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偷香记

      看到俞琦拿着一碗酒,林昭不免有些뭖纳闷ℹ,为什么要在这里喝酒?但为了尽快脱身,林昭还是霍决定顺从俞琦。可就在他要接过碗时,一个下人匆匆忙忙的来找䟻林昭。

      林昭问有什么事,那下人便贴着耳朵说道:“林辰少爷报名参加大比了,林枫少爷为此找你过去。”

      林昭本就想尽早脱身,这下人一找,他就有了理由:“琦儿賗,我这有事,必须得走了。咱酒下回再喝,下回我带你去会宾楼喝。”

      林昭说完,就丢下俞琦跟着下人走了。而俞琦看到林昭走远,便一把将碗和酒都扔縓到了山下。此时,她平静的对着墓碑说道:“娘,哥你们再等等我,我马上就会为你们报仇的。”

      俞琦说完此话后,独自下了山,来到林家大门口报了名。

      林家没人会在乎俞琦报了名,大家犲都在谈论林辰参加比赛的事情。比起惊讶于林辰敢于ቺ参加比赛,有的人更关心林辰籅为什么还活着。

      林辰报名的事פ情,雷氏第一时间就得知了。雷氏想不通自己明明将林辰出门的准确消息,告诉了杀手组织的联络人。怎么这一个月来,他们쒚没有动手杀了林辰?或者是他们失手了?

      如果这组织这么没用失了手,雷氏又不禁当心起林辰会不会通过杀手,发现自己这个幕后主谋,那她现在必须做好万全的应对才是。

      在林家还有一个人,和雷氏一样关心林辰的生死몿,不컛过他对林辰未死并不感到惊慌。

      在西后房數有一个独立的院落,这里是专门设给林家的内务总管韩果办公的。林昭的爷爷韩果乃是老祖的四徒弟,他虽然不姓林,但却比许多的林家族人在林家更有地位,更具有实ጐ权。

      今天,一下人来的总管办公的地钝方,只见房门紧闭,于是轻敲房门说道:걥“韩总管在吗?小子有事禀告。”

      “什么事,说吧。”韩果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听他的意思并不打算让这下人进屋。

      这下人也识趣,在门外恭敬的说道:“韩总管,那边来了消息,说是林辰少爷今天报名参加了大比。”

      “知道了,”韩果的语气显得很平静,“你下⚎去吧。䉷”

      “那小子告退了。”下人退下,整个院子又变得安静起来。

      这安静了不一会儿,屋内又有了声响。此时,在韩果办公的房间里,门窗都被紧⥰紧的关着,整个屋子显躘得很是昏暗。韩果正坐在他的楠木摇椅上,前后摇晃着,而他的侧面正静静端坐着一个神秘男子。

      这时,韩果闭着眼睛,慢悠悠的吐İ出话灦来:“你也听到了,那林辰没有死。你们的行动失败了,那么合作就没必要再继续谈下去了。”

      听了此话,那个神秘男子辩解道:“韩先生,那小子能活着回来纯属意外。请您相信我们,只要你肯与我们合作,荣华富贵你唾手可得。”

      “这荣华富贵我自然想要,”韩总管还是气定神闲的说道,“可是想要东西得要有实力。你们想动林家,我佩服你们,可是㴢连一个林家的小少爷都对付不了,ྨ我可怀疑你们的的实力。”

      “韩先生뚭,我保证我们实力……”

      “不必多说,”韩总管打断了对方的说话,“咱们的协定就是你们杀了林辰,我就同孿意与你们合作。竟然林辰没死,我们的合作就没必要了,你还是请回吧。”

      见此,神秘男子叹了口气,这韩果看样是铁了心不再谈合作了。说来,神秘男子也是想不通,他们组织已经派出那么多的人,甚至把一个精英都派了过去,怎么连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都解决不了呢。

      竟然合作不成炁,神秘男子还是告诫道:“韩先生,竟然你无意与我们合作,那我们也不强求。我们做不成朋友,那么也请韩先生不要ᷢ和我们为敌,我们对敌人⫗可从不客气的。”

      “买卖不成仁义在。你放心,林家是不会有人知道你我之间的事情,我不会傻的告诉釛林家,我曾和人合作刺杀过林雪芯的儿子的。”韩管家睁开眼睛,面色温和的看着对方。

      “那好,我信韩先生识时ꕘ务,如果韩先生以后有意与我们合作,我们᧚随时欢迎。”神秘人起身离开,这男人큈身着下人琇的服饰,打开房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韩总管见人走了,手一挥便将门带上,而后又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只听他轻뀝声自语道:“看样子这林家要变天䩨了,要早做准皍备啊。”

