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剧网tv

      沧 刘坚的兵马第一次上战场,在经瞩验和气势上远不如西凉兵,两귒军相接的刹那,立于阵ᆧ前的战阵大盾便被冲倒数面,西凉兵顺着缺口鱼贯而入,祌迎接其的则是寒光闪烁的枪槊。

      单手⃗持盾的西凉兵抵不住步槊突刺的力道,盾牌被刺歪向ᰬ一旁ᱲ,趁其防御空缺的功夫,第二柄长槊直刺在西凉兵缺乏防御的大腿上。

      被一枪扎倒,壷西凉兵大腿血喷如注,恐怕不久于ꁾ人世,但在㏇他失血致死之前,这个尚且䭪还能翻腾的将死之人则成了其他西凉兵ﱅ的障碍。

      后排的士兵来不及躲闪这个突然倒地的士兵,纷纷绊倒在尸䜴体身上,少部分跳起来的士兵也被混在稙战阵中的短枪옻插死的空中。

      在战阵尚未崩溃之时,步槊和长枪就是这么不讲理的存在,李傕的先头部队根本冲不开这么严密的阵型,平白留下数百尸首或即将变成尸首的伤兵不敢上前。

      没有人会傻到首轮冲击便全军压上,这是为了防止中埋␯伏或是突发情况,但这也给了刘髞坚可以一战的机会。

      *凉州兵都清楚这阵型的薄弱之处在于身侧,只要能形成包围之势,此阵必破ౚ。

      湾 很可惜,他们的兵力完全不足以形成包围之势,甚至可能被刘坚的兵马反冲,但军令如山,滽他们也不敢回头。

      “列阵!列盾阵!”

      흱 实在是没⩻有别的方法,前方斗将只得举着凗手中铁铩大喊,叫士兵们盾牌相ꛣ压,列盾墙向前缓推。

      “盾墙!”

      ﶟ 见凉州兵该换阵型,在阵前的并州枪兵高봑声吼喝,让身后看不见前方情形的士兵也能了解对手的动向。

      “盾墙!”

      ⨴位于阵中位置的刀盾手立即举着盾牌顶到前面单膝跪下顶住盾牌,身后的步槊手和长枪兵两排并做一排紧贴着盾牌。

      待凉州兵进入长槊手的攻击范围后,长槊纷纷刺出诳,顿时便有凉州兵倒地,ꍨ但还未等长槊收䎔回,盾阵前排士兵突然死死抓住槊不让步槊收ᄾ回。

      풫 “弃槊!”

      㼻 步᫣槊被缴走,ꔀ还匝未等凉州兵稳住重驎心,헝刘坚一方纷纷松开长槊,西凉兵重心不稳,顿时摔倒了一片。ܩ

      在密集阵型里摔倒可不是件小事,这些人一趔䨨趄,西凉兵的阵型顿时摇晃起謭来。

      “刺!”

      步槊手被缴械,但长枪兵可没有,西凉兵阵型一⪉阵摇晃防御出现破绽,蹲在盾后的长枪手立即刺出长枪,只一轮便有⚥数十西凉兵倒地。

      “刺!”굨

      长枪手的武器比步槊短,但速度更快更灵活,西凉兵想要再抓住长枪可不是什么简单事,西凉兵盾阵每前进一步煆,便有数十兄⑃弟被步鹟枪兵刺翻,两军盾手顶在一起时,雋西凉兵已经伤亡过半,军心几乎崩溃。 늠 诧 ᓤ“⤥顶盾!”

      半跪在地的盾牌手突然向前猛推一步,两方盾牌碰撞到一处,失去长槊的槊兵立即上前死死推住盾兵的后背,两军盾手展开了一场角力。

      而在其后的长枪手唧也馮没闲着,双方纷纷将쥣武器举过盾牌开始胡乱拼刺,场面极度混乱贳起来。

      “还不行……”

      从马背上翻身쯬下来,刘坚一把扯掉身上的披风准备提着骑槊加入混战。

      西凉兵的军力远超刘坚侧翼,这样下去自己的阵型根本撑不到西凉兵第二队换攻,那样的话,吕布也根本没Ȱ机会突袭敌军中军෹,就没无法把这场仗쉛扳平。

      “刘公你这Ѳ般太过危险!”

      典韦不在,护卫刘댮坚的仅剩下典韦的十几个甲士킹,见刘坚欲亲犯险地,纷纷上来制止,᪥两军兵刃方接,岂有大将亲阵之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剨一把推开面前阻拦的甲士ఋ,刘坚提着步槊快步挤ؤ到阵䥔前。

      “……鍮第七排第八排跟我走!丟”

      뎌 阵前两军已经挤作一团,两军的士兵都隔着盾阵互相攻杀,根本没有刘坚发挥的余地,但既然凉州兵放弃兵力优势也报团,ꠖ那就意味␻着凉州兵的侧翼也开始空虚起来。

      ⫂ 凉州兵和并州兵角力一时间不分上下檨,从并州军阵侧翼居然又冲出一支百人左右的人马,为首一人提着骑槊直冲而来。

      凉州军赶忙派后阵迎战埔,两军㒬刚接战在一处,那提着骑槊的大汉便领着十几个甲士将战线杀穿。

      謐 以勇武著称的西凉兵竟完全挡不住这十几人鯦的冲湮杀,紧跟其后的并州兵更钪是顺着这十几人打出的缺口将防线撕碎,一头撞进凉州军阵势的譪侧翼。

      两头受敌的西凉兵士气大为震动,阵型顿时松垮,被并州兵顶翻盾阵,两军盾Ҕ兵倒成一片,但如今也顾♳不得友军,并州军就这样踏着友军的身躯冲入凉州军阵中。

      “看我斩你!”

      徺 军阵被破,两军厮杀一处,凉州兵溃逃,⸊西凉军小将见大势已去,便硬着头皮迎上刘坚,菝企图阵斩刘坚力挽狂澜。

      뛝 “你也配!?”

      뫦 但没等刘坚动手,典韦手下甲士横斩出一戟,正架住筱对方的铁铩。

      两人随即战鏚到一处,那偏将一挑手中铁铩昤将甲士的ᖉ铁戟别脱手,᧮随即便钏撩起一铩直刺甲士面门。

      “噗……”

      那甲士向后一闪身,这一击撩空,还未等后者收回兵⦜刃,横空便斩来一柄马槊,槊锋正砍在那偏将脖颈,一颗人头应声落地。

      仅 “೟贼将授首!”

      提起人头,刘坚深吸口气大喝道。

      “宵小之徒还不伏诛!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