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推荐进花羽视频间

      随着这一声轻喝,寒夜行的脑子又恢复了一丝清明。

      他有些意外,刚才他分明感受到了那脑海中的寒气越来越凛冽,一道若有若无的意志正在探查着自己,这也预示着那亡灵领主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他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的准备。

      可是为何,这股寒燁气却突然消退,同时㋈身后又有一股暖意袭来!?

      他终于听到但外面的打斗声,看到了那一缕破空而来的白色灵力。他发现那亡灵领主一声尖啸,竟是不敢直接폹对抗那白色的灵光,而蓬地一声,化为一股黑烟,才射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直到那道灵光激射在白色帷缦上,化作一片星光,消散于无形之后,它才敢再次在空中慢慢凝聚,再次具现出了那个骷髅真身。

      与此同时,模糊之中,寒夜行感到一道白色的身影已缓缓飘入了殿中。

      …………

      大殿上魹空,亡灵领ᕨ主如临大侚敌,疑惧不定。

      但那白袍男子却是闲庭信步,一双忧郁的眼睛环顾四周,好似对那亡灵领主并不䂸以为意。

      他看到满地残缺的А尸首,不禁微皱了眉头。

      再看到四周墙角上那几座仍在冒着黑气的神像,才脸色微变。他在几座䣛神像之间细细探查了一番,才摇了摇头,轻声叹道。

      籛 “猎灵禁忌重现人间,世界从此多难了!”

      那黑色骷髅见自己遭到了无视,仿佛自己亡灵领主的尊严受到了侮辱。

      当即冷哼一声,随手一指。

      餦那些仍不管不顾地在地上啃食着尸首的分身,像是受到了召唤。埗当即放弃美味,全都呼啸着扑向了那白袍青年。

      白袍青年嗤笑一声,并不理会那闪烁而来的亡灵分身。

      他一双忧郁的眼睛只是盯了那亡灵领主一眼,双手在胸前一并,结成了一个十字脉轮。一道比之前那道更为炽热的白色灵力,慢鼉慢在他的指尖浮现凝聚。

      “去—툝—”

      随댺着他一声轻叱,那道灵力突然一亮,便如流星俇一般向着那亡눶灵领主直射而去。

      那亡灵领主显然知道这白光的厉害,当即一声尖啸,空洞的眼眶里射出一团虚无的黑色火솤焰。它十根骨指在空中灵动闪耀,划出一道道神秘的符纹。

      随着霆符纹不断闪烁。

      那些原本扑向青年的亡灵分身竟是凭空消失,쌀然后又在空中突兀地闪现,最后排成了一瀠列长长的队列,纷纷挡在了骷髅领舤主的身前。

      ᾓ 连续卟卟数十声,那道白色灵光连续贯穿着了数十具骷髅分身,直射到那亡灵领主塌陷的鼻窝前,才慢慢消散。

      然后蓬地သ一声,几乎在同一瞬间,那些骷髅分身全部都炸成奻一股青烟。

      “阵法拙劣,等级也不算ꃹ高,就是퉸你的主人比较阴险!”

      “居然姙布置阵法差遣你,自己倒是躲得痛快。看你已经恢复了少许灵智,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告诉憎我你的主人藏在哪儿!?”

      那亡灵领主显然听懂了白袍青年的话,似乎有些心动。

      但望着这些炸成了一阵青烟的数十个分身,暴怒的本能又占据上峰夡。它不再理会白袍青年,当即随手一伸,一柄血色的巨大镰刀凭空出现。

      那镰刀通体黝黑,有如实质僎,弯曲的刃锋上不䲶时闪过一道刺目的暗红色灵嶩光。它也不招呼,挥舞着巨긖镰,便凌空呼啸着劈向了白袍青年!

       那人轻笑着摇了摇头,对这飞劈而来的巨镰并不理会。

      他头也不回,只是双手再在胸前䠋一并,结成脉轮。一道缓缓旋转着的十字脉凭空出现,不断加速之间,很快旋转成了一个状如深渊的白色光团。

      “破!”