      林家会不会变天还是未知数,但林家却是迎来了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这一天,众人期盼已久的族内大比要开始了。

      昨天报名结束,总共有三十位符合条件的林家子弟报名参赛。因为这场比赛是为了选出前三名,代表穆林家参加选拔赛的。所以要求参加大比的林氏子弟,年龄必须在十六到二十岁之间。只要年龄符合,那不管是旁系还是改族归宗的子弟也是可以参加的。

      今一早,⏠林家的下人都开始忙着布置比武场地。这次比武台设在前门的大平地上,这是为了让邀请前来观看比赛的穆暝城大人物们,可以更好的一睹林家子弟的风采。现在,看台上已经坐满了宾客,老祖等林家大人也都纷纷落座。比武马上开始。

      参加大比的林家子弟从四个方向入场。首先第一队是由林枫带领着的人,他旁边跟着林燕、林昭和俞琦,后面还跟着八位林枫一派的选手。接着出来的是由林霄和林一梦带领的一班人,共有六人。

      然后出来的属于中立派的六位参赛选手,其中就有林炎和林燕的五姐林英、六姐林佳。最后出来的是林辰他们一班人,包括林辰、林海、林福,还有与林福要好的四姐林茜,以及与林海关系不错的两位林家子弟,而林仁仨因为年龄未到就没来了。

      参赛选手댏都已出场,接着就进行抽签,Ė进行一对一的比赛,决出十五强进入下一轮。

      这第一轮赶巧林辰抽到了对手是林炎。林炎比林辰大三岁,是林巧的弟弟,因为无法修炼,他从八岁起就开始炼体。

      说来鹚,当初林炎他非常反感与自己同岁的林怀安,和自己的姐姐交往,也正因此才会不愿意与林辰等人为伍,不过他也没有选择加入林枫൩的一派去。

      这经过前七场的比赛,终ῦ于轮到࠿林辰上场。两个人上了台后,裁判便问道双方是使用兵器还是进行空手搏击。

      ﴦ见问,林炎率先说괻道:“我都是靠一双手战斗,不用兵器。”

      “那好,就空手对战吧。”因为林巧的关系,林辰倒是愿意让莝着点林炎的。

      比赛开始,台下的观众都很期待这两位林家少爷的对决。这两位都압是炼体士,林炎年长于林辰,且比林辰早开始炼体。不过林辰的炼体术上应该比林炎高明,这比赛肯定是场龙争虎斗。

      此时,林炎摆开架势:“我练得乃是林家高级的炼体术——灵猿术,从八岁开始鮛学习,到如今已经修炼到九级。”

      这灵猿术林辰是知道壛的,共有十二级,是模仿通臂猿猴的一种炼体术。林辰轗见林炎双臂比一般人略长,手掌偏大䈘,一身肌肉非常的结实,看样㟯子他是将这门炼体术练到家了。ঁ

      “林炎,我们认识也有六年了,还没有交过手,还望多多赐教。”林辰说完就摆开架势,竟然对方使用炼体术,那林辰也不打算动用真气。

      ꇁ战斗开始了!

      林炎率先发动攻击,他那双孔武有力的大手向着林辰拍去。见此,林辰并不打算躲避,他利用盘龙式将攻击接了下来,以此也是想试试林炎的力道。

      连受三掌,林辰大概估摸出林炎的实力。这林炎的力量不及自己,而且速度上也有所不如,这大概是因为两人所修的炼体术差距太大了吧。

      㛩 既然明白了对方的实力,林辰⧛便使出腾龙式,躲开了林炎的再次攻击,然后直直的对着林炎就是一拳暴龙式。林炎虽横握双手接下了林辰一击,但也为此受到冲击,连釅退两步,手臂还传来阵阵的疼痛感。

      林炎没想到林辰这力道会如此强劲,自己需要加倍小心㥕林辰的拳头才是。说来,林炎本以为林辰那拳已经出了全೬力了,却不知道林辰那一拳是有所保留的,大概只用了五成力。

      两轮交手,林辰已经可黕以确信,自己只需再两个回合就能将林炎打下擂台。不过,林辰不想太打击林炎ᄴ的自信心,所以他决定先与林炎游斗几个回合,再将其送下台去。

      此时,也许底下的选手看不出林辰有所保留,但观看台上的老祖他们却是了然于胸,只听老祖母轻倠声对林雪芯说道:“雪芯,辰儿这几年倒是真努力了,我看他再过两回合就能取胜了。”

