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能量网站污的免费的

      麻杆的葬礼在4月11。

      清明没过去多久,顺明的天还是很䯂阴沉,隐隐约约就像是要落雨。

      胖子穿了一身黑衣服,害怕下雨又找了把伞。

      来的人并不多,几乎都是麻杆的亲˭戚朋友,胖子低着头进去,没几个人看他。

      麻杆的尸体放在灵堂,两个껥花白着头发的老人憔悴地跪在灵堂下面,胖子站在外面看着,没说话。

      要离开的时候已经飘小雨了,胖子撑着伞,一步步走离。

      遗憾是肯定的,悲痛也是肯定的,但更多的퐦是无奈。

      因为他没办法找到真相。

      他爸妈的电话依旧打不通,胖子发ꡙ了几条消息,提着自己㆕那个棕色箱子带上뒵几件衣服往川渝方向离开了。

      没什么原因,纯粹就是离得比较近。

      贾说句实话,四月,哪里的风景都很棒,胖子看着火车外面的风景,觉得心情都好上了很多。⎵

      有个老人坐在了自己的旁边,灰白头发,看了几眼胖子,老人开口搭话。

      “小伙子,去川渝啊諾?”

      胖子回了个笑脸。

      “是啊老伯,您呢?”

      “探亲,去看看老朋友。”

      “您们感情真好。隔了这么段距离还常见面。”

      “哈哈哈哈!”

      老人笑了,眼角的鱼尾纹一层层叠在一起。

      蹃“算不上好,算不上好,只是斗了一⧺辈子,临了去见上一面磟而已,免得留下什么遗憾。”

      胖子不置䙕可否,点了点头。

      “小伙子,那你呢?去干嘛呀?”

      胖子咧了下嘴䨗。

      “其实我也不清楚,走一路看一路,有需要帮忙的鬼䒐鬼怪怪就帮下忙。”

      “鬼怪?哈哈哈,小伙子你倒是会挺有趣的。”

      “我家的小孩天天说我老封建老迷信,要相信科学,怎么看你年纪不大却相信这些东西㨻?”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胖子依旧笑,看着老人的眼睛里透着光。

      “是啊,这世界上说醂不准的东西那么多,谁能直接下定鍻论呢。”

      “妈妈,有个爷爷珚在和那个哥哥॥讲故事ꭋ,我也想听。”

      有个小女孩好奇地看向胖子在的方向,抬头看抱着自己的母亲。

      妇人转过头看了一眼,只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孤零零坐着,伸手拍了拍小女孩的背。

      “囡囡睡觉睡懵了不是,瞎说什么呢,那里就䀼哥哥一个人。”

      胖子听到声音,朝小女孩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笉老人的身影ᇐ显得有些孤寂,胖子把手伸到衣兜里,慢慢的铃铛把攥紧了一些,似乎感受到了胖子的心意,铃铛一下子停下来,没כֿ再趣发出声音。

      “老人家,我͓怎么称呼您➻?”

      “嘿嘿,我姓方,方方正ꆂ正的方,你也不用客气,晷喊我老方头就行쩨咯。”

      “那可不行。”

      胖子手撑在火车的车窗边缘,看着老人浑浊老气的眼。

      “方老?我喊您方老可以吧?”

      仅ꔶ“也行!也行!”

      老人笑了,挥了挥满是皱纹的手。

      “我一看您就觉得您是个有故事的人,不知道能不能听您讲讲您的故事。”

      老方头有些惊讶,斜着眼睛扫视了胖子几眼。

      “你这小伙子有点眼力见啊,反正路还远着,我也是头一回遇着愿意和我这老头子聊天的人,和你讲讲吧……”

      “我啊,以前不在滇西待的,只不过年纪大了来这个环境好的地方养养老。”

      “诶,小伙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阴阳跨界人?”

      阴阳跨界人?捞尸人?

      胖子훣明显惊了一惊。

      他对连线师以及其他的几种邪门职业都做了不少工作,当然对这所谓껳的“跨界人”不陌生。

      看到胖子的脸色,老方头嘿嘿一笑。

      “你这小子知道是吧?老头子其他的不行,⹭看脸色这方面还真不差。”

      “你这个年纪的小伙子知道我这个职业可怪稀奇的,不过老头子我以前还真就是做那生意的。说起来,这个活计我家连着干了好几代了,毕竟拿的钱啊,是真的多。” 촊

      “上个世纪无缘无故死的人太多了,䈚生意也多。我还只有豆丁点大的时候嘿,我爹就已经带着我下河下海了。”

      “我打꥚小胆子大,眼睛好,更不怕船晃悠,我爹说我生下来就是干捞尸这生意。”

      “听我爹说釽,当捞尸人那也堎是有讲究的。᫝必须得是男性,必须命理要属阴,五行要属水,这是捞尸人最基本也是最必要的条件,说是只有这个样子才不会⎱被河里的亡魂拉下水,而要真真正正成为一个捞尸人,还需要要浸泡在养尸池或者和漂浮的死尸呆七天七夜才可以,这样才能消除对死亡的恐惧和胆怯。”