      随꿉着U那人一声轻喝,这光团当空炸裂开来,化为四道耀眼的白焰,向那四座安放在前殿墙角上的神像疾射而去。

      轰隆隆一阵闷响,那四ퟴ座神像轰然坍塌!

      飞扑而来的骷髅领主像是受到了致命的一击,它就这样愣愣地定在了櫉空中。它手中的㬙巨镰还未斩到白袍青年的身上,便发出一㙎声不甘的尖啸。

      熦 最后“蓬”出一股黑烟,当场轰然炸裂。随后化为一股清风,随风慢慢消散。

      杢…………

      一股强烈的气流在殿中激荡开䬶来,直将那白色的帷缦冲击得翻滚不已。寒夜行透过那灵光的余蕴,终于看清了那人的样貌ᐓ。

      只见那人长发飘扬,햸一袭白色亚麻长袍,浑身散发着臼神圣的气息。

      他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身型清瘦修长,鼻梁高耸,瘦脸短须,眼神深遂,看容貌竟不是紫阳人士。

      粣 那人轻松收拾了一切,却并没有想走的意思。

      他四周环顾了一圈,倒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一般,眉头紧锁,跺步思考了起来。

      最后他像是想通了什么,眉头一舒,将目光望了那白色的帷蔓,充满着戒备地向着寒夜行藏身的地方缓步走来。

      寒夜行此时已恢复了大半,虽然浑身的关节仍像生了锈一般的难受,但好歹已经能够芏勉强活动了。他见夕落仍在昏迷未醒,正考虑要不要现身与那人相见。

      直觉告诉他这人并没有什么危险,但事实上像这样灵修者⢱之间的战斗,他还是第一次真正遇见。

      平时在风月工作时,夕落总会将灵修者之间的大战描述得天花乱坠,在离魂灵院中也曾见过学员之间的切磋,可那些与真实的战斗毕竟不同。

      在游历冥海时,他总是依靠残卷ꇧ本能地逃离于灵修者之间的争斗,远离无端的是非。对于这些灵修人士,他总是敬而远之。

      他只是有点好奇,如果夕落醒来恢复巅峰状况对캞上这䙴人,谁会更强?

      寒夜行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设想。他唯一的倚仗已经失䠔效,就算夕落比䄟这人强,像他这样一个普通人也只能是拖后腿的命。

      更何况,好不容易ື再见到夕落,两人好不容易才逃过一劫,他不能再冒一点风险。

      看这人ҿ灵力品秩之高,功法之独特,再看清了他的面容,寒夜鿭行其实隐篮隐有了一丝猜测。此人的身份在其所在位面或者灵修组织来说,决对不会低≰。

      而且这样的人身上,往往有着太多枎的秘密,是那种随时能把他这个世界的局外人卷进去的秘密。

      再说这离魂城被围经年,早已是一座孤城。

      虽然这离魂'城向来异族混居,并不缺乏异位面的灵修者存在。但像这样身怀顶级传承的年青人,消息必然灵通。不管他是一直就在这离魂城,还是最近潜入,此时孤身陷这凶险之地,只怕都会身怀着重要的任务。

      原本寒夜行以为离魂城的这场围城之战只是单纯的荒原叛乱,至多只有焚莲位面在背后暗中支持,如今看来只怕不会如此简单。

      …………

      “朋友止步,我们负屃将军有铧请!”

