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娱乐

      数日ﭨ后,贾府门前。

      大队官兵突然出现,将贾府团团围住。

      젮 半空中十余个修士御剑悬浮⥔在四周。

      㲑 那本用来逃命的假山,更是被三个修士悬⹬空围住。

      贾三面如白纸,浑身发抖。

      在他看来,要么是华文告发了他,要么是三条腿自己泄露了秘密。

      嶻但他更愿意相信华文,毕竟,如果华文要告发,又何必多䤻此一举的救他妻儿。

      除非是他老婆和华文…鰕

      想到这,贾三胸口有点疼。

      华文的思想和他不在同一个쿇时代,即使当面说给他听,他也无法理解华文的想法。

      在这个时代,株连才是正常的。

      ꮀ 同情心人人有,人们会觉得可怜。

      吁但并不妨碍人们同样认为这妻儿该死。

      ᵉ价值观就是如此。

      三条㤺腿跟他那两个邪魔道友已经做好了殊死一ⶋ搏的准备,那两只鬼猿也已经被带离了密室。

      “监天司办事,负隅顽抗者死!弃械投降者活!”

      声音极大,半个城芝阳城都听得到。发出声音的人修为应该已超出炼气境。

      槸贾府的武뜀师们早已放下武器,听到声音,立刻出门投降。

      与他们햄一同ꊦ出来的还有许多贾굣府仆人。 멣 㘈 毕竟,大部分人也只是混口饭吃。

      监天司虽然行事㺎霸道,但说话还是算数的。

      无论如何,好死不如赖活着。

      最终,贾三身边仅ᦕ剩下十余个受过퍂他大恩的贴身护卫。

      只这十余人中近半数也都面露犹豫넛。

      看ୡ着天上的修士,又看了看身边这些跟了自己近十年的护卫,贾三面色灰败。

      他知道,这些护卫怕是一个照面就会被那些修士杀光。භ

      “罢了…弃械投降吧…”

      这些护ε卫多少都是知道一蒞些内幕的,但也仅限于贾三的走私生意。

      见贾三已经这么说,数个护卫立刻放下武器,抬腿向门⼵外跑去。

      Ῥ 最终,贾三身ꭽ边仅剩下那护卫首领一人。

      “走吧,去寻你主母,护她娘俩愅余生安好。”言罢,深深鞠躬。稫

      护卫首领犹豫了,他本计㿿划一死以报贾三这多ਈ年的恩情,但这理由,却由不得他拒绝。

      屈膝顿首。

      起身离去ᨠ。

      贾三知道自己最终难逃凌迟,犹豫半晌,猛的拾起脚边的兵ؾ刃,就想自裁。

      ‘当…’一雔声脆响,刚架在脖子上的兵刃被击飞。

      一名修士落在眼前:“你,还不到死的时候。”

      贾三被带出贾府,此时这偌大的地方仅剩⼂下了三条腿和他那两个同伴。

      不多时,大队官兵冲入院中,三条腿再也藏不下骔去,放出两只‘鬼猿’便和同伴分头逃离。

      蚟但一切都是枉然。

      监天司此次带头的人修为足足比他高了一个大境界,单对单的情况下,他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鱭一个照面便被那人丢出的网状法器捆成了粽子。

      另两个同伴被数人围攻,片刻一死一降。

      尘埃落定。

      贾府的大门被贴上了封条,官兵将那些投降的武师仆人拴成一串,押送着离开。

      幙被解救出来的血奴跟在最后。

      劫后余生的喜悦,这些血奴几乎人人带泪。 ⷹ

      领头的官兵붊一路上不停在宣读着贾三的罪状。

      里通外国、勾结邪魔残害凡人、㳻贿赂官员…

      群情渐渐激愤,咒骂之声不绝于耳。

      华文混在人群中,淡然的看着这一切。

      此时,僱就剩下最后一件事了…

      当天,又给吴深去뀉了一封信。

      只有一件事,想法듖让自己去处决三条腿。

       隔天,吴深回信答应。约定三日后夜半时分䵸让华文直接去芝阳城监天司。

      身份是一个与三条腿有着血海深沭仇的故人。

      信中,吴深对华文非常不满,作为一赑个‘暗杠’,瑅不应该有这些多余的想法。

      三条腿已经被抓,必死无疑,吴深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再텩多生事端。

      华文知道吴深说的对,但却也有自己的坚持。

      三日时间转瞬即过。

      芝阳城监天司刑房内。

      嬄 三条腿浑훜身是血,被穿了琵琶骨吊在퍢半空。

      四肢连头部툩皆被铁链꾟束缚。

      法力噠也已经被完全封禁。

      破旧的木门ം被人推开,댄已近昏厥的三条腿微微扫了一眼,随后又疲惫的闭上。

      뙺进门之人披着斗篷遮蔽着全身,慢慢的走到了近前。

      “好久不见。”

      “嗯?”这声音…三条腿立刻睁大了眼睛。

      华文此时已脱下伪装,显露出了身形。

      “道友是来救我的吗?!”仿佛即将溺死之人抓住탳了最后煮一根稻草,三条腿眼中闪过了希望。

      华文细细的打量着三条腿,并未答话。

      四肢骨骼尽碎,手筋脚筋已断,双手双脚的指甲也已被连根拔下…

      监天司的施刑手法果然专业…圪

      若不是这三条腿喟具有炼气境的修为䘬,怕是早已经死了。

      微微苦笑,华文有䥮些无奈。

      自己想做的事居然已经被做完了,甚至做的輨更彻底뫧…

      “我是来送你上路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华文淡淡说道␴。

      ⺦希望来的突然,破灭的更突然。 뫎

      ⏔ 对芴于三条腿ᬰ来说,华文更像是来灭口的,不过…能死个痛快倒鍸也不错。

      “该说的ෝ都已经告诉监天司,想来以你的本事,也不用我再废口舌。”三条腿闭上眼睛,没了说话的欲望。 뵹

      䌱“不拿出点诚意,我为何帮你解脱呢?有늉些秘密带到地下也没用。”

      华文不信一个邪䊅魔修士会彻底屈服在这些刑罚上,诈一下핯总쳙归不会亏。

      见三条腿没有答话的意思,华文略微思索,继续开口:“你觉得我有必要专程来灭끙口吗?휃你太高看自己了。”

      “什么意思?”

      “我能毫无阻拦的只身到此,你难道不懂吗?”

      三磣条腿눹懂了,对方若想灭口,用不着专程来一趟。

      ¶“你想知道什么?”

      “有什么说什么吧۟,你让我满意,我쁚给你一个痛快。”华文坐在长条凳上,眼神淡漠。

      三条腿心中天人交战,虽修魔道半生,但心中又何尝没有一丝坚守。

      有些秘密,他不敢说,说೛出来那份坚守或许将化为虚无。 ᚽ

      투卒但不说,怕是监天司的人很快便会医好他的伤⛐,这些酷刑不知还要魁重复多久。 䡩

      华文并未催促,只是打量着。

      过了许久,三条腿终于开口:“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