      “我是十六岁的时候成为捞尸人的。在怎么样也是干的正经活计,哪会有什么劳什子的养尸池,但我们那里有一小块ᨦ地方,没人认领的尸体就被人拿ࡶ绳子栓着飘在边上,慢慢的尸体越堆越多,村柙里人就都喊那地方叫浮尸地。我啊,就被我爹丢哪里去了。”

      “臭!可臭了,蚊子苍蝇一堆,有的人死了吐舌瞪眼睛的又怪吓人,䲅我恶␎心的吃了东䘽西就吐,待了一天,我想跑,嘿!被我爹逮着打。”

      “因为要挣钱,我们家没别的会做的了,只能靠捞尸,被打多了,我也就认了,毕竟他们以后得靠我养쁤活着。”

      “这是挣死人钱的工作啊……”

      老方头抬熌头往外面看,吧唧几下嘴巴,在兜里掏了掏,掏了掏出个火机来,似乎想起这是在火车上,老人叹了口气,无奈的又把烟和打火机收了起来。

      “死人的工作可不是好挣的,谁也不知道捞尸的自己会不会下一秒变成⿻被捞的,所以我勤勤恳恳的按着规矩办事,就害怕自己也泡在河里泡肿了泡臭了。”

      셒“但有一次,我犯了忌,大忌!那天来了一个有钱的商人,说是他儿子在黄빱河落了水,快一月了也没낵捞上来,求我去帮帮忙,成事了给我一万。”

      “乖乖,小伙子,六七十年代,你知道的吧,那时候万把块是多吓人啊。”

      “去黄河⪆那捞尸,危险啊,真的危险,但我接了,他给的实在太多了。我知道这事怪邪乎,可是穷啊,穷鯱多了,人就贪。”

      챡 “我大致的找着了那商人儿子的位置,只䬂不过他儿子死的没我想的那么简单,我下水看啊,眼睛瞪得圆圆的,穿了身长衫,身上被绑了块大石头,让人飘也飘不到河面上。”

      “我捞了三次,可怎么也解不开那逓人身上的绳子,当时我就想,要不不干了,这死的冤啊,怨气得多大,再说我们捞尸的有禁忌,要是捞了三次人还没上来,那怎么也不能再继续了,我害怕,怕自己扯上什么大事!”

      ⬢“于是我赶忙上了岸,船也不要了,转身就想走,뜯那商人扯着我衣衫,跪下来对我三叩六拜的,还说给我ⲥ加个一万。”

      “我咬咬牙,想着豁出去得了,干完这票一家子人后半生都用不着愁了。就又下了水。”

      “那是我第一次见着那种恐怖的事情。”

      “河里的人笑了,小伙子,你知道吧,淹死的人一般都是全身乏氧发白,口唇青紫,娉龇牙咧嘴面目狰狞的,我前几次下水也是瞧着那个人是那一副样子,魏可是这才一上岸一下水的,怎么就笑了?”

      “恗我吓傻了,缨尸也ꈱ不捞了,给多少钱也烜不捞了⽱,拼了命地往上扑腾。”

      “咕咚……”

      老人一脸惊疑,咽了咽口水。땩

      “就在这时候,那死人动了,他伸出来了手,抓住圢了我的脚腕子,使劲把我往下边拽!”

      “我也是被吓到了,平常的瀤技巧一下子全忘了个干干净净,只知道手忙脚乱的挣扎。”

      “就在我以为我要被淹死的时候,河上面有人给我丢下来个船桨,我还听见有人在上头喊我抓住,我怕死,哪怕已经没有力气了也死死抓住那船桨。”

      “是我爹,你知道吧孩子,我爹不放心臃我一个人㐝跑黄河哪里去,䗬跟过閯来了,听说我第四次下水,吓得魂都快丢了,找了船立马找我ڏ,箔才把我从阎王爷那抢了回来。”

      “我爹给我一顿臭骂,三年没让我在接活下水,我记了一辈子,死都不敢忘,就是为了警戒自己。”

      “死人钱,不能贪,也贪뜾不得,谁知Ώ道你有没有命去花。”

      “小伙子,这句话可不单单用来我自己身上,你也是ꦌ,不ꖂ管做什么,也一定不能贪多了,守앏得住本心那才是真ޘ真正正的ᗓ厉害啊。ઍ”

      胖子立马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看到胖淰子那픏副正经的样子,老人阱有些欣慰,笑着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也聊了这么多了,你这小伙子估计也听不进去多少了,老头我也累了,先休息会,小伙子,到了站了,喊퉫老头子一声。” 轷 烣

      “这年头啊…忦…愿意听老头我讲故事営的人,可太少咯,我俩,倒是有些缘分……”

      老方头的声音越来越小,胖子看老方头靠在椅徂背上休息,也放松Ḧ了身体,靠着椅背,闭上了䡻眼睛。쫱

      这次旅途,应该,会很有意思,这不,Š才坐上了火车,就遇上了一个自称老方头的捞尸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