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影视

      张青山笑着ἒ打了个哈哈贛,竟跟他开起玩笑来,“贫道跟常人无异,也是长了一个鼻子两只眼,ي并没有三头六臂!” 礶

      狱汤天这才뽋回过神来,慌忙收回了目光。

      一直폱死死地盯着别人看,确实是很不礼貌的。

      他对于张青山,压根儿就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心,所以刚刚在好奇之下才做出了那样无礼的举动㓶。泜

      汤天在ᆣ蒲团上坐下来陧,笑着朝张青山拱了拱手:“喔!不好意思!观主꫑您好!我叫汤天,感谢䓻您能抽出时间接待我!”

      歲他自己说话时的声音,根눧本就没有张青山那种自带环绕音的功放效果,只是普通的平常声音,一下子就形成了颦强烈的对比。

      这种情况,让汤天心里更加好奇㠢。

      眼前张青山这副扮相,除了声音奇特外퍱,鄃单从气质上看㍅起来也像是一位不沾人间烟火、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

      原本汤天是将信⩫将疑的,现在竟感觉张祈青山似乎有几分道行了!

      他正在思索的时候,张青山问道:“汤老小友前来鄙庙,所为何事?”

      汤天听他发问,于是开门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来此的目的。

      䫪“⇽我心中有诸多፮疑惑,希望能向您请教请教!쮧”

      “好说!好说!我看小友撫,好眼缘呐!”

      “啊!好眼缘?彽观主此话怎讲?”

      汤天愣了愣,墸不明白张青山是什么意思。

      ჯ“一见如故!一见如故呐!”张青山抚着长须笑道。

      㴽他没想到,张青山竟然这样说。

      在他的心目中,“眼缘”这个词,通常最适合男女之间初次交往时,表达对彼此的喜好。

      实际上,这是个中性词。좗

      一个人同另一个人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被礇对方的外表长相、气质神韵所吸引,这种现象就是眼缘。

      眼缘又分为两种:一眼缘和终身眼缘。

      䂌 一眼缘指短暂的认同愉悦;而终身眼缘指“相看两不厌,只壬有敬亭山”那种百看不厌,不关岁月的真正喜爱。

      在日常生活中,眼缘通常是用于男女之间的。

      想슰到这里,汤天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坐在他对面的张青山,胡子快一尺长,两只漂亮的丹凤眼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看。

      在他看来,张青山的笑容突然变得异常古㻉怪。

      一⢁瞬间,汤天差点想要ち夺门而逃。

      看到汤天惊疑不定的表情ᖵ,张青山笑道:“小友可知,我平时很少见㳇客?”

      汤天被他宏亮的声音惊醒了,稍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ຄ他更加觉得䧿奇怪了,䭱心底不禁疑窦丛生。

      䆑泒既然张青山说平时很少见客,可今天为什么偏偏又见了㢇自己呢?

      突然,他的脑海中回想起之前塞钱给那个敲木鱼的青衣道士的情景。

      正是因为那个青衣道士收了钱,然后那个叫玄真子的红袍道士,才从后殿出来⽜接待了自己。

      之后,他也是塞了红包给玄真子,玄真子收了钱,才说要向观主通传的。

      如瞸此说来,来这庙里只要有钱就行!钱给到位了,自然能见到张青山!

      想到这里,汤天脸上露出一丝奚落嘲笑之꾁意。

      汤天觉得张青山挺搞搽笑的,纵容ົ弟子私下收红包,当面却说自己很少见客。

      㑖 “哈哈哈!”张青山声如洪钟,在小小濈的房间里产生了余音绕梁的感觉。

      栨 他似乎是看出了汤天的心思,烉问道:“小友可是在想,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徒孙收钱的事?”檈

      랒“啊?您竟然知道?”汤天吃了一惊。 ˼

      张青山点了点头,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

      汤天的脸却红了。

      自己送出去的钱,心里念웨念不ヘ忘。而且还被对方当场说破了心思,让他感觉有点丢人。

      鵇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要多少有多少,其实大可不必౬为这几千块钱费神。

      汤天有些恍惚ﲃ,觉得张青山此话必有内情,说道:“请观主为我解惑!”

      张青山笑着点点头,看了一眼坐在茶几一侧的那个小道童。

      訜 小道童从身侧的地上,端起了一个托盘,放到了汤天面前。

      由于视线的关幫系,刚才汤天并没有发现小道童身边的那个托盘。

      Ӣ 쭩他看过去,发现托盘上放ܤ着两叠厚度쭰不一的钞票,一叠大约一千元,另一叠大约两三千元。

      这分明就覝是他之前作为红包塞给那两个道士的钱,没想到竟然到了张青山手里。

      “观主,这,这是什么意思?”汤天尴尬地问。

      如果张青山现칯在就要把钱땪退还给他,并赶他走,他会觉得更丢人。

      来到֡这庙里,他原本就没有抱着太大希望。 镁

      他这段时间遇到的怪事太过诡异,他觉㵆得张青山未必能够解答㘭。

      自己心䐔里的疑问没꜖有得到解决倒还罢了,要是还被人家退钱赶走,那就闹笑话了,谁脸上能挂得雃住呢?

      张青咲山看了看汤天,然后又朝那小道童点了点头。

      长 只见那小道童又快速收起了托盘,放回了自己的身侧。

      汤天心里长吐了一ῄ口气,看张青山的样子,似乎并没有要退钱的意ꆋ思。

      张青山将手中的拂尘换栅了一个方向,笑道:“我道门中人,不崇尚财物追求,更重视心灵的自由与安逸。”

      汤天觉得䕬他的话自相矛盾,明明收了钱,却说不崇郠尚财物追求。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出声反驳,而是静静地听,以张青傅山一个观主的身份,不可能䢲说出这种浑话的,应该还有下文。

      “我的这些徒子徒孙,进入本庙之前都是经历了三番五次的考验,无不是淡薄名利之人,无不是心志坚﷬定之人。他们⸞对于世俗的财物,并不感섽兴趣!”

      “之所以要收钱朘,无非是为了一个‘缘’字!”

      “缘?”汤天不解。

      “对!结缘!”张青山微微颔首笑道厾:“世人来这里,无非牵是有所求。捐赠钱财,无非是苅希望心ꄮ安理得。所以庙里的徒子徒孙们收钱,也是为了让信众更加心安理得!”

      켁张青山这一番理论,听得汤天暗自咂舌,却不好反驳。

      堕他觉得这是个谬论,要是按这个㇙逻辑,那些受贿者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和借口了,说收钱的目的是为了让行贿者能更加心安理得。

      可是,这种事情,能心安넁理得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