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丽和朱丽娅

      林久砼转身不解的看向季莲,然后开口说道:“季妈妈,这是何意啊,可是本少爷的书童惹怒了妈妈?”

      “周央,ꏫ还不给季妈妈道歉。”

      周央哭丧着一张脸,然后开口道:“少增爷,昨日您在醉香楼总共花费了纹ᡮ银一千两,可我们身上并未带够如此多的银子。”

      詓 ἗林久心中有些了然,感情这花花⚶公子钱没带够就ݥ出来罠浪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根据记忆显示这方家ᗏ可是翼城的大户人家,身家颇丰,就昨日在醉香楼花费的银子,对方家来说并不算什么。

      于翙是林久佯装发怒,训斥周央道:“身上银子不够탖了,那你不知道回府拿吗?”

       Ꭾ周央遭了公子的责骂,心中更是委屈。

      “冤枉啊,小︆的昨日回府了,只是并未拿到。”

      컈这话一出,让林久有些不解,平日里这方毅可是方家龒最得䰀宠的챙儿子,银两什么的从来没缺过,难道是他的记忆混乱了?

      不,应该是哪里出问题了,不过眼前蔖最重要的还是从这里出去。

      想到这里,林久端起少爷̏架子继续训斥周央道:“这点事都办不好ꦛ。”

      Ϗ ꅽ 随后朝季莲微微一笑:“季妈妈你放心,我方某也算是킯这醉嗼香楼的常客了,何时就少过你这的银子呢。”

      “待我回府,定立냵马᳨将银子补齐,绝对不少一个子。”

      季莲看着眼前的林久陷入了沉思,从຾昨日起,她已经前后派人与那方家书童一起去了方㛊府三次,但每次都被拒,自己去要这条路明显走不通,看来只能让方毅自己回去拿银子了。

      ꣭但是这事她不能不留心眼,这方家书童其实代表的就是方毅,他丼去了≜三次都没要到,证明方家里面出事了。

      方家虽为翼城的大户人家,但这大户人家的事情最是错综复杂,何况方家八子,哪ꗫ一个又是省油的灯呢。

      但这眼前的方毅也确实是醉香楼的常客,在这里花了不少银子,这次可不能闹的太僵,她还指着他下次来这里消费呢。

       于是季莲脸上重新带上了쾐笑容:

      “方公子说的哪里话,我担心谁都不会担心方公子会做赖账这等腌臜事。”

      说着她转身瞪了眼身边的男人,“都怪我这手下﹕没轻重乱,竟把公子您的书童给伤着了,我在这替他给您陪个不是。”

      “㣫吉祥,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带方公子的书童去看大⹙夫。”

      䳣“是”

      话音未落,这个叫吉祥的男人便立马拉着周央转身就走,而周央一个劲的回头望着林久,眼中带着不情愿。

      眼前的周央看起来哪里像是一个身上有伤的人奴,这分明就只是一个幌子。

      这季莲美其名曰为看病,实际上就是将周央扣在醉香楼,何时他方毅将那银子补上,何时她牸才放휈人。

      林久看着这一幕,脸色满满冷了下去。௔

      輨翼城的西边有条城西路,城西路的尽头坐落这一座大宅,林久抬头便看见了方ⅾ家大宅四个大字。

      方家并非是什么官宦祠人家,而是普通商贾之家,主营船只制造。

      这些年皇帝不在闭封锁国,傳水路忸越发繁荣,썥方家靠着船只制造,近年可赚了不少钱。

      ₕ虽是如此,但翼城靠近皇城,城中皇亲贵族比比皆是,所以方家在这翼城中只能算是平平无奇。

      这也是为什么醉香楼的老鸨敢将方家书童扣下的原因,毕竟能쑑在这鎏安街开设青楼的,后面不可能没有人。

      但话又说回来了,要说方家的名声,昭在这翼城否可是没几个人不知道。

      这一切还是得从儿子说起。

      㴨整个翼城都知道,这方家是户有福气的人家,上到夫人下到小妾,只要能怀上,那就必定是个儿子。

      为了沾这个福气,有些普通人家螦怀孕的妇人还会专门围着方家走上蹝三圈,望肚子里能生出个大胖小子。

      想到这里林久不由摇头,훐哪里来的那么多封建迷⨮信,生儿生女,皆是⚭一半几率,那都得看命。

      䏠 狚 行走在方家大宅的石砖小路上,林久正瞧着뻦宅内别样的布景,ネ此刻,突然一声焦虨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㹪 餁

      剢“我的六少爷,您总算是回来了,您快去看看老爷吧。”

      只见⋖一位面鮤容苍老的老者,快速小跑到林久身边,模챜样十分着急。

      原来是졮方家老爷的贴身奴仆,李规,李叔。 蛝

      “您昨日慪去哪里了,可把老奴我急坏了。”肉

      ꪦ 林久有些奇怪的看着面前的李叔,昨日周央回府取钱的事,难道他并不暡知情。

      懟林久心䤅中奇怪쒜却퍭并未再次开口,只听琺着李叔慢慢将昨日府内所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恞 原来在昨日徬晚时分ۮ,⸭方家ꏕ老爷方泉在晚饭后突然倒地不起,整个人失去意识,请大夫来看后,诊断为中风。

      其实古代읬的中风放在现代就是脑卒中或者脑血管意外,病人常常伴有长期的高血压病史,或者冠씙状动脉硬化。

      简单的来说,其实就是一个长期病患的累积导致的。

      在林久的记忆中,这位方家老爷年纪已大,且身型偏胖,平日喜欢饮食口味衽颇重,时感头晕,很有可能长期患有高血压病。

      这中风放在现代,致残率便极高,偏瘫,口眼歪斜,语言困难,都是常见的后遗症澮。

      ❠럌而身处医疗技术賝落后的古代,方泉这一遭绝对是凶多吉少,即使有幸能醒来,预后也是极差。

      想到这里,林久有些明白为何昨日周央回府拿不到钱了。

      这飈方毅虽是方泉最宠爱的儿子,可方毅的母亲却出身极低,乃是府中的一位婢女,且在方毅三錆岁那年便撒手人儉寰。

      要不是方毅是方泉所有孩子中与他长的最像的,퇱今日的方毅哪里能这般风光。

      但这方毅却是个脑子不清楚的,丈着方泉的宠爱,恃ᅳ宠而骄,得罪隝了不少人。

      并且他还天天在外花天酒地,不务正业,从来没为自己的㒬未来想过。

      如今方泉一倒,方毅便失去了所有的靠山,家中哪里还有他的位置了。

      方泉倒了剤,家中所有ࢌ的权力便全落在大儿子方绫手里了。

      而这方绫一直不喜₦方毅行事,所以昨日周央回府,定׽是方绫特地命人卡了他一道,而府里那群奴也是墙头草,晓得府里变天了,哪里还会告知面前的李叔他昨日在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