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一本道无码新

      “苏掌柜,你手臂的伤没事吧?”一点红被抓走,白㰲展堂忽然想起战斗中苏哲好像被剑伤了,忙关心道。埈

      苏哲摇摇头,“无㔼碍,就Ⲳ是开了道口子,回去包扎一下即可。”

      “那行,那我们现在回去吧。”

      白展堂说完轻轻一跃,就上了房顶。

      而苏哲轻功没有这磇么厉害,矮一点的롨屋顶还可以一跃而上,这种高屋需在墙上借╵力一次才能ﷱ上去。

      从屋顶回到同福客栈,佟湘玉几个人还围坐在一起呢。

      听到下楼声,几人更是惊得抱紧对方。

      “瞧你们一个个那没出息的样儿。”白展堂下楼指着几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几人看到是苏哲、白展堂两人,大舒一口气,佟湘玉赶忙问道:“老޷白,咋样咧?搞定了没?”

      “没搞翍定我们能回来?”白展堂反问一句。

      推开坐냾着긶的李大嘴和郭芙蓉,在他ﴢ们开口之前说道:“让开,苏쨞掌柜受伤了,秀才,把金疮渜药拿出来。”

      佟湘玉一惊,仔细一瞧,方看见后面苏哲手臂上的伤口。

      鏔 ᓴ起身扶着苏哲坐下,嘴里喊道:“快,秀才,把嫚药都拿出来,小郭,你去拿毛巾和倒贂一盆温水。쩺”

      “没大事,就是一小伤。”苏哲坐下笑着说道。

      轤 几뻩人不信。

      吕秀才飞䜇奔向账台,从底下翻出好几个药瓶。

      鰬又抱起药瓶跑回桌旁,一股脑倒在桌面上。

      郭芙蓉也端着一盆水进来了。

      捈“得先把衣服脱了。”扒着苏哲袖口,佟湘玉內说着竟然谜之脸红。

      “咳咳~这个我来就㧣可以。၉”白展堂忙挤开佟湘玉说㪼道。

      阻止两人的手,苏哲道:“不用,我自己来,说了是小伤,你们搞得那么紧张干什么。”

      扯开被刺破的衣彛服就要把整只衣袖撕下来。

      “撕拉~”一声。

      苏哲整个胳膊露了出来,上臂中间处有一个约4厘米长的伤口。

      在一群人围观下,处理好了伤口,苏哲急忙回了自己茶舍。`

      刚进门就看见许玉兰站挾在濃账台拨弄着算盘算账。

      “掌柜的,您回来了。䛇”伙计小四最先看到苏哲,上前问好。

      刚说完就注意到苏哲暴露在外被纱布包扎的手臂,惊叫道:“哎呀곐!掌柜的,您的手怎么了!?”

      这一嗓子,把所有싨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四个男伙计团团围上来,不停关心问候。

      就在此时,四个人被飞奔过来的许玉兰一下᩟一个拨开,驐也不知道她娇小的身子哪来这么大力气。

      凑近看到纱布上的些许血色,许玉兰眼䓁眶竟然红了,略带哭腔说道:“掌柜的,你这是怎么了巛?怎么出去一会儿就这样了?”

      “唉,别哭啊,没啥事,就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去对面练剑的时䉢候割了一下,小伤口,几天就好了。”眼见她要掉眼泪,苏哲䦀慌忙解释道。

      봿 自侮家茶舍ᮿ的几个人都是普懝通人,不像对面同福客栈的主角团,不是身꾜怀绝技,就是大有쵵来头,对江湖诸事和打打杀杀都早已见怪不怪。톗 헭 Ẩ

      茶舍里的伙计除了知道苏哲会武功,见过几次鰭在后院练剑外,对其余事一概不知,什么黑道白道,金银二老、平谷一点红是丁点也不了解。

      苏哲也没有要把他们卷入的意思,每次有涉及江湖的事和人都尽量避开他们。

      “駋怎么那么不小心,早就叫你不要耍譎那些刀剑兵器,看着就渗溰人,现在好了。”许玉兰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

      谡 “掌柜的,你疼不疼?”一抹眼睛,许玉兰小心翼翼上前扶着苏哲。

      哭笑不得的苏哲长叹一声,自己不档知道说了‘就是小伤没大碍’这句话几次了,压根就鹉没一个人听。 봪 巖 一个个的都跟他的胳膊要废了一样,不过ḍ,这뻠种被人如此关心的感觉也不错。

      “真没事,你看连动作都不影响。”苏哲甩动手臂。

      ಞ 许玉兰吓了一ᩀ跳,想拍打苏哲一下,却想起有伤,于是又放下,嗔骂웸道:ڄ“掌柜的,你干什么啊,很危险的,伤口被崩开怎么办?”

      苏哲讪笑一声,有点不习惯这种语气氛围。ჲ

      “掌柜的,走,렃我扶你回去休息,坏衣䔍服也要换掉。”许玉兰拉着苏哲的手,说饜道。

      “别别别,不用了。”

      ……爸

      在苏哲的坚持下,他自己一人独自㋅回了房间。

      然后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苏哲一直都在研黗习阅看《平谷剑诀》,没有实练。

      那道伤口对他还是有些影响的,至少提凿剑学习剑法就不行。

      一星期后的㝼一天上午,手臂伤口结ꊃ疤,已无碍。

      迫不及待的苏哲打开传送门,传送到镇子外翠微山山上的一座废墟上。

      从一处残破的大门建筑模样上半挂着的一块牌匾上,依稀可以看出是‘黑风寨’三个大字。

      瓋没错,这就是花1万两雇凶想取苏哲首级的黑风寨。

      苏哲虽说不是什么띳坏人,但也绝不是啥大好人,睚眦必报是必须걤的。

      那日杀了上官云顿后,第二天苏鮅哲就一人上了黑风寨죂,双拳齐出,从黑风寨大门,一路捶到山贼老大的住处。

      5拳捶死山贼老大,剩下的几个姥就跑了,苏哲也没理会,一把火烧了整个黑风寨。㶪

      对于这些柠作恶多端的山贼,杀起来根本炇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也算是为民除害漼了。

      噕遗憾的是没墊有找到罪魁亭祸首杨惠兰,据山큻贼喽啰交代,她早在发出悬赏令的第二天就不见了。 轃

      后来넚,有人发现黑风寨被一人剿灭,加上几ﹼ个逃出去的山贼잭关于苏哲外形的描述,苏哲在江湖上有了一个神拳书౵生的称号。

      对于这个逼格全无的外号,第一次听说的苏哲差点去追杀那几个逃走的山贼,他是绝湋对不会接受ᥐ这个外号的。

      因为自家院子有点小,修炼拳脚功夫还好,要修炼剑法就有点施展不开了。

      所以苏脥哲就想到了这里,自己也有传送魔法,很方便。

      走到一个较꺅为平坦的平ꯦ地䂈,持剑站好,闭目凝神,一息后,睁开眼睛,挥动剑刃。

      顺便提一句,现在苏哲手上的剑是平谷一点红留在同福客栈房间里的那把。

      练剑是一件非常枯燥无聊的事,墕就是不停地挥剑刺剑䡝。

      “弓步直刺,提膝平斩。”念着《平谷剑诀》里的基础剑法口诀煆,苏哲开始了练剑之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