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父全集

      “哟,这茊不是二公子吗?”

      当陆␲寻和阿沙寻了个地方,换回王府二公子的那一副形貌,刚刚重新走到这万国商盟大门前时,耳中圇忽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原来是陆将军,好巧!”

      陆寻回过头来,这一道声音,将旁边诸人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来,他们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敬畏,又对这个黑衣青年感䑐到⟙有些好奇。

      如今的뤒镇东王府大不如前,可是在这渡边城却依旧是庞然大物,至少那些有头有脸的家族,都不敢轻橇易招惹。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镇꿌东王府Ș掌控着数量不少的私兵,据说大多数都是一境武师,护卫队长更是二境武师的强者。

      挕 至于这位掌控镇东王府兵权的东骑将军陆岱,则是更不得了。

      三境圆满武师的修为,哪怕是渡边城的城主杨巡,也从来不会太过小看。

      茼尤其是看到陆岱那略显年轻的脸庞时,不뱔少人都认为此᎑人前途无量,假以时日,达到当年镇东王的层次,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

      “䢞那个抱猫的家伙是谁,看起来和东骑将军很熟啊!”

      一个刚刚走到万国商盟门口的一境武师,并没有听到刚才陆岱的第一句话,直接就问了出来。

      能和东骑将军扯上关系的人,哪怕年纪极轻,他们也不敢怠慢。

      “刚才听东骑将军让他二公子,难道就是失踪十年,最近才回归王府的那位二公子?”源 魰 橤 其中一位二境武师,明显是对镇东王府的事有所涉猎,先前也听到了陆岱的招呼声,此刻沉吟着说出这个可能,让得不少人都是若有所思ﳁ。

      一年前镇东王府的变故,在整个玄阳国都不是什么秘密,只要稍加打听,镇东王秾昏迷,世子疯癫这样的事,也不难打听出来。

      至于其中的细节,那就没有人知道了,而对于一个失踪十年的王府二公子,他们却是十分陌生,几乎没有任何印䐇象。

      “好像没有什么修为啊!”

      诸人感应了一番陆寻的气息,最终得出一个结麟论,这就是一个连一境武师都不是的普通人,不少人的眼中,甚至掠过一抹鄙夷。

      Ⓡ 堂堂的镇东王嫡系血脉,看起来也已经十六七岁的样子,却连一境武ꯛ师都不是,这不是丢镇东王府的脸吗흪?

      只是有陆岱在此,诸人又不知道这二位关系如何,自然是糙不敢表现在明面之上,三境圆满武师,对他们来说还是有极强震慑力的。

      “陆寻啊,按道理,你应壨该称我一声兄长吧?”

      耳中听着周围诸人的议论之声,陆岱根本没有理会,而是脸现笑容地说出一句话来,让得不少人都是若有所思。 救

      “呵呵,陆岱将军可是三境圆满武师,我怎么高攀得起?”

      尤其是当黑衣少年口中这话传进各人耳中后,就连쥦那些后知后觉的人,都察觉出其中的微妙了。

      这名义上的兄弟腊二人,关系似乎并不怎么样啊。

      就算陆寻没有丝毫修为,可他乃是벟镇东王的嫡次子,天然在身份地位之上,就比陆岱这个王府三夫人的养子,要高上不少。

      很明显陆寻这句话是在嘲讽陆岱呢,你不是东骑将军吗?你不是三境圆满武师吗?还不是要乖乖听镇东王的命令?

      甚至是再想得远一些,真到了镇东王一命呜呼的那一天垐,王爵传到这位二公子手中,到时候陆岱可就真成陆ᇅ寻的手下了。

      当然,这只是一些ꏱ心智不高之人妝的想法。

      另外一些人眼中的鄙夷则是更加浓郁了几分,暗道这位刚回王府的二公子,还真是一个不䴜谙世事的纨绔啊。

      如今谁不知道镇东王昏迷,世子疯癫,王府嫡系一蹶不墆振,这毫无修为的二公子还不夹着尾巴做人,真当陆岱是王府养的一条狗吗?

      手掌兵权的东骑将军陆岱,才是如今镇东王府唯一拿得出手的战力,也是连城主府都要选择策略的真正原因。

      可不是因为什么镇东王府曾经的威名,ܲ更不是因为陆寻这么一个纨绔的王府二公子。

      “哼,那就看看今日的大型拍卖会,二公子能给我一个怎样的惊喜吧倏,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哭着求我!”

      陆岱城府其实并不深,鶢当众被陆寻刺了一句,他的脸色已经是变得异常麎阴沉,紧接着冷哼一声,便是大踏步走进了万国商盟分部之内。

      “嘿,这下有好戏看了!”

      鍃围观众人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一想到等下还有一场好戏可看,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抢身进䶞入万国商盟,看来也是为了今日的大型拍卖会而来。

      “ࡳ这家伙,真是讨厌啊!”

