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嫩裸体图片

      入夜三更,野牛城没有了白日的喧闹,只剩下了无声无息的寂静,唯有那处在野牛城最中央的城主府灯火通明。

      一道一般人无法观测到的身影,正悄无声息朝着野牛城城主府飞驰而去。

      野牛城城主府守卫森严,即使是晚上也有侍卫立在府外大门之外,轮班换岗。

      此刻正是张虎,赵龙两位一等侍卫在门口值班。

      突然,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出现在张虎的身后,对着张虎的后颈就是一掌。张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头一晕就向后倒了下去。

      赵龙大惊失色,正准备叫人,只见一名蒙面黑衣人正拿剑指着他脖子。

      黑衣人道:“别叫!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

      见他并无恶意,惊慌中的赵龙渐渐平静了下来,答:“您请问,只要我知道,必当如实相告。”

      蒙面黑衣人问:“苏城主和蓝夫人近来可好?”

      赵龙瞬间一懵,思索到:“这人夜行城主府,冒如此大的危险,竟然是问城主和夫人好不好?”

      “苏城主因为年轻之时连连征战,如今旧疾复发,病卧在床已经半月有余,就连第一富豪温家又被神秘人灭门,城主府也无力追究此事。”赵龙答:“唉!那蓝夫人更是因为失去唯一的儿子,日日夜夜以泪洗面,青丝已成白发。有时竟然会把别的孩子看成公子,精神错乱,恍恍惚惚,我等外人看着都心疼。”

      蒙面黑衣人一愣,手颤抖着拿出一个玉佩递到赵龙手中道:“明天你交给蓝夫人,告诉她有一天我会回来的,此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赵龙轻轻点点了头。

      见他答应,黑衣人又拿出三枚丹药与200枚金币递到赵龙手中,道:“这丹药,麻烦你去拿给城主苏天雄,20枚金币算是我请你们兄弟喝酒。180枚金币帮我拿给春夏秋冬四名侍女,让她们平分。”

      赵龙小心翼翼的接过丹药和金币,只见这三枚丹药散发着丹丹的白光,自己也没见过。

      这可是二十枚金币啊,相当于赵龙和张虎一年的俸禄,赵龙的心里更是一阵窃喜。

      赵龙刚准备道谢,谁知黑衣人已经瞬间消失不见。

      片刻后,张虎清醒了过来,他摸了摸有些酸疼的后颈道:“我怎么了啊,刚才出什么事了吗?我是不是被人偷袭呢?”

      “刚刚有个黑衣人来打晕了你,给了三枚丹药送给城主,五枚金币让你我二人平分,说是半夜打扰我们的补偿。”赵龙笑道。“我大方一点给你三枚,我自己留二枚。”

      张虎瞬间一喜,这可是三枚金币啊!相当于自己一个半月的俸禄啊!想到这里说:“明天他还来不来啊,我再给他打一掌,再送我三枚金币嘛。”

      赵龙一脸懵逼……

      次日,清晨城主蓝夫人的房间。

      “夫人,夫人,夫人,该吃早饭了。”春天连喊三声,只看到一旁的蓝夫人目光呆滞,蓬头满面,并无回应。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见是赵龙走进,春兰怒问:“你怎么来了?你一个侍卫如何能擅自来夫人的房间。”。

      赵龙直接拿出一个黑色小袋子递给她,道:“昨天一名黑衣人,让我转交给你们的,让你们春夏秋冬平分。”

      春兰接过黑色小袋子,打开一看,瞬间手舞足蹈,惊喜万分。

      赵龙笑道:“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来给夫人送东西,只能夫人一个人看。”

      春兰疑问:“什么东西阿?神神秘秘的连我都不能看吗?”

      赵龙也不答,用身体挡住春兰,直接走到蓝夫人的面前小心翼翼的拿出玉佩。

      只见蓝夫人目光呆滞的眼神瞬间充满惊喜,随即道:“你先出去吧,春兰。”

      “夫人开口说话了,夫人你终于开口说话啦!”春兰边惊叫边走了出去。

      蓝夫人喜极而泣地接过玉佩,那是蓝夫人的家传之物,等到苏雨出生之时又传给了他。

      蓝夫人的望着赵龙道:“他跟你说什么了吗?”

      赵龙把昨晚的时候事情又说了一遍。

      蓝夫人笑容满面的说:“嗯!此事你万万不可向任何人提起。”

      待赵龙走后,蓝夫人紧紧的握住玉佩喃喃自语:“我的儿阿,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只要你还活着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病卧在床的城主苏天雄从赵龙手里接过三枚丹药,原本愁容满面的目光瞬间变得无比的惊喜。大笑道:“快去我的书桌上抽屉里把我的丹药鉴定书拿来。”

      赵龙连连前去翻找,正看到抽屉里最下面正有一本旧的发黄的书,他拿起来一看,正是丹药鉴定书。

      “找到了!”

      苏天雄接过丹药鉴定书,当翻到玄天墙体丹介绍页面时,激动道:“赵龙你先出去,关好门。”

      整个减牛帝国都没有的丹药,怎么会有人送给我?想到这里苏天雄激动地泪流满面道:“这到底是何方大能可怜我苏天雄,救我性命?我谢谢你了!”

      清晨时分,天刚蒙蒙亮,悦来客栈中,此时的苏雨正在睡梦中。

      “咚咚咚!”

      随着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苏雨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阳懒猪该起床了。”

      听见温婉婷俏皮的声音,苏雨急忙从床上一跃而起,迅速穿好衣服。当他打开房门时,正好看见温婉婷绝美的脸,只是绝美脸上异常红肿的双眼,顿时令他心疼不已。

      见苏雨发愣,温婉婷笑道:“我们该启程啦!”

      苏雨重重的点了点头,并未言语。

      野牛城到牦牛城大约需要三天的路程,中间可以落脚的小镇,村落并不多。

      苏雨和两女各自骑马一日急行,一路上并无太多的言语。

      在傍晚时分才走进一座不知名的小镇上,小镇上人并不多,行走在街道上的路人,大多数都是面带笑容,从他们的笑容中可以看出这是一处与世无争的地方,人人过着安居乐业,自由自在的生活。

      十分钟后,已经围着小镇转了半圈。苏雨叹道:“再找不到住的地方,今天只能露宿街头了。”

      两女此时一脸愁容,并无言语。

      正在三人发愁之际,只见数百米远的地方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当三人走近一看,正是一家客栈,客栈的左边挂了个字幅,上面写着:“美好客栈。”

      见有地方住,三人顿时欢喜万分,翻身下马,往客栈内走去。只看到美好客栈内,虽然不如悦来客栈那般豪华,但也有一股朴实,简简单单的十几张桌椅上面坐满了人,热闹非凡。

      徒然苏雨眼冒精光,向墙角的那张桌子走了过去,那张桌子不是空桌子,而是围坐了两个人。

      张四笑道:“还好大哥你聪明之至,百般哄骗那羽化田,才能让我急中生智得意脱身。”

      马六奸笑道:“那里话,兄弟你也不差呀!竟然能从羽化田哪里哄骗到20枚金币。”

      “还不是跟大哥你学的啊?”张四大笑道:“羽化田那头蠢驴要是知道那杂毛根本没受伤,我们必死无疑。”

      “请问你们说的杂毛是我吗?”两人闻言抬头一看正是那杂毛在看着他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