢。我江峰厉来有个习惯,从不踻轻易出剑。因为我不喜欢剑出来之后,却还怔怔的发૘呆,那岂不是浪费太多的表情。”

      那駩汪达춈听他这么一说,突然抬起手中的钢刀,面上已渐渐露出了杀气。

      冷风呼呼的吹着,一股寒气直袭心头,汪达的那张死灰的脸色更令人不寒而颤。他手中的刀一沉,已然向江峰扑了过去。

      汪达的身形异常高大,来势更快得惊人,人还在两三丈外,就已有一种凌厉的冷风直逼江峰的眉睫。身形尚未到,钢刀已砍出䡠。

      江峰身形突然向后退了出去,他身形的变化,尤如水中游鱼㜿,在水中灵活自如。

      汪达厉叱一声,钢刀又呼啸着向他砍了下去。

      江峰箭一般退了出去,身子几乎已和地面平行,他的手似乎并没有什么动作。手中的剑并没有击出。待身子刚要着地时,剑柄轻轻在地上一点,身子又立了起来。 底

      炔汪达什见੗他仍不出手,恼羞成怒,忽然间,寒光一闪,身形一转,刀直向江峰的背脊砍去。

      这一刀砍的非但来势奇快,而且刀气綜激荡絽,凌厉无比。纵然迎面砍来,也令人难以抵挡,更何况是自背后袭来。

      江峰只觉得那刀砍来的砭人肌骨,那刀的寒芒,已笼罩了他的全身。若是向左闪避,右肋就难免不被刀锋所伤。若是向右闪避,左肋就难免不被刀扫中。若是向前闪避,背脊的正中就䡔要中刀。因谲为无沦如띁何闪避,都不可能比这一刀的速度更快了。

      江峰知道自出江湖以来,却从未遇见如此诡异快捷的刀法。但江峰的身子却已在这刹那间,贴着刀锋滑开,冰䙦凉的刀锋。贴着他肌肤时,只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对袧方一刀扫空,汪达似乎觉得更吃惊。刀锋又一扭,横划过去。但江峰也不怠慢,纵身跃起,凌空一个翻身,倒掠出去。只听得“唰”的一声,江峰的剑已出手。紧接着他的身形自半空中一转,已然跃到汪达的身侧。身形尚未立稳,剑已挥去。只听“当啷”一声,汪达手中的钢刀却已然着地。

      这一连串的动作只在眨眼之间,没㵅有人看清楚他是如何做到的。但汪达手中的钢刀确实已掉在了地上,他整个人却呆若木鸡,脸色比先前的死灰色更加䩳难看百倍。

      江峰出剑快得竟煰根本不容对方刀势有所变化,似乎再也找不出一样东西,能快得过江峰㟮手中的剑。吆

      众人无不骇然,却没有人敢说一句话,顿时鸦雀无声,只有风依旧在轻轻地飘动着。片刻之后,先前那个小头目大声叫到:“兄弟们把他围起来,一起上。”说着挥起手中的大刀就冲上前来。他在江峰的身后,想来个突然袭击,想至江峰于死地。

      江峰仍注视着汪达,汪达到像个汉子,他呆立了一会儿,终于冷冷的道:“我输了,你杀了我罢!”

      江峰可不动声色,只见他突然舞起右臂膀,那连在手臂膀上的黑索向箭一样的飞了出去,突然向自已的身后飞去。那突袭的小头目在离江峰有三步之遥的位置,被飞来的黑索击中脸部。他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已被击翻在地。

      那些围困江峰的小啰喽们犃,顿时被吓的不知所措。

      江峰大声地说道:“我若想杀你,就不会击落你的剑。我击落了你的剑,就不会再杀你。”

      汪싿达说道諸:“你为什么不杀我?”

      江峰说道:“我今天不想杀人,更不喜欢滥杀无辜。你我本无冤仇,我只是来救这些无辜的村员,機而不是来杀人的。”

      汪达说道:“救人而不杀人,普天之下可以做到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江峰说道:“我只是尽量做到不去乱杀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时为了自保却不得不杀人犢。但杀人越多的人往往越有可能被杀。我之所以不愿多杀人,因为我明白被杀时的痛苦。”

      汪达铁着脸说道:“你不喜欢杀人的理由只不过是担心被杀,原来你也是怕ۤ死而已。”

      江峰不由地哈哈大笑道:“我江峰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却从来没有怕过死。”

      汪达疑笑道:“你敢说你쟝不怕死?”

      江峰道:“我说自己蕂是不怕死的,但恐怕还没有人肯信。但是,虽然我不怕死,却向来很珍惜这条命。因为我知道一旦没有了命,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妆 汪达感慨地说道:“想我汪达纵横江湖数十年,杀人无数숭。今日居ዃ然能败在江大侠手里,也算值得,我虽然是一个山匪,也是被逼无奈,但我也知道江湖道义。今天我认裁了,我裁的心服口服。今后,我汪达从此绝不踏入这小山村一步。也不许我的手下到这里来,更不许任何人来这里骚扰和杀人。”然后他回Ɂ过头来对他的手下大声地说道:“小的们,听没听到?”

      那些啰喽听二大王这么说,此稤有不听之理,于是都大声地应到:“小的遵命。”然后把䇀手中举起的刀都萙统统地放了下来。

      江峰见此也收起了手中的利器。说道:“在下敬佩汪兄的为人,汪兄ࢁ能有今天的此言,江峰从此也绝不为难汪某和弟兄们。俺们就来个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这汪达到也意气,忙说道:“汪某不才,谢江大侠不杀之恩。就此一别,日后有用的着兄弟的,兄弟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然后转身对那些村民们说道:“绪位乡民,多有打扰敬请原谅。今天你们遇到了江大侠,是他救了你们,你们要多谢江大侠。好啦,恬告辞了!”说完带着他的手下离开了山村。

      这些匪徒一走,这些村民把江峰团团围住,感谢他的无私相救。

      江峰也感激地说道:“我应该先谢谢你们,更应该谢谢冯兄弟一家对我的相救。谢谢大家。”

      通过这一场惊心动魄的场面,村民们已对江峰敬佩的五体投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