      正当寒夜行在考虑自己是否起身相见ₛ时,一道有些倦怠的音声在大殿中响起。寒夜行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长衫,满脸倦容,但身型儒雅的中年男人立在了大殿门口。

      大殿四周,不知从何处冒出了四位⽈劲装军人,前后左右四方站閖定,封ႎ住了那人所有的去路。

      “是负屃营的封灵骑士。”

      寒夜行心下终于松了一口气。作为如今城内的高端战力,他那个在离魂灵院中的샤老熟人紫阳负屃所亲率的老营,寒夜行对他们有着绝对的信心。

      事实上,他们胸前的那个负屃神像如今早已成了城内所有幸存的人们的最后的底气与希望。

      与他们这些只能当炮灰的新兵不同,每一个能身披负屃战甲的人,无论是在城头与叛军对战,还是在城内剿杀奸细ᛱ,就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

      据说,他们全部都是有着帝国封号的ꑈ封灵骑士,是真正灵修者,仅是结轮境的好手便足有一万人之多。

      至于立在门口指挥的中年人,寒夜行也知道他的大名。

      靺 他正是紫츀阳负嶌屃身边的随侍炼灵师,也是整座离魂城的大管家,他这个随军炼灵师的顶头大BOSS,炼灵尊者逆风。 곘

      虽然寒夜行这个随军炼灵师一直做处心不在焉,也从未想过要与这样一个在整个紫阳帝国来说都算得上是一号人物的大人物结交。

      但在紫玄톸负屃唯一次视察新兵营时,他远远地发现这个帝国年轻的炼灵尊者就一直陪在城主身侧,深受他的信任与器重。

      看到他们到来,寒夜行心下苦笑了一声。看来他在这个世界的运气还没有用完,暂时还用不着卷入这些无端的事非之中去。

      …………

      那白袍年轻人苦笑了一声,缓缓转过身来,原本那股忧郁神圣的气息一扫而空,反倒露出了一股不羁的江湖气息。他耸了耸肩。

      嫊 “如果我说这事不是我䳟干的,你们信吗?” 쯹 繻

      那逆风閥灵尊也是脸露微笑,身型优雅得无可挑剔,但밭言语却仍是倦怠冰冷。

      “信与不信,请朋友与我们将军谈去吧!”綽

      白袍青年㈀表情古怪地摊了摊手。

      “出门之前,临渊之门前的摆渡人说我运交华盖,会诸事不顺。要到三十岁才能时来运转,我一選以为他跟我开玩笑,没想到竟是真的。这次回去,我一定得带上几瓶ꍕ上好紫阳灵酒,好好贿赂一下那个死疯子,让他给我改改运。”

      逆风灵尊见白袍青年嬉笑戏谑,满身江湖气,心下已有些不鎪悦。但当听他提到“临渊之门”几个字时,心头一震,脸上凝重了起来。

      “柬阁下来自临渊位面的九层迷渊?难怪年纪轻轻就结了脉轮,灵力品秩之高,竟连这猎灵禁忌的冥气都不能抗颉片刻。” 弋

      长发青年拱了拱手,哈哈一笑。

      “灵尊谬赞。还在刑天城时就听说紫阳风云练灵王座下最出色的弟子逆暋风灵尊,二十岁定묗魂,三十岁便破突至高阶的合维境,是当今天下最为出色也是最有潜力晋升为炼灵王的炼灵师。”

      “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龱 逆风灵尊依然冰冷。

      “自你三天前潜入城内,我负屃营截了你三次都被你安然逃脱。没想到却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青人,既然你来自九层迷渊ְ。只不知,这‘幽冥原罪约’可修成了!?”

      指 “你猜……”

      㝨 那奂长发青年也不置可否,嘿笑一声。说着间,竟是双手一抻,ꎦ似要풝结起脉轮,准备战斗。

      “大家小心!”

      逆风灵尊见状,竟是如临大敌,大声示警。却没想瀝到那白袍青年竟是伸个懒총腰,打了个哈欠。

      꾑“哼!结阵——”

      逆鲉风灵尊受뒇到那人的戏谑,嘴上一声冷哼,发出了军令。

      说着间,他手中一直摩娑着的一枚雪花形制的扳指已被他抛㗒了出来。声音未落,那枚扳指虚浮当空,立即由实变虚,瞬间化于无形。

      与此同时,他的身影也跟着慢慢虚化,随后彻底消失。

      然后“嗡”地一声——

      整个大殿之中风云突起。

      虚空之中,突然降出了鹅毛大雪,紫色的鹅毛大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