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网盘app视频下载到手机

      先前临场给自己起名玉琴的那位穿着怪异的人,自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人。它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ᦛ个玉琵琶्成精,只是琵琶它没能在第一时间组出好听的名字,于是就叫自己玉琴了。

      它出蟧现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就是꾋简臝单地做个内应,为今夜的突袭做准备。

      本来突袭是想定在春节之类的节日之后,但节日人们왪睡觉睡的过于晚,有些不巧,豱于是在春节之前,突袭就已经准备开始了。

      这里用它,꼰用的不是心理称谓,是本身的称谓。实际上煦由于方便和其本身心理,用她更直观。

      本来她完成任务的过程非常平静,没什么人注意她,让她完成任务的过程相当稳定햬,让自打成精以来都生活在各种热闹场合的她多少퉐有点怨念。

      不粩过她赐也知道这个时候为了不被抓当场去世,必须低调,一直维持䷐得也不错。

      直到有一个小孩打乱了她的计划,让她开始有试y图边玩边完成任务的想法。

      蝹毕竟她是琵邤琶成精,还窖是玉㊟琵횖琶,不甘寂寞那是相当正常。而且从心智上来说,ꔛ松散的妖怪社会的程度也确实没有那么稳定,她也没有被磨平棱角,可不是灵石那种稳定得㠭离谱的巨佬듏。

      ᢉ不过强不强与贪不贪玩关系不大,起码在她的这个个人强度一定程度上放大了的世界,大部分活得久但啥摠也不见閱的妖怪的心智也就那样了。堥

      虽说严格ꎇ来说她倒是见过宫廷都智,但完全没有影响到她贪玩的本性。

      于是她这个大小孩就开始与这么个小孩开始谈天说地起来。 笠

      “럂他们就知道说阵法,阵렺法,明明用同样的阵法,强度拉开差距就完全没得比,他们偏说靠力帴量的都是莽夫!不讲道理!”

      “技⥆巧当然是有用的,但力量可是技巧发挥舆的重要因嵔素,没有力量那搞什么花里胡哨的?哪有蚍蜉撼大树的道理?쳷”

      “对吧!力量可是发挥的重要参数,可就这么简单他们全听不懂!就这样爸妈和非要让我跟他们当什ㆊ么朋友!”

      这小孩在那里气鼓鼓地跟他这个刚结识的“大姐姐”抱怨,而由于那ᇕ个“大姐姐”并不是什么大姐姐,而是一个差髂不多心智也是孩子的几千岁憨憨Ⱳ琵琶,于是画风和一大一小差别还挺大。

      릉  这玉琵琶心智很小孩,但记忆可一点不小孩。于是并没有什嚌么坏心思地就开始灌输ṛ一些她的所见所闻。

      “朋友这种东西Ὼ不需要多什么律,只要象征性地有一两个,能分担自己的注意力压力就好了。我看你天赋异禀,又年纪还小,不Ǜ需럓要一直听他们的计划,只要你快速变强,爬到他们顶上,缺口ᡡ自然有别人来填。只要你鋎站的高度比他们高,你就没必要和赶不上你的人当什么朋友。”

      那业林小朋友知识储备不高,此时也ኮ没飯有什么其他想法,只觉得碰到知音一般,感觉意气相投,在情绪的引领下直接把这刚见面没多久的琵琶妖当做了知己。

      不过其ꯜ实他一开始接近玉琴,也不是外向,这些因素都是后来的。刚开始的动机另有其人。

      “看!哥哥!这就是我说的那个!觉得阵法没用的那个!”

      딏突然一ᱏ个小女孩和一群小朋友围着ἰ一个满脸写着尴尬的人,从他们︱面㔮前突然出现,打断了两个正在兴头上的఼一人一妖。

      那业林一听这声音,一下跳起来,转过身去。

      珆 这不必说,正是他们刚刚讨论话题的反面代表人物。

      业林一下就转过身来,两方阵营剑拔弩张。除了被簇拥在中间,表情复杂的一个男性青年。

      玉琴抬起头刚好与这男性青年对视,那青年脸上那熟悉슢的慌乱与不怎么熟悉的成年人间的眼神暗号冲进她的眼睛里,显然是籔加急特快,但她并骘不能看懂其中的暗号,只知道应该站起칼来。

      “我చ哪里说过阵法贡没用!只是没有力㲁量,阵法发挥ゴ不好!”踘

      盪 鲮 “又反悔了!昨天你可䁌不是这么说的!”

      菬“我昨天怎么不是这么说的?是䄪你太蠢ꀡ听不懂ꄢ!”

      两个小孩吵得不可开交,㣝旁边的一群小孩在那里就开始起哄鲛。

      在一群小孩的起哄中,玉琴站起身ɖ,抬头接着看向那男青年。那男青年无所适从地左看右看,本该稍微转过头和她有些眼神交流表示无奈,但由于玉琴化身为女,又不好直视。

      玉琴看着这慌乱的小伙,想起了很久之前那些青涩的初学䪫者。

      她身为玉面琵琶,诞生至成精都和䜛人类一起成长,灵性自然要强于普通的妖怪。她从那男青年的心理状态,就一眼看出了情况。

      这一群諗小孩跟朝堂上闹事的人们一样……一般来说都会搞出些什么荒唐事来……

       䗘那玉琵琶读心术一般礪,直接感受着众人的情绪。身为乐器,感受各种心理状态她춾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不过相对于别人想什么,她还是更在意自己和这孩子聊的正开心就被打断这事。

      “你这是找到力量的代表了?正好我把我哥也带来了,你敢让她跟我哥试试吗?”

      “就一个?再来十个也赢不了玉琴姐!”

      两个小孩自然而然ᓠ地过渡到了这幂个阶段。那女孩领来ݽ的人早知会这样,那玉琵琶就没有想到了。

      真要打起来,她还不秒露馅?她可一点不轨会这里本地的打法,妖气散出,那就是当场露馅啊퐿!

      她突然开始后悔说自己姓封,突然感觉到了那男青年刚刚最真实的感受。

      “别了别了,这솯大过年的,不合适……”

      那男青年瞥ꟈ到玉琴的表情,此时还觉得她和自己一絾样尴尬,一点没有看出问题,还出来试楳图结束这场闹剧㘫。

      不过小孩可不管这个。

      “现在过年쟟,我就不用让我铲哥好好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技巧滉压制,就这个小球,扔到房顶上,你那大姐跳ቼ上去的功夫,我哥就能把它拿下来站回来再扔回那边的塔顶!”

      说着,那小女孩拿出一个红红的球,直接举过头顶,丝毫不在意她哥刚说了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