      一旁的阿皮沙撇了撇嘴,这ﲷ种空有实力,却不能随便出手的感觉,让得他有些憋屈,还是在轮回海的时候舒服。

      只不过阿沙也知道,在轮回海中,可不是他能随便欺负别人了,你不知道哪里冒出来荡的一只大妖,就能将你吞得骨头渣都不剩。

      “喵!”

      就在阿沙心中想䄡到“大妖”的萏时候,陆寻怀中的那只黑猫突然轻轻叫了一声,吓得他差点软倒在地,连忙说道:“不!我不是说你!”

      “放心吧,那张讨厌的脸,明뮰天你就不会再看到了!”

      ⳼陆寻轻轻抚了抚怀中的黑猫,吶然后轻声说道,毕竟他知道今日天黑之时,就有一场大戏要上演,他也很是期待呢。

      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将万苔国商盟拍卖会这一场戏演好,他能猜到陆岱这家伙要干什么,不就是想让那位少城主来削自己的面子吗?

      “走罢!”

      陆寻话音落下,带着阿쒺沙在今日第二次踏入万国商盟的一楼大厅,让得在厅中的陶明,目光不断在他身上扫来扫去,只觉有些熟悉,特别是那只猫。

      不过陶明虽然心中怀疑,却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拆穿,更不会去问询,带着一众参加拍卖会的武଼师,还有少数几个沉默不言的修士,一路来到了后院。

      陆寻原彪本以为这万国商盟分部后院,就是一座住人的后院,但到得这里之后,却又发现别有洞天땇,这后方竟然也有一幢极大的建筑。

      大门之上的“拍卖厅”三字,让得陆寻知道那正是此次大型拍卖会的举윴办之地,而进入拍卖厅之后,他直接被引着来到了二楼⺒。

      这是一座圆形的拍卖厅,︘一层ɛ有着诸多座位,将中间宽达十丈的拍卖台围了起来。

      而二层则是一些包间,应该不是普通一二境武师能上得来的,至少需要一定的身份。

      섈 陶明直接将拥有请柬的陆寻和陆ఇ岱,引到了最大的一个包间门口,其上的ࣸ那个“甲”字,让得陆寻瞬间明白这恐怕就是万国商盟最豪华的一个拍卖贵宾厅了。

      阿沙名义上鸵是陆寻的书童,自然不可諮能进入贵宾厅内,只ꐽ能是떦守在门外,这样让得他很是郁闷。

      而当陆寻跟着陆岱进入贵宾昩厅之后,厅中却是早就有了四道身影。 컔

      其中一道年轻的身影,原本是站在落地玻璃之前看着下方的拍卖台,听到声音便是第一时间转过头来。

      “少城主,几位,来땣得可真是早啊!”

      陆岱明显是和那几位相熟,不过听得其口中的称呼,却又和那位叫杨贺的ᐺ少城主并不亲密。

      毕竟镇东王府和渡边城主府,是有一些利益冲突的。

      “确实是来得早了,没二位准时!”

      当落地玻璃边上的少城主杨贺转过ၰ头来之时,其中两道原本坐着的年轻身影连忙站起,而剩下的一人却依旧端坐,只是不볺时拿眼睛៚打ἐ量着陆岱身后的陆寻。

      ᎞站起的二位都是青年男子,约莫二十多岁,其中一位身穿华服,一看就魛不是普通人,不过那嘴角边上的淡淡笑意,却是透发出一股子阴险的感觉。

      㲜另外一位面目普通,穿着也颇为普通,甚至隔着这么远,륱陆寻都能闻着对方身上的一抹海腥味,这应该是一个常年和海水打交道的年轻人。

      至于坐着的那位却是一个少女,䂸梳着两个羊角辫,값单看长相的话,年纪甚至和陆寻差不多。

      但陆寻知道,这看起来像是小丫头的女子,至少也有二十多岁了,而且他有种感觉,这四人之暒中,最危险的恐怕还是这个羊角辫小丫头。

      呃,姑且希称之为小丫头吧!

      䯵“这位肯定就是镇东王府的二公子了吧?真是久仰大名了鼼,今日一见,果堀然英姿不凡,黧年轻有为!”

      少城主杨贺明显是个人情事故老练之人,只不过听得他最后蛠八字的称赞,陆寻差点直接笑了出来,这家伙是在损自己呢。

      陆寻㝞长得倒⋆是颇为清秀,但受限于年纪,远远谈不上英姿不凡,至于年轻有为更是在扯淡了。

      这位王府二公子,都已经离家出走十年时间,这在整个玄阳国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根本就不算是什么秘密。

      而且以杨贺这二境武师的修为,自然能感应出陆寻有意隐藏的毫无修为,因此他这八个字的称赞,听在有心之人的耳中,其实是强力嘲讽。

      “我也是久闻少城主的大名,一直心神往之,可惜直到今日才有缘得见,实在是遗鲔憾!”

      ݱ 陆寻装作一副没有听出来杨贺言中深意的神色,脸上更是浮现出一抹受宠若惊,甚至是直接跨前几步,看起来就像是要和杨贺握手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