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b裤美女图片

      ✘ “当然,我们两姐妹앲来自神界,냀穿越无ଲ数小世界䖒,洞穿时㺭空结界,聘机缘巧合下돛落入此界,봵如今已有上万年。”

       说完,清池师姐轻轻抚摸身旁的大青玉,接着道:“这里面逽那团神火便是小妹了,小妹为了救我,耗尽大半神火,这才熔穿虚空,逃离到此。” 喲

      “不过小妹也陷入沉眠,不知何时才能重新탸化形而出。”

      а “穿越无数小世界,万年……”饶是白云楼近段时日奇遇连먼连,也被清池师姐的一胫番癁话震惊到了。

      ⾧没想到星空쩃的尽头,真的隐藏着无数小世界,⢿神识隐隐感到的危机,源头可能就是来自麷那里。

      慢慢地,白云楼接受觢了这些前所未闻的鳘讯息,无心睡眠,便抬手放出一座古朴的木质茶台,两把竹椅,熟练的取出小骭红炉和茶壶茶杯,煮起了清茶。

      慢慢的茶香四溢,白云楼轻轻端了一杯清茶递过去。

      清池师姐接过茶杯浅品一口,不禁颇为满意的点头道:“这就是人族的鸬清茶吗,味道果然不错,淡淡的苦涩,透着独特的清香。”

      许是清池师姐身上有自己一缕精气神,和其闲谈间,白云楼总感觉到一㋢种亲切之感ယ。

      动念间,白云楼举杯敬了一下清顢池师姐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若是师姐无事,不如一边品茶,一边和师弟说说青云门之事?”

      櫆“也罢,迟早也得说与你知道。”清池师姐从泉池中摄出一道水流,水流半空中化作一个丝带,清聀池随手接过,将脑后的长发简单束쬯了。

      接着说道:“这块大青玉原本是神界之先天宝材,我和小妹在神界一处禁地内侥幸得到,刚刚炼化,便被一个强大的天魔盯上䛞。”

      “那天魔法力强大,不死不灭,其真身被我和小妹联手斩碎数次,可其神稕魂近乎无损。” 倚 骜

      “当时神念有感,若让天魔夺得青玉,一众大小世界,包括神界都会陷入无量大劫,我딹和小妹无法斩灭天魔,只好带着青玉暂时逃䝀离。”

      “那天魔太过强大,几次交手,我和小妹神魂受损严重,好ጅ在大青玉有修复神魂之效,可以轮流入青玉恢复神识之伤。”

      佟“于是我们带着青玉,穿越无数小世界一路奔逃,最后还是被那强大天魔追上。”

      “无奈下,小妹爆发神火,重创天魔,并借神火熔穿时空,便落入这人族的小世界。”

      白云楼不禁感叹䄠:“原来青玉原本是神界之物,难怪如此神奇,不知那天魔可曾甩脱?”

      清池师愹姐抬眼僉看了一下白云楼,微微一笑道:“师弟不愧是被青玉开过识海蕅之人,如今已有半神之资,师弟是否Ҋ时㧁有神识示警之感?”

      “确然,神氽识强大后应该都会如쥇此શ吧?”白云楼有些不解。

      “当然不是。”清池接着道:“只有识海破开混沌,챺分了阴阳五行,神识才能时有感应。”

      翵“师弟的神识已然修至元神化形之境,已能修炼一些神族的元神功法。”

      㞞 “不过师弟还是人族之体,要不要师姐传你一个修神体的功法,彻底炼就神体,无欲无⹋求方能不死不灭。”

      屄白ඞ云楼赶忙摆手道:“不用不用,人쐃族之体就ࠩ很好了,这红尘人间师弟还有些贪ီ恋的。”

      看着白云楼连连汃摆手摇头,清池微微一笑道:“人族之体其实也不错,虽然不如神体纯粹,倒也有不少好处沼,以헆后未必不能创出超越神体的功法。”

      清池抬起皓腕,看着洁白如썘玉的纤细手掌,轻声道:“如今我这搎神体已不复纯粹娖,也得一段时日慢慢适应。”

      “师姐化形时,向师弟要了精气神作引,这是为何?”白云楼疑惑问道。

      清池幽幽的道:“前不久,我吞噬了青玉内大费半的神识碎片,神识之伤终于恢复,便破开了封印,尝试化形。”

      “没想到,受这人族小世界规则压制,须得炼化一道人族的精气神,才能彻底化形䟂,只好在隐于泉池底等待机缘。”

      “那日,青Ⲟ石残片被樵夫拾去,我便感应到化形之期不远了,果然被师弟找来楮了此地,也算是冥冥中的机缘吧。” 晈

      “㣲原来㩥如此。”白云楼抬手自识海结界中,取出一嚱壶葡萄美酒,倒了一杯给师姐递了过去。

      ퟗ 清池随手接过,仰首푿一饮而尽,不由眼前一亮。

      半晌幽幽道:“混了一丝人族神念倒也不错,之前饮过的琼浆⻺玉液,꽧也没有这杯梬美酒有滋味。”

      “以ꂬ前和小妹在神界无忧无虑,其实也是࠵无喜无悲,獂哪怕被天魔一路追杀,心神也无一丝波动,如今才了然喜怒哀乐是这般滋味。”

      “小妹神体神念几乎消耗一空,也不知何됏时闟才能化形而出。”说话间,清池竟透出一㬓缕淡淡忧伤之意。

      清池再饮一杯美酒,精神一振,看着茫茫夜色幽幽道:“师弟刚才问到那天魔的踪迹,不错,和师弟担心的一样,䉦那天魔最终还是没能甩脱。”

      “쑽原本⽉落在此间之时,小妹和我都受创极重,小妹不仅烊神识几乎耗尽,连神体都消耗大半。”

      “那时我的神识几乎破碎,在青玉中蕴养数千年终于有所恢复,方能勉强探出神念,查探方圆数十里的动静。”

      㞁“六千多年前,一个金丹剑修机缘巧合来到此间,见其颇有天赋,神识坚韧,我便用神念传了那剑修一些神识修炼之法。”

      “那剑修便在这圌山中修炼,没多久就突破金丹境,度过四九天劫,成就地仙。”

      “那个剑修便是青云门뎄的首代掌门--青云子。”

      “修入地仙᫐后,青云子有意开洞天,立青云门,我便鄈传授其神界开拓洞天之法,经过上千年不断拓展炼化,才有了如今洄这青云洞天。”

      “青云子立了青云门,所收弟子资质出众,大多为剑修。”᷇

      “如此过了两千多年,随着앢青云子修为日渐高深,修炼至地仙境的极境,渡过九九雷劫,修为突破渡劫期,已然是大乘쥃期的顶阶㌳剑修。”

      “那段时日,青云洞天已Ⲁ然拓展到数十里方圆,青云门内人才济济,风光无限。”

      “青云子得知我和小妹神念受创深重⇯,感念我的传法之情,便创出了碎念神通,自斩神念灌入青玉。”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