      老祖母的话刚说完不久,底下땽双方交手到第十个回合后,林辰使了一推手,直接将林炎送下了台。 麆

      “林辰胜!”裁判做出裁定。

      裁判宣布了结果后,林辰也跳下了台⏉去:“承让了。誂”

      “什么承不承让,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都怪我没用。”林炎显露出一副憎恨自己的模样。

      而此时,林巧见自己的弟弟输了比赛,便特意赶来劝慰孖。

      “姐姐,ᮿ我没事,我会继续加倍努力的,我不ࢰ会再让你失望的。”林炎说完话,就自顾自的走了。

      林巧淍见自己弟弟不礼貌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林辰道了声谢,便向着林炎追去。

      林辰对战结束后,比赛继续。今天这三十进十五的比赛足足打了一整爺天,因为这第一天的比赛并没有两个厉害的选手对上,所有林海和林福也顺利的晋级了。

      第二天比赛继续,对阵依旧按⑥照抽签方ለ式选择。俞琦非常幸运的抽到轮싷空的签,直接进入了八强。而林福却很不幸的对上了林枫,林辰则对上的是林小鲍。

      林小鲍是阿鲍叔的儿子,属于林家的旁支。现因为阿鲍叔荣升武房大队长,林小鲍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林小鲍今年十七岁,火属性,八级,现属于林枫一派。说来,林小鲍原是与周涛玩在一起的,周涛去地中矿区后,林小鲍便꭯因为自己父亲,以及林燕的关系,倒向了林枫一边。

      这时,轮到林辰和林小鲍对阵,裁判按惯例询问,是使用兵器,还〔是赤手空拳。

      对此,林小鲍却是甩动着两把深红色的拐字棍,很不客气垝的说道:“我想和林辰你用兵器一较高下,你不会怕吧?”

      “你想用兵器,我完全没问题。”说着林辰就叫来陈家旺,将自己那对双子剑拿来。

      林辰没有把双子剑放在存储器中,是因为要想从存储器中拿出物件必须通过调动真气才行。而此时,林辰还不想让人知ᓚ道自己会修炼的事实,所有才将双子剑交给陈家旺来保管。

      其实,林辰知道林小鲍的打算,炼体士与炼气士比拼兵器时会略显吃亏。的确,同等兵器在没有真气加持下,威力也远小于加ﻷ持过的。但是林辰敢和林小鲍比拼兵器,自有他的打算。幼

      这一来,林辰是想看看自己不用真气的情况下这双剑阵的威力。二来,他手上的双子剑可是上等法器,即使不用真气加持,也不会因为对上林小鲍的下等法器而受到损害的。三来,林辰还有自己拥有修为这⨠张底牌能用,虽然他想把这个‘惊喜’留在和林枫对╳阵的时候,但要曛是真有意外,倒也不妨一用。

      㲸“那比武开始!”裁判一声令下,比武正式开始。

      比武开始,林小鲍上来就动用真气,使出吐火术。只见林小鲍口吐火蛇向林辰逼去,好似有种要把林辰直接逼下台的气势。

      林辰可不怕火,他身具火属性䟬,又学过控火术。只见他双剑一举,一个奔龙式,利用剑上产生的风,硬生生劈开火蛇,直接冲到了林小鲍的面前。

      林辰瞬间逼近身来,林⺾小鲍՚为之大惊鼏失色。可这还不等他多想,林辰举起宝剑,动用起双剑阵,两剑化作完美的圆弧,快速而不间断的向林小鲍劈去。

      林小鲍面对林辰强有力的攻击,只能紧握拐子棍被动抵挡。而林小鲍见林辰攻势越来越猛,真气便往脚下一放,一根火柱从他脚下升起,直接向林辰扑去。林辰在火柱的阻挡下,不得不放弃攻击,退到一边,林小鲍这才得以有了喘息的机会。

      看样子,使用远程攻击反倒会被林辰钻了空ュ子,那林小鲍只能靠近身战了。只见林小鲍双手的拐子棍飞快旋转,就像握着两把火轮,林小鲍手持‘火卧轮’就向着林辰扑杀过去。

      双剑对双棍,林辰쑉选择硬碰硬。他的剑法也刁钻,多次绕过拐子棍的攻击,直接向着林小鲍面门刺去。以至于林小鲍躲闪不及时,连头发都被削了。不헁过,林小鲍的辿拐子棍也不是吃素的,林辰也会因为一个不小心,被棍上的真气擦휳到了身。

      就这样,你来我往二十来个回合,林ѻ小鲍욓有点吃不消了,他的真气消耗兂过多,而林辰的ᙋ体力却有余。对此,林小鲍一狠心,决定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来最后㟾一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